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師祖姐姐你別鬧,我要一針修羅了
師祖姐姐你別鬧,我要一針修羅了 連載中

師祖姐姐你別鬧,我要一針修羅了

來源:google 作者:沫九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越 蕭琳 都市小說

【架空都市+師尊+師祖+無系統+女追男】「妖妖靈嗎?你可能不相信,我的相親對象變成了「喰種」一次狩獵的任務中,秦越與死神畫押,震驚直播間,全球被迫公布,我們的身邊一直有着修真者!秦越意外成為一班主任:「同學們,我們的身邊一直有着,食屍鬼,異能者,危險與奇遇一直藏在我們身邊……只要你努力,能娶個小怪物當老婆!」一個女同學:「我能娶班主任嗎?」秦越:「這…只要你夠強!!」同學:「老師,全球說你是被詛咒的強者轉世,還有個師尊和師祖,一個是掌控輪迴死亡的神,一個是掌控時間的神,是真的嗎?」——沒有靈氣的時代,如何覺醒異能修真,一本醫書無雙天下,師祖別鬧,我要一針修蘿了!展開

《師祖姐姐你別鬧,我要一針修羅了》章節試讀:

第二日,秦越11點的時候起來,蕭琳正在沙發上看着古裝電視,蕭雪怡沒看見。

聽着的衛生間流水的聲音,這女人在洗澡。

「冰箱里有吃的,你熱一下!」蕭琳道。

秦越點了點頭,看了一下她躺着的身軀差點噴血。

蕭琳一襲白衣襯衫,在她身上卻稍顯緊緻,緊緊貼於她挺傲的胸前和臀部。

躺在沙發上,小蠻腰擰成一抹柔媚修長的誘人曲線。

一雙大腿露在外面,雪白得一塵不染,從修長纖細的足趾到晶瑩潤玉的腳背,簡直是完美無瑕的玉雕,

不得不說蕭琳是女人中的極品,不論是身材長相都是一流的存在。

「琳姐,你沒穿褲子嗎?」

秦越好奇問道。

蕭琳俏臉一紅,嗔怪道:「瞎說什麼呢?」

說著拉了拉自己的上衣,下面赫然是一條短褲。

秦越尷尬笑了笑,咬了一口麵包。

「現在插播一條新聞,昨天北夜市,接連而三發生命案。

據詳細了解,3月14號,一名男性屍體,失去了上身,3月15號今日凌晨又有一名女性以同樣的手法,被殘忍殺害。」

「有人拍下了模糊的照片,兇手像是戴尾巴的怪東西。

根據專家判斷,被害者像是被怪物啃食,初步判斷兇手有着變態心理!」

「警方正在全面搜索兇手,請各大居民切勿夜間單獨外出,切勿恐慌……小九新聞將為你繼續關注。」

靈氣復蘇了嗎?

這兩天怪事接二連三的出現,難道危險一直潛伏在我們身邊嗎!

秦越砸砸舌頭,之前他可能不想,世上有什麼異能者,又或者怪物。

可是經過昨天的事情,不得不讓他相信了!

「小越,這兩天晚上你別瞎出門,還有晚上不要再去跑外賣了!」蕭琳突然說道。

秦越點了點頭,知道蕭琳在為他好。

「叮!」

衛生間打開了,一個面容傾顏,頭髮濕漉漉,身穿粉色短裙睡衣,露出一雙修長**的女人走了進來。

她拿着毛巾搓着秀成的長髮,看到秦越先是一愣。

隨後捂着自己胸前的地方,差點忘了,屋裏面還有一個男人。

沒有內,卧槽!

秦越本來看着挺帶勁兒的,可是看到她那絕世傾城的臉,又一陣反胃感涌了上來。

「嘔……」

蕭雪怡:「(〝▼皿▼)」

蕭琳:「╮( ̄⊿ ̄)╭」

看着男人往衛生間跑去,蕭雪怡感覺再也受不了。

她感覺自己受到了人身攻擊,道:「姐,你把他趕出去,我受不了他了!」

「合同還沒有到期呢!」蕭琳道。

「我不管,本來我們兩個女人之間多出個男人,就很奇怪的,好多事情都不方便,姐,你沒感覺到嗎?」

「沒有呀,我都習慣他了,而且他還欠我錢,把他趕走的話,錢怎麼辦?」

習慣他了,蕭雪怡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震驚。

蕭琳根本不差錢的,不說自己創辦的集團,就連家族甚至是世家的幾大家族都要對她禮讓三分。

自己表面上是她表妹,但也只是對於外人的,她真正的身份就連自己的父親都要低頭。

自己搬來,是應了父親的話,要和她搞好關係。

不然自己一個千金小姐,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答應相親,這一切不過都是看在蕭琳的面子上。

蕭琳的意思也很明顯了,秦越是不可能趕他走的。

「我知道了姐姐,可是他太過分了!」蕭雪怡低着頭,委屈的說道。

世上怎麼會有見到她就吐的男人,這簡直是太離譜了!

「那個我出門了,你們聊!」

從衛生間出來秦越擦了擦嘴角,她的內衣居然就這麼掛着衛生間,淺藍的。

他不敢去看蕭雪怡的臉,只敢看脖子下……

有料!

蕭雪怡連忙跑回了房間,長時間一個人,忘記了屋裡多了個男人,小臉紅兒,她裏面啥都沒有,薄薄的浴巾還是半水濕的。

走出樓梯,騎上自己的小電驢,秦越心有餘悸。

必須把怪物這件事解決,不然以後有心理陰影了!

根據地址,他找到了吳能住的醫院,經過一夜的搶救,下邊沒有了,讓怪物打碎了。

醫方調查了一下,無法通知他的家屬,這才知道。

他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患者,經多次轉移又送進了精神醫院,目前正在精神病院做康復治療。

秦越汗顏,這老頭是個精神病嗎?!

精神病院的大門是關着的,秦越在外面和保安交談了半天。

經過多次溝通才放他進去,主要還是醫院那邊的介紹信卡。

……

「啊!小美,你為什麼要離開?我明明那麼喜歡,恨不得永遠和你在一起,我放棄了事業,放棄了工作,你卻和別人躺在了寶馬上……」

「小美……我好愛你,我要把你的雙手,手腳砍掉,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這樣我就能讓所有人知道……你屬於我……永遠只屬於我一個人……」

一個身穿病服的男人,拿着一個紙編的斧頭,對着一個衣服瘋狂的砍擊。

扭曲帶有笑容的面孔,衣服打在地上,又瘋狂的抱着它哭泣,彷彿就是抱着他的另一半兒一樣。

「小美,對不起,對不起,小美我錯了,小美你原諒我,好不好……」

眼淚啪啪的往下滴,痛苦的表情就像是做錯了什麼事,這讓秦越看得得直砸舌頭。

「咳……小兄弟,第一次來這裡吧,這裡是重病區,習慣就好!」保安大叔不以為然的說道。

很快,在一名護士的帶路下,秦越見了那個怪老頭。

偌大的房間里有很多病人,打牌的,打飛機的……

還有像兒童一樣躲來躲去,毛鷹捉小雞,打撲克的,你拍一,他拍二的……

甚至還有老頭演娘娘的……

「娘娘,你可滿意?」

「甚好……甚好,和我去廁所!」

秦越看着一臉黑線,其中一床榻上被綁帶纏繞在身上的老頭,身上打着滴水,一頭白髮。

模樣有七十多歲,躺在床榻上,那粗糙的手上玩着……榮耀!

「上路,上路,塔又沒了……」

「別沖呀,奶媽還沒到了,瞎上什麼?」

「一群廢物……葫蘆娃送爺爺嗎?」

「一群沙雕隊友!」

「丫的,又掉了,不愧是永恆鑽石,永恆了三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