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甜妻:總裁無限寵
閃婚甜妻:總裁無限寵 連載中

閃婚甜妻:總裁無限寵

來源:google 作者:韓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子浩 現代言情 韓可

南山精神病院韓可目光獃滯的看着牆角,漂亮小巧的臉龐蒼白、病態牆角兩具chiluo的身體如交配的蛇,赤身糾纏,蕭嫣然用雙腿夾住林子浩的腰,胸前的飽滿....展開

《閃婚甜妻:總裁無限寵》章節試讀:

「啊……」韓可意識到自己做了件恐怖的事,失聲大叫,趕忙鬆開。

只不過這一次,薛洗墨已經剋制不住了,一下將韓可拉回來,翻身覆蓋住。

「我看你是自討苦吃!」薛洗墨咬牙切齒的說。

兩人身上衣物早就鬆散不堪,韓可一雙眼眸驚惶不定的看着薛洗墨,小腹又傳來了奇怪的堅硬觸感。

韓可一動不敢動,生怕再度惹火。

「我沒,沒打算勾引你。」她欲哭無淚。

「可你的行為卻不是如此。」薛洗墨看着身下的女人,白嫩的皮膚矇著一層薄薄的粉色,嬌嫩如花。

「薛少,疼……你輕點……」韓可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忍不住說了句。

薛洗墨被這軟糯的聲音弄得差點瘋狂,「我看你是沒有一點反省的覺悟!」

說完,他俯身朝着韓可的嘴唇吻了上去,嘴唇**香軟。

「唔……薛少……」韓可含糊的反抗着,難受的嗚咽一聲,男人身上的陌生氣息,讓她不可避免的本能抗拒。

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反抗,因為昨晚,她就已經做好了這一刻的準備。

這是她欠他的。

薛洗墨親得很投入,巧取豪奪,霸道非凡。

「疼!」韓可突然感覺到一陣刺痛,但並非男女之事帶來的,而是背部傳來的。

失聲的叫喊,讓薛洗墨意識到不對勁,立即鬆開來。

「哪裡疼?」薛洗墨看到韓可臉上的表情,因為疼痛將近扭曲。

韓可抿着嘴,眼淚在眼睛裏打轉,「背上。」

薛洗墨讓韓可坐到床上,裸露的背部上,隨處可見淤青,而有一塊地方,竟然還破了皮,流出了血水。

可見正是剛才自己的動作讓她受的傷。

「在醫院被人打的嗎?」薛洗墨沉眉問道。

韓可點點頭,「後來我已經學會保護自己,很少挨打了。」

薛洗墨看着韓可的後背,上面無數的舊傷印記,只是女人天生有着很好的膚色底子,才沒那麼顯眼,這一刻,薛洗墨眼眸中已經沒了任何的渴望,只是看得有些發獃。

這女人,在醫院到底受了多少苦?

韓可低着頭,很歉意的說,「薛少,對不起,我本該忍一忍……」

「忍着,讓我睡了你嗎?」薛洗墨突然冷了聲音,「你真以為我是禽獸,不在乎他人的死活,只在意自己快活?」

怒氣騰騰的話,讓韓可感到心驚,她似乎說錯話了,薛洗墨原來也還是個人呢。

「趴在床上,不許動!」薛洗墨又補充了一句。

韓可心中不由得冷笑,看來自己還是想多了,她默默的趴下去,準備承受薛洗墨的衝擊。

但薛洗墨卻離開了卧室,過了一會兒,提了個藥箱進來。

「不要動,我給你擦點葯,傷口別感染。」薛洗墨說道。

韓可獃獃的嗯了一聲,幾度的情緒轉變,讓她有些無所適從了。

剛擦拭完葯,兩人各自默默的穿衣服,就在這時,卧室門口走進來一個中年女子。

「洗墨,我有事找你。」中年女子是薛洗墨的母親華秀蘭。

她喊了一句後,根本沒有看韓可一眼,又轉身走了。

韓可的臉瞬間紅透,就好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被人抓包了,感覺很尷尬,但更尷尬的還是這女人對她的態度。

「媽,我都打算今天回家了,你能別突然襲擊么?要是我正在忙,你嚇得我失去了男性雄風,還怎麼抱孫子。」薛洗墨嬉皮笑臉的跟上。

「呵,這房間里的女人,也配給你生孩子?你在外面胡搞我不攔着,但你在婚姻上,別給我開玩笑!到時候你爸,能隨便讓這種女人進門嗎?就算生了孩子,也得不到承認!」華秀蘭年輕時也是出了名的美女,現在年近五十,依然容光煥發。

韓可在屋子裡聽着,莫名的覺得一陣委屈。

但轉念一想,自己也沒打算給薛洗墨生孩子,愛誰誰吧,也就沒把華秀蘭的話當一回事了。

「媽,行了,我都聽你的,保管找個你滿意的兒媳婦,行了吧,要沒別的事,您先回去,我還得上班。」薛洗墨催促道。

「新聞里說她有精神病,是不是?」早上華秀蘭剛好看到了新聞,要不然怎麼會急匆匆的跑過來。

「沒影的事,新聞都亂說,您還不知道么。」薛洗墨趕緊撇清,倒不是給韓可洗白,而是承認了,華秀蘭得有一百句等着他。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你給我消停點,回頭你爸知道,繼承權輪不到你,遺產你別一分都沒有!你讓我們這孤兒寡母,回頭怎麼活!」華秀蘭是真急了。

「媽,爸現在身體還很健康,你就這麼急着拿遺產了?你們在一起那麼多年了,能不能從感情方面來考慮下問題!」薛洗墨的臉色一變。

「我……」華秀蘭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但收回來已經晚了。

「我就是討厭我們這種冰冷的家庭,我受夠了。」薛洗墨生氣的說。

「洗墨,我也只是有所考慮……」華秀蘭解釋道。

「我不想說了,媽,你回去吧。」薛洗墨很疲憊的說。

華秀蘭嘆了口氣,就此離去。

聽到屋外沒了動靜,韓可才敢從房間里走出來,就看到薛洗墨在陽台上抽煙。

看了薛洗墨一眼,韓可沒有去打擾,因為她覺得薛洗墨此刻心裏一定很煩。

雖然自己也算是出生在豪門,但家庭關係相對比較簡單,父母相愛,然後弟弟年紀也還小,姐弟感情很好,很少爭吵。

然而正是出身豪門,對豪門世家那種複雜的家庭關係,了解得比較清楚,特別是有些家庭里,爭權奪利的事情發生得太多了。

韓可洗漱完,就進了廚房。

不一會,廚房裡響起了滋滋咋咋的聲音,薛洗墨瞥了一眼,朝着廚房走過去。

「你在做什麼?」薛洗墨看着韓可系著圍裙,正在炒菜。

「當然是做飯,難道看不出來么?」韓可忙得沒空回看一眼。

「沒想到你會做飯。」薛洗墨的確有些訝異,看韓可那樣子,手腳麻利,炒出來的菜,看着色澤不錯,讓人很有食慾,一看就是常做飯的。

然而,韓可不是出身豪門么,怎麼還會這手藝。

「有沒什麼想吃的,我給你多做點。」韓可又問道,「許久沒碰廚房,有點生疏了,可能沒那麼好吃。」

薛洗墨看着她,自然又認真的模樣,覺得挺新鮮,因為這還是第一次見年輕的女孩做飯。

「跟我結婚。」薛洗墨卻沒回答韓可的問題,直接拋出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