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熱愛
熱愛 連載中

熱愛

來源:google 作者:地主家沒有魚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意 江聿行 現代言情

林意年輕時養了一個小白臉後來因為她沒錢了無以為繼而不了了之她也沒有想到,在她結婚後,她還能再遇到這個小白臉展開

《熱愛》章節試讀:

  研究生開學不用軍訓,一開學就是上課。

  第一天的課不多,課上完後林意就叫來了司機送她回去。

  剛入秋的季節,白天的氣溫還是很高,車子開在綠蔭道上,坐在車裡的林意倒是沒覺得有多熱,但在看到操場上那一片還在站軍姿的新生後,才有了點皮膚生汗的感覺。

  林意沒吃過這種苦,梁歆芙早就料到她吃不了這種苦,剛一入學提前就給她辦好了手續,但林意不想表現得多特殊,便在一旁搬了個小馬扎做旁觀。

  但光是坐着,也是免不了一身的汗。

  林意看了一眼操場一旁的樹下,果然那邊也坐着幾個「特例」,比起陽光底下咬着牙站軍姿的新生,這幾個就清涼輕鬆了許多,甚至還有閒情逸緻聊天。

  林意掃了一眼後就想轉過臉,卻被樹下明顯與其他人不同的身影吸引住了視線。

  那人穿着一身白色醫袍,只是隨意站在綠蔭樹下就讓人挪不開視線……

  江聿行!

  林意一震,急忙叫司機:「停車!」

  林意下了車後就直接往樹下的那個身影衝過去,而等走近了一看,發現那人確確實實是江聿行,她沒有認錯,可他臉上溫柔和煦的笑意,讓林意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認錯了人。

  腦中混亂,就沒來得及看清腳下,林意「哎呀」一聲,摔倒了在江聿行的跟前。

  不管是江聿行還是剛才一直和他聊天的女生都被嚇了一跳。

  忽然不知道誰笑着說了一聲:「江醫生,你來病人了。」其他人就又哈哈笑了起來。

  林意聽着那輕盈的笑聲,就更加覺得耳熱,一上來就出了這麼大個糗,可膝蓋又疼得不行,根本沒法從地上爬起來。

  「同學你沒事吧?」

  正一片尷尬難堪之時,耳邊突然聽到江聿行的聲音。

  「人家現在起不來,要江老師親親才能起來。」

  林意還沒來得及回話,就又有女生調笑說。

  林意的臉瞬間更紅。

  「安靜點,」江聿行沉聲警告了句,這下那幾個嘰嘰喳喳的女生終於安靜下來,隨後他又轉身對林意說:「來,先扶着我的手坐起來。」

  林意伸出手抓住了江聿行的手,而就在她抬臉看向江聿行時,她很清楚地看到他僵硬了一下。

  林意知道他這是認出自己了。

  林意也很意外,她沒有想到他也和自己一樣,沒有忘記他。

  「江……」林意心裏忍不住雀躍,可剛說了一個字,就被江聿行打斷:「膝蓋破了,我這邊沒有消毒工具,你跟我來一趟醫務室。」

  說完就站起身來,點了兩個一旁坐着的女生,說:「你們倆幫忙把人扶到醫務室去。」

  兩個女生倒是乖乖站了起來,一人一邊架住了林意的手臂,扶着她從地上站起來,卻看也沒看她,只顧着跟江聿行撒嬌:「江老師我們給你幫忙有什麼獎勵沒?」

  「放心,好孩子我都會給獎勵。」江聿行輕輕一笑,眼睛在林意臉上停頓了一下,不知為何,林意覺得他那眼神,是警告她不要多說話。

  於是接下來林意就一聲不吭地任由那兩個女生架着她去了醫務室。

  醫務室里空空,一進去就能聞到淡淡的藥味,江聿行讓林意先坐在病床上,然後順手撈了兩顆糖扔給那兩個女生:「給,獎勵,拿好就趕緊走吧。」

  兩個女生剛高高興興接了糖,一聽江聿行這麼說癟了嘴:「哎,我還想繼續吹會兒空調,外面好熱——」

  「快走,」江聿行沉下語氣威脅,「不然下次就不給你們開假條了。」

  這麼一說,那兩個女生終於走了。

  人一走,醫務室就安靜下來,一時間只聽得見空調運轉的聲音。

  林意一直在一旁看着江聿行是怎麼和那兩個女生調笑,所以等他一轉身朝向自己,就很清楚地感覺到了他態度的落差。

  「江……」林意有一肚子疑問,但在看到一言不發專心給自己處理傷口的江聿行後又頓住了。

  對啊,她該怎麼問。

  問他怎麼在這裡嗎?

  很顯然剛才那幾個和他開着玩笑的女生,是不知道江聿行之前是做過什麼的。

  他現在明顯是「從良」了,她作為極少的知情人,怎麼能揭人家傷口的疤呢?

  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江聿行竟然是做醫生的,之前和他待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卻從問過他。

  「傷口不深,只是擦傷,回去後注意別碰水就行。」

  林意胡思亂想間,江聿行就已經給她處理好傷口,轉身整理托盤裡的藥品。

  轉身背對着她的樣子,像極了他曾經無言的逐客令。

  林意一顆心沉到深處,瞬間有些不明白自己在幹什麼,難不成到現在了,她還期待他對自己真的有什麼嗎?

  「是學生還是老師?」這時江聿行突然問,將林意的思緒一下子扯了回來。

  「什麼?」

  「還是只是路過?」

  林意聽他這麼問,才明白過來他這是在問她為何出現在學校。

  「是學生,今年研一。」

  「哦,是嗎,」江聿行轉身看着她,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比起是在看她,那眼神更像是在給她施咒,「那我們以後不會再見了,對吧?」

  林意一怔,明明腦子裡明白江聿行這話的意思,卻怎麼都答不了一聲「是」。

  「聿行快十二點了,我們去吃午飯吧。」

  就在這時,伴隨着一個年輕女聲,醫務室的門被人推開,進來的女人年輕漂亮,妖嬈曼麗。

  看到醫務室里有人,她一怔,看向江聿行:「你有病人?」

  「沒事,一點擦傷,已經處理完了,」江聿行也不在意林意的回復了,放下手裡的東西,直接朝女人走過去,說:「我們走吧。」

  「等、等一下,」見江聿行要走,林意再也忍不住,急忙從床上跳下來,叫住了江聿行。

  挽着江聿行手臂的女人也回頭看着她。

  那樣親密的舉動,兩人是什麼關係一目了然。

  「還有什麼事?」江聿行問。

  林意好不容易把視線從那女人的身上剝離下來,回到江聿行的身上。

  如果沒有錯的話,這就是最後一面了吧。

  林意笑笑:「沒什麼,就是想謝謝你。」

  江聿行上下掃了她一遍,輕輕笑了一下,語氣卻意味深長,「小事,不客氣。」

  「剛才那個女生,我好像認識。」

  一起走出醫務室後,挽着江聿行手臂的霍奚嘉突然說。

  「怎麼可能認識,你認錯人了吧。」

  「沒有,啊我想起來了,是林氏的千金,之前我爸帶我去參加他們家的宴會,我見過她一次!」

  「林氏千金?什麼鬼?」

  「就是那個林氏啊,很有名的那個,林意是林家的小女兒。」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