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什麼?影帝居然愛上了個小尼姑?
什麼?影帝居然愛上了個小尼姑? 連載中

什麼?影帝居然愛上了個小尼姑?

來源:google 作者:大樹追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清一 現代言情 謝衍

【甜寵、沙雕、娛樂圈】又名:《我不做尼姑後與影帝糾纏的那些日子》《我和影帝不得不說的那些事》《冷冰冰的大佬黏着我要我喊他楚雨蕁》寶清一做了十八年的小尼姑,可她不愛美色不愛佛陀,偏偏愛那沾滿銅臭的小錢錢於是她掰着手指頭盼啊盼,終於盼到了十八歲可是在她下山前的第三天,卻在庵子門口撿到了個帥氣逼人的大帥比!於是:清一:「師父說了,我們出家人要以慈悲為懷,最是樂善好施,你只要跟我換了,你就是贏破了天,贏麻了」「你告訴我什麼最賺錢,等我做大做強了,我會記得你的」謝衍:「你要包養我?」清一:「什麼是包養?包養是什麼?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不理解,你別渾說」謝衍:「……」直到某日小尼姑被堵在門板上,聽着門外里里外外的人聲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呆愣愣,小鼻子一抽一抽望着面前的男人,聲音細弱蚊蠅:「你,楚雨蕁,你,我可是,我可是出家人,你不厚道,你居然敢親在我的嘴唇上!你居然敢勾引我!」謝衍:「別鬧,一一,讓我抱一會兒」展開

《什麼?影帝居然愛上了個小尼姑?》章節試讀:

也就是從那一天起,謝衍的心死了。

他的月亮熄滅了。

他變得愈發陰翳沉鬱。

在解決了謝修平後,他放手謝氏,順着當初與清一說過的地名,一步一步,孤獨的走完了全世界。

如此十五年後,他回國,回到了水月庵,在清一的房間里枯坐了一晚。

次日下山,回到當初與清一一同居住的小出租屋,拉上窗帘,打開熊出沒,抱起那個殘破的小熊玩偶,坐上那個破敗的輪椅,最後望了眼熟悉卻空蕩的房間後,割開了自己的手腕。

那夢到此戛然而止。

夢裡的他和清一,還沒開始,便已是結束。

見他許久不做聲,清一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說:

「你怎麼啦?快別發獃了,已經十五分鐘了,你小心點,我要給你取針啦。」

謝衍回神,有些怔怔地望着清一的臉。

清一朝他笑笑,嘴角旋出個小小的梨渦。

「不疼的,馬上就好,好了給你重新包紮。 」

「嗯。」

謝衍還是呆愣楞望着她,他感到夢境與現實重合,眼前的小姑娘,只消看一眼,就能一點一點融化進了他心裏。

他又想起了夢中她推他去海邊的場景。

那天的太陽不景氣灰濛濛寡淡無光,沒有一瀉千里燦爛奪目的朝霞,但他還是很開心。

那天的她笑得也像今天一樣嘴角有個小小的梨渦,他不看朝霞,他看她就夠了。

就像此刻,他看她,也就夠了。

小姑娘秀氣的小拇指微微翹出了一個好看的弧度,拔下他身上的毫針後,拿起棉簽蘸着碗碟里的藥水,輕柔細緻地給他胸膛上的傷口上藥。

謝衍胸腔里的心怦怦躍動。

「好啦。」

清一將碟子放向一旁,搓了搓手掌小心地捋起謝衍的褲腿。

輕輕解開纏在他膝蓋處的紗帶。

膝蓋上的藥草早已經被體溫烘乾,此時結成彎彎的一塊,上頭還留有他溫熱的體溫。

「你怎麼不說話啦?」

感到謝衍安靜得有些不同尋常,清一開口詢問。

「你想聽我說什麼?」

謝衍低聲開口,他的聲音不似先前的沙啞,反而多了幾分低沉渾厚。

嗡嗡地從他胸腔里傳出。

「就隨便說些唄,你剛才不還在戲弄我嗎?」

清一挑了挑眉,從藥罐里掏出一團黏糊糊濕噠噠的草藥敷在他膝蓋上。

「你想我戲弄你?」謝衍的聲音裡帶着些笑意。

「你,……」清一拉開紗布,瞥了他一眼,麻利地替他包紮,「算了,我是讓你隨便說點什麼東西,沒讓你再戲弄我。」

「你的腿一時半會兒沒知覺,不過你放心,安心休養一段時間後,還是會恢復的。」

「嗯。」

這一點,總歸是跟夢裡不一樣的,夢裡他癱瘓後,費了好大的精力才治好。

「你別光嗯呀。」清一用紗帶給他扎了個蝴蝶結,習慣性的伸手拍了拍。

「庵子里沒什麼有營養的東西,都是清湯寡水的素菜,你要不要下山治療?」

「不用,」謝衍沉聲,用下巴指了指膝蓋上的蝴蝶結,「這是做什麼?」

「蝴蝶結呀,」清一白了他一眼,「好看的蝴蝶結會讓人開心,所以你現在開心點了么?」

「呵!」謝衍嗤笑出聲。

「開心了。」

「所以你能扶我起來嗎?」

「不能,起來什麼呀,就你這腿,你還想起來呀?」

「但是我想上廁所了呀。」

「不……」清一一個能字卡在了嗓子里,愣在原地。

清一內心:我(๐•̆·̭•̆๐)%@#&$¥‰……

「那你不早說。」她嘴裏小聲咕噥,把藥罐往桌上一放,垂眼望着地面走了回來,那黑沉沉垂下的睫毛,恰到好處地遮住了裡頭的慌亂。

謝衍笑笑,不作聲。

男人長手長腳,右腿受傷,大半個身子的重量都壓在她身上,他身上的藥味和着一股陌生的氣息籠罩着她,讓她沒由來的就感覺臉頰發燙。

「你,你一個人可以的吧?」剛扶他進了衛生間,清一就試探地問了一句。

謝衍看她耳尖通紅眼神飄忽明明慌亂還故作鎮定的模樣沒想再逗她。

「可以,你出……」

話還沒說完,旁邊的人兒就咻一下一溜煙竄了出去。只遠遠傳來一聲:「……那你注意安全啊!……」

謝衍一愣,無奈的笑着搖了搖頭。

從衛生間出逃的清一,此時正躲在廚房裡,捅着已經熄滅的火堆,心如亂麻。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這都什麼嘛!

我清某人什麼時候怕過!

她把燒火棍狠狠往牆角一豎,又狠狠地念了一聲「阿彌陀佛」,發起了呆。

*

謝衍跳着腳走出衛生間,扶着牆環視着四周。

這座尼姑庵不大,像一座簡而小的四合院。

院中正殿里供奉着一座觀音像,西廂房的位置就是他所住的屋子,屋子兩側一側是小廚房,一側是衛生間,院中一杏,杏下一桌。

與其說是尼姑庵,倒不如說更像個悠閑自得的避世隱居之地。

「清一?」

謝衍喊了一聲,不見人應。

「寶清一?」

他又喊,仍不見人。

喲呵?

「一一?」

他再喊,這回清一坐不住了。

「都說了你不能喊我一一!」

她鼓着臉有些惱羞成怒。

「我是出家人,你應該喊我小師父!」

「哦~還請小師父扶我一扶。」

謝衍嘴角帶笑,順着清一話里的台階往下走。

清一心底憋氣,氣呼呼走上前捏住他的手臂。幾秒鐘後,又突然奇怪地問:「你怎麼知道我姓寶?」

「我猜的。」

謝衍人高馬大,聲音從清一頭頂上方飄來。

「嘁!」

清一嘴裏嘁了聲,不想理會他。

不說算逑。

「喂!」

她又喊了一聲,謝衍低下頭,小姑娘的臉紅得像朵桃花。

「我不叫喂。」

他莫名其妙開口。

「你不叫喂,那你叫楚雨蕁啊?」

「噗……」

「你還笑,你左腳不會撐地嗎?你肯定是吃石頭長大的,都快壓扁我了!」

她好煩啊!

笑笑笑,笑什麼呀!

她感覺謝衍的笑好刺眼,像個嘻皮涎臉的潑皮無賴。

還像個登徒子,野流氓。

真討厭。(╬•᷅д•᷄╬)

謝衍低頭,果然小姑娘身子都被他壓斜了,此時正癟着小嘴一臉幽怨。

他連忙把重心移向左腳,收起臉上的嬉笑,一瘸一拐地挪向房間。

臨進門前,突然說:

「我叫謝衍。」

「哦。」

清一無精打采。

「我還是叫你喂吧,楚雨蕁。」

……

《什麼?影帝居然愛上了個小尼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