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喬以笙第一反應是要躲開。
然而朱曼莉看見她了,還主動朝她招手。
喬以笙假裝眼瞎,繞到其他貨架去。
朱曼莉卻偏偏帶着陸闖追到她面前來,與她打招呼:「好巧啊以笙,你怎麼在這兒?」
喬以笙只得給她一個眼神:「嗯,我住附近。」
朱曼莉下意識看一眼陸闖,目光略微微妙,然後轉回頭來回應喬以笙:「那更巧了,我今天也剛搬家來這附近。」
緊接着朱曼莉報了一個小區的名字,將陸闖的手臂挽得愈發牢,整個人貼向陸闖,腦袋往陸闖的肩膀傾斜,笑得很具炫耀意味:「陸闖給我買的房子。我說不要,他非送我。」
那個小區確實是附近地段最好、最高檔的,喬以笙沒記錯的話,也是萬隆地產名下的。
「那小陸總對你不錯。」喬以笙皮笑肉不笑地附和朱曼莉,「所以你們現在是男女朋友?」
現在三人所站的位置,跟前的貨架恰好擺滿各種計生用品。陸闖從被朱曼莉拉過來開始就沒參與她們之間的對話,像個局外人似的扒拉貨架。
聽聞這一句,陸闖才朝喬以笙斜睨眼。m.
喬以笙沒等朱曼莉回答,似剛記起某件重要的事,面露狐疑:「前些天我陪鄭洋去參加的好像是小陸總的訂婚宴?訂婚對象是你啊?」
朱曼莉的臉色有一瞬間的青白,但立刻重新堆砌起笑容,笑得比方才更燦爛:「你的消息有些滯後。訂婚宴是陸闖家裡人強加給他的結婚對象。他真正喜歡的人是我。為了我他不惜和家裡人翻臉。那個訂婚宴不作數的。」
「原來如此。」喬以笙別了一綹碎發到耳後,笑眯眯道,「那祝你們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陸闖曾送過這句話給她和鄭洋,現在她還給他和朱曼莉。
喬以笙也不記得自己接下來還要買什麼東西了,與朱曼莉分開後直接去收銀台結賬。
這邊朱曼莉推着購物車繼續逛超市,就聽陸闖冷冷地說:「少做些多餘的事。」
朱曼莉費解:「小陸總這話我就不明白了,我不是按照你的要求,扮演魅惑你的狐狸精,剛剛哪件事是多餘的?」
陸闖嘴角勾起,眼裡沒笑意。
朱曼莉毫無察覺他眸底醞釀的陰戾,自顧自道:「沒想到會遇到喬以笙。小陸總你說,會不會太巧了些?」
她話尾音尚未完全落下,整個人猛地被陸闖往後推,後背抵着貨架。
陸闖高大的身形籠罩住她,一手虛扶於她身側,一手掐在她的喉嚨處,外人看來兩人親密無比,像是陸闖抬高她的臉正與她接吻。
但只有朱曼莉知道,陸闖在她耳畔的低語有多瘮人:「心思少動一點,你想要的就都會有。是你自願和我做這筆交易的,可我不是只能『喜歡』你。」
朱曼莉踮起的腳尖其實完全是被他提起來的,恰恰能夠讓她夠着地面卻又無法整隻腳掌踩踏實。
她面如土色,抓着陸闖的衣領,因呼吸不順暢而憋紅臉,識趣地直點頭。
陸闖瞥一眼她的嘴唇。
朱曼莉會意,自行將嘴唇上口紅擦得一塌糊塗,弄得好像和他剛剛激烈地接過吻。
陸闖這才放開她。
朱曼莉滿面「羞紅」地靠在陸闖的胸腔前,摸出包里的鏡子給自己補妝。
陸闖微微狹眸,通過朱曼莉的化妝鏡,看見一直在跟蹤他的私家偵探依舊躲在斜後方的貨架後面,偷偷拍着照片。
-
吃過晚飯,喬以笙窩在書架前的藤椅里,用ipad刷着今日的建築資訊。
刷着刷着不知怎麼的,刷到了霖舟的本地新聞專欄。
眼睛不由自主地篩選和陸家有關的字眼。
但幾乎都是陸家家族企業相關的正面新聞,沒有八卦小料。
涉及那場訂婚宴的報道,也僅僅停留在訂婚宴前一天的預告,沒有後續。
這很正常。以陸家每年為霖舟市貢獻的gdp,掌握住霖舟市傳媒話語權不足為奇。陸家不想讓外界窺探的家醜,無人敢擅自宣揚。
如今喬以笙又沒有類似鄭洋這樣的渠道,對陸家的事更是很難去了解。
父親去世之前,她倒還能問問父親——思緒戛然,喬以笙將屏幕的頁面重新拉回建築行業的資訊。
也沒必要細緻了解,朱曼莉的話雖然不見得該全信,但依據陸闖先前的透露,訂婚估計是真的告吹了。
正忖着,微信里有新消息跳出來。
抓起手機,看見跳動的頭像,喬以笙的目光閃了閃。
之前她沒瞧出陸闖的微信頭像是什麼圖案,這會兒她忽然反應過來,是圈圈的兩隻鼻孔。
說實話很不雅觀,意思彷彿是用鼻孔看人。
喬以笙瞬間為圈圈感到心疼。那麼漂亮的一隻狗,知道它自己的形象被陸闖對外這樣敗壞嗎?
點開消息。
陸闖的微信名用的就是他本名,發來的內容先是一張剃鬚刀的圖片,然後附帶一行字:【我只用這一款】
毫無疑問,是在超市裡那會兒被他注意到,她停留在剃鬚刀的貨架前了。
喬以笙已經慪死自己彼時為什麼要去看剃鬚刀,顯得好似她牢牢記住了他的話、盼着他再來過夜一般。
她不知道該如何回復,也認為無論回復都不恰當,索性裝死,當作沒瞧見這條消息,丟下ipad進衛生間洗漱。
等她出來,手機里又有未讀消息。
但這次不是陸闖,而是表哥。
繼舅媽之後,表哥也來詢問她今年幾號放春假。
喬以笙方才記起早上舅媽的消息。
她告訴表哥,和國家法定的放假時間一致,要上班到年二九為止。
表哥也不遮遮掩掩了,直白了當:【那你來不來過年?】
隨即表哥補充一句語音:「可以帶你男朋友一起來。都幾年了,既然你們還處着,我媽也不能再反對。別是背着我們都領證結婚了,我們還蒙在鼓裡。」
喬以笙慶幸現在不是直接電話,否則她很難掩飾情緒。
【沒呢表哥,沒背着你們領證結婚~(笑臉)剛上班半年多,所里挺忙的,我得過兩天確定一下工作上安排,再答覆你過年的事】
工作習慣使然,她先用文檔編輯了文字,再複製黏貼進微信。
然而按下發送鍵的一刻,她猛然發現,她回復錯對象了。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