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軟飯戰神
軟飯戰神 連載中

軟飯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想飛的大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武瀾 趙大川 都市小說

28歲的佛系「軟飯男」被殘魂寄生後,準備大幹一場,從此翻身成為人上人哪曾想寄生的這尊戰神是仙界第一紈絝,功法差強人氣,對撩妹倒是頗有心得……靠着自己的才智和堅韌登上人生巔峰後,「軟飯男」仰天長嘯:「暢快,暢快……軟飯硬吃,這才是生活!」展開

《軟飯戰神》章節試讀:

趙大川打出生起運氣就奇差。

上學時,明明平時成績很好,一到大考就會考砸,所以他始終都上不了自己中意的學校,初中,高中,甚至大學都是第二志願。

不僅如此,他從小到大磕磕碰碰的小事故一直不斷,基本上每個月都要去醫院報到,衛生所的醫生護士,沒有不認識他的。

就像昏迷前這種莫名其妙被石頭砸的情況,對他來說實在是稀鬆平常。

不過這樣的情況在遇見老婆武瀾後改善了很多,趙大川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去醫院。

「對了,那塊石頭!」

幾乎是同時,趙大川聽到身體中的另一個聲音和自己說出了同樣的話。

靠!鬼竟然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這到底是不是「鬼壓床」?

就在趙大川思考着自己到底是不是被「鬼壓床」的時候,控制趙大川身體的那個鬼開始跟趙媽嘮起了嗑。

「……」鬼應該是叫不出那聲「媽」,於是省去了稱呼,直接問道:

「本……我出生時的那塊石頭在哪?」

「哦,在媽這兒呢!」趙媽從挎包里翻出石頭,「你住院後,我去你家拿洗漱用品,在地上撿到的……你丈母娘說你是被石頭砸暈的,是不是這塊石頭?你這腦殼也太硬了,石頭都裂開了……」

鬼接過石頭,仔細觀察。

石頭不大,直徑也就一兩厘米的樣子,表面光滑圓潤,但腰處有一道細細的裂痕。

「這顆石頭怎麼來的?」

「媽跟你說過的呀,忘記了?」

因為擔心兒子晚上沒睡好覺的趙媽嗓音有些沙啞,她停下清了清嗓子:

「你出生的時候,幾天沒有排便。護士每天過來問,搞得我特別緊張,都開始懷疑你是不是腸道有什麼問題了。

後來我伸手摸了摸你的小**,發現裏面有塊硬硬的東西。就伸出小指頭這麼一摳,這塊小石頭就滑出來了,順帶着還噴出了一堆黑色的粑粑。

病房裡那個臭呀……」

趙媽拿手在面前扇了扇,彷彿又聞到了那股不可描述的味道。

「後來我拿着石頭去問了好多家珠寶店,人家都說這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趙媽看了一眼石頭,眼神中帶着些許失望。

「唉,本來以為挺值錢的,搞了半天就是塊普通石頭……不過娘胎裡帶的,好歹是個紀念,就給你弄了根紅繩系脖子上了……」

聽完趙媽的話,鬼陷入了沉寂……

「嚯……」

半個小時後,趙大川終於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

當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

卧槽,「鬼壓床」也太恐怖了!

就在這時,他的腦海里幽幽響起另一個聲音:

「不是『鬼壓床』!」

嚇得趙大川差點再一次暈倒,想到之前「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經歷,才硬是忍住沒暈。

經過大半天的相處,趙大川終於搞明白自己不是被「鬼壓床」,也不是得了精神分裂症,而是被仙界大神的殘魂寄生了。

趙大川胎裡帶的那塊石頭,其實是仙界的儲物靈石。

殘魂此前一直呆在靈石里。

那天靈石砸到趙大川的後腦勺,裂了,殘魂從靈石里跑出來,才附着到趙大川的身上。

殘魂名叫趙無纖,自稱是仙界戰神,仙帝最小的兒子,出生即是仙人。

他吹噓自己在仙界時,神功蓋世,英武不凡。三界中,他是萬年不遇的修鍊奇才,更是讓眾仙女痴迷的頂流男神。

所到之處,男仙無不頂禮膜拜,女仙無不尖叫暈倒……

「呵呵!」

聽到這時,趙大川譏笑了一聲。

「這麼厲害,還不是混成了渣渣?就剩一縷殘魂,寄生在我這個平平無奇的凡人身體里。」

此話一出,殘魂整整半日沒有開口說話。

殘魂不說話的時候,趙大川沒有閑着。

他在醫院又是拍ct,又是做核磁共振,可是檢查結果卻是:一切正常。

傍晚時,在趙大川懷疑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時,殘魂的聲音再次響起:

「小子,本尊剛觀察了你的身體,你有修仙的資質。」

趙大川暴汗:「大哥,你知道我多大了嗎?」

「28歲才開始修鍊的確是遲了些,而且你早已不是童子之身,加上平時也不知節制,虧空有點嚴重。」

聽到這兒,趙大川翻了個白眼,抗議道:「老子厲害得很!」

這時殘魂話鋒一轉:

「但修鍊這種事,講究的是機緣。今日,本尊寄住在你的身體里,這就是你的大機緣。你可以拜本尊為師,本尊助你步入修真大道。」

「不要。」

趙大川乾脆地拒絕了。

殘魂沒想到自己會被拒絕。

凡人得知自己有修道成仙的機會,不應該是興奮得手舞足蹈,尖叫連連嗎?

到他這怎麼就變了?

其實他內心裏也不想收趙大川這種軟飯男做徒弟。

只是自己的這縷殘魂必須要靈氣溫養才能更加凝固,要不然只能像現在這樣時醒時眠,最後徹底寂滅。

他自己又沒法直接從外界吸收靈氣,需要宿主代勞。

「為何?」殘魂耐着性子問。

「你以為我傻啊?我可是一位飽讀網絡修真文學的現代青年。你讓我修仙,無非就是想等我修鍊到一定等級,然後奪我的舍,用我的身體重生罷了。」

殘魂感覺自己的小心臟受到了暴擊。

當然,如果他有心臟的話。

這個世界對他這種殘魂流,真的是太不友好了!

宿主不好騙啊!

殘魂再次穩了穩心神,拿出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

「本尊如今只是一縷殘魂,要達到你所說的可以奪舍的強度,估計得等上百年,凡人又有多少能活到百歲?

……(此處省略500字)……

修仙后擁有靈力,動動手指頭就可以在這個世界稱王稱霸,活得肆意酣暢。

上百年的好日子,你不虧!」

以前看網文的時候,趙大川的確有將自己想像成裏面的主角,幻想着能體驗一把「天不生我趙大川,劍道萬古如長夜」的裝叉感。

無數個落寞的夜裡,趙大川摸着石頭幻想的時候,曾想過自己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奇遇……

然而,

奇遇那麼多,

可以是系統,可以是空間,可以是這樣那樣的金手指……

為什麼要是這種?!

萬一在劇本的設定里,自己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炮灰,是給殘魂趙無纖奪舍的工具人,那不就虧了?

可是,人生短短几十載,能讓自己翻身成為人上人的機會,屈指可數。

想他此前的人生,種種窩囊,種種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