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醫狂婿林炎
神醫狂婿林炎 連載中

神醫狂婿林炎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佚名 都市言情

第1章 「啪!」 林炎剛剛心不在焉的打開大門,一件黑色布料砸在腦門上,擋住他的視線。 伸手一抓,才發現是一件黑色薄款踩腳緊身褲,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二十歲左右女生,穿一身紫羅蘭校服,露出一米二的長腿,正叉着腰嬌聲喝斥。 「林炎,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我的衣服都是高檔貨,要手洗的,你是不是給我機洗了,你看看,都勾絲了,破襠了,叫我怎麼穿?」 「你賠得起嗎?廢物就是廢物,連個衣服都洗不好,留你在家裡有什麼用,還不如養只狗。」 展開

《神醫狂婿林炎》章節試讀:

第8章

林炎離開藥芝林,看到前面就有一個公交站,慢悠悠的走過去。

心裏想着――

母親這兩天就可以出院,但家裡房子早就沒了,自己跟柳幕妍離婚,同樣沒地方住,所以當務之急,需要先租一套房子。

但是,身上只有昨天從方曉天那裡敲來的兩萬塊。

江州的房租,不便宜啊!

想了想,他撥通了一個號碼。

「乃兆,找你幫個忙。」

乃兆不是綽號,而是對方的全名真的叫賈乃兆,是林炎的高中同學,以前的跟班。

林家出事之前,林炎後面的跟班超過兩位數;出事之後,一個個都疏遠了,甚至有些還反過來輕賤嘲諷,好像踩他兩腳,就能抬高自己的身價。

只剩下這個賈乃兆,還時不時跟他聯繫。

不過,他本身就不是什麼富貴人家,是個拆遷戶,分了幾套安置房,在出租。

「炎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儘管說。」

「你家的房子還有出租的嗎?我租一套。」

「啊?炎哥,你不是住在柳家嗎?」

「住的不舒服,搬出來了。」

都是要面子的,被逼離婚,被趕出家門,這種糗事,就不提了,「你有的話,我就租一套,按市場價,不過房租只能月付,我現在錢不多。」

賈乃兆馬上道:「有有有,正好有一套空着,談什麼錢啊?我馬上去收拾收拾,今晚就能入住,一會給你打電話。」

「成,謝謝了。」

「嘟嘟嘟――」

電話剛打完不久,一輛紅色寶馬x5停在面前,按響喇叭。

「林炎,你跑那麼快做什麼?」

姚青青透過車窗,朝他喊話。

林炎愣了下,問道:「怎麼了?那小女孩又出狀況了?」

「沒有,她很好,我送你回醫院,這裡沒有直達的公交車。」

「呃……好!」

與此同時。

江州市一醫院,住院部。

王芳靠在床上,想起已故的林宇,淚濕衣襟。

這時候,楊思思戴着口罩,穿着護士裝,推着一個輪椅進來:「阿姨,我推你去樓下檢查室,做一個腦部ct。」

王芳奇怪道:「昨晚不是剛剛做過嗎?」

楊思思道:「做的是不一樣的,快去吧,已經約好的,不能遲到。」

王芳也沒想太多。

在楊思思的催促和攙扶下,坐上輪椅。

她沒有看見,楊思思的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推着輪椅下樓。

王芳發現跟昨晚的路不太一樣,楊思思解釋說,這次做檢查的是在三號樓。

當走過一個轉角,楊思思說自己尿急,要去上一趟廁所。

把王芳丟在那裡,急匆匆跑了。

王芳正納悶呢,有人從後面伸過來一塊紗布,捂住她口鼻,一陣刺鼻的氣味湧入,很快就失去了知覺。

下一刻,她被人推走,丟進麵包車,離開醫院。

…………

姚青青一邊開車,一邊打量林炎。

剛才他徒手將小女孩起死回生的事實,依舊讓她感到匪夷所思;她跟林炎認識有一段時間了,最大的印象是他比較孝順,其他的,真就很普通了。

他如果真有了不起的醫術,為什麼之前一點都沒表現出來?

「林炎,你是從哪裡學會鬼門十三針的?能告訴我嗎?我真的很好奇。」姚青青忍不住問道。

「不能。」

林炎直接拒絕。

說出來,也不會有人信。

「哼!」

姚青青嘟起嘴,氣呼呼的。

竟然直接拒絕,連找個借口都懶得找。

正在這時,林炎的手機響了。

是個陌生號碼。

接通。

「林炎?」

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是哪位?」林炎問道。

「你別管我是哪位,你現在馬上到民行路三號,你媽叫你吃飯呢!」

林炎一驚:「你說什麼?」

「不信啊?給你聽聽。」

電話那頭,響起啪啪的巴掌聲,然後林炎聽見那邊傳來母親的驚呼聲:「啊――,你們是誰?你們想幹什麼?」

「媽!」

林炎一下子跳起來,腦袋撞到車頂。

「小子,聽到聲音了吧?給你半個小時,半個小時沒到,或者敢報警,你就永遠見不到你媽媽了。」

林炎面目猙獰,恨意滔天:「好,我馬上過去,但你聽好了,你敢傷害我媽一根毫毛,我會讓你後悔終生。」

「特么嚇唬誰呢!」

「啪啪啪啪!」

那邊,王芳再一次發出慘叫。

電話,斷了。

「啊――」

林炎怒火沖腦,一拳砸在控制台上。

咔嚓一聲響,寶馬控制台被砸出幾道裂縫來。

姚青青嚇了一跳,但也知道林炎這邊出了大事,連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林炎兩眼發紅:「我媽被綁架了,對方要我半個小時內趕到民行路三號,快。」

「啊?」

姚青青不敢怠慢,趕緊踩下油門。

然後一想不對啊:「林炎,綁架這事,還是趕緊報警吧!」

「不用,你只管開車。」

林炎閉上眼睛。

心裏猜想會是誰綁架母親?難道是林家的人?但很快被否定,如果真是林峰要殺人滅口,直接把王芳做掉就行了,何必綁架,還叫自己過去?

那麼,就是方曉天!

林炎還真猜對了,就是方曉天找的人,綁架王芳。

目的是引林炎過去,狠狠出一口氣。

此刻,方曉天頂着豬頭一樣腫起的臉,坐在凳子上,他的旁邊,坐着楊思思,還有一個刀疤青年。

刀疤青年把手機一扔:「他來了。」

方曉天道:「刀哥,等會一定要狠狠的修理他一頓,但他好像有點功夫,要小心點,我昨天找的人,全都被他打傷了。」

刀疤青年冷笑:「那是你找的,全都是垃圾,上不了檯面,行了,等着看好戲吧!」

方曉天說:「好的,好的,事成之後,我多加十萬。」

「哼,我刀疤是缺十萬塊的人嗎?不過,我看你這個妞長的不錯,送我兩天?」

「啊?」方曉天和楊思思,頓時傻眼。

「開玩笑的,你還當真啊!」

「呃,呵呵!」

寶馬車,在民行路三號停下。

林炎才發現,這裡是一座待拆遷的中醫院。

「姚醫生,你走吧,謝謝!」

姚青青很着急,道:「真不報警?我在這裡等你十五分鐘,十五分鐘你不出來,我就報警。」

「好!」

林炎大踏步進去,渾身,殺氣騰騰。

「嘩啦啦!」

林炎一進門,就被十幾個青年圍住,每一個,都身強體壯,手握鐵棍。

而他的母親,被綁在一根柱子上,嘴巴被封,說不出話。

《神醫狂婿林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