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釋夢事務所的事件薄
釋夢事務所的事件薄 連載中

釋夢事務所的事件薄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加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單邪 懸疑驚悚 符曦

你相信因果報應嗎?你相信有人願意以最沉重的代價或是出售壽命去報復,就為了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出一口氣,不再低頭,即便只有自己知道嗎?你相信上一輩子所造的孽會風水輪流轉到下一輩上嗎?你是否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事務所,徘徊在陰陽兩界,只幫鬼和有緣的人解決事情嗎?而還有另一種人,遊走於人世間,只與鬼打交道,但也需解決「他們」所做的事的後果遊走於人世間的鐵面鬼使vs徘徊於陰陽兩界的清冷女老闆展開

《釋夢事務所的事件薄》章節試讀:

異香繚繞。

男人坐在符曦的正對面,看着眼前的這個美艷的女人。

他很難想像到這個女人能夠做到別人不能做的事情,甚至是用眼光不停的打量着符曦那被旗袍勾勒出的身段。

「看夠了嗎?」

「抱歉。」

男人迅速低下頭,但是已經發紅的耳朵讓他有點無地自容。

「名字?」

「王智。」

「說出你的委託。」

王智喝了口水,說道:「我想讓我的老闆為我打工,我不想再當一個別人眼中的『窩囊廢』了,我想讓我周圍的人,我的家人能夠看得起我。」

「可以。」符曦說道。

符曦的反應讓王智有點不可置信,眼中儘是驚訝。

「只不過你會失去你最重要的東西,你可想好了」

「最重要的東西?」王智喃喃道。

最重要東西?可能是經歷了社會上不同的打壓,在自己的父母親去世以後,王智感覺自己好像已經沒有最重要的東西。

「我想好了。」

「這個選好了就沒有退路,不會後悔?」

「不會。」

「回去,把它點上,你所想的都能成真,只不過有些重要的東西會一點一點的消失。」

接過符曦遞過來的香,王智懵懵懂懂的走出事務所,看着手中的那盒香,心中似乎已經有了答案,頭也不回的上了一輛的士。

店內。

「老闆娘,你為什麼不告訴他會失去什麼?而且為什麼不告訴他還有第二個選擇可以選?」弈君問道。

「人啊,總是不珍惜眼前人,等到妻兒真正離開時才後悔,第二個選擇即便是告訴了,他依舊還是選擇同意,而且還會選擇前者,就為了那稀薄的臉面和那顆想活久點的念頭。」

「我不理解。」

陽焱搖搖頭,下樓,坐在前台,熟悉的香再次被點燃,和弈君一起,準備迎接下一位客人。

『叮叮鐺…叮鐺…』

「你好,陰差還是陽差?」

「陽差。」

「樓上請。」

——

回到家後的王智,很快的點燃了從事務所拿到的香。

對於家中妻子的疑問,王智也是含糊過去,不讓多問。

原以為會需要時間的王智,居然沒想到事情發展得比他想像的要快的很多。

在公司里,先是自己提出的方案得到了領導的賞識,被安排外出培訓。接着是帶着自己的團隊拿到了一筆大的訂單,更是升了職,整個人也滿面春風。

隨着接二連三的『順風局』,王智因公外出的時間越來越多,對於家庭的關注力也越來越少。

甚至不想再回家面對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有的時候覺得妻子和女兒是自己事業上的累贅,不再顧心於家庭,開始『逃離』家庭。

『嘭!』

「王智,我受夠你了,你現在就像是着了魔一樣,天天拜那個香,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天天在家裡做法事!」王智的妻子把那香爐重重的摔在地上,眼中布滿了猩紅的血絲。

王智見香爐被摔在地上,狠狠地給了妻子一巴掌,『啪!』的一聲異常的響。

他說道:「你再無理取鬧下去,就離婚!」

「離就離!女兒跟我!」

王智的妻子說完,就回到房間拿出行李箱開始收拾東西。

「嘭!」

重重的關門聲之後,就是整個屋子裡的寂靜。

王智將地上的香灰一點一點地抓起,放回香爐,又重新點燃一根香。

無力的坐在沙發上,手指上還掐着未點燃的煙,他轉頭看向正在燃的香。

頓時閃過一種念頭,他很快就打消掉那種念頭,他無法接受從現在的生活一下子回到那種被人『瞧不起』的生活。

王智現在好像能夠了解到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了,但是對於現在的物質生活,他似乎是擺脫不掉,也不想擺脫。

幾個月之後……

王智步步高升,終於坐上了如自己所願的位子上,但是,曾經在家庭中的美好已經回不去了,他只會偶爾才回一趟家,看着以前的照片和視頻,獨自流淚……

——

釋夢事務所。

「王智的結局有點……」

從得知王智的結局開始,陽焱已經感嘆了無數次。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必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符曦點燃了自己的煙斗中的煙絲,抽了兩口,吐着煙圈,好不自在、嫵媚。

「吱——」

弈君推門走進來,說道:「老闆娘,那個女人又來了。」

「又來了,都多少次了,早就說過陽差是有代價的。」陽焱說道。

「讓她上來吧。」

弈君點頭,就下樓了。

陽焱有點難以置信地看着符曦。

「很久以前,我就說過你付出的代價是永遠都不可能會消失的。」

聽了符曦說的話,陽焱瞬間懂了,該來的還是會來的,只是還沒到時間而已。

「老闆娘,人帶上來了。」

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走進來,看到她的樣貌,可能沒有人會相信在幾個月以前她還是個其貌不揚的女孩,而她現在的一切則是用她所認為『不重要』的東西換來的。

符曦揮了揮手,弈君和陽焱離開了房間,就剩下她和女子兩個人。

「符老闆,那個代價能不能取消?」

聽到女子的話,符曦忍不住的想笑,她吐了兩口煙圈,說道:「程小一,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你既想要現在的美貌和通過美貌帶來的關注、利益以及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又想要曾經摯愛的人給的關心,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好事?!」

被符曦點破自己的心思,那叫『程小一』的女孩臉上就像個調色盤一樣。

「我……我只是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已……」

毫無底氣的語氣更是讓程小一無地自容。

「程小一,程小姐,您現在已經是一位在讀的大學生了,您已經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您應該聽說過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吧,兩者您只能選一個,請吧。」

符曦毫不客氣的回擊,敲了敲手上的煙斗,重新放進新的煙絲。

『呲!』

划過火柴,符曦點燃煙絲後,甩了兩下火柴梗,準確無誤的丟進垃圾桶。

程小一在聽到符曦給的選擇時,她一個都不想選,她都不想放棄,她問道:「符老闆,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符曦吐了兩口煙圈,說道:「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