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職國醫
全職國醫 連載中

全職國醫

來源:google 作者:郭文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寒 現代言情 郭文淵

中醫學院的應屆畢業生方寒,原本只想當一名安安靜靜的帥醫生,娶個漂亮的媳婦,退休之前混個主任醫師職稱,卻沒想到一不小心成了最年輕的大醫國手這是一個小醫生帶着系統成長的故事!這是一個小人物成長為蒼生大醫的故事!歡迎大家關注千金微信公眾號:中文搜索方千金,賬號搜索fqj19871225,隨時關注最新動態!展開

《全職國醫》章節試讀:

熟悉了一天醫院,第二天一大早,一群學生都早早到了昨天的大會議室,今天自然沒有學校的導師陪同,從今天起,大家就要在江州中醫院正式實習了,為期一年的實習期不僅僅關係到大家能不能留在江州中醫院,也關係到來年的畢業......

上午八點整,好幾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夫陸續走進了會議室,其中包括昨天的任海強,除了任海強之外,人群中一位年約八旬,頭髮斑白,面色紅潤的老人更是讓大傢伙激動不已。

這位老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州中醫醫院的創始人郭文淵郭老。

幾個人上了主席台,任海強給大家介紹,除了郭文淵郭老,其他三個人依次是醫院內科的副主任秦衛華、兒科主任薛子林、骨科副主任廖一鳴。

除卻郭文淵,其他三位那也都是江州杏林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秦衛華是傷寒派大家羅元辰羅老爺子的得意弟子,薛子林也是赫赫有名的兒科聖手,至於廖一鳴更是骨科權威,一手正骨手法讓不少人嘆為觀止。

作為中醫學院的學生,方寒這些人平常可沒少了解杏林界的一些名家國手,今天能一次見到郭文淵薛子林等幾位杏林界的大拿,大傢伙的心情可想而知,不少人都激動的呼吸急促。

介紹過幾人之後,任海強這才繼續道:「你們這些兔崽子今天運氣不錯,郭老等人今天來醫院參加一個醫療會議,聽說來了不少實習生,特意過來看看,如今郭老年紀大了,平常可是很少來醫院的。」

郭文淵笑呵呵的擺了擺手,緩緩開口,聲音洪亮:「老了,精力不行了,不過能看到你們這些杏林新秀,我還是很開心的,未來的中醫就靠你們這些年輕人了。」

見到郭文淵和藹可親,語氣柔和,一些人膽子也大了,有人大聲喊:「郭老您面色紅潤,精神奕奕,絕對還可以再活二十年。」

郭文淵笑吟吟的一指剛才說話的同學:「你說我面色紅潤,精神奕奕,從哪兒看出來的?說不定我是強打精神呢?」

問話的同學站起身面色漲紅,他剛才只是奉承,被郭文淵一句話問的不知所措。

方寒一看對方,頓時樂了,忍不住偷笑,這小子不是昨天對他嗤之以鼻的那位江州醫學院的高材生嗎?學校好了不起?自己沒本事,那就別咋呼。

郭文淵的眼睛很尖,方寒偷笑,他一眼就看見了,伸手一指方寒:「這位同學你笑的那麼開心,是不是有什麼看法?」

林光亮看到方寒被點名,當下平衡了不少,自己沒答出來,他就不信方寒能答得出來,郭老這很顯然是在考驗大家的望氣水平。

方寒笑吟吟的看了一眼林光亮,站起身來,很是肉疼的在心中默念:「兌換臨時中級望診技能!」

「臨時中級望診技能,崇拜點100點,時效三分鐘,是否兌換?」

「是!」

方寒心中確認,頓時只覺得自己腦中多了不少東西,雙眼也清晰了不少,再看郭文淵的臉色,心中就冒出了相應的診斷結果。

「回郭老,您老剛才走進來的時候步履穩健,雖然走的不快,卻腳步沉穩,動作協調,這說明您的精神意識支配能力正常,神經系統正常,生氣勃勃,精神極佳......您的目光明亮,眼神有靈,也說明您的精氣神飽滿。

再看您的面色,面色紅潤,白裡透紅,富有光澤,說明其華在表,心氣充足,鼓動有力,血脈充盈......由此可見您保養有道,身體康泰........」

方寒開口,口齒清晰,說話通順,整個過程不打一點磕絆,甚至連一點點猶豫都沒有。

會議室裏面不少人嘴巴大張,滿臉吃驚。

中醫診斷靠的是什麼,自然是望、聞、問、切。

郭文淵剛才詢問的目的是什麼,大傢伙也心知肚明,這是考驗一下大家的望診水準。

只是方寒一張口,眾人就有些吃驚了,方寒的每一句每一字都不是隨便說的,而是有根有據,望而知之,這本事不一般啊。

很多人都知道中醫的診病手段是望、聞、問、切,卻沒幾個人知道,望氣其實是四診裏面難度最高的,比起診脈還要難,易學難精,能夠達到望氣而知病因的中醫人,哪一位不是杏林大家,國手名家?

郭文淵有考究的意思沒錯,可他根本沒指望有人能答的這麼完美。

這就好比大家剛剛接觸英語,老師台上問,誰會說英語?其實這麼問就是問誰懂簡單的幾個英語單詞,什麼謝謝了、拜拜了之類的,結果有人一張口就背誦了一段英文名著,這還是初學者嗎?

郭文淵笑呵呵的點了點頭,臉上很是滿意方寒的回答,笑問道:「這位同學叫什麼名字?」

「方寒!」

方寒急忙禮貌的回答。

「又是這個方寒!」

其他人羨慕的眼睛都紅了,昨天任海強問了方寒的名字,今天郭文淵又問,這小子運氣怎麼這麼好。

回答過後的方寒卻等着系統的提示。

「崇拜點36......」

「36點?這是人人眼紅啊。」方寒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這次總共就36位實習生。

林光亮的鼻子都氣歪了,他還等着方寒和他一樣出醜呢,誰曾想.......要是沒有方寒,他沒答出來也就沒答出來,可有了方寒的襯托,他林光亮豈不是顯得很無能?

「你們都坐下吧。」

郭文淵壓了壓手,示意方寒和林光亮兩人坐下,這才繼續道:「今天我就不給大家說太多了,送給各位一句話,我們共勉之,學海無涯苦作舟,醫途漫漫心做秤。」

「學海無涯苦作舟,醫途漫漫心做秤!」

方寒心中嘀咕了兩句話,醫者仁心,能不能成為一名好大夫,醫術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本心,如果心壞了,本事越高,危害越大。

郭文淵說罷,就站起身告辭,秦衛華和廖一鳴幾個人也跟着一起走了,自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也就漏了個臉。

郭文淵幾人走後,任海強這才道:「從今天起,你們這些人就不再是學生了,而是一名醫生,作為醫生,就要有擔當,再說一次,醫院不養閑人,誰要是自由散漫,別說實習不合格,實習期不滿,我就給你趕回去。」

說著話,任海強頓了頓,臉上露出笑容:「你們這群兔崽子運氣不錯,十點整有一個病案,郭老允許你們前去觀摩。」

眾人一聽都興奮不已,剛進醫院就能觀摩郭文淵親自主持的病案,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啊。

像郭文淵這樣的大國手可是很少親自主持醫療會診的,即便是主持,有資格觀摩的人也少之又少,今天他們這些新人剛來就能觀摩郭文淵主持的病案,說出去那是倍有面子啊。

任海強說罷就大步離開了,任海強一走,一群人頓時炸開了鍋。

「郭老主持的病案啊,真是難得啊,即便是我們學校的教授也沒幾個人有這種機會吧。」

「那可不,也虧了我們能來江州中醫院實習,要不然這種機會一輩子也難有!」

九點四十,任海強再次走進了會議室,就站在門口招呼了一聲:「都跟我走,保持安靜。」說罷轉身前面帶路。

一群人急忙跟在後面,都是靜悄悄的,有的人甚至有些緊張。

郭文淵主持會診的地方在後面住院部二樓內科的會診室,任海強帶着一群人進了會診室隔壁的觀察室。

觀察室和會診室一牆之隔,中間是玻璃隔斷,通過觀察室可以看到會診室裏面的情況,裏面的聲音也能通過擴音設備傳過來。

方寒一群人進門的時候,裏面已經坐了幾個人,身上穿着白大褂,胸前掛着胸牌,看胸牌大都是主治醫生,有兩個是住院醫,年紀大都在三十五歲左右。

「自己找地方坐下,保持安靜。」任海強說了一聲,自己走到觀察室前排坐下,方寒一群人急忙找地方就坐。

會診室裏面,郭文淵、秦衛華等好幾位醫院的專家已經在了,等到陸續幾位專家坐定,秦衛華這才站起身講述患者的情況。

「患者是從市第一醫院肝病科轉過來的,43歲,男性,癥狀表現為全身發黃,低熱不退......市第一醫院的診斷結果是重症病毒性肝炎......患者小便茶紅色,黃疸很高......」

秦衛華講述患者情況的時候,會診室內和觀察室內不少人都在輕聲交流。

「這是重症黃疸啊......」

觀察室內的主治醫生門頓時心領神會,實習生裏面有見識的同學也明白這是什麼病症了。

急性黃疸啊,這種病症的情況往往都是病情急速發展,或許眼下看着患者還有精神,極有可能說病危就病危,說沒命就沒命,可以說是命在頃刻。

秦衛華講完患者的癥狀和情況,這才道:「患者現在的情況非常危機,我們必須儘快拿出一個治療方案出來。

會診室內,幾位專家都面色凝重,急性黃疸那可不是小病症,患者送來之前市一醫院已經確診,重症病毒性肝炎,如果情況繼續惡化患者很有可能出現肝性腦病或者肝壞死。

「患者屬於急黃之症,又有血熱、血瘀,同時又有氣陰虛、緩存在濕熱,濕熱瘀毒,應當以涼血、活血化瘀為主......」

「我建議用小柴胡湯、菌陳蒿湯。」

這一次參加會診的都是醫院的知名專家,放在江州省那也是名家醫手,郭文淵沒開口,一群人就商議好了方案。

方子擬出來,觀察室的一群醫生實習生都看的到,方子到了郭文淵手中,他又稍微修改了一下劑量。

「赤芍500克?」

不少人都有些膛目結舌,一般中醫用藥,單味葯的劑量大多都是15克,30克這個樣子,郭文淵改過的藥方,其中赤芍這一味葯的劑量就達到了500克。

不僅僅觀察室的一群人驚訝,就是會診室裏面的有些專家都很吃驚,這個藥方是他們商議的,可是這劑量是郭文淵改過的,即便有人想質疑,那也需要掂量一下。

會診室鴉雀無聲,都等着郭文淵解惑。

觀察室內的張海強笑呵呵的開口:「看到這兒有沒有人有什麼想法,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

觀察室是可以看到會診室內的情況的,允許時候也是可以聽到會診室的聲音的,但是會診室內卻聽不到觀察室的聲音,任海強這麼問也只是隨意的考驗一下,這種互動是有利於醫生成長的。

一群人面面相覷,這個病案對觀察室的大多數人來說都有些深了,特別是對一群實習生來說,這些人大多數也只是在理論階段,實踐經驗幾乎為零,小感冒小發燒也不見得現在能吃得動,更別說這種重證了。

觀察室安靜了一小會兒,一位主治醫生開口,針對的正是郭文淵修改的赤芍劑量:「赤芍有清熱涼血、散瘀止痛的作用,倒是對症,但是赤芍也有抗血小板凝集的作用,這麼大劑量......「

說到這裡,這位主治醫生急忙閉嘴,現在大多數的中醫都懂一些西醫的常識,比如赤芍有抗血小板凝集的作用,血小板就是西醫的說法,中醫可沒有這個。

大家都知道,血小板具有凝血功能,一旦血小板稀少,很有可能造成內出血.....

這位主治醫生的意思也是這個,只是話說了一半,他就打住了,方子是郭文淵改的,郭文淵那是什麼人?江州中醫醫院的絕對權威,質疑郭文淵?這位主治醫生很顯然還沒有這個膽子。

醫療界等級那是非常森嚴的,一層一層,實習生見了住院醫都要叫老師,住院醫見了主治醫生呢?同樣要尊敬,郭文淵的地位那可比主任醫師高了不知道多少,已經不能拿常規的醫師職稱來規範了。

通俗的說郭文淵那就是王者,主治醫不過是黃金,黃金質疑王者......傳出去別人怎麼說?

這位主治醫生閉了嘴,觀察室頓時又沒人吭聲了。

任海強掃視了一眼:「還有沒有人有什麼看法?隨便說嘛,這個病又不靠你們治療,說錯了也沒什麼大礙。」

「那個我說一說可以嗎?」方寒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這麼多主治醫在場,自己一個實習生說看法真的好嗎?

可要是不說一說,這麼好的裝比機會豈不就錯過了?

「隨便說。」任海強鼓勵道。

「那我就隨便說說,要是說的不對,還請各位老師不要介意.......」方寒有些靦腆的謙虛着,心中卻已經召喚系統。

「兌換臨時中級病案分析......」

「說吧。」任海強笑呵呵的看着方寒,這個年輕人他是有印象的,很不錯的年輕人。

「根據秦主任剛才所說的情況,我們可以判斷,患者的病情應該是熱毒侵襲,血脈運行不暢,濕熱淤積,繼而散發於體表......從而導致患者皮膚髮黃,所以謂之『急黃』,治療上自然應該採用活血、化瘀、利濕、清熱解毒的法子......

小柴胡湯清熱解毒,針對的是患者的熱毒,菌陳蒿湯清熱利濕,針對的是患者的濕熱......赤芍清熱涼血、散瘀止痛,針對的是患者的血瘀......」

方寒一開口,眾人就驚呆了,你這是隨便說說,你確定只是隨便?隨便就這麼專業,這要是認真,其他人還活不活了?

方寒沒有理會其他人,自顧說著:「至於赤芍具有抗血小板凝聚的作用,會不會引起廣泛的內出血?」

一群人面面相覷,大家都等着你說呢。

方寒目光一掃繼續道:「這個可能自然是有的,但是我們考慮病情應該從全局出發,患者現在是什麼情況,猝然發病,命在頃刻,可以說患者現在已經到了萬分危急的關頭,醫者用藥如兵家用兵,兵貴神速,如果一次用藥不能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那麼就極有可能錯失良機,而且在當代中醫治療案例中也不是沒有重用赤芍的先例,大國手王雲成王老就有『涼血活血重用赤芍』的治療思路。」

會診室內,郭文淵緩緩開口:「治病救人猶如兵家用兵,兵貴神速,一旦錯過戰機,就有可能全盤皆輸,患者的情況刻不容緩,一些小概率的意外自然不能避免,這一點給患者家屬解釋清楚。」

「我靠......」

有人當下就禁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眼神灼灼的看着方寒。

這邊方寒話音剛落,會診室郭文淵就開口了,而且說得和方寒大同小異......

不少人眼珠子都瞪圓了,這怎麼可能,有幾位主治醫生還特意看了看方寒的胸前,白大褂前面空空如也,沒有胸牌,這確實是實習醫生的特徵啊。

可尼瑪你這確定是實習生?誰家的實習生這麼牛叉,莫不是某位國手的關門弟子?

什麼時候實習醫這麼牛了?

前來的實習生們心思就更複雜了。

這一次方寒可是大出風頭啊,在這種專家級的會診病案上,方寒竟然有着自己的看法,最主要的是這個看法完全正確,郭文淵的解釋無疑是對方寒的肯定。

大家心中都和明鏡一樣,別看這會兒大家都在觀察室,剛才方寒的話會診室內的專家一句也沒聽到,可是觀察室有記錄啊,搞不好還有視頻錄像.......

方寒此時也很高興,系統提示已經到了:「崇拜點......162。」

162點,還賺了62點,簡直太划算了,這幾天方寒也大概琢磨了,這個崇拜點大多數是按照人頭算了,每個人每次只能提供一點,但是如果有同行在場,職稱不同提供的崇拜點就不同,特別是讓比自己職稱高的同行崇拜,這就好比越級打怪,越級越高,經驗越高。

今天觀察室可是有好幾位主治醫在呢,主治醫對方寒這個實習生來說那就是高級別的野怪啊......

方寒正樂呵呢,腦海中又是一聲系統提示音:「叮......首次獲得高級別同職業者的認可,獎勵永久國醫基礎技能——理筋八法(高級)。」

「理筋八法?永久?還高級?」

方寒下意識的一愣,沒想到系統還有額外獎勵機制。

國醫基礎技能,又稱之為國醫適宜技術,也可以說是中醫傳統療法技能類。

現在一般所說的中醫傳統療法技術包括針法類、灸法類、按摩療法(手法類)、中醫外治療法、中醫內服法、中藥炮製。

針法和灸法統稱針灸,針灸的門道很多,甚至不少國手級別的中醫在針灸方面也不見得就有宗師水準,每一位針法大拿都是聲名赫赫。

按摩療法不少人都知道,推拿按摩是傳統中醫技能,基本上差不多的中醫人都懂得一兩手推拿手法。

懂中醫的人都知道,中醫不僅僅有方,更有法,方自然就是方子,可是準確的方子也要有適應的方法,方法不同,效果不同,有時候即便是方子對了,法子不對,那也是無濟於事。

中醫的法就包括針灸,按摩,火罐,刮痧,藥物的內服外用,炮製配合等等。

理筋八法就屬於推拿按摩也就是手法類中的一種推拿手法。

系統提示結束,方寒覺得自己的腦海中突然多了不少東西,雙手也變的靈活了不少。

伸出手,方寒試着變幻了幾種手法。按法、揉法、推法、滾法、劈法、擊法、搖法、晃法,所有動作非常順暢靈活,就好像他已經實踐了無數次

中醫是一門經驗性的醫學,很多時候診病救人,用藥針灸,靠的都是豐富的經驗,無論是眼力還是手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就拿針灸來說,即便是你很有天賦,沒有足夠的實踐,也不可能成為針灸大拿。

在某種程度來說,中醫除了領悟,靠的就是熟能生巧,剛才的一瞬間,方寒只覺的有人給他灌輸了一位推拿了幾十年的老中醫的經驗,當然這個經驗僅僅限於理筋八法。

隔壁會診室人去屋空,觀察室內的幾位主治醫和住院醫也都起身離開,任海強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大家去吃午飯,下午我們去熟悉各個科室,先去針灸推拿,然後去保健恢復科,給你們三天時間熟悉科室,三天之後給大家分科室,科室實行的是輪轉制。」

「針灸推拿?」方寒有些迫不及待,很想找人立馬試驗一下自己的理筋八法。

針灸推拿科的病人大多以慢性病為主,比如風濕類風濕,腰椎間盤,頸椎病等。

整個江中院患者最多的地方一個是內科,一個是骨科,下來其實就是針灸推拿,畢竟相比起來,婦產科和外科兒科等方面,大多數人首選的還是西醫。

現在社會,人們生活節奏快,可以說是十人九病,而且各種職業病是絡繹不絕,在治療慢性病職業病方面,中醫還是很吃香的,特別是江中院更是東南五省最著名的中醫醫院,患者自然絡繹不絕。

走進針灸推拿科,讓方寒等人意外的是,針灸推拿科的患者竟然普遍年齡不是很大,三十多歲左右的人佔據多數。

任海強一邊走一邊道:「現在很多年輕人因為久坐的原因,腰椎頸椎問題非常普遍,在這方面,我們醫院是很權威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腰椎頸椎問題現在的年輕人大多都有,特別是職業白領,公司職員,司機這些職業,患上頸椎腰椎問題的非常多。

可是呢這個病又不要命,患了這個病呢,大家該工作的還是要工作,真正有時間專門去治療的人不多。

恰巧相反,這個病恢復起來慢,需要的正是時間,其實很多人的腰椎頸椎問題一開始並不是很嚴重,要是能放下工作專心治療,完全康復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大家卻沒時間,最多緩解一下,繼續工作,從而導致病情不斷加重。

在緩解腰椎頸椎問題上,中醫傳統療法效果顯著,真要撐不住了去醫院扎幾針,做一個療程推拿緩解一下已經成了不少人的首選。

這一點在另一個方面其實也能反饋出來,近幾年各種**館如雨後春筍一般遍地開花,大多生意還都不錯,也正是因為職業病患者不斷增多。

上班族白天沒時間,晚上去按摩放鬆緩解疲勞.......當然,大保健之類的不算。

「任主任又帶實習生熟悉環境呢?」

任海強作為醫教科的副主任,在醫院人氣還是很高的,進了科室就有醫生問好。

「一群兔崽子,不熟悉一下怎麼讓人放心。」任海強笑呵呵的和對方打着招呼:「今天患者不少?」

「今天禮拜六,人滿為患。」針灸推拿科的醫生苦笑,一般科室禮拜天禮拜六都是有輪休的,唯獨針灸推拿科不行,禮拜天反而患者最多。

「有上手的機會沒有?」

「早就忙不過來了,任主任您可是及時雨。」對方滿臉堆笑,這話倒也不完全是拍任海強馬屁

實習生對很多科室來說那都是負擔,醫院畢竟不是別的地方,人命關天,實習生什麼都不懂,誰能放心?

然而針灸推拿科卻不同,這兒來的患者大都沒有什麼要命的病,針灸不說,推拿基本上實習生大多都懂一些。

再說直白一些,推拿手法正確你也看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推拿主要是長期輔助治療,手法錯誤,也不會對患者有什麼危害。

如此一來針灸推拿科的醫生倒是不介意給實習生一些上手的機會,順便賣人情給任海強。

事實上任海強把第一站選在針灸推拿也是這個想法,他笑呵呵的一看身後的一群實習生:「那馬醫生就挑幾個人。」

馬醫生目光在人群中一掃,隨手點了幾個人,點的幾個人中就有方寒,剩下的人都滿臉沮喪。

「任主任,這不公平!」

有人不樂意,上手的機會難得,怎麼能這麼隨意?

「怎麼不公平了?」任海強笑問。

「這毫無根據,總要看看誰手法好吧?」

「怎麼就毫無根據了?」任海強瞥了對方一眼:「顏值那也是一種評判標準嘛。」

剩下的人瞬間嘴巴大張,任主任您能不能不這麼直接,再說,我們哪兒丑了?

等待區,三位三十歲左右的美女一邊等着治療,一邊坐在一起閑聊。

「曉雯,這兒真的有效果?」

「何姐,您就聽我的,江中院那可是很有名氣的。」

「可我這人比較挑,長的不順眼,我可不讓他碰。」何姐皺了皺眉,剛才她瞅了一會兒,大多都是男醫生,男的倒是無所謂,最起碼要帥啊。

正說著叫號機叫名字了,女人急忙起身:「到我了,我先去了。」

......

來到治療區,一溜的房間都是人滿為患,不少患者還在外面等着,有的醫生已經連續治療了好幾位患者了,走出門滿頭大汗。

「我說你們能不能找個看着順眼的醫生,都是什麼歪瓜裂棗?」

一間治療室的門開着,一位身穿職業西裝的女人站在門內,女人一頭長髮,三十歲左右,身材高挑。

「怎麼回事?」馬醫生走上前問。

「患者嫌醫生們......不順眼,已經換了好幾個了。」一位年輕的住院醫湊到馬醫生邊上低聲道,心中那是一陣憋屈,丫丫的,這是醫院,你以為是保健會所呢,還挑人,換技師換習慣了?

長的還算不錯,不過絕對不是什麼正經人。

馬醫生也有些牙疼,現在患者就是上帝啊,招惹不起,要是以前.......請郎中哪個不是提着禮物上門恭恭敬敬?

別看現在看病難,患者看個病挂號排隊,折騰一天,甚至走關係走後門,可要是遇到難纏的患者,醫生也只能賠笑臉,醫患關係早已經成為當下最尖銳的問題之一了。

回頭看了一眼跟着自己來的幾位實習生,馬醫生伸手一指方寒:「你去試試。」

「我?」

方寒伸手一指自己,我去?這不太好吧?

「嗯,就是你。」

方寒無奈,只好硬着頭皮走了過去,他是想試一試理筋八法,可......第一次就拿這麼一位長相不錯的美女試手,會不會有些太......太......

「叮......崇拜點5。」

剛剛走了兩步,方寒就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差點一個趔趄,我去,這就被人嫉妒上了?

「您好,我是方寒,很高興為您服......治療。」

美女看了一眼方寒,滿意點了點頭,這才一扭腰往裡走,方寒急忙在外面關了門,治療之前他要先了解一下患者是什麼情況。

治療室不遠處就是護士台,方寒上前了解了一番,患者是腰酸背疼,並沒有腰椎鍵盤或者骨質疏鬆。理筋八法集合了諸多常用的按摩手法,主要以通經絡,疏導鬱閉之氣,可以散瘀消腫,增強氣血運行,簡直再合適不過。

雙手消了毒,走進治療室,女患者已經換了按摩服,平躺在按摩床上,雙目緊閉。

方寒走上前讓患者俯卧,以右手掌根置於大椎穴部位,大拇指向內靠攏放在脊椎督脈上,四指向外延伸,摁住督脈兩側的膀胱經之上,然後雙手同時用推按手法一路向下,直指長強......

「嗯,舒服!」

方寒剛剛摁倒長強穴,女人就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呼,方寒頓時臉色漲紅。

這長強穴是什麼地方,說穿了那就是尾巴骨所在,屬於非常尷尬的穴位,從邊上看,就像是方寒一路從人家的脖子下面推到屁股上面,這個時候你來一聲舒服是什麼意思?

要說方寒得到的幸虧是高級理筋八法,這所謂的高級和中級初級,手法其實是一樣的,唯獨不同的就是熟練度。

高級手法,可以說已經是非常熟練的手法了,閉上眼睛也知道怎麼摁,方寒一上手那是一氣呵成,他摁上長強穴的時候女患者其實已經有些動怒了,可還沒來得及反應,方寒下一步動作已經開始,一種舒暢敢瞬間傳遍美女全身,讓她禁不住一聲低呼。

換而言之,要是初級手法,動作慢一點,估摸着換來的就不是這一聲舒服,而是一巴掌了,針對女性患者,可沒幾個男醫生敢這麼按,方寒也算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無知者無畏。

「嗯,繼續,給力一點。」感覺到方寒有些停頓,女患者低聲提醒。

方寒急忙用力,手法再次舒展。

「嗯,舒服,給力一點。」

方寒已經是滿臉漲紅,奶奶的,這哪裡是按摩啊,這簡直就是煎熬,這喊的還能再**一些嗎?給力一點是什麼鬼?話說自己難道有成為按摩技師的天賦?

大概半個小時左右,整套按摩結束,方寒是滿頭大汗,滿臉通紅,深吸一口氣,急忙出了治療室。

不多會兒,女患者穿戴整齊也走出了治療室,等待區還有兩位年紀差不多的美女等着。

「何姐,怎麼樣,今天的醫生水平還行吧?」

「很不錯。」何姐遠遠的看了一眼同樣在等待區不遠處的方寒,臉頰也有些紅暈,低聲對自己的兩個閨蜜道:「我告訴你們,今天我可算是遇到高手了,手法神乎其技,改天你們也來試試。」

「真的?」兩個女人眼睛一亮,她們剛才也順着何姐的目光看到了方寒,很帥的小夥子啊。

「叫什麼名字?」

「好像姓方吧......」何姐說著一拍額頭:「呀,忘了問聯繫方式了,你們等着,我這就去要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