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喪屍:生死五部曲
喪屍:生死五部曲 連載中

喪屍:生死五部曲

來源:google 作者:光與影的浪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衛 李雪

菲縣地處城鄉交界,是個毫不起眼的三線城市下屬小縣可就是這麼個不入眼的小縣城,卻爆發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活死人事件當地警察張衛也遭遇了這場危機,在人類逃生和反抗的本能之下,他衝出了活死人的重圍逃亡路上,他認識了女教師李雪、現役軍人趙直和被毒販僱傭的退役老兵王挺為了活命,四人不得不組成強力聯盟,對抗喪屍大軍的襲擊喪屍圍城之下,活着就是最硬的道理,四人小組幾經輾轉,與喪屍周旋……但是,食物、淡水越來越匱乏,彈藥也越打越少,反而聚集的喪屍卻越來越多重重危機之下,四人與其他倖存者最終選擇突圍,他們能否逃出生天?展開

《喪屍:生死五部曲》章節試讀:

斷手喪屍急速地向他們跑來,張衛和王挺握緊了槍,在他們身後的李雪,也雙手握緊了匕首,大氣不敢出。要不是有兩個壯漢擋在她的前面,估計她又撒丫子跑了。

王挺突然換了握槍的手法,雙手握住狙擊槍的槍管,呈揮棒姿勢而他手中的狙擊槍則成了他的棒球棍,剛跑到了他跟前的喪屍就成了棒球,被他重重的一記本壘打,敲打到了左太陽穴位置。被槍托這麼重的擊打一次,如果是人,不被當場打死,也得打暈。但,被打的卻是喪屍。

喪屍360°轉了個圈背部着牆,正要再衝擊他們。張衛瞅準時機,把沙鷹手槍插入了喪屍的嘴內,將手槍的槍管當成了槓桿。右手向下一壓,嘴巴被撐開槍口斜向上。

『啪』悶悶地發出一低沉的槍聲,喪屍頭後迸出了一大片鮮血,裏面還夾雜了碎豆腐塊狀的腦漿。斷手喪屍也背靠牆緩緩地坐下,頭部朝一側斜去。

張衛的表情很凝重,但是眼神很犀利,一下也不眨。王挺早已換回來了原來的持槍姿勢,平緩的呼吸。李雪,大口地喘着氣,雙手緊緊反握住匕首,不住地發抖。

「小個子,過來開這個門。」張衛,左手指了下剛**掉的喪屍旁邊的那扇門。木門上掛着門牌號『222』,門牌號左側的牆上掛着公示牌:局長。

「小個子,開門,我叫你呢,聽到沒?」張衛回過頭去,看了看,只看到三個人站在他的身後。「怎麼少了一個?」本能的在心裏自問了一句。

「趙直,那個小偷呢?是從你身邊跑了嗎?」

「沒有,我一直在斷後,他要是逃跑,我肯定能知道。」趙直堅決地回答。

這時,四人都把目光散去,隱隱約約地發現一個黑黑身影蜷縮在牆底,他雙手緊抱着頭,正瑟瑟發抖,這個人就是不見了的小個子,李雪沒有掉鏈子,他倒先被嚇住了。小偷,膽小如鼠……看來不假,小偷都是耗子膽,只能偷偷摸摸。

趙直和王挺走到了他的身後,先是用腳踢了踢他,見沒反應。趙直便直接一把揪住他的後衣領,拎了起來把他面向王挺。

一個耳刮子扇去,小個子被打得眼冒金星,看來這一耳光的威力十足。又大又厚的右手掌虎口正壓他的嘴巴,把整張臉都抓了個結結實實。「你趕緊過來給我開門。」王挺用力地掐着他的臉,把自己惡煞般眼睛對準了小個子的眼睛,看架勢要把他一口吃下去。

小個子這才回了神,被捂住嘴的他只能『唔、唔』地答應。

王挺這一巴掌真是厲害,被嚇得又傻又瘋的小個子就靠這巴掌醒了。真的好像《儒林外史》中范進中舉那段一樣,小個子是范進,發了瘋,被他的老丈人胡屠夫(王挺)一嘴巴子抽醒。

局長辦公室被打開了,裏面很整齊,也很乾凈。木書櫃里的書擺放齊整,一盆富貴竹長的也很茂盛。唯一不和諧的就是一個穿着白色短袖警服的白髮**坐在轉椅上——死了。他的身後白牆上也是一大片血跡,地上有一把手槍。這一切已經充分地證明了,他是飲彈自殺。

張衛走到了他跟前,看到他的左手肘部有處傷口,明顯就是被咬的。「冷局長肯定是不想成為嗜血的喪屍,才選擇了吞槍自殺……可惜了這個好局長,下個月他就該退休了。」

說完,張衛對着局長的屍體敬了個禮,就貓下了腰,撿起了手槍,是一把國產77式。熟練地退掉了彈夾,用手擠出來了彈夾內的子彈一共三發,然後又拉了下手槍套筒,一顆子彈又退了出來。

「一共四發子彈。」張衛把四發子彈都壓進了彈夾,又把彈夾磕進了手槍,接着撥下擊錘,拉了一下套筒,子彈上膛。

「給,李雪,拿着,必要的時候再開槍。」張衛把右手拿着槍的套筒,把槍把朝向李雪遞了上去。

「什麼,給我的。我,我不會開槍啊。」李雪有點意外,不是她不想拿槍。因為,李雪的爸爸就是個退了休的老**,她小時候還見過他爸爸帶槍回過家,並在年幼的她面前晃了晃,說:「小雪,看這是什麼?槍,真槍。爸爸,要等着命令隨時出去,拿搶抓壞人……」意外的是,張衛居然會把槍給自己。幾個小時前,張衛和王挺還拒絕把槍給她……

「不會開槍,我教你。來,手握住槍柄,把手臂伸直與肩同高,眯上你的一隻眼睛,用另一隻眼瞄準,透過後面槍的這個中間這個小缺口,前面的這個準星在正中瞄準你要射擊的目標。然後,用食指的指肚,按下扳機,子彈就打出去了。槍膛會冒出火星,不要怕,這是後面的擊錘撞擊子彈的底火,把子彈打出去了,子彈殼會從這個口,就是拋彈口彈出,彈頭飛出去擊打目標。」張衛一邊對她講解,一邊動手對她演示。

「另外,槍一定要拿穩,每射出一發子彈,都會有一股後坐力的。拿不穩槍,很容易誤傷自己或隊友。」張衛又補充道。

本來,她對張衛的印象不是很好。因為,在她眼裡,她被這個傲慢的**看成吊車尾,只會拖後腿的吊車尾。所以,從張衛沒有把沙鷹交給她那時候開始,她就從心裏很討厭這個救過她一命的**。雖然,美女對救過自己的人很是感激,但你要是傷害了她的自尊,她會忘記你是她的救命恩人,而恨上你……女人很愛記仇,尤其是,優秀又美麗的女人,她們的自尊心更強。

不過,張衛這次主動送手槍不說,還生動地演示教學了一番如何用槍射擊。倒是改變了一些,他在李雪心中的印象。

「槍給李雪,你們沒意見吧!」張衛對着門外的兩個老兵說,他們倆又相視一眼,冷笑一聲。要不是,剛才他們合力殺斷手喪屍時,這個小偷被嚇的龜縮到一旁,也不會這麼看不起他,還不如個女人呢!更何況,在超市,他還害得張衛和王挺差點被喪屍感染……

張衛先是打開了局長的衣兜,一無所獲,然後又掏了掏局長的褲兜,從裏面搜出來個優盤一樣的東西。

「數字證書到手了,咱們現在去五樓,最東頭的那個大房間是槍庫。」張衛,把數字證書攥在手裡,對另外四個人說道。

五個人按照原來的行進隊列,又成了前後三排,一齊朝樓梯口再次走去。

沒走幾步,王挺揮出左手擋在了張衛跟前,說:「今天太晚了,咱們都已經很累了,更何況還有個膽子這麼小的貨。」王挺右手單拿起狙擊槍用槍口敲了兩下小個子的頭,似乎用了點力,小個子被他的槍砸的直咧嘴。

「要我說,咱們還是先去警局裡最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下吧。」說完,他就把狙擊槍的槍口朝上,槍身靠在了自己的右肩膀上,倦意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看了看身後的三人,大家確實眼圈很黑,很深邃,疲態盡顯,小個子除了疲憊外還帶有點驚慌失措……

「好吧,咱們直接去八樓,我們局的指揮中心就在那,是全局除了槍庫以外最安全的地方了,有機玻璃大門,密碼鎖。只要進去了,喪屍絕對攻不進來。」這番話說完,幾個人都來了精神。最後的一站地,今天這驚恐的一晚上,可讓他們受夠了,也累得夠嗆,不過,很快就能放鬆下來好好地睡上一覺,倒還是有點竊喜……

張衛和王挺繼續走在最前帶路,五個人仍舊是三排隊列向樓梯口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