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七轉浮靈
七轉浮靈 連載中

七轉浮靈

來源:google 作者:添墨撩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楓離 添墨撩香

【前面有些平淡的鋪墊是為了後邊更不着調的劇情~】一轉一浮生,半世半琉璃秋風微拂,清幽湖邊的少年得到墨色重劍的那一刻,沉寂千年的棋局便悄然復蘇這天下的僵局是否會因他的出現而發生改變,而這層層迷霧的背後又隱藏着怎樣的秘密?展開

《七轉浮靈》章節試讀:

墨蘭城雖說是紫雲皇朝邊境的一座小城,但地處於雲瀾山脈邊緣物資豐厚倒是有些繁榮。

而城中物價大多數最便宜的時候就是早市,早市多是些小販清倉處理昨天剩下的便宜物件,對於身上沒幾個銅幣的楓離來說最為合適。

靈幣是紫雲皇室統一發行的貨幣,買任何東西都需要這小小的靈幣才行。據楓離所知墨叔一個月的收入才二十靈幣,一靈幣是十個銅幣。二百個銅幣再給楓離買些衣物剩下的寥寥無幾了,所以楓離今天來到了早市。

秋晨的早市略顯的有些蕭條,一些商鋪才剛剛開門,三三兩兩的行人在街道間穿梭着。走在清冷的街道上,很快楓離便到了一個商鋪的門前。看着忙碌的夥計便知道店鋪才剛剛開店不久,一些雜亂的藥草還堆在地上。

楓離看見店中那手持賬單的中年人面容一喜邁進了店門。但在楓離進入商鋪後,不遠處則有一個獐頭鼠目的夥計小眼一眯,嘿嘿一笑,便溜出了早市。

「柳叔,今天開鋪挺早的呀」

這時楓離對着正在指揮夥計們開張的中年人笑着說道。

聽到門前熟悉的聲音傳來,中年人轉身一看,便笑着對着門前的楓離說道:

「楓離啊,來了就進來吧,我先交代些事情,你先坐會。」

「柳叔您先忙,不用管我。」

說著楓離便走進店鋪觀察起了四周貨架上的物品,看看貨架是否缺些什麼。他口中的柳叔是這個商鋪的掌柜,商鋪主要販賣些草藥,但也經常賣些燒酒。

楓離來這打工時經常給墨叔買些燒酒,一來二去,也就與掌柜混熟了。掌柜對他也頗有些照顧,經常收購些他從後山採下的草藥。不然就楓離那點平常草藥還真沒幾個店鋪願意收,他這次來正是想看看這裡是否需要草藥,賣了錢給墨叔買點燒酒回去。

正思考着,那邊劉掌柜交代好事務走了過來,親切的說道:「小離啊,這次你來的正好。就不用再去通知你了,我們這正需要一些普通的草藥。」

「雖說廉價,但需求多,如果你採的草藥多的話,對於你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這採藥的活我就交給你了。」

「那就多謝柳叔了」多年的照顧楓離對此很是感激。

「哈哈,謝啥!你經常給我們提供草藥,應該的。」掌柜柳叔對他擺擺手說道。

「哦,對了柳叔,那些草藥要何時收取?」楓離連忙問道。

入冬以後他可就沒法再上山采草藥的了,楓離必須趁這段時間積攢些靈幣好度過那寒冬。墨叔已經幫過他太多了,他不想再讓墨叔為自己操心太多。

「明天一早吧,越快越好,你也不用太着急,今天才剛剛開始」劉掌柜看着正想要離開的楓離關心提醒道。

楓離停下腳步遲疑了下向柳叔問道:「柳叔您知道入冬後雲瀾山脈還能進去嗎?聽他們說山脈里的東西可不少。」

楓離的突然一問讓柳掌柜一愣,反應過來的柳叔連忙出聲勸解道:

「小離,千萬別信他人的話。入冬後,山脈里多是些飢腸轆轆的野獸,要是碰見妖獸連武者都不一定能逃出來。所以你千萬別干傻事,在柳叔這干點活也夠你生計的了。」

楓離見柳叔誤會了連忙解釋道:「放心吧,柳叔。我只是好奇問問而已,我膽子那麼小不會去的。」柳掌柜見楓離不像是說謊便放了心。

「柳叔,您先忙吧,那我就不打擾了,我還要去采草藥呢。」楓離對柳叔雙手一拱說道。說罷便轉身離開了商鋪。柳掌柜看着遠去的楓離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楓離走後,一個剛打掃完的走廊的小廝湊過來好奇的問道:

「掌柜的,這少年好像是楓家的小少爺吧,怎麼來我們這打工來了,這也太……」

坊市的大多數人消息還是比較流通的,畢竟是做生意的認人要清楚。特別是大家族的人,他們這些小人物可得罪不起。即使是不被楓家待見的楓離也不例外,這便是底層小人物的生存之道。

「好了,趕緊干好自己的活,大家族的事情豈是我們所隨意談論的,小心禍從口出!」

劉掌柜擺了擺手,打斷他的話提醒道。聽到掌柜說的話,小廝也明白過來,打了個寒顫,左右看了一下,悻悻地走開了。而劉掌柜看着楓離遠去的身影,默默地嘆了口氣,轉身回到了店裡。

……

羅家,在偏殿的大廳里一個身着華麗的少年正坐在主座上。

「你說,那個楓家的小廢物今天去了早市?」少年居高臨下傲然的對殿中跪着的人問道。

「是的,是的,小的今早親眼看見的,千真萬確!」那人連忙肯定道。

殿中趴在地上的人便是早市中盯着楓離進店鋪的尖嘴臉夥計,他知道羅家與楓家向來不和,今天看見楓離就立即來報信了。這些大人物隨便一點賞賜都夠他這種小人物幾年吃喝不愁。

「很好,如果消息為真重重有賞。否則……」

說著少年眼光一冷,嚇得那個想藉此討要好處的夥計臉色一白,然後連連保證。少年沒理他,對着旁邊的人淡淡說道:

「昌袁」

「恆少,您有什麼吩咐?」

刺耳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接着一個猥瑣的身影立刻迎了上來。

「你去一趟查查,我倒要看看那個廢物能有多大的能耐又在搞什麼,三年前的苦頭還是沒讓他長記性啊!」少年陰冷的說道。

「是!」

「等會,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動他。半年後的宗族大比,我要狠狠的揉虐他來羞辱楓家。另外告訴他,要給我好好活着,別在大比前就掛了。」

「到那時肯定很有趣,哈哈哈。」

「遵命,遇到羅恆少爺指教他,是他的榮幸。」這時昌袁也非常配合的拍着馬屁諂笑道。

「退下吧,在我閉關後沒緊急事情不要打擾我。」

羅恆說完轉身拂袖很有興緻地研究剛剛從他父親那討來的家族秘術去了。

「宗族大比,我羅恆只要掌握這謐血術第一的位置還不是手到擒來!」暗想着羅恆就按捺不住閉關了。

「是」

昌袁恭敬轉身順便把早已嚇癱在大廳里的夥計拖了出去。

清風微拂,在清冷的楓家後山處,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的從林間掠過,然後跟在了一個少年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