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全能王妃超凶噠
全能王妃超凶噠 連載中

全能王妃超凶噠

來源:google 作者:羅傑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羅傑

那夜,她以女漢子的姿態虐他:「廢話那麼多,不會是有問題吧?」有木有問題驗過才知道!隔日,某女只能扶牆而出再橫觀某人,分明一副精神抖擻嗨死了的表情!繼母狠毒,姐妹無良,未婚夫恨不得她早死早超生為了不讓他們太無聊,她決定好好活着!結果一不小心惹了一個悶騷腹黑的男人,寵她上天,粘她入地…...展開

《全能王妃超凶噠》章節試讀:

  再睜開眼,已經是三天後,從侍女小蓮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分處境後,罌粟凝視着鏡中的自己冷冷的笑了。

  現在的她不再是暗夜妖精罌粟,而是花家大小姐花未央了。

  上天到底沒有薄待她,讓她實現了自己前生無法實現的美夢——由殺手洗白白做回普通女子。

  不過這花大小姐……她皺了皺眉。

  花家大小姐,生來就沒了娘,卻仗着爹老子的光受盡萬千寵愛。繼母對其視若親生,妹妹尊重有愛,全家老小都圍着她轉!這還不算,還得了皇上指婚,即將嫁入太子府為正妃。若他日太子登基她還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嘖嘖,這份尊貴足以令全天下女子都羨慕忌妒恨!

  可是鏡中的還算是個人么?

  花未央自己都有些厭惡。

  於花家這種條件,連將死之人都能從黃泉路搶回來,哪怕古時沒有整容術,也不至於大小姐養成一頭豬吧?

  不過,就算真是一頭豬,那也是被花家貢在廟堂里的豬,可不是誰都可以宰的!

  低頭看看胸前包紮傷口的白紗布,花未央笑得更加冰冷。

  這是膽太大呢?還是心太大?

  「小姐,老爺守了你三天三夜,剛被夫人勸回去休息,你看要不要奴婢去請?」小蓮問。小姐從小纏爹,何況這次受了這樣重的傷,可是醒來卻不哭不鬧,安靜得讓人心慌。

  「不必。」花未央起身,移動着寵大的身體把自己的房間細細打量了一遍。

  金碧輝煌的屋子簡直要亮瞎人的眼,檀木和金絲楠打造的傢具,各色古玩擺設,各色或真或假的漂亮盆景……絢麗多彩,讓人目不暇接。

  哎,這花大小姐真是個沒品的主啊!

  花未央嘆了口氣,目光鎖定那些新鮮盆景。烏錦葵、黃杜鵑、海骨花……好是好看,只是這些極品擠在一起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若再加一味香引,不死也得脫掉半條命!

  她皺了皺眉,問:「小蓮,今天熏的是什麼香?」

  「小姐,今天熏的是薛神醫留下的醒腦香,你要不喜歡奴婢馬上換您喜歡的青香。」

  「青香?拿來我聞聞!」

  「是!」

  小蓮急忙取來一盒暗綠色的香餌,花未央湊到鼻前聞了聞,笑了。果然有問題!

  「小姐,要點上嗎?」

  「不必了,就用這個吧!我聞着挺舒服的,以後就用這個。」花未央抬手。這繼母真夠厲害的啊,表面上寵她愛她,實際上卻要置她於死地。變成傻子算什麼?能活下來已經算命硬了!

  「是!」

  妙目流轉間,目光落在床帳兩側的金鉤上。金鉤下各垂着一個精緻的木雕如意,本應為紫金色的木頭竟泛出烏潤的光澤,隱隱有黑氣滲出。

  眼中厲光一閃,花未央走過去,拿起木如意湊到鼻前聞了聞,笑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真正的罪魅禍首在這裡。如意里暗藏的藥物與屋裡的花草、熏香和在一起,就能產生讓人體內激素失衡,發胖變形的物質。照現在這情形發展下去,體內的臟器也會過早衰竭的。

  這繼母,夠狠吶!只怕她胸前的傷也和那對母女脫不了干係!

  「小姐……」小蓮怯怯的喚,小姐今天是怎麼了?好像變了個人似,冷漠得讓人不敢接近。

  花未央扯扯唇,似笑非笑的撩了撩額前的劉海:「小蓮,我可以信任你嗎?」

  小蓮愣了愣,望着主子清冷孤傲的神情終於明白了什麼,「小姐,你這裡好了嗎?」

  「恩。」花未央點點頭。

  「太好了!」小蓮激動的爬起來,「我這就去告訴老爺,老爺一定會高興死的!」

  「等等!」花未央制止了她,「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小蓮聞言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小蓮的命都是小姐的!只要小姐一聲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小蓮決不皺一下眉頭!」

  「很好!暫時不要告訴別人我已經蘇醒,去請薛神醫。」

  「是!」

  不久,薛容到了,看到坐在桌前沉思的花未央大吃一驚:「花小姐,你的傷還沒有痊癒,還是躺着療養的好。」

  「我沒你想的那麼柔弱。」花未央挑挑眼角,霸氣側漏,「請坐!」

  薛容再次被她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威嚴給震懾,不由自主的坐到她對面。

  「看看這個。」花未央把香盒推過去。

  薛容打開聞了聞,臉色大變,果斷合上盒子:「這香你不能用。」

  「你也看出來了?」花未央冷冷的揚起唇角,纖指一一掃過房中的擺設,「聽說我娘生得傾國傾城,是以我想,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我花未央大概不會長成如今這德性,連醫者都嫌棄。」

  「我不是嫌棄你……」薛容白晳的臉瞬間漲得通紅,看着花未央欲言又止。

  花未央笑笑,收起香盒:「今天找你來是想知道你能讓我復原嗎?」

  薛容遲疑了一下,點點頭:「可以。」

  「需要多長時間?」花未央問。

  「我今日為你帶來紫凝丸,可以促進你的傷口癒合,但以你現在的狀況……」薛容看着眼前這肥胖的身體、醜陋的面容,一雙劍眉擰成了疙瘩,「要清除體內之毒不難,但你這身肉……」

  「這不難,你只需儘快驅除我體內的殘毒便可。」花未央低頭看了看自己,也厭惡的擰眉,「我來搞定這身肉!太他娘的噁心了!」

  「額……」薛容的嘴巴張成了O型,「你說髒話?還自己罵自己?」

  「這有啥?」花未央滿不在乎的撇撇嘴,「今後給你的意外還多着呢!你就說能不能幫我。」

  「好。你想什麼時候復原?」

  花未央邪邪的彎起紅唇:「不遲不早,太子大婚攜妻歸寧之日,可好?」

  薛容一愣:「大婚歸寧?難道你不想在成親前恢復容顏?」

  「姑奶奶我成親還早着呢!」花未央冷笑,「舒蕘不想娶,正巧姑娘我現在也不想嫁了,索性如了他的願,娶他心儀的花煙雨吧!」

  「哦……」薛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早就聽聞花未央對舒蕘痴迷到爹老子長什麼樣都分不清,怎麼現在看來不是這樣呢?

  「另外,放出我將死的消息!把所有的探視者擋下,包括我爹!」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