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攝政王的心尖寵妃
攝政王的心尖寵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心尖寵妃

來源:外網 作者:姜寧楚雲離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姜寧楚雲離 都市言情

她明明是侯府真千金,卻被假千金所矇騙挑撥,鬧得眾叛親離最後慘死。一朝重生,她重返侯府斗惡姐虐渣男,順便抱上未來攝政王的金大腿。抱着抱着……等等,這位王爺,你為何離的這麼近?攝政王強勢將她抱入懷,冷笑道撩完再跑?晚了!展開

《攝政王的心尖寵妃》章節試讀:

這還是那個鄉下來的村姑嗎?
姜寧的樣貌像極了林氏,專挑了好的方面長,光是站着就讓人眼前一亮,忍不住被吸引。
姜夢月幾乎要把帕子給絞碎,咬緊牙關。
林氏道:「我們先過去吧,你大哥他們一會兒會騎馬過去。」
「好。」
姜寧挽着母親乘上馬車。
侯府的馬車寬敞,足以坐下好幾個人,三人全部乘上去,還有寬餘的位置。姜寧掀開車簾,看着愣站在原地的姜夢月,淡淡勾起唇角,「姐姐不上來嗎?」
姜夢月這才回過神來,她被姜寧的容貌驚住,一時之間都忘了扶母親上車,讓姜寧有了獻殷勤的機會。
她氣的絞了兩下手帕,才乘上馬車。
馬車在京城街道行駛,林氏給姜寧講京城裡好玩的鋪子,姜寧初到京城,對此地還很陌生,林氏想讓她快些熟悉起來。
姜寧聽的認真,察覺到母親的用心,內心有一股暖意流過。
一旁的姜夢月則是臉色越來越冷,袖子下狠狠掐緊了手。
她愈發感覺到自己受冷待,母親只顧着與親女兒說話,把她晾在一旁。
「月兒,你閑來無事的話就帶寧寧去這些鋪子逛逛,買新出的衣裳首飾……」林氏說道,看見姜夢月在愣神,喊了一聲:「月兒?」
姜夢月這才回過神,勉強一笑,「娘,怎麼了?」
林氏注意到姜夢月臉色不太好,擔憂詢問:「怎麼你的臉色如此難看,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可能是昨夜沒有睡好……」姜夢月回答。
「那等回去之後好好歇歇,讓吳嬤嬤熬點補身子的湯。」
「我知道了,娘。」
姜夢月乖巧回答,點了點頭。
一路上,姜寧沒有露出異常,將恨意埋藏進心底,與姜夢月和平相處。
林氏看到兩個女兒相處的好,心裏很高興,不由得露出笑意,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讓她有兩個如此乖巧懂事的女兒。
到了金府莊子。
林氏領着兩個女兒,踏進莊子的大門。
金府的莊子十分寬廣,處處布置的精美雅緻,特別是佔著半座山的桃花,景色最為美麗。桃花盛開時如同一片花海,微風吹過落下花瓣雨,絕美絕倫。
每年到桃花盛開的季節,金家就會舉辦賞花會。
莊子里已經到了不少賓客,熱熱鬧鬧的。
金夫人看見林氏,趕忙走了過來打招呼,「月柔你來了,怎麼不提前知會一聲,我好到門口去接你。」
林氏笑着回道:「你這邊忙,沒好意思打擾你。」
金夫人看向林氏身旁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月兒越來越漂亮了,已經是大姑娘了……」說完,視線落在姜寧身上,微微一頓。
她聽到了京城裡傳的傳言,說是侯府有個姑娘打小身體不好,送去莊子里休養,如今病好接回來了。
她感到古怪,她和林氏是手帕之交,怎麼沒聽說生了兩個女兒呢。
如今一看姜寧的樣貌隨了林氏,模樣嬌俏,雙目清澈明亮,內心的疑慮頓時打消,笑着道:「你就是寧寧吧,乖孩子,受苦了。」
姜寧上前一步,福身行禮。
金夫人褪下手腕上的鐲子,拉過姜寧的手,「我也沒準備什麼像樣的見面禮,這個鐲子你先收着,等來日再補給你。」
「多謝金姨。」姜寧笑着道謝。
「好孩子。」金夫人看着如此乖巧的姑娘,內心頓時有了好感。
金夫人知曉林氏此行的意思,帶着她們在各個夫人面前露了個臉,很快所有人都知曉侯府還有一位千金,模樣可人。
轉了一圈後,林氏不再拘着兩個女兒,道:「你們去玩吧,月兒,照顧好妹妹。」
「我會照顧好妹妹的。」姜夢月笑着回答。
姜夢月領着姜寧走出花廳,到了院子後,臉上閃過一抹冷色,轉瞬即逝。
她停下腳步,轉過身道:「妹妹,你能否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肚子有些不太舒服……」
姜寧點點頭,不假思索道:「姐姐快些去吧。」
姜夢月離開。
姜寧看着姜夢月離去的背影,臉色平靜。
她不知道姜夢月要做什麼,此處人來人往,還算安全,待在這裡不會有事。
沒一會兒姜夢月走回來,挽着姜寧的手臂,親熱道:「走,我帶你認識一下世家貴女們,多認識幾個,以後參加聚會就有能說話的人了。」
姜夢月表現的尤為熱情,帶着姜寧,親切的介紹給其他人。
貴女們聽到姜寧一直待在莊子里,現在才被接回京城,臉色各異,目光帶着審視。
姜寧掃視過一圈,這些人她都認識,是姜夢月交好的人。
前世她想擠進這個圈子裡,費了很大的勁兒,結果是她想多了,誰都沒把她當成一回事,甚至在背後藐視,說她是從鄉下來的,粗俗無知。
這一世她可不會再傻傻的倒貼上去,費時費力。
姜夢月笑着道:「閑着也是閑着,不如我們按照往年的規矩,玩擊鼓傳花如何?」
「好啊。」眾人應道。
姜夢月回過頭,跟姜寧解釋:「擊鼓傳花的玩法是,鼓聲響起,就開始傳手上的花,等到鼓聲停下,手上持有花的人,就要以桃花作一首詩。」
說到這裡,她似乎恍悟過來,面色虧欠道:「我忘了妹妹你不會作詩了……」
姜寧臉色淡淡,十分平靜。
她是會作詩的。
前世她為了不負侯爺的期望,日夜苦讀,練字作畫,熬夜幾乎要昏厥過去。但是侯爺依舊不滿意,說她比不上姜夢月十分之一。
她作出了令人驚艷的詩,姜夢月恰巧哭着道自己寫的詩冊丟了,眾人就以為是她偷盜,侯爺甚至把她喊過去怒斥了一番。
想到這裡,姜靜姝的臉上閃過一絲苦澀。
姜夢月微微一笑,拉過姜寧的手,安撫道:「不過妹妹不用擔心,不會作詩也沒關係,就去後山的桃花林里摘回來一枝桃花就可以了。」
「好了,我們開始吧。」
諸位貴女們圍着站了一圈,下人搬來大鼓,開始有力的敲鼓。
眾人開始傳花。
,co
te
t_
um

《攝政王的心尖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