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棄子成皇楚嬴
棄子成皇楚嬴 連載中

棄子成皇楚嬴

來源:外網 作者:楚嬴容妃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楚嬴容妃

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紹,哥前世應用技術專業畢業,最強特種兵出生,種種田,賺賺錢,打打仗,還不是手到擒來?!展開

《棄子成皇楚嬴》章節試讀:

容妃傷心欲絕。
一邊哭泣,一邊咳嗽不停,慌得新來的巧玉有些不知所措。
「母妃,其實,你不用這麼傷心。」
楚嬴不忍母親受苦,扶住她輕聲安慰道。
「你讓娘怎麼不傷心,我兒就要去邊疆受罪,是死是活,都是未知,嗚嗚……老天爺,我的命為何會這麼苦啊。」
容妃哭得不能自已,讓楚嬴的心如針刺一般難受。
「放心吧,母妃,再怎麼受罪,難道,還比得上這座冷宮嗎?」
楚嬴這話讓容妃愣了一下,他微微一笑,接着道:「我倒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他雙手捂住容妃凍僵的手,解釋道:「娘你想啊,孩兒已經長大了,總不能一輩子都困在這種地方吧?」
「難道,娘就不想離開這裡,去外面的天地再看看?」
他的目光堅毅,鄭重道:「孩兒對天發誓,此去順城,一定會努力奮進,爭取建功立業,早日將娘從這座冰冷的牢籠中,解救出來!」
容妃似乎被他說動了,抽出一隻手,撫摸著兒子冰涼而俊逸的臉龐,幽幽道:
「你說的,娘也希望,可是,真的能實現么?」
「不試試,又怎麼會知道?」
楚嬴抬頭望着天空,語氣堅定:「吾輩生而自由,與其困守牢籠,坐以待斃,孩兒寧願葬在邊疆之地,與山河同眠,與日月為伴,至少,我是自由的。」
「說得好!」
雷開一直默默注視着自己這個徒弟,聽到這,忍不住大聲叫好:
「與山河同眠,與日月為伴,不愧是我雷開看中之人,男兒當志存高遠,若為鯤鵬,區區邊疆,又如何能困得住?」
他忽然深吸口氣,對着容妃深深下拜:「容妃娘娘,卑職以殿下師父的名義請求你,放他去吧。」
「這……雷統領快請起,此事……」
容妃有些不知所措,忍不住看向楚嬴,後者也隨之彎腰下拜:
「傳說中: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娘是希望孩兒成為翱翔天地的鯤鵬,還是,做那隱介藏形的泥鰍?」
「當然是鯤鵬!」
這一刻,容妃終於明白了什麼,強忍着激動和淚水,點頭道:「好,娘答應你,娘等着你回來,帶我走出這片宮牆,重新看看這個世界。」
「請娘放心,待孩兒歸來之時,我要這天下,再無一人可擺布我們的命運,到時候,千山萬水,我都陪你去看!」
楚嬴這話,讓雷開神情一震,張了張嘴,終是沒有說什麼。
反倒是一旁的巧玉,好奇地看着這位傳說中的大皇子。
心想,這口氣也太大了吧,人活着世上,怎麼可能不受擺布?難不成當皇帝么?
而且,這些真的能實現嗎?
容妃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抿着嘴唇,強忍住眼淚不掉下來。
她忽然發現,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眼前的楚嬴,在說話這一刻,迸發出了這十年來,她從未見過的光彩和自信。
她覺得值了。
雷開也為楚嬴的選擇而自豪,待三人進屋,他也跟了進去,將金鳳短劍交給楚嬴。
「這是陛下,特意讓卑職交給殿下的,此物貴重,乃皇家身份的象徵,我給你加了塊玉璏,可以掛在腰間,這樣就算出去,也無人敢輕視。」
「多謝師父,你還是叫我名字吧。」
楚嬴道謝,並非為了金鳳寶劍,而是雷開這份對自己的關心。
「不可,上下有別,殿下,就是殿下。」
儘管在心中,雷開認可楚嬴是自己的徒弟,但說話時,他卻從不會以師父自居。
他似乎想到什麼,笑道:「對了,陛下還說,既然殿下即將離宮,這幾天,准你隨意出入宮禁。
「正好,不知殿下明晚是否有空,卑職想在太白樓,為殿下設宴送行?」
「太白樓?就是京城很有名的那個酒樓嗎?」
楚嬴很感興趣的樣子:「聽說了這麼久,我卻從沒去過,讓師父破費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不醉無歸。」
送走了雷開,天色已經接近黃昏。
楚嬴返回屋裡,見容妃正坐在桌邊,藉著昏黃的油燈,一邊咳嗽,一邊縫製着東西。
他皺了皺眉,忍不住上前勸道:
「母妃,時候不早了,你身體不好,還是到床上先歇着,這些東西就不要縫了。」
「是啊,殿下,奴婢也勸了幾回,明明宮裡送了一批衣物過來,娘娘非要自己縫製。」
巧玉正準備着晚飯,也回過頭說道。
「咳咳……你們年紀小,不懂這個,咳咳……尚衣監做的衣服,哪有自己縫的合適貼身。」
容妃滿眼慈愛地看着楚嬴,手上卻一刻不停:「你馬上要遠行了,娘沒什麼東西給你準備,趁着還有幾天時間,當然要給你縫幾件衣袍。」
「到了那邊,萬事小心,和人相處時,記得以和為貴,要穿暖和,多喝熱水,以後沒人再提醒你了……」
絮絮叨叨,說的都是和天下母親一樣的話語,聽在楚嬴耳里,非但不嫌煩躁,反而格外溫暖。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這一刻,在傍晚昏暗卻溫馨的燈火陪伴下,楚嬴找到了天底下最珍貴的東西,也是他久違許久的東西。
母愛。
世間再也沒有,比這更無私且偉大的情感了。
「謝謝你,娘親。」
這句話,楚嬴發自真心,宛如孩童撒嬌的呢喃,換來容妃一個會心的笑容。
「傻孩子,到什麼謝,娘親給兒子做衣服,不是很正常么?」
哪裡正常了,這可是我兩輩子,第一次有母親給我縫衣服。
這種濃濃的孺慕之情,讓楚嬴十分珍惜。
巧玉的廚藝不錯,至少在楚嬴看來,夠得上前世專業廚師的水準。
她也被拉上桌,這一晚,三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頓還算豐盛的晚餐。
楚嬴默默享受着,這種家一般的幸福感覺。
再有幾天,就要離開這裡,不知道,下一次三人這樣坐在一起吃飯,會是什麼時候?
還沒離開,楚嬴已經有了淡淡的思念。
人生第一次,有了這樣的煩惱啊。
他並不知道,同一時間,有人比他更加煩惱,瑨妃今晚,註定要失眠了……

《棄子成皇楚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