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上古刑天
上古刑天 連載中

上古刑天

來源:google 作者:刑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刑天 盧興茹 奇幻玄幻

刑天,我就要刑了那天上古神器皆在手,天阻我,我破天,地攔我,我碎地看我如何,以天刑天!展開

《上古刑天》章節試讀:

支撐着無力的身體,刑天從床上爬起來。屋外的喧鬧讓他再也無法入睡了,穿好衣服,將自己的大刀佩戴在腰間,走出房間,離開客棧。
街道上的居民聽着城外傳來的魔獸嘶吼,大聲的議論着今晚城外的變故。刑天站在街道上聽着居民們的談論,聽着城外的聲音,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刑天拖着酸痛的身體,向著魔獸嘶吼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魔獸已經衝到城下,用它們堅硬的頭顱頂撞着木質的城門。城門在劇烈的撞擊下,不斷的發出破裂的聲響。城門一下一下的劇烈抖動着,頂着城門的士兵雙手被震得發麻,即使是這樣他們也不敢有一點點的鬆懈。
城牆角落裡堆放的沙袋被自發的居民幫助下,一袋袋的搬到城門的門墩里,擋在城門的後邊,一點點的堆積,減輕城門的劇烈震動,而用木樁頂着城門的士兵們也稍微的減輕了一些壓力。數百袋的沙子被堆在城門的後邊,在大批魔獸不斷的撞擊下也不再劇烈的抖動了。
城牆上的指揮官看着城下的魔獸,急促的發號施令,讓城牆上的士兵們快速的放箭。大地已經不再劇烈的震動了,滾滾的塵土後一大批一大批的魔獸已將城牆前堵住了,還在向著其他的方向不斷的圍聚,看它們的數量怕是能夠把飛雪鎮團團圍住吧。
士兵們一支支的射箭,卻對城下的魔獸傷害不大,額頭上的冷汗不禁流了下來。指揮官低頭俯視着城下的情況,即使是這麼危急的情況也沒有讓他的臉色稍微變動,這是多年征戰才能持有的冷靜。
刑天擠在人群中,看着士兵們奮力的頂着城門便知道事態的嚴峻程度。可惜現在城門關閉,他不能夠出城砍殺魔獸。刑天的心裏這麼想着,如果他能夠登上城牆的話,他一定不會這麼想,也不敢這麼想。
城牆下的魔獸真的將飛雪鎮圍了起來,其他三個方向已經向這裡的指揮官報告了情況。
魔獸們全力的頂撞着城牆,即使再堅固的城牆也會在這樣持續的攻擊下被摧毀的。一塊塊磚石被撞碎,緊接着便脫落下來。魔獸們在濃郁的血腥氣息中發了狂般的不顧一切的進行着攻擊,讓站在城牆上的士兵都感覺到城牆的劇烈震動。
正值深夜,夜空中的月亮,將這裡的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
指揮官看着並沒有多少殺傷力的弓箭,對付起來城下數以百計的魔獸真的有些不濟。到這個時候,只能下令進行最後的保衛攻擊了。
「停止弓箭射擊,全部搬取炸彈。」
士兵們聽到指揮官的命令全部震驚。炸彈是什麼東西,他們比誰都清楚,這可是在面臨毀城危機的時候才會用的最後武器,在這個時候使用,意味着什麼自然不必明說也是非常清楚的了。弓箭的傷害,對於普通的人類確實有用,但是對付城下的這些魔獸卻有些吃力。每一支弓箭射中魔獸卻不能給它們造成致命的傷害,有的甚至連它們厚實的皮膚都不能刺破。
弓箭被眾人扔到地上,隨後便是大步的向著城牆下跑去。在軍械庫的地下室里將那些定期維護的炸彈搬上城牆。部分士兵繼續搬着炸彈向著城牆上運送,而一部分士兵則留在城牆上,將堆放在城牆上的炸彈放在了城牆的牆垛上,點燃引線便扔向城下。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在城牆下爆開的炸彈對城牆也有着一定的損壞。炸彈的爆炸將魔獸炸成了肉塊,一塊塊的四散飛落。有的已經被炸飛到了城牆上,掉落在士兵們的身邊。
驚心動魄的場面隨着爆炸聲的不斷響起越來越讓人心驚。城下聚集起來的大批魔獸在爆炸中被大量的消滅,它們的攻擊力度也減弱下來。
城下的魔獸數量越來越少,而魔獸屍體卻堆積的越來越多,士兵們心中壓着的石頭也終於放了下來。指揮官看着只剩下一半數量的炸彈,發佈了最後的指揮:「繼續炸!直到它們全部死亡!」
這樣的口令無疑是讓眾士兵放下了心來。爆炸一直持續到三個小時之後,而城下的魔獸也只剩下不多的幾隻了。
夜空越來越明亮,月亮也爬到西方,而晨起的太陽已經將東方照亮了。深夜的戰鬥持續到早晨時分才算是平息下來,魔獸再也不能撼動城牆了。城牆上所剩無幾的炸彈也被士兵們換成了之前釋放的弓箭。眾士兵看着城下遍地的魔獸屍體,一邊射着弓箭一邊歡呼起來。就是連一直面不改色的指揮官也露出了一絲的笑容,一夜的艱辛終於結束了。
剩餘的魔獸在士兵們的攻擊下開始潰逃,向著四處逃散。堅守的士兵們總算在這一刻才獲得了勝利的喜悅。聽着城牆上士兵們的歡呼,城內站了一夜的居民們也都高興的附和着士兵們一起歡呼起來。
城門後堆積的沙袋被一袋一袋的搬回到原處,城門也在太陽升起的時候再次打開。新的一天伴隨着太陽的升起,再次到來。刑天的目光透過漸漸打開的城門望向外邊。堆積如山的魔獸屍體讓刑天的心靈震撼了,他現在才想起昨夜一直想要出去砍殺魔獸的想法是多麼的不切實際。
城內瀰漫著濃郁的血腥氣息,堅守城池一夜的士兵們並沒有回去休息,而是拿着武器在這些屍體中查看有沒有存活的魔獸。確認死亡的魔獸被車輛一具具的運送到了山野之中,這些屍體都不能夠去挖坑掩埋,實在是太多了。
刑天走出城外,城下的大地被魔獸的血液浸染成了鮮紅的顏色,變得粘稠,踩在腳下都覺得噁心至極。刑天向守城的士兵打聽到昨夜仍然有潰逃的魔獸散落到四面八方。刑天揉了揉還在酸痛的身體,離開了飛雪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