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人途
人途 連載中

人途

來源:google 作者:血紅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馮教授 方文

他是風,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話;紈絝子弟覺醒風靈之體成魔門嫡傳,通過傳承聖道獲得無上秘法,科技改造無限進化,以魔之名縱橫天下縱有大道萬千,公道只在我心,縱使天崩地壞,我身長存世間!展開

《人途》章節試讀:

尖銳的破空聲伴隨着數十道極細的寒光漫空飛舞,數十具橡膠人像在兩秒鐘內被撕成了碎片。

方文手持兩柄精鋼打造的鷹爪,在兩秒鐘內揮出了三百六十擊,鷹爪和空氣急驟摩擦,開始隱隱發燙。

這是一間面積超過一個足球場的密封空間,四周牆壁上掛着無數冷兵器,從最常見的刀槍劍戟到最偏門的跨虎雙欄、蜈蚣鉤、喪門斧等等,應有盡有,幾乎包括了人類有史以來冷兵器發展史中出現過的所有代表。就說劍,其中有輕而柔韌的中國軟劍,其薄如紙,僅重三錢二分;也有中世紀德國條頓騎士使用的雙手大劍,長一米八零開外,重達五十公斤以上。

風門對於冷兵器的鑽研,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每一種冷兵器都只有最有效的三五招散手,用最快最直接的招式奪走敵人的生命,每一招的殺傷力都驚人的強大。方文最近半年的任務就是,囫圇吞棗的記下所有這些冷兵器的殺招,然後在未來的數年內不斷的強化鞏固,最終達到任何一件兵器都能信手拈來發揮最強殺傷力的化境。

「勁道很足,但是,聲響太大。你想要讓你的對手在一條大街外就聽到你的動靜么?」

站在訓練場角落裡的風大先生大聲的訓斥着方文,他在牆上取了一對短匕首,隨手丟一柄給方文:「雙爪的招式記下了,現在傳授你匕首上的功夫。匕首,乃暗器之王,他幾乎能勝任一切的搏殺場合。很可能,一柄可靠的匕首,就能救下你的性命。」

「現在看好。匕首的路數也是風門秘技中最繁複的,一共有三十六路散手,路路奪命、招招勾魂,全部是進手的功夫。沒一招浪費在防守上。」風大先生身形如夢如幻,一招招的給方文演示起來。他手上的匕首速度極快,比方文方才出招的速度快了何止十倍,但是卻一點聲響都沒有。

方文出神地看着風大先生的動作。他現在的功力很強,非常的強。按照雪大先生的估算,等方文適應了如今的功力,真正將九天御風經的五六七三重境界穩固之後,他還能繼續接受元液的注射。雪大先生有十成十的把握在三年內讓方文成為真正的絕頂高手。

但是方文欠缺經驗,他根本不會應用體內的真力。不要說風大先生,就是任何一個風門合格的外圍弟子,都能在三五招內正面搏殺方文,或者乾淨利落的暗殺他。風大先生現在做的,正是將自己一輩子參悟出來的技巧,毫無保留的傳授給方文。

冷兵器,拳腳,暗殺技,偵察技,隱匿技,潛入技,方文在半年內需要學習的東西,很多,很多。

半年的時間絕對不夠方文掌握這些,出了一身天生的風靈之體,方文的智商也不過是中人之資。想要徹底的掌握這些,沒有十年的苦修,根本不可能。

匕首破空,方文身體扭曲着,隨着風大先生的動作一招一式的比划著。他睜大眼睛,集中了全部的精力來記憶風大先生的招式。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方文有着深刻的覺悟,此刻的他,不是以前的他。在他的心中,他極度的鄙視以前的他。他發誓,他要做一個全新的方文。一個和以前完全不同,高高在上的,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能夠有足夠的力量去爭取一些東西的方文。

這些招式,就是力量的一部分。

五個月後,方文被風大先生丟去了亞馬遜原始森林裏的特種兵訓練營,接受了三個月負荷比之普通特種兵強上百倍的地獄訓練。

方文,經過初步的磨礪,已經展示出一點兒上位者的威嚴。

當然了,一些自幼養成的,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他骨子裡的東西,並不是這麼容易清理掉的。

芝加哥聯合鋼鐵公司大門口,一輛最新款的奔馳跑車玩了一個花哨的擺尾,帶着尖銳的剎車聲停在了鐵門外。兩名站在門口的保安相互看了一眼,立刻氣勢洶洶的沖了上去,用力的一拳轟在了車窗上。「這裡不是你們這幫飛車黨來胡鬧的地方。滾,或者讓我們打斷你的腿丟出去!」

「我很像那票飛車黨么?」戴了一副大墨鏡,穿着一身標準的花花公子模式的花花綠綠的衣服,方文氣急敗壞的鑽出了跑車,指着兩個保安大聲地叫嚷起來:「我很像那群地痞流氓么?你們看看,我很像飛車黨么?」

兩名保安歪着鼻子看了一眼方文的跑車。嶄新的最新款跑車,但是上面畫滿了老虎身上的黃褐色條紋。沒錯,這就是一輛飛車黨的標準坐駕。兩名身高都在兩米以上的保安立刻抓住了方文的肩膀,就要履行他們的諾言,將方文的大腿打斷後丟出去。

一輛破破爛爛的,車齡起碼在二十年以上的福特轎車慢吞吞的噴着黑煙開了過來,風大先生一腳踢開了車門,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兩名保安眼裡寒光一閃,急忙的朝風大先生鞠躬行禮。風大先生淡淡地說道:「玄風三十九、旋風四十二。你們認清方文的模樣。以後他就是這家鋼鐵公司的負責人,也是你們玄風部芝加哥分部的首領,你們直接向他負責。」

兩名保安行了一個抱拳禮,恭聲道:「喏!」他們看了看方文,又看了看他那輛花哨的跑車,眉頭同時扭成了一團。

風大先生無奈的看了一眼方文的跑車,嘀咕道:「總比上次那輛畫了無數**的瑪莎拉蒂來得好。」他指着方文,略微有點威嚴的訓斥道:「年輕人,做事要低調,穩重。呃,算了,你才十九歲不到,我和你計較這些幹什麼?」

「那是當然!」方文昂着頭,大聲說道:「師父,您一把年紀了,玩玩什麼低調、穩重的事情很好。我嘛,還沒到那個歲數。哎呀,該死的亞馬遜大水蛭,奶奶的,我已經里里外外刷洗了十幾遍了,怎麼還是渾身不舒服?」

抬頭看着眼前這家巨大的鋼鐵公司,方文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師父,這家公司,是我的了?」

風大先生白了他一眼,冷笑道:「胡說八道!這都是門內的產業,你負責打理就是。」頓了頓,看到方文一臉的失望,風大先生急忙安撫道:「不過呢,你每年能夠從他的利潤中提取百分之十作為開銷。」

「百分之十?」方文眼睛亮了,他激動的抓住了風大先生的肩膀,大聲說道:「師父,你沒騙我吧?把我丟去了那個鬼地方三個月,不會給我開空頭支票讓我白開心吧?你的意思就是說,我以後不用飆車去賭錢了?」

沒來由的,風大先生覺得有點心酸。他用力地拍了拍愛徒,笑道:「胡說八道,你是風門掌門的關門弟子,窮了誰,還能窮了你?」

領着方文進了鋼鐵公司,風大先生召集了公司內的幾個頭面人物,也就是風門在芝加哥的負責人,將相關的權力移交給方文後,又開着他那輛破破爛爛的福特老爺車緩緩離開。

芝加哥聯合鋼鐵公司、玄風部芝加哥分部,這是風大先生鍛煉方文的場所。

芝加哥大學,是方文未來兩年時間內汲取他所需要的各種知識的場所。一個合格的風門領導人,不可能是一個只會打打殺殺的莽夫。

而風大先生,則去了大陸,繼續掛着他那新加坡客座教授的牌子,不知道去主持一些什麼勾當。

方文暫時還沒有實力參與這些核心的機密。他的實力,需要他在未來兩年內慢慢的擴充。

不過,方文已經很滿足很滿足了。他到了公司的第二天,就挪用了數千萬公款,購買了數十輛以前他夢寐以求而沒有財力去買的頂級跑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