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錯嫁:祁爺,別貪歡
閃婚錯嫁:祁爺,別貪歡 連載中

閃婚錯嫁:祁爺,別貪歡

來源:google 作者:暫未設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七月 秦萱凝

「你真的沒和七月睡過?」沙發上,秦萱凝把玩着男人的領帶男人翻身而上,將她欺壓在身下「真的,我騙你幹什麼?」他說完就要吻下去,女人雙手抵....展開

《閃婚錯嫁:祁爺,別貪歡》章節試讀:

秦萱凝喝了好幾口冰水,還悄悄將包廂內的冷氣開到最大,但無濟於事。

她又開始扯裙子領口的扣子。

「萱凝,你怎麼了?」姬南潯發現了端倪,湊了上來。

「南潯哥,我感覺渾身上下好熱。」秦萱凝說著,還一把環住了姬南潯的腰。

奇怪的是,剛才怎麼都降不下來的燥熱,好像在貼上姬南潯這一刻後就降了不少。

以至於,秦萱凝迫不及待地想和姬南潯有更多的zhiti接觸。

「你這情況不對勁。」

姬南潯皺眉。

他好歹在圈子裡混了那麼久,有些東西沒碰過,但也知道是什麼效果。

「我知道,我好像喝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秦萱凝急得染上了哭腔。

為什麼秦七月喝了那杯香檳沒事,反倒是自己……

「別亂動!我先帶你出去。」

姬南潯連忙按住她不安分的手,摟着她往包廂門口走去。

秦七月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唇角悄自勾起。

當真以為她沒事會給他們唱兒歌《ABC》?

那不過是她為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調換那杯被加了料的香檳所玩的障眼法而已。

既然秦萱凝敢把這下三濫的手段用到她身上,那就別怪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只是秦萱凝運氣不錯,竟然被姬南潯救了。

不過……

她還有另一個玩法。

「我去外面上個洗手間。」

秦七月藉著上洗手間的名義,跟着一併離開了包廂。

她一路悄無聲息地跟在秦萱凝和姬南潯後面,等着他們倆進了一個包廂,裏面傳出啪啪聲後,她便拿起手機。

「**先生,我舉報有人在進行黃色交易。」

大約半小時後,**衝進了那個包廂。

房間內傳來了秦萱凝叫囂、姬南潯抵抗的聲音。

「別碰我!什麼黃色交易?我沒有!」

「我是姬家的人姬南潯,這是我的未婚妻,我們是正常的男歡女愛,沒有進行黃色交易。我認識你們的局長,我……」

「請配合我們走一趟,如果調查出來你們是情侶,自然會把你們放出來的。」

很快,衣衫不整的兩人被**強行從包廂里拷出來。

其他包廂的人也聽到了聲響,都跑來圍觀。

剛才參加秦萱凝慶祝派對的那些人,也在其中。

「天哪,姬少和萱凝竟然被帶走了。」

「也怪他們自己不懂事,想睡直接回家睡不就行了,還迫不及待在別人包廂里開搞,當人家藍爵是什麼地兒?」

「這秦萱凝以前看上去冷冰冰的,沒想到玩得這麼開!」

在眾目睽睽下,姬南潯和秦萱凝狼狽地上了警車。

秦七月遠遠地看着那一幕,唇角微勾。

雖然沒讓秦萱凝當眾表演脫衣,有點可惜。

但在眾人矚目下,被以黃色交易的名義拷上警車,這絕對能成為秦萱凝和姬南潯一生的噩夢。

懲罰完小人,秦七月打算深藏名與利離開。

誰知有人拽住了她,將她抵在了藍爵某一人跡罕見的角落裡。

秦七月看清是祁嘯寒那張俊臉,有些方。

「小叔」怎麼在這?

沒等她出聲,祁嘯寒居高臨下冷颼颼地睨着她:「你剛才報的警?」

秦七月:「……」

這乃言情小說里標準的疑問語句肯定口吻!

該不會,他剛才撞見她報警抓他侄子吧?

如果是,那真是大型社死現場!

腦子裡炸開了鍋,但秦七月還是避重就輕認了罪。

「我就是見不慣有些人仗着胸前二兩肉行不義之事。」

甚至她還反客為主:「說到這,老公你怎麼在這裡?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可是咱們的新婚之夜……」

祁嘯寒蹙眉看着他的名義妻子。

她真的很漂亮,也很聰明。

哪怕被他逮了正着,她也能反客為主聲東擊西。

看來,她很擅長偽裝。

既如此,那就由他來親手撕開這層偽裝。

祁嘯寒強勢逼近,臉湊到距離秦七月只有幾毫米的位置。

兩人的呼吸交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