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弓戰妃
神弓戰妃 連載中

神弓戰妃

來源:外網 作者:午日陽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午日陽光 都市言情

遠赴花城驚鴻宴,一睹人間盛世顏,說的就是納蘭榮錦,容貌傾城絕世無人能及,美人一個。花落皇城錦家院,富貴窩裡出色膽,說的也是納蘭榮錦,三歲就色個絕世夫君回來,絕世奇葩。十年富貴如雲煙,人魂修為終如一,說的還是納蘭榮錦,覺醒人魂實力十年沒變,廢材本尊。天人之姿、絕世之容、傾世之才、妖孽天賦說的就是皇太孫獨孤雲傾,眾人感慨,雲端高陽的人硬生生的被納蘭榮錦給拉下神壇。只有他們彼此知道,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小精彩:「你不是想要回鳳佩?」少女嘟嘴問道。「是他們想要。」少年淡定甩鍋。「你不是不喜歡?」少女咄咄逼人。少年彎腰附耳說了一句,話落燦然一笑,世間再無真顏色。少女聞言滿面桃紅。展開

《神弓戰妃》章節試讀:

[]

「嗯,今晚就走。

」納蘭榮錦沒隱瞞文清,畢竟他算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中可以信任的那一個。

「你想去哪兒?」

文清了解眼前的少女,雖然才十三歲,主意大着呢,而且她決定的事從來沒有人能改變。

別看她修為實力不行,但是鬼點子多着呢,手段也狠着呢,在她爹娘回來之前,她必然是要護她弟弟周全,已經想要離開,必然是做好計划了,至少這個計劃比留在桃花城裡好。

她弟弟可是錦王唯一的兒子,錦王府的世子,將來的錦王。

納蘭榮錦有多寵着她弟弟他很清楚,畢竟她弟弟的身體一直都不怎麼好。

納蘭榮錦抬眸跟文清對視一眼,然後用手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寫下三個字,美人窩。

「所以才跟我要了這個丹藥。

」文清眸光一縮,她居然選了那個地方,心裏也瞭然,她這樣的容貌也只有去了美人如雲的地方才能不顯眼,當然也要做些保護,自己給她的丹藥就是這個作用。

「不然怎麼辦,我這傾城絕世的容貌加上廢材修為,不遮掩一下能不能活到地方都不一定。

」納蘭榮錦調侃着自己抹去桌子上的字,語氣看似很自戀,但是隱含着深深的無奈。

「這也不是最終解決事情的辦法,三年後你及笄,孤獨雲傾及冠,事情還是要解決的。

」文清試探的問道。

女子十六歲及笄,男子十八歲及冠,納蘭榮錦和獨孤雲傾相差兩歲,正好同一年成人,而皇太孫及冠後婚事必然要提起的。

這不是她躲到美人窩去就能解決的。

而她弟弟比她小兩歲,三年後也才十四歲,距離及冠還有四年呢。

如果錦王還沒回來,只有及冠了,他才能繼承錦王的王位。

再說了就她弟弟的那個身體,唉,她活的可真不容易。

之前有她爹娘在還不覺得,畢竟是錦王夫妻的掌上明珠,從小被寵到大,現在一看,她身上的擔子可不輕。

想到錦王府里的那一堆極品,文清都替她姐弟兩人犯愁,一個堪比狼窩的家,難怪她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不是還有三年的時間嗎,先活着再說吧,但願到時候我爹娘能回來。

」她的修為停滯不前的問題就算解決了,三年也不足以讓她成長到獨當一面的程度,更何況她還要保護弟弟,只有爹娘回來了,事情才有轉機。

納蘭榮錦站起來,跟文清擺擺手道,「這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見,你還是回去過你大富大貴的日子吧,桃花城這個地方太容易讓人懈怠了。

文清不置可否,她都在桃花成待一整年了,怎麼就沒見她懈怠呢。

事實擺在這兒呢,充分說明一個人是否懶惰跟地方環境沒有直接關係,跟本性有關。

「要是你爹娘回不來呢?你知道,我自然是希望你父母平安歸來,只是說萬一,畢竟那個地方對於我們來說太高不可攀了。

」文清解釋道。

納蘭榮錦站住腳,扭頭看向文清,還帶着少女稚嫩的俏臉神色沉了下來,「龍有逆鱗,觸之則死,狼生暗刺,窺之則殺,我爹娘怎麼會去那裡,為什麼去那裡我很清楚,三年為期,他們不回,我去!」

擲地有聲的倔強,讓文清神情凝重了許多,所以她根本沒把鳳佩和獨孤雲傾當回事?他是不是該慶幸呢?

「我送你出去。

」文清深吸一口氣,此時他才知道,自己即便是被譽為皇城天才又如何,依然有事是他無能為力的。

「好。

」納蘭榮錦拿起馬鞭往外走去。

兩人並肩而行,院子里地上零星的落着桃花花瓣,納蘭榮錦每一步都能恰好的躲開花瓣,不踩踏上去。

看的文清眸光微斂,一個不經意的動作能透露出一個人的心裏,此時的她是覺得跟這些桃花瓣惺惺相惜吧,因此不忍傷害。

十三歲的少女正是圍繞在爹娘身前,無憂無慮生活的時候,而她在十二歲的時候就要擔起成人都覺得重的擔子。

桃花的香氣瀰漫在鼻息間,可是文清卻沒有了以往的心曠神怡。

並肩而行的少年少女不知道,這一別他日再見,命運會是什麼樣的。

文清看着少女利落的翻身上馬,目光在雪白的馬身上頓了一下。

她騎的馬是她五歲時,從獨孤雲傾那裡要來的。

當時他跟父親進宮,看到風一樣的女娃直奔東宮而去,等他從宮裡出來時,正好看到納蘭榮錦騎着這匹馬離開。

這馬是純種的雲馬,品種高貴,極難飼養成活,不過只要滿一歲就算飼養成活,成活後的雲馬又是最強壯的馬。

如今這匹雲馬已經九歲了,鬃毛雪白如雲,體型彪壯,腿力強勁,看上去威風凜凜。

而九歲的雲馬還是幼崽,以後會更強壯。

當時獨孤雲傾得到兩匹,當天就被納蘭榮錦要來一匹,另一匹這麼些年一直是獨孤雲傾的坐騎。

他真的不在乎她嗎?

她又真的那麼喜歡他嗎?

這兩個問題糾纏了他很多年了,一直沒有答案。

要說納蘭榮錦有多喜歡獨孤雲傾,他還真沒發現,畢竟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極少,說實話還沒納蘭榮錦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多。

獨孤雲傾說過,最討厭好色的女子,而納蘭榮錦偏偏就是這樣的女子,就連交朋友都要長得好看才行,也不知道當年自己是不是也因為這張臉長得還可以才能跟她做朋友。

因此,皇城的人都認為獨孤雲傾是變相的說他討厭納蘭榮錦。

特別在知道納蘭榮錦修為從覺醒就一直停滯不前後,都認為將來的太孫妃必然是要換人的。

要是真的討厭的話,這麼珍貴的雲馬為何納蘭榮錦去要他就給了呢?獨孤雲傾可不是能被人左右思想的人。

要是喜歡,為何她遇到這樣的磨難,獨孤雲傾無動於衷呢?

桃花城的城主府,一座建在桃花林中的府邸,奢侈中又有着其他城主府沒有的安逸與溫柔。

納蘭榮錦回到城主府,就看到管家等在府門口,見她回來了,立即接過她手裡的韁繩,「小姐,城主在書房,讓小姐回來過去一趟。

「舅舅幾時回來的?」納蘭榮錦問道。

「不到半個時辰。

」管家回話道。

「嗯,我這就過去。

管家應聲,把她的馬讓人送回納蘭榮錦的院子去。

對,她的馬不養在馬圈,而是在她的院子單獨開闢了一個小院,納蘭榮錦每天親自飼養。

納蘭榮錦來到舅舅的書房,見書房的門開着,走過去。

《神弓戰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