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神手
神手 連載中

神手

來源:google 作者:江南道長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羋羅剎 陳翠蓮

我爺爺是個紋身師,但他紋的東西很邪門展開

《神手》章節試讀:

  屍?三具屍?

  張青在說什麼?這可是我爺爺和父母,跟屍有什麼關係?

  張青看我面容不悅,急忙解釋說,他在那深山老林挖到的那三具屍體,和照片上的人長得一模一樣。

  「扯淡,怎麼可能!」

  我指着照片上的爺爺說道:「這就是我爺爺,昨天才離開的家,你居然說他是什麼深山老林的的屍體?」

  「他就是唐雲老先生?」張青看着照片若有所思,眉頭緊鎖。

  就在這個時候,陰風越來越大,門窗已經關不緊了,吹得啪啪作響,外面狂風呼嘯,聽起來像鬼叫,似有數不清的黑影在窗邊趴着,陰森森地盯着屋內。

  我嚇得後背全是冷汗,急忙讓張青先搞定這些「髒東西」再說,只要我不死,鬼紋我肯定給他做。

  「好,一言為定,只要我不死,肯定保你平安!」張青說著從雙肩包掏出一疊黃符,然後分別貼在了門窗之上。

  很快,陰風再也吹不進來,關緊門窗後外面也沒了動靜,只不過還是有很多黑影在外面徘徊着。

  張青說,鬼節鬼門關大開,惡鬼餓了一年,他們不會輕易離去的,一定想盡辦法吃了我。

  我說要不我給他們燒點東西吧,這樣他們滿足了會不會就走了?

  張青搖了搖頭說沒用的,不知名不知姓,我燒的東西他們收不到,而且鬼這麼多,根本不夠分,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出去,在這裡撐到天亮。

  這得撐到什麼時候,而且眼看就要十二點了,外面的鬼好像越來越多,黑影已經跟一堵牆似得映照在了窗上,我還聽到了哭聲,很尖銳,很陰森,跟針一樣刺痛着我的耳朵。

  恍恍惚惚中,我好像看到了爺爺回來,有一種要去開門的衝動。

  張青立刻強行往我嘴巴里塞進了一枚銅錢讓我含着。

  那銅錢又臭又咸,就是那種噁心的銅臭味,我差點就要吐出來了。

  不過說來也奇怪,含住銅錢後,哭聲就消失了,我心裏也平靜了很多。

  張青說這是作過法,開過光的銅錢,含住可以鎮定心神,辟邪鎮煞,那些鬼想擾亂我心智,讓我產生幻覺去開門。

  張青果然是高人,如果不是他,估計我早死了,哪能撐到現在,爺爺說得沒有錯,他或許真能救我性命。

  撐到十二點的時候,張青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眉頭皺成了八字並嘀咕了一句:「壞了,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見過如此多的鬼。」

  隔着門窗看不清楚,可我能感覺到,現在的紋身店就跟冰窟一樣,極其的陰寒刺骨,這可是夏天!

  外面已經不知道圍了多少只陰森恐怖的鬼,跟壁虎一樣趴在窗上,透過玻璃窗能看到幾張蒼白扭曲的臉,像爛掉的肉糜一樣擠在窗上。

  門窗在瑟瑟發抖,黃符開始起了火花,好像已經鎮不住外面的鬼了。

  「這外面,是來了多少?」我咽了咽口水,緊張的朝張青問道。

  「約摸估計,有一千!」張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一千?千鬼圍宅?

  我張大着嘴巴說不出話來,背上,額頭上全是冷汗。

  這時候突然砰的一聲,門上的黃符跟氣球一樣炸開了,然後化成了灰,一陣可怕的陰風將門給吹開了。

  這時候我看見外面圍滿了密密麻麻的黑影,就跟無數堵牆一樣,一張張詭異的臉在對着我笑。

  「糟了!」張青驚呼一聲,立刻手捻法訣,左手提着鈴鐺開始念咒。

  眼見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我心裏頓時咯噔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我熟悉的身影出現,爺爺……回來了!

  爺爺沒有進來,而是在外面將門給關上了,並且囑咐張青道:「勞煩你護我孫子一晚,別出去!」

  張青沒有回答,而是驚愕的看着我爺爺的臉,嘴裏嘀咕道:「沒有錯,就是那三具屍其中之一,可為什麼……」

  好像,他又有什麼想不明白的問題,眉頭一擰沉思了起來。

  我叫着爺爺,可外面的爺爺沒有應,他只是大聲喝道:「我孫子唐浩犯下的錯,由我唐雲一個人背,若敢碰我孫子一根頭髮,千鬼萬魅也定會讓你們灰飛煙滅。」

  爺爺話音一落,頓時外面就安靜了下來,陰風也停了。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沒有動靜,好像鬼都走了。

  我小心拉開門縫一看,發現外面的黑影確實都消失了,只有一個人站在門外不遠處,恐怖的是,那個人的腦袋已經不見了!

  地上都是血,上身衣服也破破爛爛的,露出後背的一大片紋身。

  「九龍拉棺紋身!而且還每條都是五爪,還都是黑龍!」張青驚呼一聲,表情驚訝無比。

  眾所周知,九龍拉棺紋身是紋身的第一禁忌,紋一條龍都已經夠嗆了,還得是四爪的,五爪龍命格不硬,肯定禍災連連。

  九龍拉棺那可是九條龍啊,哪個人命格背得起?古代皇帝聲稱自己是天子都不敢這麼紋。

  紋龍還有一個禁忌,那就是什麼龍都能紋,絕不能紋黑龍,因為黑龍是邪龍!

  可這個人倒好,不止紋了九龍拉棺,還條條都是五爪龍,並且是傳說中的黑色邪龍!怎能不讓人驚訝?

  這個人命格到底有多好,有多硬才敢紋,不然無疑是自殺!

  張青在研究紋身,但我卻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然後悲痛萬分的喊了一句:「爺爺!」

  雖然是身體背對着我們,但我卻一眼就能認出,這肯定是我爺爺!

  我……我害死了自己爺爺?我……

  眼淚已經模糊了雙眼,我心裏好像被一千根針扎過一樣,疼痛無比,看着黑夜中那一具無頭屍體,我身體都悲傷得顫抖了起來。

  「不要哭,爺爺沒死!」突然,那無頭屍體說了一句話,讓我和張青都嚇得張大了嘴巴。

  人沒有頭,還能說話?儘管那是我爺爺,可也詭異的讓我寒毛倒立。

《神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