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神豪:從逆襲校花開始
神豪:從逆襲校花開始 連載中

神豪:從逆襲校花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神豪:從逆襲校花開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約 蕭瑜笛

資深屌絲大學生沈約偶然間約會到了學校校花,卻不曉得校花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靠着機緣巧合獲得的傲嬌蘿莉系統,他從此走上了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的不歸路展開

《神豪:從逆襲校花開始》章節試讀:

七月初的正午,驕陽似火。

濱河公園內綠樹成蔭,河風輕拂,帶來陣陣沁人心脾的清涼。

一對對情侶在涼蔭下或休息、或踱步漫遊,在夏蟬嘶鳴聲的掩飾下毫無顧忌的說著情話。

對不幸路過此地的單身狗們造成了無數點暴擊傷害。

沈約頂着烈日來到這裡時早已是大汗淋漓。

但他根本來不及稍作休息,便朝着約定的地點張望過去。

他的視線在穿過一對對出雙入對的情侶後很快便發現了目標。

在延伸至月河河心處的涼亭內,一位身着素白連衣裙的披肩發女生正端坐在石凳上低頭看書。

河風拂過,撩動起她的秀髮隨風輕舞,裙擺也隨之衣袂飄飄。

距離她不遠處的地方則還坐着一對情侶。

男方有些心不在焉的陪着自己身旁的女友聊天。卻總是趁女友不注意時偷偷轉過頭去朝在那裡看書的白衣少女偷瞄兩眼。

隨後便做賊似的趕忙收回視線,裝作無事發生。

可憐他身旁的女友一直被蒙在鼓裡未曾發現。

沈約悄然走進涼亭,好奇的看向女聲手中所捧書籍,書眉上赫然寫着《夜鶯與玫瑰》——王爾德的童話故事。

「夜鶯憧憬美好的愛情,哪怕這愛情與她毫無瓜葛。她甘願為那學生的愛情奉獻自己的生命,換來那朵代表聖潔愛情的玫瑰。

然而理想中的愛情終究敗給了庸脂俗粉的現實。最終,飽含她鮮血的那朵玫瑰花如敝履般被學生丟棄在大街、滾落進下水道。

亦如那被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甩了的學生一樣。像極了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算是應驗了『舔狗不得house』的至理名言。」

沈約故作深沉的悠然說道,像極了一條有故事的過來狗——有13不裝、必定遭殃。

至於王爾德聽了自己的歪解後會不會氣的掀開棺材板從裏面跑出來揍他一頓,沈約壓根不care,因為他自信臉皮足夠厚,經得起這點物理傷害。

「哦?」聽到沈約一番長篇大論的感慨,女生緩緩抬起頭來,她嘴角微翹、饒有興緻的看向身前不遠處站着的沈約。

「蕭學姐……怎麼是你……」當女生抬起頭的一瞬間,沈約看到那張如雨後綻放的山茶花一般冷艷的容顏,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緣,妙不可言……

沈約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網上偶然相識約會、令自己魂牽夢縈的對象竟然是自己學校的校花蕭瑜笛。

在交大,蕭瑜笛的大名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是出了名的冷美人,曾經自信滿滿、信誓旦旦要將她追到手的富二代和官二代如過江之鯽般。

甚至還引來了其他學校登徒子的覬覦,乃至不少社會上的一些成功人士也都聞腥而來,但最終卻無一不是鎩羽而歸。

久而久之她冰美人的稱號就慢慢傳開。

關於她的各種流言蜚語更是數不勝數,什麼「蕭大美女是個拉拉啊」、「冰美人X冷淡呀」之類的傳言在交大坊間甚囂塵上。

對於八卦的熱愛向來是不分性別、年齡、地域乃至學歷,深深的烙印在每個正常人類的基因里。

「你好,請問你是……」聽到沈約如此稱呼自己,蕭瑜笛也有一點驚訝,只是她深埋在內心並未有任何錶情上的異樣。

一切都一如既往的風平浪靜、波瀾不驚。

她確定面前的男生自己沒有絲毫印象,但聽他口氣也知道一定是與自己在一所學校並且是低年級的學弟。

她沒有認出沈約也很正常,畢竟沈約這種男生就是那種再普通不過的小透明。

而沈約能一眼認出她來則是因為沈約在學校食堂勤工儉學時曾經數次遇到過這位全校聞名的冰美人。

如此冷艷的一位冰美人沈約自然是過目難忘。只可惜自己卻沒有任何能與她相識的機會。總不能硬着頭皮、臉皮、各種皮強貼上去故意搭訕、要聯繫方式吧。

畢竟那麼多二代們悲慘的失敗經驗就在那裡擺着,像沈約這樣的路人甲、龍套乙就更是想也不敢想了。

而且真要那麼做,估計自己早就被人無緣無故套麻袋了。

只是天算不如人算,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如此一位自己從不曾奢望的絕世大美人兒如今卻以這樣一種略顯荒誕的方式被自己給約了出來。

一時間,原本沈約精心設計的開場白此時一股腦的全部還給了早上的那碗老壇酸菜牛肉麵。

「那個……我叫沈約,是交大設計學院二年級的學生。很高興能夠認識學姐……」沈約強迫自己盡量表現的鎮定自若,只是說話依舊難掩緊張之情。

此時周遭的蟬鳴聲令沈約格外的感到聒噪不安,他只覺得面紅耳赤、口乾舌燥,喉結不自覺的發出「咕嚕、咕嚕」聲。

「沈約?和那位寫《宋書》的大才子同名呀!」蕭瑜笛聽了沈約的話後笑容恬淡:「一路過來很辛苦吧,先喝點水吧。」

她站起身來從腰間的坤包中取出一瓶還未開蓋的蘇打水遞給沈約。

「呃……謝謝學姐了。」沈約雖然依舊拘謹,但是看着眼前的校花學姐並不似自己想像中的那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心中的忐忑便淡了幾分。

在沈約打開瓶蓋喝水時,蕭瑜笛已經將那本《王爾德童話集》收入坤包中。

「既然已經來了,不介意陪學姐一起散散步吧?」看沈約喝過了水,蕭瑜笛語氣親切的說道。

「既然是學姐之邀,學弟我必當上刀山、下火海也萬死不辭!」聽到蕭瑜笛居然主動請自己散步,沈約頓感受寵若驚。

他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說道。

「油嘴滑舌……」蕭瑜笛看着沈約那煞有介事的樣子,不由得掩嘴嬌笑:「讓你陪我散散步而已,搞得好像要讓你去西天取經似的。」

「嗯,學姐批評的是。但是只要學姐需要,別說去西天取經,就是讓我去月亮上砍樹捉兔我也會微微一笑決不推辭!」此時的沈約已經沒有多少剛剛見到蕭瑜笛時的緊張忐忑了。

二人並肩走出涼亭,沿着河岸邊的樹蔭緩緩散步,而先前涼亭中的那個男人則在二人走出涼亭時惡狠狠的瞪了沈約兩眼,那種羨慕嫉妒恨的醋意只有他自己心裏最為清楚明了。

一路走來,沈約與蕭瑜笛只是時不時的說一些諸如「今天陽光真耀眼」、「你看河上那隻白鷺」之類不咸不淡毫無營養的話,絲毫沒有談到什麼更深入的話題。

如此一晃已是半個多小時,沈約看了一眼時間,對蕭瑜笛說道:「蕭學姐,已經快十二點了,我們找家餐廳吃飯吧。」

「呃,好吧。」蕭瑜笛略微沉吟片刻,提議道:「這附近有家餐廳據說味道很不錯,要不然我們去那裡吃吧。」

「一切聽學姐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