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三界主宰
三界主宰 連載中

三界主宰

來源:google 作者:雪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秦雙 秦天

(全網最火爆的玄幻大作,請廣大書友放心閱讀)秦帝意外重生,覺醒碾壓一切武魂的神秘武魂,還擁有傲視宇宙萬族的人王體!一切強敵,一劍斬殺;一切障礙,一拳轟碎;一切美女,一招征服……然而,秦帝偶然發現自己前世的身份驚天,涉及到宇宙至強之間的博弈,憤怒之下,他決心要轟碎驚天陰謀,唯吾獨尊,主宰三界!展開

《三界主宰》章節試讀:

沒有教你做人!

這句話另外一重意思,就是沒教養,這話很傷人了,間接表明了秦天的憤怒。

前世秦天見過太多的美女,蝶夢更是被稱為天神大陸第一美女。像藍月兒這種級別的美女,前世秦天見多了,甚至有無數比藍月兒要優秀數倍的美女瘋狂迷戀他。

所以他對藍月兒沒感覺,也從沒有把她當做未婚妻。之所以憤怒是來源於這具身體內殘存的記憶,來源於死去的那個秦天!

原先的紈絝子弟秦天魂飛魄散了,靈魂被現在的秦天融合了,但還有記憶殘存下來。

在記憶中,藍月兒是原先秦天心中的女神,是未來的妻子,是不可褻瀆的存在。

現在蕭厲當眾和藍月兒**,藍月兒還很是配合,看起來郎情妾意。這對於秦天來說是非常大的羞辱,對於秦家都是**裸的打臉。

因為殘存記憶的影響,秦天內心很是暴怒,身上的殺氣也抑制不住的流露出來。

場面一下變得很尷尬了。

蕭厲和藍月兒都沒想到能碰上秦天,兩人都有種被人抓姦在床的感覺,一時之間兩人都有些失了方寸。

到底是大家族的子弟,望月城三大家族,秦家蕭家藍家,蕭厲作為蕭家第一公子,城府自然是有的。

他面無表情的望了秦天一眼,淡淡說道:「少城主,你說的是什麼混賬話?我和藍月兒小姐只是談了一些生意,閑聊了幾句,怎麼在你口中說得那麼不堪?你損害我的名譽無所謂,藍小姐的清譽豈容你污衊?」

藍月兒臉上陰晴變幻了幾次,聽到蕭厲的話,似乎膽子大了幾分,冷哼一聲道:「秦天,這裡是龍騰閣,還容不得你放肆,出去!」

「哈哈哈!」

秦天大笑起來,這大笑聲比蕭厲豪邁多了,氣吞萬里如虎,他冷眸掃視兩人,最終目光落在藍月兒身上道:「心虛了?惱羞成怒?藍月兒別忘記你現在還是我秦天的未婚妻,要和別的男人勾三搭四,麻煩你先去秦家退了婚。蕭家沒有家教,我看……你們藍家也沒有!」

「你……」

藍月兒氣急敗壞,俏臉都漲紅了,伸出一隻手指指着秦天,想怒斥幾句,但看着秦天那雙如刀鋒般的眸子,她莫名有些心虛,咬着嘴唇,一句話說不出來。

「咦?」

蕭厲望着秦天那鋒芒畢露的樣子,莫名的感覺一絲不對勁,這還是他認識的秦天嗎?怎麼會擁有如此凌厲的氣勢?如果不是秦天依舊沒有一絲玄力,還不是正式的武者,蕭厲都會以為看錯了人。

蕭厲前方有一個青年,那是蕭厲的堂哥蕭弘,蕭家的公子之一。他看到藍月兒和蕭厲都沉默不語,有些不爽了,秦天還真當自己是少城主了?一個廢物也敢如此囂張?

蕭弘有心討好蕭厲和藍月兒,眸子一閃,陰陽怪氣說道:「少城主好大威風啊,你們秦家有家教,還不是教出少城主這樣的廢物?除了吃喝嫖賭,你還會什麼?」

這句話蕭厲來說不合適,蕭弘說卻無傷大雅,畢竟蕭弘代表不了蕭家,就算傳到秦霸耳中也無所謂。

蕭厲嘴角露出一絲嘲弄,對於蕭弘的機智很是欣賞,藍月兒的臉色也微微好了一些。

「我會的挺多的!」

秦天眸光一轉,投向蕭弘眸子內閃過一絲殺機,他沉吟片刻道:「這條蕭厲的走狗,要不你下來試試小爺的手段?我們玩幾招?」

「呃?」

全場愕然,藍月兒和蕭厲對視一眼,都以為聽錯了。下面的福伯卻以為秦天瘋了,不然怎麼自己貼上臉,給人去扇?

蕭弘比蕭厲大一歲,天資沒有蕭厲那麼好,但也算不錯,此刻已是下位武師之境,秦天現在卻連武徒都不是,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武徒,武師,武靈,武宗,武尊!

天虹大陸武者之間有嚴格的等級之分,每一境分為下位,中位,上位。每個境界之間實力差別非常大,武徒想要對戰武師,除非擁有強大的玄技,或者寶器,否則越級絕對不可能贏。

現在……

秦天卻想越兩級挑戰武師之境的蕭弘,這不是自己找死是什麼?

蕭弘滿臉愕然,隨後立刻咧嘴笑道:「少城主想玩幾手?是空手來,還是用兵器吧?如果傷了少城主,秦家不會怪罪吧?」

如此好的機會,蕭弘如果不懂的抓住,那就是蠢豬了。秦天挑釁在前,這是年輕人之間的紛爭,只要蕭弘不下重手,秦家不可能出面的。

不下重手,不代表不能給秦天留下一些記憶,比如在他胸口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讓他……永世難忘!

秦天聳了聳肩道:「我手上剛好有一把劍,那就隨便玩幾手把,你不用束手束腳,放手來吧,就算斷了我的腿,我保證秦家不會追究。」

「好!少城主豪氣干雲,在下佩服!」

蕭弘不等蕭厲開口,主動應下了挑戰,藍月兒卻皺了皺眉,如果真的斷了秦天的腿,秦霸肯定不能罷休的。

蕭厲皺了皺眉,目光投向蕭弘說道:「蕭弘,隨便玩玩就行,別傷了少城主。」

「哈哈哈!」

秦天聽出了蕭厲話語中的潛意思,他告訴蕭弘,可以**他,卻不能斷他手腳。

秦天掃視裏面一圈,雲淡風輕說道:「這裡太狹隘了,而且容易損壞東西,我們在門外練練吧。」

說完秦天大步朝外面走去,就站立在龍騰閣外的空地上,雙手抱着劍,宛如一個得道高人。

蕭弘朝蕭厲望了一眼,大步走了出去,蕭厲和藍月兒跟了出來,福伯和一群店員也走了出來,又是緊張又是興奮,大氣不敢吐出。

龍騰閣外是城中廣場,行人很多,這邊的奇異舉動一下吸引了很多人圍觀,看到是秦天和蕭厲藍月兒後,更多的人圍聚過來,畢竟這三位可是城內最頂級的公子小姐。

蕭弘看到如此多人圍觀,臉上露出紅光,拱手道:「今日少城主主動邀我決鬥,諸位幫我做個見證。可別到時候把少城主打哭了,回去請秦家的人出頭。」

秦天冷笑起來,傲人不懼說道:「蕭弘,不必激我,沒錯今日是我邀你決鬥,生死不論,可有這個膽子?」

「嘩~」

全場嘩然,全部看秦天的目光都和白痴一般,這個少城主前不久覺醒了黃階武魂,把腦子也覺醒壞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