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全文免費閱讀
犬馬全文免費閱讀 連載中

犬馬全文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全文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喬以笙接過,看見滿眼的英文,仔細辨認一下,是某個建築設計大賽。
「表格填報名信息。」莫立風說。
「……要我參加這個比賽?」喬以笙愣一愣。
「嗯。」莫立風點頭,「本來想等你完成圖紙後再告訴你,不希望影響你的創作心態。但又需要提交報名信息。不過既然你的思路已經完全理順,應該問題不大。」
喬以笙:「……」
怎麼問題不大了,如果是要參加比賽,她的壓力瞬間變大。
莫立風問:「你不想參加?」
不是不想,是沒底氣參加……喬以笙嘴唇嚅喏一下。
莫立風看穿她的顧慮:「沒關係,當一次鍛煉。」
喬以笙捏着比賽的宣傳冊,點點頭:「好,我試試。」
報名表是用英文填寫的,喬以笙填完之後,莫立風幫她潤色了一遍再給喬以笙看一遍,然後後面的事情就交由莫立風。
這導致喬以笙整個的狀態都不一樣了,像從前考試前的備戰,雖然夜裡她很遲才睡,但她的專註力高度集中,工作效率也特別高。
中午小劉難得地沒有和喬以笙、阿苓一起吃飯。
明顯小劉是在躲阿苓,早上被歐鷗揭穿三角戀之後,小劉一直很尷尬。
喬以笙倒也沒空問清楚,小劉和大炮現在是不是要開啟公平競爭模式了。
結果喬以笙預判錯誤,晚上回到大炮家就發現,大炮也有意避開阿苓。
好傢夥,這是兩人都打算把阿苓讓給對方?
但問題是……喬以笙看看阿苓,阿苓什麼都沒感覺到的樣子。
喬以笙失笑。
高度的工作效率延續到晚上的畫圖。
喬以笙準備休息時,陸闖不無意外地又精準地出現。
「案卷你看完了?」喬以笙重新整理床單和被褥,把昨晚被陸闖帶走的換回來。
「……還沒。」陸闖斂眸,「材料挺多的。」
多,並且詳實,連……車禍現場的照片都有。
陸闖很慶幸喬以笙還沒有看。
喬以笙凝眉道:「我現在就是恨不得每天問一遍聶季朗,他說的調查有進展是什麼進展。」
「不過聶季朗真要查出點東西,是不是反襯你和你二哥這麼多年來……」喬以笙故意拖長尾音。
陸闖倒也沒拉黑臉,反而說:「如果真查出有用的東西,我可以承認聶家更有本事。」
這種時候他的認真,讓喬以笙的心狠狠又一動。
暖流流淌在她的心間。
陸闖率先爬到床上,手臂帶着他的溫度和力量掐在她的腰側,將喬以笙抱到床上來,然後反手推倒在他那一側的位置,他低身堵住她的唇。
吻完,陸闖翻身躺回去,拉過被子蓋到她身上:「晚安,喬圈圈。」
所以只是個晚安吻?喬以笙驚訝於他今晚竟然這麼乖,不吵也不鬧。
陸闖敲一下她的腦門:「怎麼?就這麼想?你剛剛刷牙的時候沒照鏡子看看你的黑眼圈都什麼樣了?」
喬以笙窩進他懷裡,困頓地趕在睡過去之前,和他說了參加比賽的事情:「……很謝謝師兄。」
陸闖捏捏她的後頸:「喬以笙,在我懷裡的時候和我聊另一個男人,嗯?你膽子越來越肥了。」
「那我的肥膽子不都是被你慣出來的……」喬以笙的嗓音開始迷糊了。
陸闖的嘴角揚起:「嗯,喬以笙,你有這種意識很好。」
第二天和第三天,陸闖也都來了,和第一天一樣早上一起在小劉的車裡送她去工地,晚上在她畫完圖之後和她一起睡覺,日子平淡如流水,總令喬以笙錯覺,他們的「以後」提前到來了。
——他們的「以後」,可能就應該會是這個樣子?
周四晚上陸闖沒來。
喬以笙飯後去散了個步,倒是可惜了陸闖的缺席。
折返修車鋪的時候,在門口又和夜跑回來的莫立風遇到了。
兩人一起進門。
正在切西瓜的大炮喊他們過去吃。
喬以笙接過西瓜的時候特地看了看莫立風。
首先她以為大炮不會喊莫立風,但大炮喊了。
其次她以為莫立風不會接受大炮的邀請,但莫立風接受了。
喬以笙現在好奇的是,莫立風這般仙姿之人,是怎麼捧着西瓜張開嘴咬的,會不會很狼狽?
注意到她目光的莫立風轉頭,對上她的視線。
「……」喬以笙不尷不尬地臨時找話茬,「師兄你喜歡吃西瓜嗎?」
完全是廢話吧……討厭的話就不會吃了……
莫立風回答:「還可以。」
說完他咬了一口。
不大也不小的一口。
喬以笙確認了……他並沒有狼狽。
「那師兄喜歡吃的水果是哪一種?」喬以笙也開始啃西瓜。她尋思着讓大壯多買點符合莫立風胃口的。
「都還可以。」莫立風完全是無效回答。
喬以笙沒法接話了,默默地啃着西瓜,將目光轉移到大炮和阿苓身上。
阿苓也在吃西瓜,大炮還給又在廊下織毛衣的牛奶奶送去一塊。
喬以笙不禁在想,從她住進來到現在,牛奶奶一直在織毛衣,怎麼也沒見牛奶奶織完。而且緊接着可是夏天,織了也用不上吧。
大炮折返的時候,喬以笙小聲問了一嘴。
「是我說我要織毛衣,給阿嬤找事情做,否則她又要去干農活。」大炮咧開大白牙,回答得也很小聲,可明明牛奶奶耳朵不好使,他們不用這樣。
喬以笙恍然。
大炮的大白牙在轉向阿苓的時候斂了一斂,默默地捧着西瓜蹲在旁邊的台階上。
喬以笙瞧着好笑,因為阿苓依舊沒有任何反應,阿苓壓根就沒察覺大炮和平時有什麼不一樣。
剛吃完西瓜的莫立風這時問喬以笙:「之前的醬有沒有地方買?」
「什麼醬?」
「還在那邊宿舍的時候,你從貢安帶過來的。」
喬以笙記起來了,就是那次油菜花田的行程之後:「噢,師兄你還想要啊?看來師兄你也覺得很好吃。」
「嗯,」莫立風說,「我家裡人喜歡。」
現在已經了解他家庭背景的喬以笙猜測,所謂「家裡人」其實就是他姐姐吧?上回他買貢安特產也說是家裡人要。他姐姐以前嫁給聶季朗,生活在明舟市的話,確實有可能會喜歡貢安的東西。
「有的,我舅媽每次會做很多囤着或者送人,我晚上就讓我舅媽給我寄一點。」

《犬馬全文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