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塞罕壩:從種樹開始的一生
塞罕壩:從種樹開始的一生 連載中

塞罕壩:從種樹開始的一生

來源:google 作者:昏曉旦夕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馮毅 昏曉旦夕間 都市小說

馮毅莫名穿越到《最美的青春》世界中,還成為馮程的親弟弟見證了往昔飛鳥無棲樹,黃沙遮天日的塞罕壩變成今日碧波萬頃的綠色天堂寫下了一首奮鬥的青春歌謠,也收穫了自己的愛情展開

《塞罕壩:從種樹開始的一生》章節試讀:

「馮程,馮程,起來了,起來了,別睡了」

馮毅一邊喊着話,一邊急忙忙的穿着衣服,從自己的房間走了出來,很着急似的敲着隔壁的房門。

敲了幾聲後,聽着裏面沒什麼動靜,就抬了抬腳,對着門就踢了幾腳。

裏面的馮程睡不住了,聽着外面的吵鬧,自己感覺那都痛,頭痛腳酸,胳膊疼,腰都有點酸麻。

「來了,來了,別踢了,再踢門壞了」

馮程披着衣服,跟着聲就拉開自己房間的門。心情糟糕透了,都不能睡個安穩覺了。

而馮毅在外就看到門從裏面猛然拉開,看着馮程怒氣沖沖的,身上披着衣服,嘴裏不滿的念叨着。

「馮毅,馮毅,這大清早的,幹嘛呢,幹嘛呢」

馮毅咧着嘴,看着馮程的這個打扮。突然一愣,壞了,自己起早了,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又假裝咳嗽了兩下「馮程,生命在於運動,趕緊麻溜的,看你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晚上幹嘛去了」

馮程這個時候啊,起床氣也消了一點。也是沒有辦法,這是親弟弟,他又不能對自己親弟弟怎麼樣。

主要是馮毅體格要壯一點,一看就知道打不過他,得,退一步吧。

馮程也明白馮毅的性格,就是死鴨子嘴犟。想着要佔先機,於是打着哈欠,往門口小走了幾步,一口氣將大門推開。

馮程用手指着外面的夜色說:「這天,你看看,天還沒亮啊,我想聽你解釋一下」

馮毅瞅了一下外面,心想疏忽了,有點大意。自己這個大哥學聰明了,眼珠轉了兩圈,有了。

「馮程,昨晚上可怎麼說的,今天可要去看看你昨天勞動成果。你不抓點緊,怎麼行呢?」

馮程聽到這話,明白了,在轉移話題,就連忙打斷馮毅說話。

「當然記得,今天要去林區看看。但是在這之前,你不解釋解釋這個時間叫我起床,合適嗎」

馮毅聽着馮程惡狠狠的聲音,弱弱的說道「這壩上也沒個鬧鐘,我睡醒了就以為到時間了,為了不誤事,我可不就直接叫你起床了」

馮程一聽,可氣壞了。這小子昨天只種了五十棵樹,自己種了他的三倍。現在都感覺身體在抗議呢

心想:行,好小子,昨天沒累倒是吧,今天擔水這個活必須交給他。

馮程想到這裡,便開始叫苦「馮毅,你看你哥我呀,昨天可累壞了,這腰到現在還痛呢」

得,聽到這,明白了,他哥在打感情牌呢?沒辦法,自己忘了時間,得主動承認錯誤呀。

馮毅恬着老臉,笑道「哥,你看看你,這麼大人了,也不注意點。得虧我在壩上,不然你一個人可怎麼過,那種的樹還不得受影響。」

馮毅雙手往胸前一架,得意洋洋的教訓着馮程。

馮程站在門口,被外面的冷風一吹,那是一點睡意都沒有了。聽到這裡,更是咬着牙,捏着拳頭。

馮毅一瞧,得,不能再說了,再說搞不好要挨揍。趕緊收着話語道「今天,我的錯,我的錯,為了承認錯誤,今天地里的水我包了」

馮毅故作大氣,拍着胸囗就脫囗而出。在另一邊卻心想糟了,自己這小身板,今天可得受累了。

馮程也見好就收「行,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來,趕緊收拾收拾,早點去林地」

馮程佔了便宜,渾身可起勁了,兩人便各自回到房間,一會,兩人已經收拾好了。

馮毅去忙活早飯,準備一些乾糧吃食,餓了也好墊墊肚子。而馮程則去收拾準備好工具,多一個人手,工具也要多準備一份。

一個小時以後,兩人吃完早飯,攜帶着工具往林地走去,小六也如往常一樣緊跟在後面。

林地

馮程和馮毅先找了處風小點的地方,放下了工具,拍打了會身上的沙土。

馮程便領着馮毅來到昨天種植區域,馮毅在前面挨個的檢查樹苗,馮程則跟在後面,等待結果。

馮毅心中明白,這個種的果然很常規。再想想自己為了存活率,突出奇想的埋瓶空間水在樹根底下。

比這個可多出不少活,心塞,但又能說。可多出不少力氣啊。

「馮程,不錯嗎,這次比上次種的可好多了,這一次選的位置也比上次強多了。」

馮程一聽,心定了「哈哈,那是,這可是我拉着陳工,好不容易學來的。」

接著說道:「上次陳工不是過來嗎,你跟局長說話的時候,我可是拉着他求教了好久」

停頓了一下,苦笑着說「我可都記着呢,這次肯定不能出現上次一樣的錯誤了。」

也很快,百來棵苗子檢查完,馮毅拍了拍手上沾着土,又指了指山溝里種植的區域。

「馮程,那裡看到了嗎,就那邊山溝。我看了下,這一片區域,除了那溝裏面的存活幾率高一些,其它的地方估計也就能活個八九棵」

手指點點了「你看那溝里的,你要多留意留意,那裡估摸着能活一大半」

馮程有些驚訝,這剛種下的,怎麼區別怎麼大。忙轉頭看向山溝,說道「怎麼會,這邊跟那邊怎麼差這麼多」

馮毅見着馮程滿臉的不相信,故作神秘一笑道「行了,我這也是感覺,這才種下,這批苗子少,你要多留意留意」

又搖了搖頭「還是苗子的問題,這批苗子在壩下都是不錯的,但在壩上就行了,在這邊的基本都見光死,能活八九棵也是要你後期照顧的」

「你再看看山溝,那裡也有以前栽種的老坑,但是那裡受光照影響沒有這邊大。」

「這溝里的苗子只要能挺過這個冬天,就沒有問題了」

馮程聽到這裡,在兩邊各跑了一趟,相互比較着種植區域的差別,比着比着也信了個兩三心。

有些灰心的說道「那我多留意留意,爭取能多活幾棵」

馮毅也不管他,自顧自的去擔水。馮程很快就重拾信心,上次1千棵,一棵沒活。這次加溝里的能活三、四十棵,也滿意了。

這樣,一個擔水,一個澆水,忙活了快一個小時就結束了,收拾好工具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