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神級仙醫在都市
神級仙醫在都市 連載中

神級仙醫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掠痕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古帆 武俠修真 黃樂樂

仙醫者,生死人,肉白骨神級仙醫,能改閻王令,可隻手遮天他是仙醫門第二十五代傳人,他資質逆天,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又是個大學生,本想低調,但皓月懸夜,豈能無光?行走都市,一路喧囂,神級仙醫,我心逍遙展開

《神級仙醫在都市》章節試讀:

要下樓了,陳佳欣突然停頓了下來。

「你要幫我保守秘密!」陳佳欣咬牙的說道,被人拿捏的感覺,非常不好。

「你配合,我就幫忙。」古帆笑眯眯的說道。

「哼!」陳佳欣看到古帆這笑容就感覺討厭的很。

陳佳欣下了樓,根本就沒跟陳婉清打招呼的意思,在餐桌前坐下就開吃。

陳婉清好似也已經習慣了陳佳欣如此,根本不以為意,而是笑着招呼古帆說道:「古帆,你也一起來吃吧,我準備着你的呢。」

「陳總,不用了,我來的時候已經吃過了!」古帆確實在來的時候吃了兩個燒餅。

「別客氣了,來來,以後就把這裡當自己家。」陳婉清笑着再次邀請。

「謝謝陳總!」古帆摸了摸鼻子,感覺陳婉清應該看出了很多東西,這態度相比以前可要熱情的多了。

古帆坐下來吃飯,感覺很彆扭。

氣氛很沉默,陳佳欣跟陳婉清都在默默的吃飯,沒有任何的交流,只是陳佳欣是面無表情,陳婉清則是笑容滿面。這真是一對奇怪的母女。

不過,陳婉清貌似也看出了古帆的拘謹,倒是招呼了古帆幾次,弄的古帆都不好意思了。

「虛偽!」想到古帆在自己跟前表現的那種樣子,再看看現在這種拘謹好像不好意思的模樣,陳佳欣就直撇嘴。

「欣欣,我明天要出趟差!」陳婉清看陳佳欣吃的差不多,柔聲的說道。

「我早有預料!」陳佳欣放下碗筷,冷聲的說道:「我就知道吃這頓晚餐,是要付出代價的!」

「欣欣,媽媽也沒辦法,會所那邊……」陳婉清連忙解釋。

「我不想聽你的解釋,忙忙忙,你就知道忙,你忙你的好了!」陳佳欣氣呼呼的直接跑上樓。

「今天晚上,我不想學習,你明天再來吧!」走在樓梯上的時候,陳佳欣轉頭說了一句,然後一溜煙的消失了。

「古帆,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陳婉清苦澀的笑了下說道。

「我相信陳小姐肯定會慢慢理解您的!」古帆斟酌的說道。

這種至親之間的間隙,讓古帆不可理解的同時,也不知道如何去處理,更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安慰人。

「古帆,謝謝你!」陳婉清突然認真的說道。

古帆臉上滿是狐疑,怎麼現在就謝上了?

「欣欣太了解我了,就像我了解她一樣。一般情況下,她是不會下來吃這頓飯的!」陳婉清輕聲的說道:「而讓她做出改變的,肯定是你!」

古帆這才明白為什麼陳婉清在他下來後態度就變的如此熱情了,感情是因為這個。

「我其實也沒做什麼!」古帆撓撓頭說道。

陳婉清笑了笑,古帆做沒做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古帆讓她看到了改變陳佳欣的希望,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你拿着!」陳婉清掏出了兩張大團結。

「陳總……」

「這是你應得的,但我還想看到欣欣更多的改變。你如果能做的到,我還會加價!」陳婉清鼓勵的說道。

「陳總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古帆正色的說道。

「別叫我陳總了,顯得生分,你是樂樂介紹來的,就叫我說陳姐吧!」陳婉清笑了笑,輕撫了一下頭髮的動作,透露着優雅和迷人。

「明天我出差,我希望你一早就過來,陪着欣欣,學習或者做其它的都行,幫我照看着一點,錢我會照付的!」陳婉清問道:「你有時間嗎?」

「有!」古帆遲疑了一下問道:「陳姐,你就如此相信我?」

「你不值得我相信嗎?」陳婉清笑了笑問道。

「我只是奇怪!」古帆說道:「畢竟你不是很了解我!」

「我感覺你值得信任,這就足夠了!」陳婉清繼續笑着說道:「我看人一項很準的!」

坐在回去的公交車上,古帆還在想着陳婉清的話……只能說,陳婉清的眼光實在太毒辣了。

咱就長了一副值得人信任的臉,這可是天生的!

古帆很高興!

當然,高興的原因中,兩張大團結是主因,他在心中已經開始計算了,明天要是陪陳佳欣一天,就按十個小時計算,這一天下來,有兩千塊?古帆眼睛瞬間亮了……

以至於在下了公交車後,古帆還依然樂呵呵的。

「六子,就是這個人?」在學府小區的對面,一輛麵包車裡,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問道。

「是,就是他!老大,咱們上吧!」這個叫六子的,赫然就是白天時候的紅毛。

而他身邊,正是黃毛,那個叫狗子的混混。

「你有病吧?再等等,大街上有攝像頭,你想在攝像頭下收拾他?」朱坤罵道。

「坤哥,那咱們怎麼辦?」黃毛狗子說道:「這個人實在太囂張了,搶我們馬子!」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德性,是你們想搶人家馬子才對吧?不過這都無所謂了,你們跟着我,別人欺負你們就不行,今天坤哥我肯定幫你們把場子找回來。」朱坤沉聲的說道:「等他進了小區我們再動手。這小區很舊了,裏面也沒攝像頭,方便動手!」

「老大英明,我怎麼沒想到呢?不愧是老大!」六子連忙說道。

「少廢話,人都進去了,開車!」朱坤拍了一下六子的後腦勺,臉上滿是狠辣之色。

雖然在陳家呆的時間並不是很長,還不到一個小時,但路上倒是有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所以現在都已經接近十點鐘了。

學府小區內,已經顯得有點安靜了,展眼看去,可以看到一棟棟樓房中一扇扇閃亮着燈光的窗戶……這就是家!

古帆正走着,突然從後面衝出來一輛麵包車,急剎車的停在古帆前面擋住了去路。

而車上,嘩啦啦的下來了足足十個人,手中竟然還都拿着鋼管,一個個面色不善。

古帆一眼就看到了紅毛六子跟黃毛狗子,眼神頓時有點陰冷了下來。

朱坤走在最前面,打量着古帆。

「小子,我們又見面了,沒想到吧?」黃毛六子叫囂,臉上滿是得意。

「皮痒痒了?看來上次收拾的不到位!」古帆看了一眼六子,淡淡的說道。

「小子,現在還敢囂張?坤哥!」黃毛狗子大怒,但沒有坤哥下令,他可不敢動。

「小兄弟真是好膽色,但他們是我朱坤的人,敢動我的人,天王老子我也敢拉下馬!動手!」朱坤一直在觀察古帆,看到古帆一直都很鎮定,並沒有任何慌亂,他本能的就感覺到了棘手。

朱坤下令,身後的紅毛、黃毛跟其它七個混混揮舞着鋼管直接朝古帆砸來。

古帆眼睛中閃過一抹冷芒。

這裡可是小區之內,這些人敢在這裡如此動手,囂張到了何種程度?而且,看這些人的架勢,這是要廢了自己的節奏!

看着一張張兇狠的臉,就在沖在最前面的紅毛六子手中的鋼管要砸下來的時候,古帆動了……

一伸手,就直接抓住了砸來的鋼管。直接一拉,紅毛六子不由自主的加速沖向了古帆,正迎面趕上古帆飛起的一腳,然後,以比來速更快的速度直接倒飛了出去,更是一下子把後面的四個人撞翻在地。

然後古帆不做停留,腳步一挪,沖步上前,手腳並用招呼這些混混。

頓時之間,一片慘叫聲傳來,這些混混都不是古帆一合之敵。

朱坤看到自己的兄弟一個一個被打倒,頓時眼睛都紅了,大吼一聲揮舞着手中的鋼管直衝古帆。

但可惜的是,朱坤雖然比他的小弟強一些,但也根本不是古帆的對手。

甚至朱坤都沒看清楚古帆的動作,就被古帆直接抓住了手腕,然後就感覺天翻地覆,整個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又見面了啊!」古帆看向了六子跟狗子,臉色冰冷。

師父告訴過古帆,對待敵人,千萬千萬不要心慈手軟,任何的心慈手軟都在為未來的自己埋下一顆一顆的地雷。

六子和狗子面如死灰,他們完全沒想到古帆這麼強,自己一方足足十個人,卻被如此輕鬆的收拾了,在兩人眼中,古帆跟魔鬼現在完全可以劃等號了。

「朋友!」朱坤掙扎着讓自己站起來,他是老大,肩膀上有責任。

「這次是我們的錯,請你高抬貴手,我們保證再也不騷擾你!」朱坤明白,能屈能伸,這才是他這個世界的不二法門。

「我如何相信你?」古帆冷聲的說道。

「我用我的命擔保!」朱坤堅定的說道。

現在不服軟絕對是傻帽!

「你的命!你的命很金貴嗎?」古帆臉色依然冰冷,然後不做任何遲疑的伸手一抹,手中就出現了一顆漆黑的藥丸。

「把這個吃下去,每個月,問我要一次解藥……」古帆遞給朱坤。

朱坤目瞪口呆,他完全沒想到是這樣的情況,這,這不是電視電影中才有的情節嗎?

但不管是哪裡的情節,貌似但凡吃下去的一方,一切的一切,都要被人別人操控了!

朱坤猶豫了!

「看來,你不值得我信任!」古帆眼睛中閃過一抹兇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