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之無限召喚
三國之無限召喚 連載中

三國之無限召喚

來源:google 作者:陶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備 陶商

穿越成陶謙長子陶商,此時便宜老爸已死,徐州被劉備所佔,沒名望沒地盤沒人馬,處處還召人不待見,處境艱難沒關係,我有英魂召喚系統,召喚前朝名將謀士,為我所用你有呂布天下無敵,我就召個霸王項羽,一較高下你有諸葛亮多智近妖,我就給你召個張良,比比誰的智謀更勝一籌人屠白起,飛將軍李廣,兵聖孫武……各代名將,盡入我麾下妖媚無限的妲己,不笑的褒姒,捧心的西施,掌上神舞的趙飛燕……歷朝美人,皆入我懷且看無名廢材,如何逆天崛起,率千古英魂輾壓三國,成就傳奇霸業展開

《三國之無限召喚》章節試讀:

殘陽如血,秋風蕭瑟。

荒涼的官道上,一隊三十餘人的隊伍,正垂頭喪氣,頭頂着寒風,默默的東行。

隊伍最前端,一名年輕人低垂着頭,驅馬緩緩而行,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身為已故徐州牧陶謙的長子陶商,曾經地位何等顯赫,如今先父故亡未久,新任州牧劉備就外放他去海西做縣令,離開下邳時,那些原屬陶謙的舊吏,竟無一人相送。

而從下邳往海西這一路上,所經過的各縣地方官吏們,也多是冷眼相待,全然沒有當年的阿諛奉承,熱情周到。

「果然是世態炎涼啊,如今徐州已經是他劉備的地盤,也難怪我這個曾經的州牧大公子不招人待見,當初我這便宜老爹,怎麼就不把州牧的位子傳給我呢……」馬背上的陶商感慨萬千,時不時的嘆息幾聲,充滿了無奈。

其實此時的陶商的靈魂,已經是一個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生前正在玩一款叫作《英魂召魂》的歷史類頁游,剛剛結束東漢關口,正要進入三國關口,誰想到趴在電腦前睡了一覺,一睜開眼睛,就穿越了一千八百年的時光,成了陶謙的長子陶商。

穿越成為一州之牧的大公子,地位看似顯赫,陶商卻只能暗暗叫苦。

愛好歷史的陶商知道,陶謙因為兩個兒子才資平庸,難得徐州士民官吏擁戴,便在臨死之前,將徐州牧的寶座讓給了劉備,並託付劉備好好照顧他和二弟陶應。

劉備在一番推讓後,在糜竺等徐州豪族的擁戴下,接手了徐州,坐上了州牧的寶座,但對照顧他和陶應卻顯然不怎麼上心。

他的弟弟陶應只被封了個閑職,如今正在下邳養病,而陶商則乾脆被劉備直接調離了下邳決策層,踢去遠在海邊的偏僻小縣海西做縣令。

很顯然,做為原本的州牧繼承人,即使劉備坐穩了州牧之位,但陶商依舊是一個潛在的威脅,所以他才會被踢到邊遠的海西縣,唯有這樣才能讓劉備高枕無憂。

「穿越一千多年,來到這個英雄輩出的風雲世界,難道我就要這麼藉藉無名的了卻餘生,將來在史書上只留下一句『陶商,陶謙之子,生平不詳』嗎?我不甘心,不甘心啊……」陶商拳頭暗暗緊握,心裏自言自語,滿臉的不甘。

噠、噠、噠……

一騎絕塵而來,打斷了陶商的思緒。

只見一名少女策馬追了上來,攔住了陶商的去路,滾鞍下馬,拜伏於地道:「奴婢小環,是二公子貼身婢女,拜見大公子。」

陶商俯身打量了一下小環,卻見她明眸皓齒,五官精緻,膚色如玉,青絲若瀑,雖然穿着一身粗布衣衫,但仍然能看得出身材婀娜優美,是個姿色不錯的女子,只可惜婢女的身份,使她少了些許氣質。

「你不在下邳照顧二弟,來這裡做什麼?」陶商狐疑道。

「二公子他……他……」小環頓時眸中含淚,聲音哽咽,半晌方啜泣道:「他病逝了。」

「什麼?」陶商吃了一驚,臉色立變。

陶商才穿越未久,對陶應這個便宜老弟並沒有感情,令他震驚的不是陶應之死,而是他竟然死得這麼快。

要知道,陶商離開下邳之前才剛剛看望過陶應,那時他的病情根本沒有達到危及生命的地步,這才過了不到七天,竟然說死就死了。

「莫非是劉……」陶商臉色一沉,心中悄然掠起一個令他不寒而慄的猜測。

小環已收斂淚容,聲音沙啞道:「二公子臨死之前,命我前來提醒大公子,他懷疑是有人暗中下毒才致他身染重病,請大公子千萬小子,莫給奸人所害。」

有人下毒害陶應!

一道驚雷當頭劈落,劈得陶應身形一震,面露驚色,卻也暗中印證了他的猜測。

陶商猜想,那個背後暗中下毒害死陶應之人,很可能就是劉備。

自從劉備上台以來,他兄弟二人不是被調任閑職就是被外放,種種跡象都表明,劉備對他兄弟二人一直心存忌憚,生恐他們威脅到他的州牧之位。

劉備乃梟雄,並非演義中那個只會哭的劉皇叔,梟雄為達目的,下此狠手也不足為怪。

退一步來講,就算劉備胸懷大度,對他陶家兄弟只是心存防備,並沒有殺心,但這並不代表劉備手下,諸如關羽張飛等人不會瞞着劉備,對他們暗下毒手。

如果是這樣,今陶應已被毒死,那下一個被除掉的人,必定就是他陶商。

「該死,我現在身邊家兵不過幾十,既無大將也無謀士,等於是光桿司令一個,他們要害我,還不是易如反掌,難道我就這麼倒霉,好容易穿越一回,竟要這麼憋曲的被害死嗎?」陶商暗暗咬牙,陰沉鐵青的臉上,流露着不甘。

「嘀……英魂召喚系統開始綁定宿主。」突然間,陶商的腦海中迸出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什麼鬼?」陶商嚇了一跳,差點從馬背上摔下來。

「嘀……英魂召喚系統綁定完畢,宿主陶商現在已經可以使用,系統贈送初始仁愛點70個,殘暴點70個。」

「靠!這不是我穿越前正在玩的那個歷史遊戲嗎,怎麼會跑到我的腦子裡?」陶商驚喜萬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跟前的小環,還有左右那幾十個家兵,看着他們原本還垂頭喪氣的大公子,突然間欣喜若狂的大笑起來,一個個都莫名驚詫。

他們當然不會知道,陶商是因為得到了絕處逢生的機會,才會欣喜若狂。

陶商穿越前已經玩了這個遊戲幾周,對遊戲內容了如指掌,他知道所謂仁愛點,就是君主通過任何方法,讓任何人感受到仁愛,就可以獲得相對應的仁愛點。

君主恩威並施,仁愛的反面就是殘暴,君主對敵人實施殘暴後,也可以獲得相對應的殘暴點。

仁愛點和殘暴點獲得之後,就可以用來召喚三國之前時代已死的歷史人物的英魂,將他們附身在自己選定的肉身上,成為自己的部下。

仁愛點對應武力和統帥,殘暴點則對應智謀和政治,陶商現在獲贈了系統贈送的70個仁愛點和殘暴點,就可以分別召喚武力或統帥值最高在70左右的武將,和智謀或政治最高70左右的謀士。

得到了這個系統,陶商就可以召喚白起、項羽、李牧、衛青這樣的牛人英魂,光桿司令照樣能組成一個強大的陣營,在這個亂世殺出一片天地。

「可是,召喚來的英魂,他們前世可都是風雲人物,他們能接受現實,甘心情願的為我效命嗎?」陶商狐疑道。

「這些名將英魂被召喚前,他們的記憶會被重洗,只留有他們的性格和智謀,並且默認效忠於你。但是,這些英魂只是初始默認為你效忠,能力越高,個性越強的英魂,對你的初始忠誠度就越低,而且隨着與你的相處,他們的忠誠度可能會不斷上升,最後達到誓死效忠你,也有可能不斷下降,直至最後倒戈背叛,這就要看你如何用手段提升他們的忠誠度。」

聽到這時,陶商倒吸了一口冷氣,心想這我要是不小心召喚了個霸王項羽來,忠誠度為負數,一見面就直接砍了我,我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先召喚一名武力值高的英魂,護送我到海西,然後再想辦法召喚更多的英魂,這年頭最寶貴的就是人才,有了人才我就能召兵買馬,組建自己的班底,到時候就能抓住時機,從劉備手裡奪回我陶家的徐州,再往遠爭霸天下也不是沒有可能……」

陶商暢想着未來,越想越有底氣,年輕的臉上,不覺已燃燒起了強烈的自信,「讓我看看都有哪些武將英魂?」

「嘀……英魂召喚系統已開啟,調出英魂名單。」

陶商閉上眼睛,腦海里馬上出現了一串名單。

「戰國第一名將,人屠白起,統帥100,武力70,智力80,政治50,召喚所需仁愛點100,初始忠誠度-30。」

看到白起的名字,陶商一下子興奮起來,可惜100召喚點和負30的初始忠誠度,馬上又讓他焉了下去。

「西漢名將,飛將軍李廣,統帥70,武力80,智力40,政治30,召喚所需仁愛點70,初始忠誠度-5。」

接下來的一連串名單,什麼李牧、英布、韓信等等,數以百計的武將英魂看得陶商眼花繚亂,竟然連紂王都有。

可惜大部分的英魂,要麼是忠誠度太低,召喚出來不保險,要麼就是仁愛點不夠,總之就是陶商看上眼的不能召,能召的他又看不上眼。

「怎麼忠誠度全這麼低,那我豈不是大部分的牛人都不能召,你這系統不是坑爹嗎。」陶商嘟囔抱怨道。

「初始忠誠度低是因為宿主初始魅力值低,宿主現有魅力值20,可通過提升魅力值,來提升英魂初始忠誠度。」

「你能說得再慢點么,害得老子白抱怨半天。」陶商精神頓時又振奮起來,「快告訴我,怎麼提升魅力值?」

話音未落,突然間,大道兩旁的樹林中殺聲驟起,三十多個蒙面的賊匪蜂擁而上,刀劍毫不留情的砍向了那些驚恐的家兵。

陶商臉色刷一下就白了。

官道上,竟然有賊匪埋伏!

震天的喊殺聲中,一眾蒙面賊匪狂殺而上,手起刀落,頃刻間將陶商的三四名家兵砍翻在地。

「保護公子!」人群中爆發出一聲大叫,家兵們終於反應過來,紛紛拔刀迎戰賊匪,把陶商保護在圈中。

「公子……」婢女小環嚇得花容失色,嚶嚀一聲本能的縮進了陶商的臂彎中。

一個柔弱的女子,這般惶恐的依靠着自己,陶商頓時被激起了一股英雄氣概,將她緊緊一摟,「不要害怕,公子我保護你。」

說著,陶商飛快的瀏覽起腦海中的英魂名單,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時間再遲疑,必須即刻召喚一名武力值在70左右的武將英魂,來幫他殺退這些突然出現的賊匪。

四周處,在賊匪們瘋狂的殺戮之下,他的那幾十名家兵,轉眼已被斬殺大半。

而且,陶商發現,這些賊匪似乎不同於普通的草寇,一個個訓練有素,進退有序,且個個都武力值不弱,至少也在三十以上。

他還發現,這伙賊匪使用的武器也不是普通刀劍,而是一種類似於屠戶切肉所用的大砍刀。

驀然間,陶商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那張飛就是屠戶出身,聽說他手下有一支兩百人的親兵隊,全都是屠夫出身,統統都使用屠刀做武器,難道說這伙賊匪都是張飛親兵假扮,想要殺我,為劉備斬草除掉不成?」

想到這裡,陶商不禁打了個寒戰,沒想到他們動手這麼快,前腳才下毒害死了陶應,後腳就來收拾自己。

「我要立刻召喚猛將,這他娘的名單太尼瑪長了,看得老子眼暈。」陶商這下真着急了,自己的家兵眼看着就要被殺光,再不召喚出一個英魂來,他馬上就要被砍成肉泥。

「嘀……宿主可以選擇篩選模式,選擇瀏覽武力值在70左右,忠誠度在0以上英魂名單。」

「靠,原來還有篩選模式,你這坑爹的系統不早說。」陶商就鬱悶了,罵了一句,「立刻把忠誠度零以上,我能召喚的英魂,全部都給我調出來。」

只聽系統精靈「嘀」的一聲後,陶商的腦海里馬上變換了一個名單,一長串的英魂名字和數據浮現在眼前。

「項莊,就這個項莊了,立刻給我召喚出來。」陶商沒時間再選擇,直接選了排在最前邊的英魂。

「嘀……請宿主將手掌放在選定男性肉身頭頂,系統將通過宿主手臂載入項莊英魂。」

這麼麻煩!

陶商沒辦法,只好捋起袖子,準備隨便找一個家兵當英魂肉身,可抬頭一看卻傻眼了。

卻見四周他那幾十名家兵,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殺了個乾淨,身邊只餘下婢女小環,恐懼的依偎在自己的身邊,哪有男性肉身可供附身。

那三十多名蒙面賊匪,見到只剩下了陶商一個人,反而不急着動手,一個個冷笑着盯着他,戲謔的眼神彷彿在看一隻掉進狼窩裡的羔羊般。

「姓陶的廢物,安心的去死吧,老子的刀會很快的,只有你死了,主公才能高枕無憂……」為首的那名賊匪,扛着滴血的殺豬刀,冷笑着緩緩逼近過來。

死亡,離陶商只有一步之遙。

「媽逼,什麼坑爹系統,你怎麼不早說還要肉身,我現在上哪兒給你找去。」陶商臉色鐵青,心跳加速,沒好氣的抱怨道。

「嘀……掃瞄宿主範圍內有女性肉身,宿主可召喚女性英魂。」

系統精靈冷冰冰的聲音,瞬間讓絕望的陶商,心頭重燃起希望,即刻用意念發出命令:「那還啰嗦什麼,趕快把能召喚的女英魂給我調出來。」

「嘀……篩選到可召喚女英武魂一名,花木蘭,西漢邊關武將,統帥60,武力72,智謀50,政治30,初始忠誠度20。」

「花木蘭?怎麼連花木蘭也冒出來了,花木蘭不是隋唐時候的女將嗎?我書讀的少,你可別騙我。」陶商看過《隋唐演義》,記得花木蘭就在那個時代,系統精靈明明又說只能召三國以前的英魂。

「《隋唐演義》只是根據民間傳說,花木蘭真實出身於西朝文帝時期,因代父出征,抗擊匈奴而被歌頌,根據……」

「別解釋了,管她出身在什麼年代,只要能召喚就行,立刻。」

陶商已經到了生死一線的時候,哪還有閑情聽系統精靈解釋,二話不說把婢女小環拉到身前,手掌毫不猶豫的就按在了小環的頭頂上。

「嘀……系統開始載入英魂,十秒內完成,載入過程中,請宿主務必保持與肉身接觸,否則載入將失敗,十……九……八……」

原來惶恐的小環,突然間不動了,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停止了呼吸,像被施了定身咒般,就那麼一動不動的站在陶商跟前,任由陶商的手按在她的頭頂。

這是一個很古怪的姿勢,那賊匪首領看在眼裡,眼神中不禁掠過一絲疑色,但卻並不影響他殺陶商的決心。

賊匪首領那柄滴血的殺豬刀,已經高高的揚起,眼看着就要揮斬而下,把陶商和小環兩人一塊斬成兩半。

系統精靈卻仍在倒數。

幾秒鐘,陶商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

「慢着!」情急之中的陶商,顧不得許多,突然一聲大喝。

賊匪首領身形微微一震,高舉在半空的殺豬刀,下意識的停止揮落。

俯視着陶商那逼焦急的樣子,眼神諷刺,冷笑道:「怎麼,姓陶的廢物,想求饒么?沒用的,就算你跪下來向爺磕頭,爺也必須要你的命。」

賊匪首領眼中殺機迸射,大砍刀微微一揚,再度作勢要斬下。

「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現在跪下來求饒,本公子也許會考慮饒你一條狗命。」陶商焦急的表情悄然消逝,嘴角鉤起一抹玩味的冷笑。

賊匪一聽,卻是大怒,大罵道:「廢物東西,死到臨頭還敢嘴硬,老子把你砍成肉泥,去死吧!」

暴喝聲中,賊匪手中砍刀,作勢就要斬下。

「二……一……載入完畢。」

關鍵時刻,英魂附身成功,原本眼神木訥的小環,星眸一凝,陡然間閃過一絲冷絕如霜的殺機,猛的拔出陶商腰間佩劍,一躍而起,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搶在賊匪首領砍刀落下之前,斬出一劍。

一道鮮血飛濺而起。

只見半空中,一條抓着砍刀的斷臂,飛上半空,又跌落於地。

斷臂的賊匪首領,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捂着噴血的傷口便跌倒在地。

一張張駭然錯愕的目光注視下,只見那婢女裝束的少女,橫劍傲立,擋在陶商的身前,俏麗的臉龐間,流轉着冷絕如冰的殺氣。

她這突然間轉變的氣質,那極具壓迫性的殺氣,竟令陶商也感到一絲窒息。

「誰敢傷我主公,我花木蘭就要誰的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