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
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 連載中

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

來源:google 作者:牛頭人戰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牛頭人戰士 秦洛

秦洛穿越玄幻世界,成了萬劍宗的一名外門弟子正巧獲得【牛頭掠奪系統】只要奪走他人的心愛之物便能獲得獎勵!前世就是個帶惡人的秦洛來到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自然徹底放開了自我什麼?這是你父母留給你的唯一信物?不好意思,現在是我的了【獲取成功!獎勵宿主劍道悟性+1!】什麼?這是你最要好的靈獸寵物?抱歉,現在還是我的了【搶奪成功!獎勵宿主修為提升一階段!】一直到後面,秦洛才發現,原來奪取之物並不局限於這些小東西................「卑鄙!」「你居然想靠這種辦法來與我結為道侶!」蘇輓歌語氣冰冷,眼神厭惡的看着眼前的張狂男子秦洛毫不在乎的搖了搖頭,他很樂意看到高傲的師姐在他面前氣的跳腳想到這,他輕笑着,語氣中帶着絲絲威脅:「師姐,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受傷吧?」展開

《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章節試讀:

萬劍宗。

外門弟子區域的某條河邊。

「我這是穿越了?」

秦洛眨了眨眼,他迷茫的看着河面上的帥氣容顏。

這張臉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凶光讓人不敢漠視。

十分鐘的時間他也是終於接受了穿越的事實。

只是.....

「這不就是我的臉嗎?」

秦洛喃喃自語。

奇怪。

照理來說穿越不都是魂穿嗎?

畢竟自己沒多久之前好像是在刑場,並且處刑者已經開槍了。

【宿主請不用感到奇怪,您就是身穿。】

【本系統在您死亡的前一刻利用無上之力劃破虛空從而把你傳送了過來!】

【同時也已為您安排好了新的身份!】

?!

系統?

前世看的小白文果然不是騙他的,穿越者帶系統都是標配啊!

想到這他問道:「系統,你有什麼功能?」

【本系統名為牛頭掠奪系統!顧名思義,宿主只需要掠奪他人心愛之物就能獲得獎勵!】

【這種獎勵是隨機的!】

【現有新手大禮包一份!請問宿主是否查收?】

牛頭掠奪系統?!多麼..........多麼討他喜歡的名字啊!

前世的他就是個一呼數百萬應的國際犯罪集團首領。

世界各地都有着忠心於他的小弟。

沒事情就是逛逛各個國家女王的寢宮。

最後也是因為數罪併罰被判處死刑。

所以嘛,當牛頭人什麼的。

我秦洛最擅長了啊!

回到眼前。

聽到還有新手禮包,秦洛心中默念:「查收!」

下一秒,嗡!

一道金色流光憑空出現,並且迅速鑽入了秦洛的眉心。

一瞬間,一道道提示音以及陌生的信息進入了他的腦海里。

【恭喜宿主獲得此世界通用語言!】

【恭喜宿主獲得此世界基本資料!】

【恭喜宿主獲得當前身份資料!】

【恭喜宿主激活系統基礎功能!】

【恭喜宿主獲得體質:神魔吞天體!!】

【恭喜宿主獲得武器:龍牙妖刀!!】

【恭喜宿主獲得功法:牛頭掠奪功!!】

【恭喜宿主獲得天賦:劍道精通!!】

【恭喜宿主獲得修為至月水一重境!】

【恭喜宿主獲得此世界所有門派一階至四階功法!!】

提示音持續了大約一分鐘。

龐大的信息量不斷的衝擊着秦洛的大腦。

半小時後,記憶融合完畢。

秦洛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喜色。

原來。

這個世界其實就是秦洛前世看過的一本玄幻小說世界。

仙人滿天飛,妖魔遍地走的那種。

按照劇情來看,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是靈氣含量大不如前,修為難以提升的時候。

這個世界的境界等級從小到大分別為。

【星雲七重境、月水八重境、日炎九重境、天王十重境、天聖五重境、天神三重境、天帝大同二重境、天道合一境。】

境界和境界之間的差距如同鴻溝一樣巨大,可以說一個天聖一重境就 能以一敵數百個天王十重境。

各種武器裝備功法也從弱到強被分為【一階~十三階】。

而他,秦洛,則是原著中一個比較重要的宗門,也就是萬劍宗的老牌外門弟子。

為什麼說是老牌,因為系統給他設定的是14歲入門,現在過去十年了,修為卻還是星雲三重境。

鐵鐵的混子。

秦洛回憶了一下原著,萬劍宗裏面也沒有出現什麼叫【秦洛】的重要人物。

看來身份的確是新安**來的。

理清一切,秦洛心中再次默念:「打開個人面板。」

按照以往的套路,那麼個人面板肯定是有的。

下一秒。

刷!

一塊黑金色屏幕出現在秦洛眼前。

【秦洛】

年齡:24

修為:月水一重境

天賦:劍道精通(下一階劍道入微0/100000000【揮劍】)

血脈:神魔吞天體

獨有功法:牛頭掠奪功(第一層熟練度:0/10000【掠奪】)

普通功法:感知屏蔽術、碎心掌、枯禪鬼手、蟲咒術、七傷拳.....

看着面板數據,秦洛眼眸微動。

劍道精通,在系統提示音傳來的時候。

他只覺得腦海里如同醍醐灌頂一般通透。

本來有些晦澀難懂的招式和困惑也瞬間迎面而解。

四肢百骸如同修劍數十年一般,秦洛相信,現在自己的劍術就如同前世所說的【大劍豪】一般。

哦,在這個世界可能就是所謂的大劍修了吧!

看來這就是劍道精通得來的好處,至於下一階段的升級則需要揮劍一億次?

這...即使是現在擁有劍道精通也不知得猴年馬月才能完成。

繼續看下去,秦洛的神情一頓。

神魔吞天體。

這是書中最大反派的體質。

在這個世界裏也是世界第二體質。

第一則是主角的【降魔混沌體】。

它的效果可以說是最適合修行的。

因為這個體質有個特徵,那便是【被動修鍊】。

只要你有了這個體質,那麼你就會處於一種全身心都在修鍊的狀態。

並且修鍊速度還是其餘體質的數倍!

擁有這個體質的人還可以通過吞噬一系列靈氣物品來提升修為實力。

想到這,秦洛閉上眼細細感受體內的某處。

幾個呼吸過後,他的臉上也露出了興奮的神情。

在他的感知下,他的體內丹田處有一個形狀類似一個透明圓球的玩意。

【容器】。

這是秦洛對這個圓球的稱呼。

這是只有神魔吞天體才會擁有的東西。

只要你吞入富含靈氣的物品。

其中就會有一部分靈氣被自動的儲存在身體的【容器】里。

當容器儲存滿之後就能解鎖體質的真正能力。

按照秦洛的記憶中,神魔吞天體共有10個枷鎖。

每突破一個枷鎖就能獲得一個體質所自帶的能力。

原著小說里,最終反派也只突破了8個枷鎖。

也正是因為這個體質很難突破枷鎖,所以才會被劃分到世界第二。

而秦洛知道的很清楚,僅僅只突破8個枷鎖的最終BOSS,主角團們也是死的只剩下了男主一人。

並且還落下了終身殘疾,差點就和boss同歸於盡了。

而此時,秦洛也能明顯感受到空氣中的靈氣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進入他的體內。

並且遊走於各個經絡之間。

這種溫和而又快速的吸納方式讓秦洛整個人都變得心情愉悅了起來。

接着,他繼續看下去。

當看到功法那一欄的時候,他的眼神微微變得怪異了起來。

「牛頭掠奪功?」

後面那些功法招式都是系統強行灌輸給他的各個宗門的招式。

至於牛頭掠奪功.....

秦洛點開技能介紹。

【牛頭掠奪功】

當前層數:【第一層】

介紹:牛頭人!牛頭魂!牛頭都是人上人!牛頭掠奪功可以搶奪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小到對方身上的財產!衣物!寶具!

大到對方的魂魄!天賦!血脈!功法!潛能!

只要是你想要的那便都可以掠奪到手!

...

..

看完介紹,秦洛大致上了解以下幾點...

一:牛頭掠奪功共有六層境界。

二:每提高一層你掠奪成功的成功率就會提高,同時你能掠奪的東西也會變得更加誇張。

三:只要不斷使用牛頭掠奪功便能獲得熟練度。

從普通介紹就能看出來。

先是身外之物,再到個人的天賦血脈。

甚至到最後連一個人的思想都能掠奪。

「這就是牛頭掠奪功嗎?!」

秦洛伸出手,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現在僅僅是功法第一層的他只能掠奪一些簡單的東西。

例如一個人身上放着的儲物袋啊、穿着的衣物啊等等。

而且成功率也不太清楚。

看來是該找個人來試驗一下,不過該找誰呢?

秦洛揉了揉下巴,剛來這個世界,自己這個大善人還沒法徹底放開手腳捏。

只是。

剛想到這,踏踏。

幾道腳步聲傳來。

同時。

一道厭煩的聲音也隨之而來:「秦洛!原來你在這?今天執事喊你去接新入門的弟子你怎麼沒去?」

「你知不知道每個師兄師姐都得帶一陣新入門的師兄妹?」

「害得我一陣好找!你負責的弟子我給你帶過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秦洛扭頭看去。

只見迎面從竹林深處走出來三個穿着外門弟子服飾的男女。

說話之人正是為首的男子,年紀不大,可眼神卻十分高傲,顯然十分看不起秦洛這等宗門混子。

他旁邊站了個頗有大家族子女氣質的女人。

長着一張清麗白皙的臉龐,扎着一個高馬尾,身穿白色修士勁裝,嘴角邊帶着溫和的微笑

以秦洛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個女人的笑容.....有點假。

兩人身後則跟着一個肩膀上挑着兩個水桶,臉色有些靦腆且吃力的新入門弟子。

她聽到身旁男人的言語,隨意看了眼秦洛後便含笑道:「師兄何必和秦洛一般見識,我們與他本就不是一類人。」

「只不過按照執事們所定的規矩,我們才只能來尋找秦洛罷了。」

聽到這,男子也點點頭深感同意。

畢竟在外門,除了長老外,執事就是權力最頂端的存在。

秦洛這,

在看到幾人的第一眼,他的腦海里便出現了他們的名字以及修為。

為首的男子名為【權弘亮】【18歲】,修為星雲七重境,為人高傲,爭強好勝。

嗯,打得過。

女子名為【顏元霜】【18歲】,修為星雲六重境,性格好強。

嗯,也打得過。

至於後面那個新入門的,連星雲一重境都沒,靈氣都沒開始修鍊。

那這不就妥了嗎?

想明白一切,秦洛的表情也變得惡劣了起來。

上一秒的我真的很想當好人,可僅限上一秒。

他看着顏元霜舔了舔嘴唇,不得不說這玄幻世界裏的妹子就是養眼啊。

因為一直吐納靈氣排除污垢,所以每個人看上去都光鮮亮麗的。

後者被秦洛的眼神看的渾身不自在,這讓顏元霜嘴角掛着的笑容都忍不住逐漸收斂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在被秦洛這種充滿侵略性目光掃視的時候,她內心沒由得有種被看光的感覺。

尤其是權弘亮,他看到秦洛調戲自己師妹的眼神,更是火燒心頭。

他向前跨一步,然後擋在了顏元霜前方,同時眼神惱怒的朝秦洛呵斥道:「秦洛!你看什麼看!!」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今天的秦洛和平日里不太一樣。

聽到這。

秦洛「哦?」了一聲,隨後上前兩步,直接走到了權弘亮面對面的地方。

兩人間距只有半米不到,隨意回想了下腦海中的記憶。

他看着似乎是在壓抑着怒火的權弘亮笑道:「權師弟,你就這麼和自己的師兄說話?」

「劍修的修養都被你養到狗身上了是吧?」

嘩!

此話一出,顏元霜神情一怔,她看了看秦洛,對方似乎不是在開玩笑。

再看權弘亮,此刻的他已經咬緊牙關。

如果是個同修為的和他這麼講話,那麼他還不會這麼惱怒。

可現在這麼和他說話的可是秦洛,才星雲三重境罷了!

論修為對方比不過他,論劍術就更別提了!

所以對方怎麼敢和他這麼說話的?

可他身為正道門派,更別提還是個劍修。

實在是沒法說出太多粗鄙之言。

於是權弘亮憋紅了臉,最終也只吐露出了兩字:「無恥!!」

「秦洛你浪費宗門資源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說此等.......」

話音未落。

刷!

權弘亮只覺得一陣涼風吹過他的身旁。

僅半個呼吸間,本來在他眼前的秦洛居然就消失不見了。

為了確保不被權弘亮阻攔,秦洛甚至使用了三階功法【鬼魅步:整個人化作魅影瞬間移位】!

「呀!」

同時。

一道尖叫聲也出現在他背後。

【什麼?!】

權弘亮心中一驚,連忙轉身朝身後看去。

結果卻看到一幕讓他血液往上噴涌的畫面。

只見。

秦洛和顏元霜此時已經距離他大約5米遠。

前者站在顏元霜的身後,1米85的身高近乎貼在對方的背後。

他一臉囂張的單手抓住了顏元霜的雙手並把它們提了起來。

後者的表情微僵,她能明顯感受到身後傳來的男人氣息。

這讓本就是大家閨秀的她內心十分不自然。

她很想掙扎,可雙手傳來的巨大握力卻讓她動彈不得!

一時間場面變得十分凌亂。

這時,秦洛瞥了眼一旁表情慌張還扛着木桶的新入門弟子,他像是驅趕蒼蠅一樣道:「新來的,接下來是大人的時間。」

「還不趕緊扛着木桶有多遠滾多遠!」

後者聞言渾身一顫,撲通兩聲丟掉了木桶,隨後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新入門的他實在是沒想到居然會撞見這種事,這些師兄師姐不會殺他滅口吧?!

見外人離去,顏元霜也語氣冷靜的和秦洛說道:「秦洛,現在你放開我,我還能當今天的事情沒發生過。」

「要是你再這樣禁錮住我,休怪我狀告外門長老!」

聽到這話,秦洛並未作答。

反倒是權弘亮率先忍不住了。

他上前一步。

蹭!

一柄銀亮的長劍瞬間被權弘亮從儲物袋召喚了出來。

刷!

萬劍宗的修士大多都是劍修,自然擁有自己的佩劍。

他伸出長劍,語氣冰冷的吼道:「秦洛!放開顏師妹!不然的話...「

話音未落,秦洛便惡趣味的嘲笑道:「不然怎樣?殺了我?」

「倒是你權師弟,我和師妹輕鬆愉悅的鬧着玩,你在這這麼激動作甚?」

說著,秦洛似乎想到了什麼,他恍然道:「哦~我明白了。」

「難不成你和顏師妹是道侶關係?」

話音落下。

顏元霜臉色一僵。

而權弘亮先是尷尬,然後又似乎是為了掩飾尷尬,連忙呵斥道:「無恥!」

「我和顏師妹是清清白白的!你不要在這裡亂蓋帽子!」

不是他不承認,而是按照萬劍宗的規矩來說,凡是日炎境以下的弟子都不允許尋找道侶。

畢竟日炎境之前,每個人的根基還未扎穩,此舉也是防止某些高天賦的人因為沉溺於雙修而毀了根基。

所以說他們兩人的關係都是暗地裡秘密進行的。

尤其是他追了近一年,從對方入宗那天起他就彷彿是墜入了愛河。

一直到昨天顏元霜才同意成為他的道侶。

今日本來兩人準備先牽個手逛逛竹林來着,結果就出了執事喊他們找秦洛這檔子事。

聽到這,秦洛也是放心的點點頭。

他嘴角微微上揚,同時用空下來的手捏在顏元霜的下巴處,然後笑道:「既然兩位不是道侶,那麼師兄我就放心了。」

說著便緩緩低頭,看樣子似乎是想要吻在那紅唇之上。

放心?!你放心個什麼?!

顏元霜心中暗罵無恥之餘也是眼神一慌,也顧不得什麼禮儀涵養了。

當下便求救道:「權師兄救我!!」

惹人憐愛的語氣加上秦洛的行為一瞬間就讓權弘亮更是目眥欲裂,他怒吼一聲:「放開我師妹!!」

下一秒,刷!

他提劍便沖了上去。

「十重劍法!!」

咻咻咻!!

隨着周圍靈氣颶風的凝聚。

四道凌厲劍氣瞬間出現。

十重劍法是萬劍宗的一階劍法,不需要刻苦練劍就能搭配靈氣從而釋放出劍氣!修鍊至圓滿可以發出十道劍氣。

既可以鍛煉劍術又可以修鍊,是每個人必學的用來打基礎的招式!

「呀!」

顏元霜害怕的閉上了眼,她顯然沒想到權弘亮居然會全力攻擊。

至於權弘亮,他則是在使出劍術的那一刻便清醒了過來。

一瞬間,他的臉色變得蒼白,天吶!

以秦洛星雲三重境的修為遇上這一招豈不是必死無疑?!

他肯定會被逐出宗門的!

只是。

「就這?」

秦洛輕蔑的語氣傳入了兩人的耳中。

同時。

鐺鐺鐺!

一聲聲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兩人一愣,權弘亮抬頭仔細看去。

只見秦洛居然伸出了一根小拇指,小拇指的背面有一道白痕,僅半個呼吸時間,白痕便消散了下去。

正是一階功法【鐵甲護手:讓雙手變為堅硬的鋼鐵材質】!!

權弘亮愣住了,包含他憤怒一擊的劍氣居然被秦洛一根小拇指就擋住了!

踏踏!

他神色不敢置信的後退了兩步,嘴裏呢喃:「這..這怎麼可能。」

這反差的一幕直接擊碎了他此刻的內心。

看到這一幕,秦洛興緻大起,他再次捏住了顏元霜的下巴。

然後朝失魂落魄受了極大的權弘亮喊道:「喂!」

「你和顏師妹到哪個地步了?」

聽到這話,權弘亮沒反應過來的回道:「我們昨天才結為道侶....」

只是下一秒,他便回過了神,抬起頭連忙想要辯解。

只是。

「唔~」

抬起頭他卻看到了一場讓他耳朵轟鳴的畫面。

只見。

秦洛居然低着頭吻在了顏元霜的嘴唇上。

那是連他也未曾觸碰的地方,他本來想着今天要先達到牽手的地步。

結果現在卻....

撲通一聲。

權弘亮絕望的跌倒在了地上。

至於顏元霜,她的瞳孔不斷的收縮,身體不斷的抗拒。

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可最後的最後,她的眼神卻迷離了起來。

腦海里也只有一句話。

【為什麼....他怎麼這麼熟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