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
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 連載中

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

來源:google 作者: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師師 蔡絛

東疆戰神,代甲千萬,殺敵無數,光榮退伍之後,射箭冠軍身份回家,突發意外穿越大宋成了高俅義子高衙內大宋內憂外患了,華夏男兒怎麼讓外族猖狂?好男人當自強!展開

《人在水滸:李師師是我未婚妻》章節試讀:

「這話可以你說的,到時候別反悔。」

蔡絛的話停說完,就聽高強說道:「好男人,出口即釘,落地生根。」

這話說的霸氣十足,眾人無不側目。

就在這時,卻見高強已經取箭在手,昂首舉箭,直到這會眾人才發現,不遠有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型這向這邊飛來。

金風起北雁南歸!

身為北疆戰神級人物,高受專門的培訓,對各生物的習性都是了如指掌。

他早就算準,今天這個時辰有燕群飛過,這才敢如此的的託大。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高強第一箭已經出手,箭出雁落。

「神射手啊!」

不知道誰喊這一句,眾人立刻紛紛附合,場合叫好聲音四起。

高強根本沒停,繼續搭弓射箭,手速如飛,這要感謝多年的單身生活。

九隻箭射出,也只是眨間之間,歡呼聲還沒停,已經有九隻大雁落地。

現在高強手裡人一隻箭,再射下一隻,也就可以與朱沖打個平。

只是平而不是贏!

高強要的贏,而不是平!

就在這裡,呼聽負責看香的小宦官喊道:「一柱香燃盡……」

眾人都感覺這柱香的時間,比平時要比上許,回頭去看,果然那柱香已經燃到根底,馬上就熄滅!

他們哪知道,蔡絛早就暗暗買通小宦官,讓他偷偷的吹那支香,以加速燃燒的速度。

與此同時,高強最後一隻箭也射了出去,再看時有雁墜落。

十箭十雁,這箭法已經絕對是頂級了。

射雁與射兔子難度不能同日而語,野兔之類射不完,還是可衝過去用叉槍補刀。

大雁你射偏了,那就是前功盡棄了。

雖說都知道,高強的箭法肯定比朱沖,可近建立在比賽規定,最多算是平局。

平局,那就等着再比,幾乎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朱公子,看來我們得御馬監見了。」

高強淡淡開口說道。

朱沖此時一臉的驚愕,他有些不相信眼前以生一切。

難道這廢物,真有神仙附休不成?

這可能是唯一的合理解釋了!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突然蔡絛開口替他答道:「高公子你倆都是**,只能算是平局,而朱公子,早你一步完成,自然是朱公子勝出。」

這話也沒冒病,本來就規定,同樣的數量下,先完成的勝出。

「誰告訴你,我也是**?」

高強轉頭看向蔡絛,眼神之中滿是不屑。

一時之間,蔡絛也有些懵,不知道高強是什麼意思。

只聽他繼續說道:「你去看看,我最後一箭,射下來幾隻。」

此話一出,從人都是一驚,也不等人吩咐,已然小宦官飛奔而去。

沒一會的功夫,小宦官高聲喊道:「一箭雙雁,高公子射下來十一隻大雁。」

場內徹底沸騰了。

幾乎所有人都出驚呼聲,一箭雙雁,聽說過沒見過。

更沒想到,這一手驚人絕技,居然出於京城著名的廢物紈絝高強之手。

也就是宋代沒有頭條,也沒有短視頻。

要不然高強妥妥的一代大網紅,瞬間就能吸粉千萬。

「現在蔡公子還有什麼說的?你可是要陪朱公子一起去御馬監?」

縱是蔡絛能言善辯,這會也是一句話不出來,這個結果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輸了,輸的很徹底。

讓他不甘心的是,居然輸了給一個出了名草包廢物,這是他不能忍受的。

「蔡公子不說話,看意思是與朱公子,情深義重,這御馬監之旅,必然要攜手同行了?」

高強這是話裡有話,宋朝男風極盛,誰都明白他這是在說什麼,立刻就是一片鬨笑之聲。

蔡絛差點沒氣死,可偏偏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失敗者說什麼都是錯!

那怕是真理,換來也只能是嘲笑!

蔡絛、朱沖知道,今天這臉丟大,可又什麼其它辦法,只得再次下跪準備認罰。

就在眾人都以為比賽結束了之是時,場外一匹白馬飛奔而來。

等到近處,翻身下馬:「報聖上,金國大使蕭道成在場外求見。」

此時大金剛剛建不久,實力並不算太強,與大宋之間的關係還可以。

這段時間,蔡京一直在與宋徽宗商量聯金抗遼,想不到金國就派人進來了。

按着宋徽宗的意思,擺架回宮,然後在側殿接見蕭道成。

童貫說開口說道:「依奴才之見,不如就在這裡見,讓其看看,我大宋好男兒的風采,也讓這些蠻夷,不敢小視我朝。」

他的意思就是給大金來使來個下馬威,對於童貫,宋徽宗從來都是言聽計多。

立刻點頭,吩咐童貫帶人去迎。

有外人到隊伍自然得從新排列, 文東武西按官職大小站到了宋徽宗身後,像高強、王良明、朱沖等人,都只能站一最後排,垂首而立。

沒一會的功夫,童貫帶着一隊人回來了。

這些人從穿着就非漢人,儘管才入秋,卻各各都穿着獸皮衣褲,背背彎弓,腰間挎刀。

一行十幾個人,個個生得都極為魁梧,膀大腰圓,騎得的也高頭大馬,神氣十足。

別人都不敢抬頭,高強可不管那樣,抬頭盯着大金國來人看。

他知道大金起源於東北,由生女真於金太祖完顏阿骨達建立。

看來東北人的體格子,自古就比南方人強。

事實上無論是誰都得承認,游牧民族的身體素質要比農耕民族好得多。

只是他不明白怎麼大金來會姓蕭,這可是大遼的國姓啊?

他哪裡不知道,這蕭道成原來是大遼的命官,因造反不成,這才逃到了大金,結果受到大金國國王完顏骨達的重用。

這次特意派他來見宋徽宗,為的就兩國聯合攻遼的事。

蕭道成三十幾歲的子,面如黑鍋底,八字眉、蛤蟆嘴滿臉的橫肉長得為兇惡。

見了宋徽宗,並不下馬施禮,只在馬上拱了拱手,就算是見禮了。

看到他如此的無禮,宋徽宗也有些不高興。

大宋一直以上朝自居,在他看來,自己親自接見對方已經算給足面子。

現在對方居然如此傲慢,有些給臉不要臉。

陰沉着臉說道:「你來見朕有何事,速速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