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沈綰
沈綰 連載中

沈綰

來源:外網 作者:手握系統:重生將府千金美又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手握系統:重生將府千金美又颯 都市言情

上輩子,將府千金沈綰傾盡所有,輔佐蕭遠廷上位做皇帝,蕭遠廷一朝得志,卻轉臉廢了她後位,扶正小三上位;又以鎮國將軍通敵叛國污衊鎮國將軍府,兄長中風入獄不久去世,父親也被五馬分屍,將軍府樹倒猢猻散,沈綰落得個一無所有的下場,含恨而死。重來一世,綁定系統,沈綰對天發誓,這一輩子一定要渣男賤女不得好死!更要護好父兄,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沈綰》章節試讀:

她如今坑了蕭遠廷等人一把,又得到了父兄諒解,心情很是不錯,難得地開起了玩笑。
蘇御看着她嬌俏的臉龐,在沈家父子的威壓之下,不自覺地向後退了半步,毫不遲疑地果斷拒絕。
「大將軍和少將軍肯定會要了我的命的!」
綰妹子雖好,可自己小命也貴重的很!
可沒想到,沈炫明父子的目光越發凶神惡煞了。
「我寶貝女兒你也敢拒絕?」沈炫明一手拍在了蘇御肩頭,陰測測的告訴他,「我看你近些日子身體不適,還是到我軍營來好好練練,可別落下太多。」
蘇御立刻垮下臉來,他這根本是無妄之災!
他方才若是答應了,恐怕是小命不保,誰知拒絕還是被沈炫明給盯上。
簡直是進退維谷。
蘇御只能立刻求饒的看着沈綰,他知道這父子兩人最為疼愛沈綰,只要她能夠幫忙開口,那自己也不必在瘟神沈炫明帳下受折磨。
「這可真是令人傷心。」沈綰搖搖頭,臉上沒有露出半分傷心之色。
這下苦着臉的人就變成沈炫明了,沒想到自家女兒如今看不上蕭遠廷那個草包了,可還沒來得及高興,蘇御這兔崽子又冒了出來。
「那我想跟着蘇哥哥學醫術,蘇哥哥可能答應?」沈綰原本也不過是想調戲兩句,她的真正目的還是想要多學點醫術。
除了希望能夠幫到哥哥的病症之外,也是為了自身能夠有所防備。
久居深宮多年,沈綰對於那些人的齷齪,已然是心知肚明。
若是自己能夠跟着蘇御學醫,再配合著這不知來歷的系統,也能夠勉強有幾分自保之力,不至於拖累父親和哥哥。
「綰兒你想學醫幹什麼?」沈炫明立刻心疼的問道。
沈寧哲也跟着點頭,「醫女往往受人輕賤,根本就沒有幾個女子會去學醫,又臟又累不說,名聲亦不好聽,何苦趟這趟渾水。」
他遲疑了一會兒,又繼續道:「綰兒你若當真喜歡蘇御……」
蘇御原本還有幾分不願意,但是被沈家父子這般連番反對,他反而起了些逆反心理。
尤其是這個沈寧哲!
他們這些軍醫大夫救苦救命,在戰場上救死扶傷,不知道給他們挽救了多少戰士性命,這會子倒是嫌棄了起來。
「我教。」蘇御昂頭挺胸,難得有了個正形。
卻又被沈炫明一爪子給按了回去,疼的滿臉扭曲。
「父親哥哥,我想學醫並非心血來潮,若說和蘇哥哥有關,那也是瞧上了他醫術高明。」沈綰開口替蘇御辯解道:「而且世間之人多有偏見,女子學醫如何低賤?」
「這不過是那些齷齪之人自己設置的條條框框,卻偏要女子前來遵守。」
沈綰看着沈炫明和沈寧哲關切的臉龐,知道自己這些大逆不道之話,只有在他們面前才能夠有所坦誠。
只有他們才是自己的親人。
「難道在父親和哥哥心中,我當真不如外頭那些男子草包?不過因為我是女子,所以就要受到那些人言挑剔,任由他們來決定我的一言一行?」
「當然不是!」沈炫明想也不想地反駁道:「我家女兒聰明伶俐,比那些草包東西可厲害的多!」
尤其是比那裝模作樣的草包晉王,他要不是皇帝的兒子,就那副惺惺作態,早被自己給打趴下了。
還敢故意到自己面前來勾引他家乖乖?
沈寧哲也是一般想法,點頭道:「不錯,俗話說,一品宰相,二品良醫。能夠學醫的都是有着救命本事的人,又憑什麼要被那些酸秀才束縛左右?」
可他好像忘了,自己也同樣是儒生出身。
這會兒為了妹妹,是寧可閉着眼睛說瞎話。
不過在他們眼裡,沈綰可是強過世間男子許多,他們家的孩子自然不必像普通人家一般,受那許多的約束。
沈炫明拼死拼活在戰場殺敵,勉強掙得這一份家業,為的不就是沈綰能夠隨心所欲?
即然幾人一致同意,沈綰跟着蘇御學醫的事情也被迅速定了下來。
蘇御在一旁圍觀這父子二人的變臉,實在是無話可說。
沈炫明為官為將,在所有弟兄面前,最為講究一個原則。可在沈綰面前,什麼原則規矩?全都通通視若無物。
沈寧哲因自由身體不好,便是有跟着父親上戰場殺敵的雄心壯志,到底情況不允許。因此退而求其次走了文生道路,至今也已經是年紀輕輕的大理寺丞之一,平日里也高風亮節,公私分明。
到了自家妹子跟前,卻學會了眼盲心瞎,什麼都跟着附和了。
夜色已深,沈家父子也不好在沈綰帳中多呆,只叮囑讓丫鬟多加照顧,便拎着蘇御出門。
一出門,沈炫明便意有所指的對兒子說道:「你妹妹今天晚上受了苦,可得仔細照看些。」
沈寧哲應聲答應。
吩咐來親衛士兵,把沈綰居住的帳篷差不多團團圍住,連一隻蒼蠅也休想輕易飛過。
「御啊。」
沈寧哲一開口蘇御便覺得頭皮發麻,「大哥你我兄弟二人之間,你又何必如此嚇唬於我。」
「咳。」這兩人打小相識,向來惺惺相惜,沈寧哲也實在難以維持在他面前的形象。
「既然綰兒要學醫,你只管隨意教一些難的便是。我妹妹聰明,向來知難而退,你可不許藏私!」沈寧哲特地給他出主意。
蘇御覺得這實在是知妹莫如兄,連這法子也能想得出來。
剛準備點頭答應又聽見沈寧哲道:「你要是敢碰我妹妹一根毫毛,我可不會顧念什麼兄弟情誼!要想保住你的腿,就給我管好你的手。」
蘇御還能怎麼辦?
在武力的威脅之下,只能滿口答應下來。
另一邊沈綰一個人在帳子里,連伺候的丫鬟也不留,為的就是不走露半點風聲。
她自己起來洗漱一番,渾身舒暢了不少,而後躺在床上望着帳子,不住的思考着那所謂的系統,到底是什麼東西?
自己能夠重生歸來,自然是上天垂憐。
可是這系統卻似乎並不是這麼回事,會因為自己的憤怒和怨氣而出現。
雖說給自己提供了復仇的工具,但沈綰對着頗為邪氣的系統還是不敢掉以輕心。
她剛才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和哥哥,也是怕有朝一日,若得了反噬,也只要她自己一人承受便好。
不至於再像前世一般拖累父親哥哥。
一想到過去種種,滿心的憤怒如同一條毒蛇一般咬在沈綰的心口。
熟悉的叮噹聲再一次響起。

《沈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