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饒命
神醫饒命 連載中

神醫饒命

來源:google 作者:葉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侃 李桃 現代言情

葉侃:吃狗屎和進棺材,你選哪一樣?反派:大哥,我讀書少你別騙我!狗屎有毒是不是?展開

《神醫饒命》章節試讀:

「唔?」
葉宗昆一呆。
葉家人也都愣住了。
葉侃什麼意思?
給他三分鐘,他就能治好老爺子?
他知道老爺子什麼病嗎,就敢口無遮攔,大放厥詞?
他到底是下午給女人下了神志不清的葯,還是給自己下了傻葯?
「葉侃,你能治好個鎚子!」
「葉老爺子今天犯病,就是被你氣的!你那種人,連自己的基八都管不住,指望你能幹點什麼正事?」
「葉伯伯,葉侃說你就信?你是三歲孩子嗎?」
羅紹聰張狂大笑,看看時間,說道:「提醒一句,我有功夫等着看葉侃耍寶,可葉老爺子的身體等不起呀!」
「我……」
葉宗昆面如死灰,長嘆一聲,說道:「羅公子,你的條件,我……答應了!」
「爸,不能答應!羅……」
葉侃着急的阻攔。
「你住口!」
葉宗昆怒斥道:「葉侃,你已經被逐出家門,葉家的事,輪不上你插嘴!」
轉頭,沖莫神醫鞠躬道:「莫神醫,我家老爺子的病,拜託了!」
「好說!」
莫神醫微微一笑,來到病床邊,背對葉家人,不知道搞了些什麼小動作。
不過幾分鐘,大家就見連接葉老爺子身體的監測儀器數值大變。
葉老爺子本人的臉色,也紅潤了很多。
「葉老爺子的病,已經好了九成!三天後,羅公子和葉嬋小姐大婚之日,我再為他用上最後一味葯,就能徹底痊癒。」
莫神醫笑眯眯的說道。
「葉伯伯,三天之後,記得帶葉老爺子一起去參加婚禮,我讓莫神醫當場治癒葉老爺子的病!」
羅紹聰沖葉嬋眨眨眼睛,笑眯眯的說道:「老婆,洗白白等我!哈哈……」
狂笑一聲,帶着莫神醫離開。
臨行前,再次給等在門外的李桃,使了一個眼色。
病房裡。
葉侃大踏步來到床邊,抄起爺爺的手腕,準備號脈。
「小畜生,你想幹什麼?趕緊鬆開老爺子的手!」
葉宗昆怒斥。
「爸,你不相信我,我不怪你,但是,你真的放心把治好爺爺的希望,全都放在羅紹聰身上?」
葉侃據理力爭道:「你有沒有想過,爺爺剛剛病倒,羅紹聰怎麼就這麼及時,帶着恰好能治癒爺爺的莫神醫趕過來?」
葉宗昆微窘。
葉家其他人悄悄對視,也都有點回過味兒來了。
只是,就算事情當真是羅紹聰搗鬼,他們又能如何?
葉老爺子的命,掐在羅紹聰的手裡呢!
「雖然,我被逐出了葉家,但爺爺還是我的爺爺!」
葉侃再次說道:「相信我,我一定能徹底治癒他的病!」
「老公,要不……要不讓侃侃試試。」
他的媽媽蘇芳華替葉侃爭取道:「萬一能行呢?」
葉宗昆咬咬牙,終於還是退後了兩步。
雖然,葉侃做下那麼丟人現眼的事情,不值得信任,但葉老爺子已經這個樣子,葉家也已經被架在了火上,情況就算再壞,還能壞到哪裡去?
葉侃不再說話,凝神號脈。
隨即發現,爺爺的大腦血管里,有一條一寸長的蠱蟲!
另有兩條蠱蟲在血管里活動過的痕迹。
葉侃恍然。
爺爺根本不是得了什麼病,而是被人下了蠱!
蠱蟲這種東西,不在現代醫學的檢測範圍之內。
難怪醫院對爺爺搶救無效。
他猜測,爺爺被人下了三條蠱蟲。
在他到來之前,莫神醫召喚走其中兩條,留下最後一條,謹防葉家反悔已經答應好的條件!
這事……好辦!
葉侃伸出手掌,蓋在葉老爺子腦門上,催動真氣,從掌心溢出。
他的真氣,乃獸王宗正宗!
對一切靈智未開的生物,都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吸引力!
血管之中的那條蠱蟲受到召喚,即刻從葉老爺子皮膚毛孔之中鑽出,滑入葉侃掌心。
隨後,被真氣消融,化作一道肉眼不可見的黑煙,消散在空中。
蠱蟲消亡,葉老爺子神智復蘇。
葉侃俯下身子,在他耳畔輕聲低語;
「爺爺,您所中蠱毒,我已經幫您清除!」
「但罪魁禍首羅紹聰不達目的,不會善罷甘休。」
「為了避免他察知您已經康復,另外再下毒手,還請您老人家委屈一下,假裝昏迷,給我爭取一點時間。」
「您放心,有我在,葉家倒不了!」
說完這些,葉侃注意到,葉老爺子的睫毛微微一顫。
他明白,爺爺聽進了他的話。
「爺爺的病,我已經治好了!」
葉侃站起身來,說道:「他現在重病初愈,需要睡幾天,才能徹底蘇醒,大家不要擔心。」
葉家人呆若木雞。
葉明原的病已經治好了?
怎麼治好的?
你是給用了葯,還是給下了針?
拿着個大巴掌往葉明原腦門上捂一把,就敢這麼說?
還讓我們不用擔心?
我們不擔心,難道還放心嗎?
「葉侃,你這是治病呢,還是下大神呢?」
「你好歹也是20歲的人了,哪怕干一件讓人叫好的事,我也服你!你這是幹了些什麼?太讓人失望了!」
「滾滾滾!葉家沒你這種混賬行子!」
大家怒不可揭。
葉侃卻說道:「我說的是真的,接下來幾天,你們好好守着爺爺就行,給我三天時間,我一定把羅家滅掉……」
「滾!」
葉家人齊聲怒斥,不由分說,把葉侃推搡出去。
砰!
病房門貼着葉侃的鼻子被摔上。
葉侃聳聳肩膀,抬腿走人。
「葉侃,你何必自取其辱?」
李桃跟緊他的腳步,輕輕嘆息。
「你這是替我感覺害臊嗎?」
葉侃看着她笑了,說道:「不錯不錯,有點給我做女人,跟我同呼吸共命運的感覺了。」
「呃……」
李桃被噎的不善。
我這是替你害臊不假,但我什麼時候跟你同呼吸共命運了?
你不會是屢遭變故,受了刺激,腦袋壞掉了吧?
半小時後。
臨江城,城中村。
葉家老宅。
這是一處日常被人維護的很好的四合院。
葉侃故地重遊,不勝唏噓。
「葉侃,我跟你出了這種醜事,短時間之內,羞於出去見人,我能不能……」
李桃咬咬嘴唇,詢問道:「能不能在你這裡借住幾天?」
「可以的,我早就說了,你是我的女人,你住在我這裡,理所應當。」
葉侃笑眯眯的瞄着她高挑婀娜的身子,說道:「不過,你要住在這兒,得答應我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