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噬天
噬天 連載中

噬天

來源:google 作者:黃塘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卓天楓 卓天釗

一本獨一無二的修鍊魂法,一把斬天噬魂的絕世魔刀,一個少年成長的傳奇故事展開

《噬天》章節試讀: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便過去了七天,在這七天時間裏,卓天釗與卓天楓一直呆在蒼雲閣,而兩人在沐浴更衣之後,原本邋遢的形象全無,反倒是因為本身散發著魂力的緣故,讓得他們看起來更加增添了一份高貴的氣質,再加上兩人長相本就不賴,整個一翩翩美少年,當真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很多時候,洪仁也會抽空給兩人講解一些關於魂者的事情,讓兩人對魂者的世界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在魂者的世界,按照實力的劃分,一共可以分為七個等級,由低到高分別是魂者,魂師,魂王,魂尊,魂聖,魂帝,神,而每個等級又被拆分成九個階段,在天魂大陸上,最為普遍的是魂者與魂師,只有小部分人才能夠到達魂王階段,像洪仁也就僅僅只是一名三階的魂師而已。

至於魂王以上,那就更加的稀少了,按照洪仁所說,整個銀葉宗到達魂尊的也就那麼寥寥十數位,而且這些人基本上都已年邁,除非遇到什麼大機緣,否者將終生止步魂尊,而魂聖的修為,在銀葉宗也就只有宗主聞祁到達了那個水準,而且還只是在前不久方才突破而已。

由此可見,隨着等級的提高,修鍊的困難度也是成倍的增加,而在這些等級中間,魂王到魂尊之間是一個坎,一旦修為到達魂尊,你就可以向自己所信仰的獸神祈禱,讓其在你內體留下一顆魂種,在你到達五階魂尊之時,吸收到你足夠魂力的魂種將會幻化成獸形助你戰鬥,而當你擁有了魂獸,你的戰鬥力也將會直線飆升,至於是普通的魂獸還是變異的稀有魂獸,則是要看你的天賦屬性以及運氣了。

雖然擁有魂獸有助於大幅度提升實力,不過這在卓天釗看來,那簡直就是一張變相的賣身契,就像天狼帝國,所信仰的自然是狼神,而在你體內種下魂種的那一刻,那你的一生也終將賣給天狼帝國亦或者說是狼神,只要你有了背叛狼神或者天狼帝國的行為,預留在你體內的魂種就將會毫無預兆的爆裂,從而讓你終生殘廢亦或者是死亡。

期盼了好久,終於是到了銀葉宗考核大會的當天。

一條康庄大道之上,一輛豪華的馬車正以不急不緩的速度前行,這條原本人際罕見,連接狼靈城與銀葉宗之間的大道今日卻是人流涌動,而馬車所過之處,眾多的行人都會自覺的避讓,在看向馬車的眼神中,還隱隱透着一絲敬畏,全因在馬車邊緣的頂部,鑲嵌着一枚刻有銀色葉子的圓形勳章。

馬車內,卓天釗,卓天楓與洪仁坐於其內,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怎麼?緊張了?」

洪仁看着兩人有些緊繃的神情笑道。

「廢話,等這天等了這麼久,當然緊張啦。」

卓天釗翻了翻白眼很是無語,這些天來,兩人與洪仁的關係倒是處的頗為不錯,雖說洪仁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但是他對卓天釗兩人確實是很不錯,讓他們吃好穿好睡好,而且這些也不用他們付出什麼,唯一的條件只是他們能夠進入銀葉宗內門的話,有時間替他說上兩句好話就可以了,這些卓天釗兩兄弟自然是義不容辭,說的難聽點,如果沒有洪仁,他們連考核的機會都沒有,做人自然不能過河拆橋。

「呵呵,放輕鬆點,考核又不需要你們做什麼,只要到時候將手放到測魂球上就可以了,我相信你們倆一定有着修鍊魂力的資質。」洪仁說著轉頭掀開車簾往外望了望,「馬上就到了,等我們趕到,考核也差不多就要開始了。」

「恩。」

卓天釗點了點頭,車內又是陷入了沉默,畢竟這次考核關乎到兩兄弟的未來,又豈是說不緊張就能不緊張的?

很快,馬車便來到了銀葉山腳下,當卓天釗兩兄弟跟隨洪仁下了馬車,雖然心中也猜想這次考核大會會有許多人,但是當親眼見到,仍舊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銀葉山腳下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三三兩兩匯聚在一起,那吵雜的喧嘩聲凝聚成一股強烈的氣浪直衝雲霄,初略估計,人數絕對不下千人。

不過如此之多的人自然不可能都是來參加這考核大會的,有陪同前來的家長,也有來看熱鬧的。

「這就是銀葉山嗎?」

卓天釗抬頭仰望,看着被無數銀白色的銀葉樹包裹的龐大山峰面露震撼之色,銀葉山很高,卓天釗順着前方蜿蜒的階梯往上看去,就彷彿是看到了一頭盤踞的巨蟒,根本就望不到盡頭,山尖早已經處於雲端之上,只是在那雲霧繚繞的山峰之巔,一座龐大的宮殿若隱若現,散發著一股宏偉壯觀之氣,震撼人心神,令人心生膜拜之意。

「是啊,怎麼樣?壯觀吧?」洪仁笑笑,「你們跟我來,我帶你們去登記一下。」說完便朝着山腳左邊一處行去。

跟隨着洪仁穿過不少人群,卓天釗看到不遠處擺放着一張長桌,而在長桌之旁,幾名身穿銀袍,胸口紋着一枚銀葉標誌的青年不斷接過前方遞來的一封封信函,然後低頭記錄著什麼。

「喲,這不是洪管事嗎?」一名青年抬頭看到洪仁,熱情的打起了招呼,「今年推薦的少年怎麼樣?你可得爭氣啊,不然劉鄴那王八羔子就得囂張的沒邊了。」

「你自己看咯?」洪仁面泛得意之色,向著身後的卓天釗兩人瞥了一眼。

「這……」青年淡淡的掃了一眼,隨即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眼皮不禁跳了跳,「好濃烈的魂力波動……」

「什麼情況?」青年的話語立馬引起了一旁同伴的注意,紛紛抬頭望向卓天釗兩人,一張張年輕的臉上盡顯駭然之色。

「來……快來登記一下。」好半響之後青年方才回過神來,將紙筆遞向洪仁,笑道,「洪管事這次你算是撿到寶了,這兩孩子的天賦我想三年前的音華都是有所不如,將來你飛黃騰達了,可別忘記咋兄弟幾個呀。」

「哈哈,這個是自然。」洪仁很高興,笑着接過紙筆將卓天釗與卓天楓兩個名字填了上去。

「看這次那劉鄴還敢不敢再囂張。」幾名青年也笑了。

卓天釗面不改色的聽着洪仁與幾名銀葉宗弟子的談話,心想那名叫劉鄴的執事好像並不是很得人心。

「看來這幾名銀葉宗弟子平時應該沒少受那劉鄴的欺壓。」一旁的卓天楓輕輕在卓天釗耳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