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在武俠世界一條龍服務
全家在武俠世界一條龍服務 連載中

全家在武俠世界一條龍服務

來源:google 作者:舒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舒兒 陸靈芸

全家穿進了武俠世界,武林中人一言不合,便動刀動槍、揚言滅全家「我們老大生前,義薄雲天、武功蓋世無雙白事要氣派些,若是辦不到,定要你們全家人頭落地!」大俠一把長搶,直指着陸守良的喉嚨離那喉結只差一毫米「在下的母親,慈祥仁慈」這位公子,一邊笑着說話彷彿在與人閑談一般,一邊將手中的摺扇瀟洒的甩出那扇子在一家三口的頭頂轉一圈,回到了公子的手中「鄙人的義兄,一生行俠仗義」好漢有話好好說,請讓你的手下把鎖鏈收起來展開

《全家在武俠世界一條龍服務》章節試讀:

老闆娘坐在棺材前,一邊嚎哭着,一邊洗白着自己。「可憐我,自幼沒了爹娘。我那絕情的親戚,把我賣給了死鬼當童養媳。娘從未嫌棄我,拿我當親閨女看待。只可惜娘走的太早,如今,死鬼又撇下了我。嗚嗚。留下我孤苦無依的,獨自在世上。嗚嗚。我都說了,我要請陸掌柜來主持喪禮,死鬼啊,你若還在,你瞧瞧你這些堂兄弟們。嗚嗚。

我都說了,隔壁的陸掌柜得了江爺的賞識。雲嵐城誰人不曉得,前些日子,多少做紅白事這一行的掌柜進江府,都是豎著進去、橫着出來。就只有陸掌柜才辦好了此事,我便想着請陸掌柜來。可是他們偏偏要擅自做主,如今我把人也給請來了,只能晾在一邊。嗚嗚。

到現在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這是不讓你入土為安,在靈堂上就要休了我。讓你的大奶奶作賤了我,一盆盆子虛烏有的事情,往我身上潑。還整得神神道道的,我都能跟鬼有染了。嗚嗚。

他們還是不是人啊,只聽說找姦夫來誣陷人的。我還是第一回見到,扯到鬼神上來誣陷人。嗚嗚。

死鬼啊,你若是還在這靈堂上,你就把我弄死吧。好讓你的親戚們得了我們家的家產,我也不受這罪了。嗚嗚。他們都欺負我,嗚嗚。」

這一招以退為進,玩得甚是妙哉!陸靈芸嘴角抽搐了幾下,見識到了神級的白蓮花。死者的親戚們,面面相覷。

這時,一位中年男人身後跟着道人,趕到了。男人上來,便甩了老太太一耳刮子。男人黑着臉,道:「胡鬧。」

道人道:「這得趕緊下葬,他死於非命。更何況,那井中懸掛了一具他的僕人屍身好幾日。這才導致他怨氣衝天,老太太年紀大了,我之前便交代,這上了年紀的人和孩童莫要靠近靈堂。為何不聽?」

「是大奶奶自己跑過來的。」

「她忽然發瘋了。」

「不關我們的事情啊,大哥!」

道人擺手,道:「現在當務之急,趕緊下葬。」

男人道:「好吧。」

這死者入土後,陸家便可以離去。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陸家三口也不好離去,畢竟雲嵐城晚上可不太平。那完全是給江湖中人提供的娛樂的時間到了,一家三口可不想撞在刀口上。

次日,天一亮。陸守良便提出了辭呈,老闆娘也沒有多做挽留,估摸着死鬼應該得手了。在村裡找了一輛牛車,一家三口坐上了牛車返程。山道兩旁的灌木林中,走不了幾米,便能瞧見盛開的野花。

蝴蝶飛舞,花香撲鼻。春天的晨風,還是有點涼意。不過,又不像冬季那般冷凌。走了一半的行程,便聽見了馬匹的響聲。道人騎着駿馬,從牛車旁經過。揚起了一地的塵土飛揚,四人猛烈的咳嗽着。

「裝神弄鬼的東西。呸!」駕着牛車的村民,朝着旁邊吐了一口粘痰。那痰水中帶着灰塵,可見,他剛剛吸入了不少灰塵入口鼻。

「我也覺得是。」陸靈芸道。

村民道:「本來就是,我和他們家沒什麼來往,昨天便沒有去湊熱鬧。我瞧見這道人給老太婆餵了一粒藥丸。」

「嘖嘖。」陸靈芸吧唧了幾下嘴皮子。

陸守良感慨道:「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痘痘長在別人臉上,你們瞎操什麼心。」方春花道。

村民道:「確實如此,還是陸夫人活的明白!」

「多遇見些爛人,再熱情的人都會冷淡。」方春花道。

一路上,閑聊間,牛車便到了雲嵐城。又將一家三口送到了清水巷的巷子口,便掉頭離去。店鋪門開着,南少榮正在記賬。南少榮未抬頭,道:「陸叔、嬸子、靈芸弟弟回來了。剛剛來了幾個客人,我對照了賬本上過往的賣價,給了對方價錢。」

陸守良聽後,走過來。這時,南少榮也已經放下了毛筆,朝着旁邊讓了幾步。陸守良看着上面的記錄,笑着說道:「少榮很有經商的天分。」

「我父親每次與人談生意的時候,時常會帶着我一道前往。耳熟目染,久而久之,便略知一二。而且,這賬本上記載的賬目明細清晰,推算出賣價來並不太難。」南少榮道。

「昨夜可發生什麼?」陸守良詢問道。

「沒有,就是隔壁鋪子太吵,吵得人有些無法入睡。」南少榮道。

陸靈芸來了興趣,詢問道:「哪邊?賣鍋碗瓢盆,還是賣布匹這家?」

「布匹。」南少榮道。

一家三口互相對視了一眼,什麼鬼情況。方春花有些不放心,還是回了房間,將金庫拿出來數了又數。至於陸家祖輩傳下來的那些銀錢,都埋在地下,說白了就是土灶的下面。除非重新打造土灶,否則,不可能動到下面的土。

陸守良去二樓整理積壓的貨物,好騰空一個房間來。陸靈芸趴在吧台上,不太相信南少榮的話語。一直盯着南少榮,待南少榮抬眸,視線從賬本上轉移到陸靈芸的臉上的時候。

陸靈芸眨巴眨巴大眼睛,壓低聲音,道:「我不信!」

「我也不信。」南少榮道。

陸靈芸略顯詫異,眸光微垂,瞥了一眼賬本,又道:「你會武功。」

南少榮已經低垂下了眉眼,繼續在看着賬本,似乎想儘快熟悉店裡的各項生意一般。聽見對方的話語,從鼻孔中回應了一聲,「嗯。」

「屈才。」陸靈芸道,而後,不再去關注南少榮,轉身離去了。

南少榮抬頭,看了一眼朝着過道走去的背影。扯了一下嘴角,彷彿淡淡一笑,又彷彿沒有笑,只是扯了一下嘴角而已。有趣的一家三口!昨天沒有仔細端詳,處理了宵小後,細想一番,那男童明明就是一個小姑娘,卻女扮男裝。但是,轉念一想,好像不少老百姓都如陸家這般,大概是怕江湖中人吧!

南少榮收回了視線,繼續看着吧台上的賬本。思考着如何讓陸家的生意好轉,和江湖中人做生意,其實能最快的發財。但是,很多小商戶,就像陸家這樣的商人,都不想和江湖人打交道。也多虧了,這鋪子是陸家祖傳下來的,若不然恐怕早就關門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