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皇
聖皇 連載中

聖皇

來源:google 作者:楓落憶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辰 奇幻玄幻 楠兒

問下天下,誰人不死,萬古大帝,絕代聖皇,謀求長生,手段遮天依舊難奪造化,化為黃土長生之謎自古以來讓人追尋葉辰,地球大齡青年一枚,神奇來到長生大陸,莫名其妙變成十幾歲的少年,絕世體質遭天地大道所不容,降下天罰,封印了丹田,被稱為天罰廢體為了生存,為了尊嚴,為了解開心中的謎團,他毅然走上艱難無比的修鍊路,誓死不回頭,胸口印記,體內青銅鼎,助他開啟肉身寶藏,攻防無雙,混沌仙體霸絕寰宇!一步一步解開長生之謎展開

《聖皇》章節試讀:

「多謝苟家三少提醒,不過希望三少管好苟家的下人,別出場時不可一世,動起手來卻是土雞瓦狗,平白讓人笑話,這臨城雖不大,但也有好幾十萬雙眼睛在看着。」葉辰淡淡地說道。一副好心提醒的樣子。

苟寅的身軀微微一抖,沒有再說什麼,漸漸消失在葉辰的視線中。

此時,周圍的人群看葉辰的眼神變了,葉辰今日的表現完全顛覆了以往在人們心中的形象,那個不能修鍊,性格軟弱的葉家小少爺不見了,而今的葉家少爺看似低調,一旦動起手來一點也不留情,剛才那三個苟家下人怕是要在床上躺上好幾個月了。

「少爺,你好厲害呢。」楠兒滿臉興奮,臉蛋紅彤彤的,像紅蘋果。

葉辰莞爾,不置可否,拉了楠兒一下,「走我們去別處逛逛。」

見葉辰與楠兒走來,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路,當他們的身影已經遠去時,人們才引論開來。

「葉少的小少爺不是不能修鍊嗎,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厲害了?」

「就是啊,聽說葉辰先天血氣不足,經脈脆弱,無法修鍊,是先天廢體,怎麼今日…」

「幾個月前葉家不是傳出消息了嗎,葉家少爺失蹤了,一個月前又突然出現在葉家門口,或許在失蹤的這段時間中得到了奇遇也說不定。」

「十三年的廢體,就算是得到奇遇能修鍊依舊是起步太晚了啊,其他三大家族的弟子在十三歲時早就達到肉身五段了,葉家少爺難以追趕,在四大家族的嫡出弟子中依舊是最弱的。」有人搖了搖頭說道。

葉辰與楠兒已經遠遠離去,當然聽不到人們的議論,就算是聽到了他也不會在意,別人怎麼說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該怎麼做。

此時,苟寅帶着隨從已經快要回到苟家大院,他臉色平靜,沒有了剛才的陰沉,只是眼中一直有光芒在閃爍。

「你!」苟寅指着被葉辰打傷的三人中的一人道:「你說,剛才葉辰是怎麼將你們打傷的?」

「回三少爺的話,我..我們沒有看清楚他是怎麼出的手,只覺得眼睛一花我們就飛了出去,一身的骨頭都斷了好幾根。」

苟寅眼睛微眯,看着被葉辰踩臉的下人問道:「連你也沒看清楚嗎?」

「回三少爺,我看清楚了,葉家廢體他沒有用什麼技法,一耳光一腳我們就飛了出去,動作太快了,我們來不及反應。」

「閉嘴!」苟寅眼神冷冽,「你這個草包!腦袋裡裝的是屎嗎?若他是廢體,那你是什麼?廢體能在你們毫無反抗之力下將你們肋骨踢斷三根嗎?」

「是,是!」那名下人一哆嗦,不敢再多說。

苟寅心中升起一絲危機感,葉辰擺脫了廢體,而今變成可以修鍊之人,葉問天一定會將一身所學都教給自己的兒子,如此一來,不單單是他們苟家,就連趙家與端木家都不能獨善其身。

苟家,趙家,端木家,三家勢力相差無幾,而葉家則是最弱的,他們早就想吞併葉家,卻因為有葉問天的存在而不敢妄動。

苟寅為人比較沉穩,頗有心計,因此在苟家幾個嫡出弟子中,是最受家主與長老看重的一個,臨城的情勢也知道得比一般的弟子要多。

幾年前他們三大家族曾暗中各出動一名九段巔峰的長老試探葉問天的實力,結果三名長老連一招也未曾接下來,所幸葉問天並無殺心,也沒有揭穿他們的身份。

葉問天在葉家不理族事,所以對三大家族雖然有威懾力,但卻沒有壓力,這一點三大家族的主事人都是知道的,苟寅自然也清楚,所以無論葉問天的實力有多麼深不可測,對於他們三家來說都沒有威脅。

而今葉辰擺脫了廢體,可以修鍊,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葉辰難道也會像葉問天那樣嗎?若是葉辰強大起來了,他會沒有吞併三大家族的想法嗎?

「葉辰,我決不能讓你成長起來,你不可怕,但你卻有一個可怕的父親,若是將來你盡得葉問天的真傳,那我們三大家族就要大禍臨頭。」苟寅喃喃自語,眼中閃過一絲陰狠,「無毒不丈夫,你必須死,在還未成長起來之前!」

苟寅要算計葉辰,葉辰根本不知道,此時他正與楠兒在街道上閑逛,臨城有太多新奇的東西,是他在地球沒有見到過的,雖然他的心智已經不是個小孩子,但仍舊有些好奇。

在一個十字路口的街頭分叉處,葉辰正要往右轉,楠兒卻拉了拉他的衣角,「少爺,你看那邊好熱鬧呢,我們過去看看吧。」

順着楠兒手指的方向,葉凡看到了左邊街道入口處立着的牌坊,上面寫着「臨城鳥市」四個大字。

「走吧去看看。」葉辰對鳥市沒什麼興趣,但也不想掃了楠兒的興,轉身向著鳥市街走去。

這條街很熱鬧,兩邊全是茶樓,前方隱隱約約傳來聲聲清脆的鳥鳴,街道兩邊的茶樓中坐滿了人,衣着錦鮮,顯然都是些家境不錯的人。

鳥市就在前方百米左右,鳥販們各自佔據一個攤位,攤位上掛着一個個鳥籠,籠中都是些葉辰未曾見過的鳥類。一群群人圍在鳥籠前觀看,很是熱鬧。

突然,楠兒拉住了葉辰,小聲道:「少爺我們走吧。這裡不好玩,我們去別處。」

葉辰疑惑地看着楠兒,楠兒眼中明顯有一絲驚慌,雖然她在掩飾,但仍舊被葉辰捕捉到了。

「既然已經來了,那麼我們看看再走。」葉辰道。

「可是…少爺我們還是走吧。」楠兒拽着葉辰的手臂往回拉。

「楠兒,告訴我你究竟怕什麼?」葉辰不動如山,任憑楠兒怎麼也拉不動。

楠兒急了,小手指向其中一個鳥販的攤位,那攤位圍着一大群人,不過每一個都是修鍊之人,而且是年輕子弟,葉凡的眼神瞬間就鎖定在其中一人身上,身穿青色錦衣的葉青。

「少爺,葉青那壞人在,還有趙家的人也在,我們走吧。」楠兒拉着葉辰往外拖。

葉辰淡淡一笑,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今日出來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擺脫廢物之名的,不為其他,只為從此後不再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葉辰雖然不在意被人的議論,可他在意連家族內部的人都因為自己是廢體而在葉問天面前陰聲怪氣。

「楠兒,別怕,跟我過去。」葉辰拍了拍她的腦袋,拉着她徑直走到葉青他們所在的鳥攤邊。

感覺到有人走近,幾乎所有人都轉過頭來,各人眼神皆有不同,有詫異,有鄙夷,有陰冷。

葉辰直接將趙家的人與葉青無視了,看着一拍排鳥籠中的鳥兒對楠兒說道:「楠兒,你喜歡那一隻,我買來送給你。」

「少爺,我們去別處買吧,這裡的不好看。」楠兒拉着葉辰的衣角小聲說道,雖然她沒有轉過頭去看,但是能感覺到周圍無數道目光落在自己和少爺身上。

葉青臉色難看,一直以來葉辰都是他欺凌的對象,對於這個葉辰這個廢物從未放在眼中,時常以他尋樂,一月前在小院中被葉問天以松子擊中腿部,讓他做了好幾天瘸子,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怒火,而今再次看到葉辰,竟然完全無視他的存在,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不過當著趙家人的面倒也沒有表現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堂弟,不在家中待着好好修養身體,為何到處亂跑,你身體本來就差,若是有個好歹,二叔他老人家會擔心的。」葉青裝着一副關心的樣子。實則是說,你一個廢體也不怕出來給家族丟人么?

「不勞堂兄掛心,我雖然是廢體,但路還是走得動的,恰巧路過看到堂兄與趙家的天才弟子都在,便過來湊湊熱鬧。順便買一隻好看的鳥兒送給楠兒。」葉辰轉過來看了幾人一眼,平靜地說道。

「哦?葉少來得真不湊巧,這個攤位的鳥兒都被我們給定下來了。」趙家嫡出弟子趙浩紫色錦衣,手拿一把摺扇左右搖晃,眼神卻時不時地落在楠兒身上,「不過葉少的丫頭倒是我見猶憐的可人兒,若是她喜歡,本少爺就買下送給她,權當一點心意,葉少也不用破費,這些鳥兒可不便宜,葉少省下這些錢多給自己補補身子。」

趙浩的話可謂毒辣,偏偏又不着痕迹,倒像是真的為葉辰着想,補補身子?意思就是說省下這些錢拿去吃藥。變相挖苦嘲諷。

「多謝趙家少爺好意,楠兒一個卑賤的丫鬟不敢承受您的禮物。」楠兒雖小,但也不是吃素的,直接當眾駁回趙浩的面子。拒絕得委婉,在這種情況下既讓趙浩難堪,又無法發作。

趙浩臉色微微一僵,身邊三名庶出弟子中的一人頓時大怒,冷喝道:「大膽,你一個賤婢,竟然不知好歹,三哥送給你東西那是你的福分,竟然敢拒絕,誰給你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