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聖女的恩賜
聖女的恩賜 連載中

聖女的恩賜

來源:google 作者:青黛遠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川柏 現代言情 紫芙

我曾以為世界本就如此涼薄,我原以為天空本就只有黑,我原以為我將默默忍受直至死去,本就生於淤泥也將融與淤泥的我卻有了不該的妄想,妄想將你私藏與懷中不得現世…………展開

《聖女的恩賜》章節試讀:

她突然像是想起什麼,拿過枕頭邊的相框,拿到他面前,「猜猜這是誰?」

他看了看,笑着摸着她的頭「故意的?」

「才沒有,你小時候好小一隻喔,但臉還是這麼臭臭的」

「誒你說,要是我們早點遇見,你會不會認出我?」

他笑着不語,「走吧,我們去吃飯」隨即走出了出去。

「誒,不是你還沒回答我誒,誒,你走那麼快乾什麼,等等我嘛!」

相處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你找的工作有住的地方嘛,原來那你還是別回之前的地方了,我怕…」

「有宿舍,也有員工食堂的,別擔心。」

「嗯」

他們走到門邊,「你進去吧,我看你進去我再走」

「好吧」她低頭看着腳,手中不斷絞緊的又鬆開,最後她像是下定決心,飛快的在他喉結落下一吻,又飛快的跑開了。

她跑的飛快,都不敢回頭看他的表情,風風火火的跑進房間關上門,一頭扎進枕頭裡。

回想着剛剛發生的,要丟臉死了,他太高了,本想偷親一下臉的,怎麼…親到哪裡去了…

真是臉都要漂到太平洋了,越想越羞,他會不會…誒喲…真的要被自己蠢去逝了。

他好半天才緩過勁兒來,喉結上下滑動,摸了摸她嘴唇曾觸碰的地方似乎還有她的餘溫。

再轉眼一看,那小丫頭早就跑沒影了,「沒出息的小東西。」嘴角卻早就已經上揚了弧度。

他回到宿舍,剛下工地的工友們還沒睡,將幾個椅子排成排組成一個簡易的小桌,十幾個人一起拼錢買了一些小菜和啤酒坐在一起聊天。

他們見川柏才回來,也很熱情的拉他一起,他實在推脫不過,和他們喝了幾杯。

「誒小兄弟你多大了?」

「二十一」

「沒讀書?」

「沒上了。」

「哦呦,我看你可惜了,工地可是很苦的,我看你們還是要多讀書,不然像我們這樣的大老粗,只懂得幹活,一輩子就這麼看到頭了。」

他點了點頭,並未多說。

那男人見他話不多,怕也是有難處,也沒過多追問。難?誰不難,要是有別條路可走誰會想背井離鄉干這種苦差事。

想想又是一把心酸淚,又能向誰說,猛干幾杯酒下肚,才感覺稍稍緩解了一些。

這是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是小丫頭,他便退了開來。

眾人見狀,紛紛打趣「誰喲,大晚上的。」眾人又是笑了起來。

他笑了笑並未多講,他走到門外,找了個清凈的地方接通了電話。

「喂,川柏,你回到宿舍了嗎?」

「嗯」

她隔着屏幕彷彿都能聽到他的呼吸,「那個…我有點睡不着…」

他低低的笑聲從聽筒中傳過來鑽進她的耳朵,弄得她耳朵痒痒的。

「你陪我說說話好不好。」

「好」

「今天盧媽媽給我辦身份證了呢,哈哈哈,好開心,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尼,但是我他們好像把我的年齡搞錯了。」

「上面寫着我才十七歲!我才沒那麼小呢!」

「那你幾歲了?」

「幾歲了?」她沉思了片刻,「我好像也不記得了誒。」

「那十七歲多年輕,好多人都想要的。」

「真的嘛!那好吧,我就十七歲!」

「對了對了,還有喔,我的生日是七月七日誒,那不就是我們遇到那天嘛,你說巧不巧,那我的生日就是我們認識的第一天喔,我有生日了呢!…」

說是聊天,但其實一直是他默默在聽着她在說話,時不時回應上她兩句,聽着她的聲音,他就覺得心還是溫熱的。

不知不覺,月亮已經到天空的**,電話那邊的人兒沒了聲音,只傳來淺淺的呼吸,但他仍然捨不得掛斷。

他回到宿舍,工友們早已熄燈上床,偶爾還傳來鼾聲與囈語,他回到床上,將手機放在耳邊看着床板腦海中浮現出小丫頭的臉,她淺淡的呼吸聲傳入耳中,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在作祟,他的身子有一股股熱意向他襲涌了上來。

她紅着臉,小口微張,烏髮散落披灑在如玉的肩頭,身子泛着淡淡的粉紅色,他在腦海里幻想着。

下面終於還是支撐不住,有了反應,他醜陋的**還是壓抑不住破土而出,勢如破竹,偉大的神明請原諒你這低賤的奴僕,竟然妄想要染指這凈土。

低賤的奴僕願意用今後的生生世世為代價,只為這一刻,我只求在凈土的一個小角落就好。

洪水一觸即發,一瀉千里,他終於還是直面了自己的**,他起身走到浴室良久才出來。

他躺在床上,將手機打卡到了相冊中,畫面的女孩正恬靜的睡着,雖然二手的手機畫質並不清晰,但他照片中的女孩,他感覺她就在自己身邊,

他將手機放置心口,沉沉的睡去。

陽光淺淺的的灑在她的臉上,她醒了過來,她懶懶的伸了個懶腰,他洗漱好出了門,看見盧媽媽和幾位老師在廚房裡進進出出的忙碌着,

她也跑過去,正巧這時盧媽媽也看見了她,大老遠就朝着她揮揮手「紫芙你這麼早就醒啦。」

「昨晚睡得早起,就醒的早了些,您們這是幹什麼呢。」

「給孩子們包餃子呢,今天有幾個孩子過生日,我們合計着給他們個簡單過個生日。」

「好啊,那我也來幫忙!」說著就跑去洗了手,跑到盧媽媽身邊有模有樣的學着起來,

忙活了個大半天,雖然模樣是不如盧媽媽她們包的小巧精緻,但終歸還是有餃子模樣的。

她洗乾淨手,挑了幾個長的還算俊俏的餃子排列好,拍了個照片給川柏發了過去。

短訊才發過去,電話就打了過來。

她擦了擦手,按下接通鍵,「沒上班嘛?」

「快了,在吃早餐。」

「包的不錯,下次包給我嘗嘗。」

「好啊,那你下次來我給你包,不吃完可不許走!」

「好」他在電話一邊,他甚至可以想到她明艷艷的笑容,心情也跟着明亮了起來。

「好啦好啦,你快去上班,今天我們要給小朋友們過生日喔!」

「好,去吧,你先掛。」

「嗯吶!上班加油喔!」

他將手機重新放進口袋裡,彎下腰將地上的水泥重新扛在肩頭,扛穩之後又回到了隊列中。

辛苦一天回到宿舍之後,工友們早已累得,只想好好睡一覺,連動一動眼皮子都懶得動,早早就倒在床上進入夢鄉。

川柏沖洗過後,回到床上從枕頭邊拿出從二手市場淘來的編程書繼續研究,這些書他早已過了一遍,但裏面的內容有些已經不再實用,看來還需要實際操作熟練才行。

這時手機又有收到信息的提醒,他點開是小丫頭與孩子們的照片。

他看着圖片中的小丫頭笑的很甜,鼻子臉上還有沒有處理乾淨的麵粉,他隔着屏幕憐惜的撫摸着她的臉龐,

她的小丫頭果然在哪裡都是那麼耀眼呢,看見她開心他應該也是開心的,但為什麼心裏卻隱隱有被啃食的感覺。

心緒被擾亂,他離開了宿舍,買了包煙,撕開抽出一顆點燃,漫無目的的走着。

久違尼古丁的感覺,他深吸了一口,指尖的紅點猩紅,不自覺的卻走到了孤兒院,他隔着一條馬路遙遙的與之對視,煙霧飄渺,他隱藏於煙霧中,看不清他的輪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