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龍圖騰
聖龍圖騰 連載中

聖龍圖騰

來源:google 作者:風青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盧鼎星 奇幻玄幻 姜自在

【每日四章,偶有爆更10章】龍,其形有九似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先民氏族,以聖龍為圖騰,延續火種,傳承生命諸天萬界,龍騰四海吾輩豈是池中物,一朝崛起,氣吞山河億萬里……展開

《聖龍圖騰》章節試讀:

話說:

在那天地初開的時候,來自那九霄雲外的古老神靈降臨在這個世界上,在『炎龍皇朝』這無盡疆域內,建造了總共一百零八根『起源神柱』。

每年的九月初五,年輕人們祭拜古神,碰觸這起源神柱,竟然能被恩賜『本命圖騰』。

本命圖騰種類億萬,全收集在那『圖騰聖典』當中。其中野獸飛鳥、海魚昆蟲,還有刀槍劍戟,都皆種類無數,那是幾天幾夜都翻不完。

炎龍皇朝,自然是以『炎龍圖騰』為尊,也有『五脈麒麟圖騰』、『天鵬圖騰』等強大的氏族圖騰。

其中最強者,當屬當朝皇帝的『炎皇聖龍圖騰』,那可是天下八大超級圖騰之一。

有這本命圖騰,寄於眉心,從此便可開啟武道修鍊之路,以真氣破靈竅、通徹渾身玄脈、修鍊圖騰聖體,成為翻山覆海的圖騰武師,都不在話下。

其中逆天者,以圖騰為信仰,開圖騰神印,引圖騰神靈,還能修成那通天徹地,無所不能的神靈,破開天璧,永生不死,追隨那古神去了。

今兒講的,也是一個逆天者的故事,其名『姜自在』,取這字,也是圖個逍遙自在。

但他的故事,就不是普普通通修鍊成神靈的故事了,而是一場駭人聽聞的奇妙之旅。

欲知詳情,鄙人『風青陽』,每天四章更新,為您詳細分解。

……

炎龍皇朝南部,有一座城池,名為大姜王城。

大姜王城,乃皇朝南部之雄,如今由當代『紫麟王』姜雲霆執掌,紫麟王威震南國,又號『南王』。

紫麟王於此,統領皇朝第二大族——『麒麟王族』。

皇朝南方沃土千里,物產富饒,民風忠烈,世代皆有雄才,其中大姜王城,匯聚南國強者,繁華熱鬧,正當鼎盛。

九月初四這日,因『祭神日』將臨,王城各大街道比往日要擁擠許多,民眾喧嘩之聲,如群蠅在耳。

在那鬧市之中,此時正擁着黑壓壓的人頭,都往一個方向伸頭直看,顯然是發生了熱鬧的事。

鬧市**一處高台之上,正有一個少年被綁在這裡,這少年不斷哭嚎,模樣凄慘,引來了整條街道民眾的關注。

之所以如此熱鬧,那是因為少年被脫去了褲子,露出了兩條光潔的大腿,僅有一片樹葉,擋住了那關鍵位置。

「這不是『金麟府』的姜周少爺嗎,誰這麼缺德,把他脫了褲子,綁在這鬧市裡,這臉丟盡,以後怎見人啊!」有人惋惜。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姜周真是活該,半個時辰之前,他仗勢欺人,要把一美貌姑娘強行擄走,還要殺人父母,好些男子上前阻攔,都讓其打成重傷。」

「也對,這姜周少爺,傳聞就是個紈絝子弟,作威作福久了,得以報應也屬活該,到底是哪路英雄站出來,給他這個教訓?」

眾人一起看起來,興奮地為提問者解答。

「那自然是『小王爺』姜自在!」

「若不是有他,那些仗着本事和身份草菅人命的貴公子們,早就無法無天了。」

「就比如這個姜周,仗着是『圖騰武師』,不知禍害了多少姑娘,今日恰好讓『小王爺』逮着,屁都不敢放一個。」

「紫麟王一家,都是好人啊。」

「要不然,大姜王城能這麼繁華,鼎盛?」

看着那作惡者姜周哭天搶地,都沒人敢解救他,眾人心情大好,對那姜周少爺的尺寸品頭論足。

「小王爺不但懲戒這些紈絝子弟,還格外貼心,派人保護那姑娘,省得這姜周報復呢。」

「不知道哪家的姑娘,以後能嫁給小王爺呦。」

那些議論的言語,嘲笑的聲音,不斷在姜周的耳邊迴響,那是一輩子的噩夢。

「姜自在!」他仰起頭,對天怒吼。

「你這個被神靈遺棄的『凡蟲』!身為紫麟王之子,你連『本命圖騰』都沒有!明天祭神日一過,你註定被逐出麒麟王族,一無所有!」

他這話罵出來,一時間人人變色,鴉雀無聲。

凡蟲,這是對那些從九歲開始,一直到十五歲,都沒法在『起源神柱』中,得到神靈恩賜的本命圖騰的人的稱呼。

是一種蔑視。

皇朝的百姓,大多數都是圖騰武師眼裡的『凡蟲』,平凡的過完一生,但姜自在身份不同,他是紫麟王的幼子。

這金麟府的姜周少爺,一定是氣瘋了,才會把這樣大逆不道的話說出來。

「小王爺行俠仗義,是個好人,古神一定會眷顧他,明天祭神日,小王爺一定能夠得到圖騰。」

「對,他一定會留在麒麟王族!」

不管姜周如何叫罵,人們仍然對姜自在充滿了信心。

可是,誰又不知道,從九歲開始到現在十五歲了,還沒得到本命圖騰,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啊……

一輩子,註定是凡人了。

凡人,如蟲。

……

就在人們欣賞那姜周少爺的風光的時候,作為始作俑者, 一個膚色白皙,五官端正,頭髮黑亮的男子,正躺在大姜王城的城樓上,懶洋洋的曬太陽。

他一雙眸子十分靈動,再加上身材修長,實在乃是讓人眼前一亮的翩翩美少年。

他便是紫麟王之幼子,大姜王城的』小王爺』——姜自在。

「熊貓,猴兒,你們看見他的傢伙了嗎,真是笑死我了。」少年的牙齒非常白,簡直能反射頭頂的太陽光。

在他左右兩側,還有兩個少年,那是他的兩個好兄弟。

姜自在並沒有能耐控制姜周,他如今只是個凡人,脫掉姜周褲子的是他這兩位兄弟。

左邊是一個身材魁梧,高大驍勇,如同一頭巨獸般的少年,名為『盧鼎星』,外號叫做『熊貓』。

他父親是『紫麟王』的副將,得力助手,官至皇朝『忠烈上將軍』。是一條好漢。

右邊則是一個清瘦的少年,身穿青衣,懷裡抱着一把劍。他名為『蘇千羽』,外號叫做『猴兒』。

「就這點資本,也敢到處欺負姑娘。」熊貓呵呵一笑。

熊貓和猴兒盤坐在兩邊,軀體端正,氣血十足。

這便是圖騰武師這等修鍊者,和凡人之間的區別。

他們是姜自在的結拜兄弟,自小一起混的,那感情簡直和親兄弟沒兩樣。

盧鼎星是忠臣之後,蘇千羽倒是沒什麼出身,從前是流浪的乞丐,六歲的時候被姜自在帶回來,姜自在算是給了他新的生命。

不過這傢伙,天資真是可怕,不辜負姜自在這些年對他的傾力培養。

父母給的修鍊資源,用不上,都給蘇千羽了。

盧鼎星和蘇千羽兩人都是在九歲的時候,祭拜『起源神柱』,得到了本命圖騰,從此進步迅猛,如今都開啟了五個靈竅,達到了『武命境』第五重的境界。

比武命境第三重的姜周強得多。

以十五歲的年紀,在這大姜王城達成這樣的成就,那都是頂級的天才。

沒有本命圖騰,就無法改變凡人的命運。

凡人溝通起源神柱時候,獲得起源神柱的認可,得到『神靈』的恩賜,獲得『本命圖騰』。

本命圖騰位於眉心,接收之時,本命圖騰會開闢出凡人眉心位置的『神庭穴』,種下『真氣種子』,凡人方可開始進入武道,開始修鍊。

本命圖騰乃是修鍊之根本。

武命境,最大的特點,便是『九點定圖騰』。

開闢神庭穴之後,便進入武命境第一重,此後以『定圖騰之法』,每開闢一個穴道,形成『圖騰靈竅』,便前進一重修為。

直到開啟身上九個穴道,便是武命境圓滿。

九歲之前,沒人會想到,紫麟王的幼子,今天會過着這樣無所事事的日子。

姜自在同一年,和盧鼎星、蘇千羽一起,祭拜起源神柱,但那一年,他竟然一無所得。

越早得到圖騰,越早修鍊,足夠和天資差的人,拉開巨大差距。

那一年姜自在很失落,不過父母長輩說,只是第一年沒成功,沒關係,明年繼續努力。

眨眼十五歲了,每年都是失望而歸,他確實不是神靈眷顧之人。

到今日他已經習慣了,而且也做好了過着平凡生活的準備。

熊貓『盧鼎星』看着悠閑得意的姜自在,猶豫了半天,還是道:「頭兒,明天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我相信,明日你一定能成功。」

姜自在翹着二郎腿,眯着眼睛看着天空,慢悠悠道:「哥們早和你說了,本命圖騰這事,那是上天的事,我管不着,我估摸着我就是這不討上天喜歡的命,明天百分百沒什麼本命圖騰,你們也別操心,哥們我就算成不了圖騰武師,這輩子也照樣衣食無憂。」

他們太熟悉了,天天混在一起,這都有九年了。

九歲那年瞞着各方父母,跑到高山上,結拜成了兄弟。

姜自在大幾個月,自然成了老大,盧鼎星老二,猴兒『蘇千羽』是老三。

這時候,姜自在站了起來,樂呵呵道:「你們兩就真別操心了,雖然說按照族裡的規矩,我明天再得不到本命圖騰,就會被革除『南王之子』的身份,也算逐出『麒麟王族』,但也不看看我父親,我哥哥是誰。」

「身份沒了,我照樣留在『紫麟府』,人們見了我,還得喊我『小王爺』,照樣在這大姜王城樂呵自在。對我這身份來說,所謂逐出氏族,就是個儀式。」

他還是挺樂天了。

確實,在很久以前父母都說了,不管族規如何, 姜自在永遠是他們兒子,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只是,王族族長之子,竟然是『凡蟲』,還要被逐出氏族,這確實自古以來都沒發生過。

他的父親,紫麟王姜雲霆,南方之王,統治南國!年輕時候便是超級天才,三十歲掌管大姜王城,四十歲,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皇朝之中,可謂是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

他的哥哥,『南王世子』姜君鑒,年二十歲,同年齡段天下無敵,據說連皇帝的皇子公主,都沒一個能和他比肩。年紀雖然不大,但是戰功顯赫,如今正追隨父親紫麟王坐鎮『荒天關』,官至『神武上將軍』!

位高權重,極具聲望的父親,年輕穩重,忠誠睿智的兄長,都是姜自在的榜樣。

尤其是姜君鑒,年幼時候紫麟王不在府中,其長兄為父,給姜自在做了許多指引。

有他們在,哪怕當一輩子『凡蟲』,他雖然會受點流言蜚語,但是至少無人敢正面欺辱。

「而且,我還有姐姐,在『護國府』修鍊,將來成就也無限量。有哥哥姐姐接我父親的衣缽,輪不到我操心,嘿嘿。」

前面有兄長、姐姐頂着,他算是十分輕鬆了。就算自己成不了圖騰武師,他並沒什麼壓力。

兄弟姐妹之間,血濃於水。無論是兄長還是姐姐,對姜自在都格外愛護。

「再說了。」姜自在伸出雙臂,掛在熊貓、猴兒兩人的肩膀上,道:「我不是還有你們這兩哥們呢,你們將來飛黃騰達了,記得罩着我就行了,我不能修鍊,我便做生意,整多些靈藥靈礦,你們想要什麼修鍊資源,儘管和兄弟提,哈哈!」

他是想好了,沒有上天眷顧,沒有本命圖騰,他就經商。

以他的資本和腦子來聚攏財富,未來對家庭、對兄弟也有幫助。

盧鼎星十分激動,道:「頭兒,你千萬別這麼說,你不能修鍊,我就護你一輩子。」

姜自在一拍他的腦袋,道:「閉嘴吧你,搞得我以後是殘廢似的,多跟猴兒學學,多淡定。」

旁邊蘇千羽笑了笑,沒有多說。

「在想『麒麟會』的事?」姜自在問。

蘇千羽點點頭。

姜自在拍拍他的肩膀,道:「去閉關吧,這事太重要了,我們紫麟府的名聲,還得靠你們兩了。另外四脈麒麟王族,近來囂張得很。我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弄弄他們,你們未來很重要,哥們我得專心為你們鋪路。」

「好,那我先走了。」蘇千羽站起來。

「去。」

蘇千羽走後,留下姜自在和盧鼎星。

盧鼎星還是愁明日祭神的事情,姜自在對他無語了,笑道:「你這傢伙就是一根筋,我都想通了你還沒想通,走,去聽個小曲去,舒緩舒緩心情。」

「啊,我不去,我娘親說了,我還小不能去哪種地方!」盧鼎星急了。

「你這麼大個人,哪裡小了?再說了就只是聽一聽小曲,別害羞嘛,哈哈……」

哪怕明天的事情總有些讓人失望,姜自在還是無所畏懼,笑容滿面。

忽然,空氣寧靜了。

原來是下面街道上,站着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她穿着淺粉色的小裙子,本是靈動俏皮,可此時她臉色慘白,身體哆嗦着,看着姜自在。

「哥哥,出事了。」

她聲音跟線一樣顫抖,隨時都可能斷。

這女孩是姜自在的表妹,名叫若小玥。

她母親,是姜自在的小姨。不過,已經不在了。

「嗯?」

姜自在有不好的預感。

對他的家族來說,什麼叫做『出事』?

「很大很大的事情,和姨夫、大哥哥有關係,『炎龍墟』的聖旨已經到了,他們讓你趕緊回去接旨……」

女孩紅着眼眶,淚水在打轉。

炎龍墟,那是炎龍皇朝的皇城!

「我父親,我哥?」

他們怎麼可能出事!

姜自在的心,都要從身體里跳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