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史上最強太子
史上最強太子 連載中

史上最強太子

來源:外網 作者:楚墨降雪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楚墨降雪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現代穿越而來的楚墨造大炮、斗奸臣、抓小人、抗侵略、擴疆土、致太平!由一個智商有缺陷的傻太子,一步步走向帝王之巔! 史上最強太子展開

《史上最強太子》章節試讀:

當天晚上,演武場的比試就有了結果。
原本留下參與比試的三百多人,最後只剩下了一百不到。
能在降雪手裡撐過三招者,僅有三分之一,能與她打個平手的,更是只有兩人,至於勝過她的,則一個沒有。
唯一一個能與她過上百招而不不落下風的,是原先太子衛率的一名普通小卒,現在也被打得鼻青臉腫,正在軍營里接受治療。
聽到這個結果,楚墨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妮子打架這麼猛!
那可是三百多個大男人,堂堂太子衛率,打到最後,竟然只有兩個能跟她打平手?!
而最後留下的,竟然只有一百不到?
震驚於降雪實力的同時,楚墨也有些莫名的憤怒。
這太子衛率,戰鬥力之差,簡直超乎他想像。
他甚至懷疑,這些人恐怕都是從大街上隨便綁來的!
「今天可把本姑娘給累死了!整整三百多人,全被本姑娘一拳一個干趴下!」
降雪打了一天,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此刻一邊說,一邊大碗大碗地喝着水:「殿下,你是沒看到,那尉遲迥的臉色,跟吃了蒼蠅一樣,看我打到一半,他就氣得轉身走了。」
「哦?」
楚墨回過神來,一邊握筆在紙上寫寫畫畫,一邊冷笑道:「看來,他不服氣啊。」
降雪眨了眨眼睛,又端起水飲了一大口,不解道:「他都被我打跑了,還敢不服氣?」
楚墨停下動作,搖頭道:「你想的太簡單了。」
此人雖是太子衛率統領,但官職卻是皇帝親封,楚墨當時說撤他的職,只不過是為了震住其餘官兵罷了。
而此舉,無疑讓尉遲迥丟盡了面子,按照對方的尿性,不找回場子來才怪。
降雪「哦」了一聲,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楚墨看向她,吩咐道:「降雪,你再去傳信,告訴與你打了平手的兩人,明日一早過來見孤。」
「什麼?又讓我去?!」
降雪聞言險些暈倒。
她可是剛剛打了三百多人,現在連多走一步都不願意,還讓她返回演武場?乾脆要了她的命算了。
楚墨掃了她一眼,毫不在意地繼續糟蹋着紙張:「不去也沒關係,只不過幾天後孤會出宮一趟,你要是累的話,到時候就在宮裡歇着好了。」
「殿下要出宮?!」
降雪眼睛一亮,一縱便從椅子上蹦起來。
她身為太子貼身隨從,一年到頭,出宮的次數屈指可數,整天不是憋在東宮陪太子捉弄下人,就是去皇后娘娘那兒賞花,早就閑得發慌了。
此時一聽到楚墨的話,立刻就來了興緻。
「怎麼,不是累嗎?現在好了?」
楚墨心下好笑,狐狸尾巴狗的頭,一個小妮子,本太子還制服不了你了?
「不不不,本姑娘怎麼可能累?太子殿下稍候,我這就去通知那兩人!」
說完,降雪一臉興奮地朝門外衝去,眨眼就沒了影。
楚墨無奈搖了搖頭,緊跟着,他便放下筆,開始思索起來。
按照降雪所說,現在太子衛率只剩百人不到,能坐穩百夫長之位者,更是只有兩人。
對於整個東宮而言,這可遠遠不夠!
先不說剩下的四百人從哪兒補充。
單單統領這個位置,究竟讓誰去代替尉遲迥,就值得他花時間好好思量……
畢竟,這可是關乎到自己小命的事,萬不可大意。
想到這,他擱下筆,一拍大腿,站起身來。
「李公公,走,陪孤去一趟太醫院!」
李瑾從門外進來,一臉關切:「殿下,是不是身體還沒好利索?還是要……」
他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太子殿下不舉一事,恍然大悟,連忙說道:「對對,是得去一趟太醫院!」
楚墨一看就知道他想歪了,惱怒地罵了一聲老東西,也懶得解釋,當先往太醫院走去。
…………
第二天一早。
楚墨起床,正吃着李瑾送來的小粥。
降雪便帶着兩名甲衣年輕人走了進來。
這兩人,正是昨天比試時,與降雪打了平手的太子衛率成員。其中一人,臉上青腫一片。
但此刻他卻一臉興奮,精神狀態極好。
「見過太子殿下!」
兩人單膝跪地,聲音洪亮。
楚墨正嘩啦啦喝着粥,聽到聲音,忙接過李瑾遞過來的手帕,一邊擦着手,一邊往兩人快步走去。
「不用多禮,快起來。還沒用膳吧?來來來,坐下一起。」
楚墨一臉笑容,扶起兩人,虛引着往飯桌上坐去。
兩人一聽,直接愣住了,其中一人更是嚇了一跳,拱手道:「太子殿下,尊卑有別,我等乃小卒一個,豈敢與太子同坐?」
還有一個原因,現在的太子殿下,可不是之前那個只會玩蛐蛐的傻太子了……
經過昨日一事,他們心裏多少有了些敬畏。
楚墨嘴角一笑,拉着兩人的手,道:「在孤這,沒有那麼多規矩!看,孤早就為你們準備好吃食了,孤稍後有事要交待給你倆,咱們邊吃邊聊!」
「這……」
「太子殿下叫你們一起吃,你們就一起吃,磨磨蹭蹭的,算什麼男人?」
降雪沒好氣地瞪了兩人一眼。
她一進門就往飯桌上掃去,發現粥只有三碗,竟然沒有她的份!
頓時氣得她腹誹了楚墨一句卸磨殺驢,接着就把氣撒到了這兩人身上。
「吃就吃!太子殿下看得起咱,那是咱的榮幸,咱還有啥好墨跡的?」
腫臉那人一被降雪激將,頓時冷哼一聲,瞪了降雪一眼,大大方方走到飯桌前坐了下來。
臨了,還不忘挑釁地朝降雪揚了揚眉毛,差點氣得降雪衝過去再揍他一拳。
另外一人,猶豫片刻,也只好戰戰兢兢坐了過去。
見兩人都坐了下來,楚墨微微一笑:「孤今日叫你們來,想必你們也知道是為何。」
兩人連忙點頭。
腫臉那人朗聲道:「殿下只需吩咐,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等也義不容辭!」
另一人目光堅定,顯然也是一個意思。
「好!」楚墨看着兩人,讚許地點點頭,「孤等的就是你們這句話!不過,孤不需要你等上刀山下火海,只需要你們做一件事。」
說罷,楚墨一招手,李瑾會意,立刻從袖中抽出兩本冊子來,分發給兩人。
兩人打開一看,冊子之上,竟然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人。
這些小人神態舉止各異,但動作方面,跟大軍隊列極像,看上去充滿了精氣神。
在這些小人下方,還備註了文字,其中有幾處是:齊步走、正步走、跑步走……
正是昨天,楚墨在紙上寫劃一整天的傑作。
「殿下,這是……」
兩人抬起頭,疑惑地看着楚墨。
楚墨喝完最後一口粥,將碗扣在桌上,指着小冊子道:「這,就是孤要你們做的事。」

《史上最強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