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神探:雲城追兇
神探:雲城追兇 連載中

神探:雲城追兇

來源:google 作者:廿十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遲 顧澤

顧澤在抓捕罪犯的過程中意外獲得系統,但這系統竟然要激活!顧澤表示很難受,明明這麼苦了,還要給自己增加任務難度!寶寶心裏苦,但是寶寶不說(家人們,是慢節奏的小說)展開

《神探:雲城追兇》章節試讀:

「我們檢查的時候也發現了這個標記,但是還不確定是不是兇手弄上去的。」宋陽看着顧澤手指的那個地方的標記說道。

顧澤看着這個熟悉的標記,一時間沒有想起來。

一直關注着顧澤這邊的沈遲也走了過來,看着牆上被划出來的一個相似字母M圖案的一個標誌,思索了一會兒打開手機點了幾下屏幕說道「你看像不像這個?」

顧澤拿過沈遲的手機,手機上赫然出現的圖案是星座天蠍座的代表符號。

「天蠍座?」顧澤喃喃自語道。

就在顧澤思索這個星座符號和這次的案子有什麼關係的時候,王軍回來了。

「沈隊,我了解過了,這個…」

還沒等王軍說完話,便被顧澤打斷,顧澤問道「死者的生日你知道是幾號嗎?」

「嗯…等一下我看一下。」王軍打開了自己帶着的記事本說道「這個李旭華的生日是1995年的11月9日,怎麼了嗎?」

「11月9日…天蠍座…死者是天蠍座,天蠍座…」顧澤緊盯着牆上的符號,緊皺着眉思索。

「星座殺人!」

「星座殺人!」

顧澤和沈遲異口同聲的說道。

一旁的王軍和宋陽對視一眼,都讀懂了彼此的想法:這兩個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默契的。

「王軍,宋陽,你們現在排查這個學校所有天蠍座的人。重點是與死者關係密切的,各自分工。」

沈遲說道。

「收到!」

王軍和宋陽說完之後轉身投入到各自的任務當中。

「走吧,我們去醫務室看看那個第一發現人。你帶本子了嗎?」

沈遲問道。

「您看我連包都沒背,我上哪去弄本子?」

顧澤一臉你是傻波一的表情看向沈遲。

沈遲被懟卻罕見的沒有生氣,反而他覺得這才是顧澤本身的性格。

兩人走到沈遲的車前,看着面前的奔馳大G,忍不住罵了一句「曹,萬惡的資本家。」

可能是因為兩人剛才默契的話語,使得兩個人的關係終於破冰,顧澤也對能和自己產生共鳴的沈遲有了些許的好感。

「咳咳,這車是自費,不是市局提供的。」沈遲看着顧澤一臉仇富的表情,解釋道。

顧澤瞥了一眼沈遲並沒有說話。

但是那嫌棄的眼神卻怎麼也蓋不住。

醫務室。

李旭華的室友喬名呆坐在校醫室的床上,連沈遲和顧澤走來他都沒有發現。

「你好,喬名嗎?」在顧澤第三次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喬名終於反應過來。

「我是,你們是?」

喬名有些害怕的看向沈遲說道。

「我們是**,來找你了解點情況。」

顧澤說道,順便用碰了碰沈遲。

沈遲不明所以的看向顧澤說道「嗯?」

「別那麼嚴肅,你沒看他都不敢說話了嗎?要不你出去我自己來。」

顧澤看着沈遲嚴肅陰沉的表情說道。

聽到這句話的沈遲聽話的露出了一個勉強稱之為「和善」的笑容看向顧澤。

「算了,你還是剛才那樣吧,你笑起來更嚇人,更丑了。」

顧澤揉了揉腦袋不再看他,走到離喬名最近的椅子上坐下問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屍體的?」

沈遲聽完顧澤那句話臉色不是很好的在顧澤身邊坐下,拿出本子和紙開始記錄。

因為雲城市的特別顧問比較不同,是除了市局之外最大的領導,而且還不受刑警制度的規範,但是功勞還是應得的,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沈遲最開始不太能接受顧澤的原因。

「今早八點半左右。」喬名好似想起李旭華死前的模樣,聲音微微顫抖。

「那你能具體和我們說說李旭華這個人嗎?」顧澤緊接着問道。

「阿華我們高中開始就是最好的兄弟,他一直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長的帥。又有才華,他是以全省第一的藝考成績和文化課成績考到這個學校的。 」

「但是他一直都在研究他的音樂,本來他馬上就要去外國深造了,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昨天晚上我們回寢室不久之後,他看了會手機。然後就說有東西落在教室要回去拿,我還說明天沒有早課。明天上課之前拿就行。」

「他說是一個自己寫歌的一個本子,很重要。因為如果我們沒有早課的話,一般都是上第一節課才會開門。我說要陪他去。因為我怕這麼重要的東西要是不見了的話,多一個人還好找一點,但是他說就放在桌子上沒拿走。」

「我聽到他說這個話,想着沒丟的話我就不去了,我現在真後悔,我應該跟着他去的,這樣的話,興許他不會死。」

喬名抱着頭痛苦的說道。

「那你今早看見死者的時候有發現他說的那個本子嗎?」

顧澤回憶着在他的印象中並沒有看到那個本子,怕自己的記憶有誤,又看向旁邊的沈遲,得到對方否定的答覆之後就,隨即問道。

「我是今早去找他之前看到了那個本子,一直在他的床上,但是他人沒有回來,我就給他打了電話,但始終沒有人接,我就去那個教室,怕他被門衛大爺鎖在裏面,沒想到我去的時候,就看到了他變成了那副樣子。然後我就急忙撥打了報警電話。」

喬名低聲說道。

「在他去這個教室之前還有什麼比較異常的舉動嗎?」

顧澤接着問道。

喬名皺眉想了一會說道「要說異常的話就是,他最近看手機的次數多了,而且他和文學系的一個叫林子徐的男生走的很近,以前他都是專心做音樂,社交的次數很少,幾乎可以說是從來都不社交。」

「這個林子徐人怎麼樣?」

顧澤有預感,這個林子徐絕對和這個案子有關。

「我只見過林子徐兩次,對他的印象不是很好,林子徐這人個子不是很高,瘦瘦的,而且還很娘,說話都掐着一副嗓子,他在他們文學系也是出了名的,但只不過名聲好像不太好。」

「但是我記得阿華和我說,他說林子徐是最懂他的,他和學校里傳的根本不一樣.」

喬名一提到林子徐,整個人也不像剛才那麼頹廢,他提到林子徐不經意露出的嫉妒讓顧澤很是不解。

一個男生嫉妒另一個男生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