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武至尊(書號:7702)
神武至尊(書號:7702) 連載中

神武至尊(書號:7702)

來源:google 作者:林月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月兒 白大哥

簡介:誰說神武不可兼得?少年雲霄偶得神丹,修武道,煉神魂,且看小獵戶如何逆轉乾坤,踩遍世間天才,踏平諸天萬界!展開

《神武至尊(書號:7702)》章節試讀:

從一個普通人,一躍成為了真元境武者,雲霄本就沒有完全適應。

然而,此時此刻,上天似乎再次跟他玩起了遊戲,讓他覺得自己在夢境中尚未醒來。

「神武一身,真的是神武一身,主人,你真的成功了!!!」

雲靳依舊端坐在那裡,但卻早已渾身顫抖起來。

雲霄一舉彙集五行之力於一身,這的確足以讓任何人震驚,但他心裏清楚,以自己主人的能力,這其實完全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要知道,他見過的超級天才,可是天生就能領悟到四種五行之力的,卻是並不比雲霄差多少!

真正讓他無比期待的,其實是雲霄的另一種能力!

眾所周知,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武者並非最為高貴的存在,這個世上,還存在着一類叫做神師的特殊人群。

所謂的神師,他們天生就會異於常人,雖然不能修鍊真氣,但卻有着強大的精神力,也稱之為神力,這些神力儲存在額頭的神府當中,相當於武者的真元,只不過,神力的運用,卻要比真元豐富複雜得多。

首先,神力可以通過類似武學一樣的符文,變化出各種各樣強大的攻擊,這些攻擊往往破壞力極強,乃是武者沒辦法比擬的。

其次,神師的神力凝結成符文,可以刻畫到普通的兵刃當中,使得普通的兵刃成為神兵利器,威力無與倫比。

另外,神師以符文布設成符陣,可以將各種靈草匯聚起來煉製成特殊的丹藥,服用這些丹藥,效果要比直接服用靈草強了無數倍。

神兵利器、仙丹靈藥,試問又有誰會對這些東西不動心?神師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這、這…………」

雲霄早已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當然知道神師的存在,不過,神師可不像武者那樣隨處可見,整個雷雲府當中,神師的數量怕是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而每一個神師,哪怕是最低級的一階神師,都會被任何一個大勢力奉為上賓。

然而,此時此刻,他竟然變成了神師,而且還是一個武者兼神師,這簡直就像是戲文裏面的故事一樣不真實。

眾所周知,武者和神師,乃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存在,也是兩種絕對不會有交集的存在,武者就是武者,不可能覺醒神力,而神師就是神師,同樣不可能修成真氣開闢丹田,這是亘古以來的天道規則,從未有人打破!

但事情就是這般讓人難以置信,在他剛剛開闢丹田成為一個武者的同時,他竟然真的覺醒了神力,成為了一個罕見的、高貴的神師!

「我究竟吃了一顆什麼東西?」

愣愣地站在那裡,他覺得今日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這會兒,他真的擔心被人叫醒,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假的,因為這一切真的太像夢境了。

「從現在開始,你身據武者和神師兩重身份之事,絕不可讓第三個人知道。」

雲靳先一步鎮靜下來,一臉肅穆地對着雲霄囑咐道。

他的主人當初以犧牲自我的代價煉製出神武丹,為的就是要打破規則,讓武者和神師的身份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現在看來,他的主人顯然是成功了。

不過,武者和神師的身份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一旦這個消息傳開,恐怕整個天下都將大亂,到時候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會死於非命。

「爺爺…………」

雲霄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不管怎麼樣,他如今無非就是一個十六歲不到的少年,突然間經歷了這麼多事,一時之間真的沒辦法消化。

「霄小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惑,有什麼疑惑,你現在儘管問好了,等解答了你的問題,咱們祖孫二人的緣分,也要到此為止了。」

雲靳的神色竟是有些解脫之意,他活到現在,就是為了給神武丹尋找一個主人,而這個由他一手培養出來的少年,簡直就是最好的人選,也終究沒有讓他失望。

「什麼?爺爺,你要離開我么?」

雲霄的神色驀地一變,卻是再也顧不得其它,再多的問題都被暫且拋到了九霄雲外。

「我適才出手助你煉化丹藥,動用了不小的力量,相信那些傢伙已經感應到了我的動靜,所以必須要離開。」

擺了擺手,雲靳示意雲霄不要急,「霄小子,你現如今已經長大成人,完全有了自我生存的本事,難不成,你想一直在我的蔭蔽下過活么?」

要找他的人,都是高高在上的超級強者,他不得不離開雲霄,因為一旦讓那些人知道神武丹被雲霄服用,後者定會被那些傢伙捉回去,生吞活剝都有可能。

「我…………」

雲霄還想說些什麼,但見到雲靳的表情,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被他吞了回去。

跟雲靳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他哪裡不知道自己這個爺爺的脾氣,一旦是雲靳做了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讓其改變主意。

況且,他心思通透,也能想像到個中的利害,至少他明白,武者和神師的身份,絕不可能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

「有什麼疑問,抓緊時間問吧!」微微一笑,雲靳倒是十分的坦然,這些年,他把能教雲霄的東西全都教給了對方,他相信,即便沒有自己的照顧,對方一樣可以活得很好。

「爺爺••••••」

雲霄知道,離別恐怕在所難免,而今朝一別,也不知是否還有再見的機會。

心裏的疑惑的確有很多,可此時此刻,他更多的是想跟自己的爺爺多呆一會兒…………

雲靳當然不會讓這最後的一段時間浪費掉,一些能夠講給雲霄的東西,他全都細心地講給了對方,又對雲霄修鍊上的事情進行了指點。

說起來,雲霄從一個普通人一下子變成了真元境武者,這裏面就涉及到一個根基不穩的情況,雲霄需要做的,的確有很多。

好在他平日里雖然不讓雲霄修鍊武功,但理論性的東西倒是沒少滲透對方,以雲霄的聰慧,輔以神師的能力,相信很快就能無師自通。

從烈日當空到夕陽西下,祖孫二人整整聊了大半天,雲霄感覺自己就像是第一次睜開眼睛看世界一樣,很多事情,簡直是他無論如何都想像不到的。

雲靳也是把自己能教給雲霄的盡數傳授,因為他也擔心,今日一別,將來未必會有再見的機會。

夕陽的餘暉漸漸隱退,雲靳的目光眺望遠處,突然間悠悠的嘆息一聲。

「哎,霄小子,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從今以後,你自己要小心行事,萬萬不可人前顯露,記住了么?」

「孫兒記下了。」

點了點頭,雲霄的神情已經恢復了正常,似乎已經接受了即將跟自己的爺爺分別的事實。

「如此就好。」微微一笑,雲靳的眉毛挑了挑,突然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枚戒指,「這枚戒指,是我當初發現你之時放在你身上的,想來應該是你父母留給你的,現在我把他交給你。」

雲霄當初被遺棄在鷹愁山,身上只有這枚戒指,之前的雲霄年紀還小,他一直代為保管,眼下雲霄已經長大成人,卻也是時候物歸原主了。

「我父母留給我的?」

聽到父母二字,雲霄頓時心神一顫,下意識地看向雲靳手裡的戒指。

這是一枚異常古樸的戒指,戒指上面雕刻着不知名的凶獸,給人的感覺倒是價值不菲。

「這是一枚空間戒指,說來也是件寶貝,你今後倒是能夠用得到。」

「空間戒指?」

微微一愣,雲霄的眼神陡然一亮,他也聽說過空間戒指,據說這東西乃是強大的神師用特殊的材料輔以深奧的符文製作而成,一般人是見不到的,即便是整個紅鸞鎮,恐怕也找不出這種寶貝來。

他沒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還給自己留下了這樣一件好東西,如此看來,自己的父母,怕也不是一般人物。

「收起來吧,你這枚空間戒指非同一般,乃是難得的寶貝,就算是雷雲府府主見了,都會屈尊搶奪。」

見雲霄愛不釋手的擺弄手裡的戒指,雲靳不得不再次提醒道。

「好了,霄小子,你我祖孫二人就此別過吧,保重!」

雲霄還在想着自己父母的事情,等到他回過神來之時,原本坐在身旁的雲靳,竟不知何時消失無蹤了。

「爺爺……………」

眼看着石凳之上已是空空如也,雲霄再也顧不得擺弄手裡的空間戒指,趕忙四處尋找雲靳的身影,可惜的是,這會兒的雲靳,早已沒有了絲毫的蹤跡。

「爺爺,你也要保重…………」

找了半晌沒能見到人,他的目光不禁看向遠方,一股從未有過的孤苦感覺瞬間襲遍全身,讓他有種說不出的蒼涼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