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沈幸年顧政的小說
沈幸年顧政的小說 連載中

沈幸年顧政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她吻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她吻 恐怖靈異

沈幸年是顧政養的小情人。見不得光,上不了檯面。為了讓金主舒心,沈幸年只能夾着尾巴做人,立的是傻白甜人設。直到顧政終於願意甩了她,沈幸年得以解放天性,就在她高呼自由萬歲的時候,卻和臉色鐵青的男人對上。人設瞬間崩塌。展開

《沈幸年顧政的小說》章節試讀:

沈幸年惴惴不安的將公寓門打開時,男人正在陽台抽煙。
外套被他丟在沙發上,身上僅剩一件淺色的襯衣,袖子挽了一截上來,露出裏面白皙的皮膚。
沈幸年脫掉鞋子,赤腳踩着地板朝他走了過去。
他應該是聽見她回來的聲音了,但卻沒有回頭。
沈幸年也不介意,只從背後將他抱住,腦袋在他後背輕輕的蹭着。
顧政吐出最後一個煙圈,將煙碾滅後,轉過身輕扣住她的下巴。
略微吃痛,但沈幸年沒有掙扎,就乖巧的看着他。
眼眸在她臉上的傷口停了一秒後,他微微眯起眼睛。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找過來的。」沈幸年主動解釋說道,「我也沒有跟他說我們的事情,今天的聚會是跟婭婭一起,就在碧園茶樓。」
「臉上的傷是我不小心劃的,你放心,不會留疤。」
顧政和徐家有些往來,而在沈幸年跟他之前,她和徐青書的那點破事他也早已調查了個清楚。
此時顧政也沒有回答,只平靜地跟她對視着。
沈幸年沒有絲毫的閃躲。
從她的眼神中確定她沒有說謊後,他終於將手鬆開。
沈幸年鬆了口氣,正準備伸手抱他時,他突然說道,「我們?」
沈幸年這才發現自己剛才措辭有誤,趕緊改口,「抱歉,我的意思是……」
不等她將話說完,男人已經將她的手揚開,眼眸中是一片冷漠,「沒有下次。」
沈幸年立即將手收了回去,低頭道歉,「知道了。」
顧政沒再說什麼,直接彎腰將她抱了起來!
沈幸年立即順從的摟住他的脖子,又主動仰起頭吻他。
房間的門被踹開又被關上,掩去一屋子的旖旎。
……
第二天,沈幸年發現脖子上的印子又多了幾個,撐着笑容送走顧政後,門一關上她就開始對着鏡子抹遮瑕膏。
她今天可還有重要的排練,在話劇團里打了一年的醬油,這次她好不容易在話劇中拿到了一個較為重要的角色,她可不想搞砸了。
但她妝還沒上好,胡尚婭的電話就過來了。
沈幸年接起後直接說道,「我今天沒時間跟你鬧,真的得去排……」
「幸年,你能過來陪我嗎?」
胡尚婭的聲音低沉,情緒一聽就不大對。
沈幸年動作頓時停下,最後到底還是趕了過去。
胡尚婭就住在她公寓附近,沈幸年剛一敲門,她的聲音便傳來,「門沒鎖。」
沈幸年將門推開。
一股濃重的酒味瞬間撲鼻而來。
「大清早的你喝這麼多酒?」
眼看着胡尚婭又開了一瓶,沈幸年立即衝上去將她攔下。
胡尚婭這才將手停下,抬起通紅的眼睛看着沈幸年。
她的心瞬間軟了,「怎麼了這是?又跟劉導吵架了?」
劉協宇是沈幸年話劇團的導演,也是胡尚婭的……男朋友。
沈幸年也不知道男朋友這個定位是否準確,畢竟劉協宇——已婚。
胡尚婭長相明媚動人,早在學校的時候就追求者不斷,但她家庭環境複雜,早在大二的時候就下了海,和劉協宇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
從那時開始,胡尚婭就再沒有接觸其他男人,一心一意追隨劉協宇,而劉協宇說要離婚的話,也已經說了三年。
「分了。」
胡尚婭的聲音平靜,沈幸年微微一愣,但也沒有多驚訝,畢竟這期間兩人分分合合的戲碼自己不知道看了多少。
正準備安慰她兩句時,胡尚婭又接著說道,「幸年,我懷孕了。」

《沈幸年顧政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