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神羽戰尊顧遠夏婉最新章節
神羽戰尊顧遠夏婉最新章節 連載中

神羽戰尊顧遠夏婉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羽戰尊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神羽戰尊

做了上門女婿一年,顧遠時時刻刻都被岳父看不起,在一次被小舅子打傷之後,他覺醒了自己一年前的記憶。原來,他竟然是傲視東境的羽林軍戰神!展開

《神羽戰尊顧遠夏婉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顧遠這小子還沒醒么,都在醫院躺了兩天,每天得花咱家多少錢啊!」
在南港市市立第三醫院的病房裡,有一個青年頭上纏着紗布,昏迷在病床上。
他的頭被包裹得如木乃伊一般,從紗布里還能透出一些殷紅的血跡。
病床旁的登記牌上,寫着病人的名字,顧遠。
「夠了!夏傑!不管怎麼著他也是你姐夫,你這次下手太重了!」
一個女人呵斥了剛才說話的夏傑。
那夏傑說:「切,什麼姐夫不姐夫的,我可沒覺得我需要這種廢物當姐夫,姐,你說呢?」
面對反問,這個女人也是情緒複雜。
女人名叫夏婉,正是病床上顧遠的妻子。
顯然,夏婉也不是太認同自己擁有的這個丈夫,可也不能被這麼打啊。
那個夏傑,他將雙手搭在自己的後腦勺上,然後非常無所謂說。
「我不過就是讓他給我倒洗腳水,他憑什麼不倒,一個上門女婿跟我硬什麼硬。」
「所以你就拿花盆砸他的腦袋嗎?」
「嗨,這不還活着呢么,只要沒死就行。」
「好歹是條人命啊。」
這就是小舅子夏傑的態度。
似乎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一樣。
夏婉雖然有些憂愁,但她也並沒有多麼責怪弟弟把丈夫打昏的事情。
「行了姐,咱們走吧,今天姑媽他們會過來吃飯,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顧遠這裡。」
「就這麼走嗎,我總覺得有些不太好……」
「嗨呀,我的姐姐啊,顧遠都浪費你一年的青春了,雖然當初結婚這事你做不了主,但是總歸沒必要一直等在這裡吧!就讓這小子躺幾天好了。」
憂心忡忡的夏婉還是將一張銀行卡留給了病房的值班護士。
同時對護士說:「麻煩護士小姐了。」
夏傑更是撇撇嘴:「還給他留錢呢,不如讓醫院把他直接扔出去。」
然而護士則是比較憤慨。
「你是病人的親屬?」
「是。」夏婉在回答的時候顯然有些不太情願。
「是他妻子?」
「是……」這次回答聲音更小,像是蚊子叫一樣。
「病人還未醒來,需要陪床照顧,你身為妻子就這麼一走了之,好嗎?」
顯然護士也有些看不過去。
弄得夏婉臉色通紅,她心中似乎有些搖擺。
「要不我留……」
正在夏婉說要想留下的時候,夏傑趕緊過來將其拉走。
「行了姐,趕緊走,姑媽那邊可耽誤不起,今天若寒可是帶着男朋友過來的,他男朋友是誰你知道嗎,那可是王家公子,顧遠死不了,不用管他了。」
就這樣,夏傑硬是把夏婉給拖走了。
護士攔不住:「哎,哎!你們……你們真是過分!哪有這樣的親屬!」
但是護士面對這種情況也只能暫時去照顧一下顧遠。
兩個小時後,正在護士為顧遠拔針的時候,顧遠醒來了。
「你醒了?」
顧遠睜開眼睛,腦子裡有些發昏。
這是怎麼了?
他記得自己好像是被花盆砸傷而送到了醫院。
隨着一陣劇烈的頭痛,無數條意識如倒豆子般灌入到顧遠的腦海里。
「呵呵,這一年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顧羽林真是丟人。」
原來,顧遠失憶了。
六年前,顧遠十七歲的時候選擇了參軍。
三年之內,他成為了兵團戰神,也是統帥,那是一支久經沙場的勁旅,內部將這支勁旅稱為『羽林軍』。
顧遠身為羽林軍統帥,他擁有了自己字號,便是羽林。
顧遠,字羽林!
其意取自『為國羽翼,如林之盛』。
三年前的顧遠,可是能夠一聲令下便揮師百萬羽林軍的統帥!
他的職責便是率領羽林軍守護國家的東境!
這幾年顧遠一直在東境衛國,從來沒有回過家,家人只知其當兵,並不知其是什麼職位。
就在一年之前,顧遠率軍與西方的鋼鐵飛鷹軍交手。
那一戰,天崩地裂,河海沸騰。
最終的結局,鋼鐵飛鷹軍的戰神羅伯特被切成五段,其中頭顱更是被羽林軍繳獲收藏在營中的戰勛館裏。
然而,那一戰之後,顧遠卻也失蹤了。
人們都以為他與羅伯特同歸於盡,羽林軍內還特地為其舉辦了葬禮,但由於其身份絕密,並未能告知家屬。
偏偏顧遠並未死在那一戰。
但結果也不算好。
當時羅伯特死前擊中了顧遠的頭顱,讓其腦內受傷。
更為重要的是,顧遠不但失去了記憶,也變得有些呆傻。
他憑藉著自己的本能潛意識從大海里游回了家,他只想回家見見父母。
於是,一年前那個比較呆傻的顧遠便回來了。
父母見到自己出去當兵的兒子突然以這種狀態回來,自然十分痛心。
可是顧家也不是簡單的家族,那可是東溪市的大家族。
眼見顧遠如此,定會被家族內的叔伯兄弟們針對。
無奈之下,顧遠的父母決定為其安排一門婚事。
明面上說是沖喜,實際上是為了保護顧遠遠離族內紛爭。
這門婚事的另一半便是顧遠的高中同學,夏婉。
為了讓夏婉的父親夏宏舟接受顧遠這個看起來呆傻的女婿,顧遠父親可是直接轉贈了五百萬!
就這樣,顧遠相當於是帶着財產從東溪市來到了南港市做了上門女婿。
可偏偏夏家人不但貪財,還看不起顧遠。
自從上門之後,夏家人幾乎整日欺負顧遠,甚至看其呆傻還讓他做一些僕人才做的事。
不是做家務就是洗車,不是鏟狗屎就是換貓砂。
尤其是那夏傑,他此番竟然讓顧遠為其倒洗腳水。
顧遠不從,於是夏傑便抄起花盆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被砸懵了的顧遠就這樣住進了醫院。
碰巧,此次受傷讓他恢復了記憶。
「原來我這一年竟然過得如此荒誕。」顧遠苦笑地自言自語。
小護士覺得顧遠好像是有些不對勁,急忙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沒事吧?該不會是更瘋了?」
顧遠笑着說:「手機,謝謝。」
「啊?」
小護士覺得顧遠此時此刻講話竟然帶有一種命令般不可置疑的態度。
她竟然不自覺地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顧遠接過手機,按下了一串電話號碼。
幾聲嘟響,電話里傳來了精練的接線員聲音。
「您好,這裡是大羽人壽保險,請問您需要辦理什麼業務。」
顧遠回答:「通訊指令9595,啟用加密線路,彙報你的番號。」
瞬間,電話另一頭變了態度。
「長官您好,我是羽林軍通訊部值班警衛員8133,請您下達指令!」

《神羽戰尊顧遠夏婉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