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契約老公因我覺醒了病嬌屬性
契約老公因我覺醒了病嬌屬性 連載中

契約老公因我覺醒了病嬌屬性

來源:google 作者:謝安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小安 時宇 現代言情

【寡言悶騷深情憨憨小狗總裁/美食家X缺根筋只想躺平廢柴寫手】1、南小安在流落街頭的當天晚上,收到了一個契約婚姻的合同總裁:「登記後一個月給你五十萬,不需要生孩子,我也不會幹涉你的任何行為,你只需要跟我住在一起,偶爾配合我演演戲就行」南小安看了看自己那餘額為5.03的銀行信息,感覺跟做了夢似的,心道:「天上掉餡餅了?」南小安:「行,你要是有什麼白月光、或者小三小四需要我照顧的儘管開口」總裁心道:「我只是不行而已」後來,南小安知道了總裁的秘密之後,為了報恩,給總裁找了無數個情人南小安說:「老闆,你放心,我絕對幫你找到真愛,治好你的病」再後來,總裁喝醉了,拉着南小安的手不放,說:「怎麼不用你自己來試一下,萬一你把我治好了呢?」再再後來,南小安:「時宇,你個禽獸,色中餓鬼,你一百年沒吃過肉啊你!」2、剛開始,「一個月五十萬」「老闆,你是我的神,有事您吩咐」後來,有人來報,「老闆,你老婆好像要成為大神了,她有了錢會不會就要浪跡天涯去了?」總裁:「立刻把她的合同截下來」南小安:「擋我財路者,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展開

《契約老公因我覺醒了病嬌屬性》章節試讀:

婚禮準備得有些匆忙,或者說,時宇看起來並不像想要大型操辦的樣子。

兩人領了結婚證之後,時宇直接開車載着南小安到了婚紗店試婚紗。

南小安一步一步地跟着時宇進了婚紗店,微微扭了扭頭,大概都匆匆瀏覽了一遍。

有女生不喜歡結婚,但沒有女生不喜歡婚紗。

南小安被其中一件婚紗吸引了目光,但沒敢走過去,一直跟在時宇身後差半步的位置。

很快,店裡的工作人員就滿帶着笑容湊上來了,在南小安的身邊開了口,「恭喜兩位,美女,我來給你介紹一下吧,我們店裡新出的一些設計……」

時宇不甚在意地看了店員一眼,啟動唇瓣,「不用介紹了,拿最貴的那一款給她試一下。」

南小安一直緊緊盯着她最中意的那一件,卻又眼看着店員越走越遠。

最貴的,不是她最喜歡的那一件。

主動開口要東西,不是一位孤兒會有的習慣,南小安只是心底有些幾不可聞的失落。

她目光暗了暗,乖乖地等着店員拿來了那一件看起來奢華得過分的婚紗。

「來,我這邊給您把婚紗換上。」店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生意還沒成,店員已經笑得見牙不見眼,似乎已經看到了金錢溜進口袋的樣子。

南小安跟了過去。

在試衣間,店員足足花了十五分鐘才把這一件繁瑣的婚紗給南小安穿上,還沒走出來,誇讚的話就已經說了不少。

南小安雙手提着裙擺的兩邊,從試衣間里走了出來。

她的臉上沒有妝容,但貴在乾淨。

整個人看起來竟然也不遜色於這最貴的婚紗。

方才南小安換衣的時間,時宇已經在店裡的座位上坐了下來,此時見人已經出來,抬頭看了一眼,竟恍惚了一下。

他無意地扯了扯自己衣服的領子,清了清嗓子,「挺合身的,就這件吧。」

南小安張嘴緩緩「哦」了一聲,剛走出來又走了回去。

這件衣服讓她不得不時刻僵直地挺着胸,差點勒得她喘不過氣來。

還最貴,這錢給我不好嗎?

她在埋怨這一件又貴又脆弱又繁瑣的衣服的時候,依舊不忘記在心裏表達一下對金錢的**。

從試衣間里出來,店員就已經以最快的速度打包裝好了那件婚紗,以及和那件婚紗配套的全部服裝。

南小安終於在伸手接過那個包裝的時候,依依不捨回頭看了一眼。

時宇微微低頭,順着她的視線看了過去。

忽然,他又將店員喊了過來,指着南小安看了好幾眼的那一件婚紗,「把那一件也包起來。」

南小安瞬間眼睛一亮,竭力控制住想要上翹的嘴角,嘴唇緊抿,看起來像個嚴肅的滑稽小屁孩。

此時,時宇嘴唇上揚了一個小小的弧度。

小孩眼盯着一堆還未分發的糖果,剛好她喜歡的那一顆被分到她的手上的時候,就是南小安這樣的表情。

南小安滿心歡喜地換上了另一件。

這一回不同,她專門拎着裙擺,快步走到時宇面前,問:「這一件好看嗎?」

南小安眼睛亮亮的,渴望着時宇的回答。

時宇眼神一瞥,那白皙的鎖骨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帘,喉結滑動了一下,他點了點頭。

時宇在這一瞬間,差點以為自己是真的要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結婚了。

婚禮是在一個很普通的草坪上辦的,來的人不多,幾乎都是時宇的親友。

南小安身邊沒有親人,朋友也少。

她一個人來參加了自己的一個契約婚禮。

為了錢。

到了這一刻,南小安的心中才有稍稍的失落。

她盯着鏡子前化了精緻的妝容的自己,還有那一身她很喜歡的婚紗,恍神了。

直到時宇進來,在她身後站了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

她沒有回頭,透過鏡子看着穿着白色西裝的時宇,「現在要出去了是嗎?」

時宇點了點頭,「嗯。」

南小安手撐着椅子邊緣,正要站起來,發現時宇在她面前伸來了手,掌心朝上。

「你沒有父母,等下我直接牽着你入場。」時宇說。

南小安看了他的掌心幾秒,點了點頭,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握住了。

時宇的手掌厚實,握着能感受到一些暖意。

這是南小安第一次和別人握手。

「還有,等下,我們可能需要親吻一下。」時宇盯着南小安的眼睛說,「真吻,因為我父母就坐在前面,可以看得很清楚。」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還在乎什麼吻啊。

南小安點了點頭,「嗯嗯。」

音樂響起,兩人緩緩入場,南小安挽着時宇,在眾人的目光下一步一步地走到前面。

她不太熟悉流程,整個過程都是時宇在她耳邊說什麼,她就做出什麼動作。

「吻我。」時宇用了一個只有南小安能聽到的音量說。

南小安愣愣抬頭,近距離地看着時宇,一直緊緊盯着他的眼睛,她沒有動作。

「閉眼。」

南小安聽話地閉上了眼睛,緊接着唇上碰到了一片溫熱。

很輕很輕,如果不是南小安閉上了眼,觸覺尤其敏感,她可能都感覺不到這個吻。

這是她的初吻。

比羽毛還輕。

台下一片掌聲,時宇的母親,嚴冰梅女士此時已經淚流滿面,雙手捂住了嘴,止不住地點頭。

「孩子,你們要幸福。」

這位看起來還很年輕的母親,臉上畫著比她演戲時候還要精緻的妝容,說出了最誠心的祝福。

南小安一時有些不忍。

這樣看起來像是騙了這位母親的祝福。

南小安一直走神,時宇趁機捏了捏她的手心,稍微讓她清醒了一下。

南小安被他一捏,竟然有些不可言明的安心。

似乎跟時宇這樣過一輩子,好像也不錯,反正她也沒試過和別人一起生活是什麼感覺。

晚上,兩人並不在自己住的公寓。

今晚,以及最近三天,他們都要跟時宇的父母住在一起,住在那個看起來尤其隆重奢華的別墅。

婚禮流程簡單,不算很累。

累人的、尷尬的,是現在。

新婚之夜,兩人在同一個房間,同一張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