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契約婚姻:嬌妻約不約
契約婚姻:嬌妻約不約 連載中

契約婚姻:嬌妻約不約

來源:google 作者:雨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堪 雨晴

光線昏暗的房間中,管雨晴跟秦堪對面坐着秦堪將一份合同拿出來,送到管雨晴面前,冷聲道:「簽字」管雨晴穿着小熊維尼的連體服,一張臉素麵朝天,五官卻依舊精緻,肌膚細嫩白....展開

《契約婚姻:嬌妻約不約》章節試讀:

管雨晴正在和馮雪雪聊天,突然感覺頭上被一片陰影籠罩,轉過頭望去,一瞬間愣在了原地。他竟然在這裡………

恆秋晏拉開凳子,在管雨晴身邊坐定,回過頭對着管雨晴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因為大家都在,恆秋晏倒是沒有做出出格的舉動。

儘力忽視身邊不斷找存在感的恆秋晏,聚會觥籌交錯,倒也是其樂融融。

恆秋晏見管雨晴不願意理會自己,就有些心煩,在餐桌上便和大家多喝了幾杯。

酒過三巡,場上的氣氛更加熱烈了,管雨晴覺得有些悶,和馮雪雪說了一聲便退出了酒席。

晚上正是聚會的時間,走到哪裡都是觥籌交錯,走去酒店的閣台,看着樓下車水馬龍,燈紅酒綠,管雨晴竟然有些想念秦堪了。

在那個男人身邊管雨晴竟然意外的覺得安心,就一如四年前他如同神祇一般拿着協議出現在自己面前。

會議被突如其來的呼喚打斷,管雨晴回頭去看,見來人是恆秋晏,管雨晴不想久留,轉身便走。

恆秋晏面色微醺,一把抓住要從自己身邊溜走的管雨晴。

「雨晴,我愛你,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藉著酒勁,恆秋晏說出了憋在自己心底四年來的那句話,他認真的看着管雨晴,「我們重新在一起吧?」

秦堪一結束工作就趕了過來,得知管雨晴在這,他便直接趕了過來,一來便是如此勁爆的消息,嘴角不由勾出了一抹冷笑。

「抱歉,我已經結婚了。」管雨晴掰開恆秋晏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已經結,婚,了。」

恆秋晏絲毫不為所動,「雨晴,我知道你是為了當年的事怪我,我沒想不幫你,我只是……..」

「只是什麼?」管雨晴直接打斷恆秋晏的話,她現在對恆秋晏沒有任何的感覺,也不想再去解封陳年的記憶,從此兩清沒什麼不好,「這是我的結婚戒指。」

管雨晴將自己帶着戒指的手,在恆秋晏面前擺了擺,嘴角露出一抹淺笑道,「我們很相愛。」

「你怎麼可以結婚!」恆秋晏踉蹌的逼近了管雨晴,怒火在恆秋晏臉上翻湧,「我知道你為了當年的事生氣,但我等了你四年,我中間無數次和你道歉,你怎麼還可以這樣?」

恆秋晏眼睛布滿血絲,雙手桎梏住管雨晴的肩膀,「雨晴,你一定是在騙我的,對不對?」

看着還不肯接受現實的恆秋晏,管雨晴不介意將話說的更明白一些,「我不愛你,我愛我老公!」

話音剛落,管雨晴便聽見從自己頭頂傳來一聲,磁性而又熟悉的聲音,「放開她。」

管雨晴立刻回頭,看着站在自己身後的秦堪,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些發燙。

恆秋晏看着突然出現的秦堪,嘴角勾出了一抹冷笑,倒是真的放開了管雨晴。

管雨晴見自己被放開,下意識地就拉住了秦堪的手,感受着手心溫熱寬厚的大手,管雨晴漸漸安下心來。

恆秋晏目光在秦堪和管雨晴身上流轉,慢慢走近秦堪,對着他打了一個酒嗝,諷刺的說道,「你別以為她愛你,她不過是愛你的錢!」

聽着恆秋晏在秦堪面前胡言亂語,管雨晴氣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握住秦堪的力道也更加的大了,生怕秦堪下一刻會將自己甩開。

「我告訴你,當年她和我分手就是因為我沒有給她錢!」恆秋晏說話都有些不太利索了還不忘感嘆了一句,「她只愛錢!」

秦堪沒有理會恆秋晏,只是不斷地釋放着冷氣,站在親看身邊的恆秋晏和管雨晴都打了一個哆嗦。

推開恆秋晏,秦堪直接拽着管雨晴的手,離開了酒店。

一路上兩個人心思各異,沒有說一句話。

秦堪將車停穩,沒有說話,等着管雨晴下車。

也許是跟喝了酒有關係,管雨晴竟然主動捧住了秦堪的臉,將唇印了下去,「秦堪我愛你……….」

望着管雨晴的雙眼,秦堪沒有拒絕這個吻。意外的,這個吻還分外甜蜜。

管雨晴平靜了一下呼吸,紅着臉遵循了內心的想法,「秦堪,我想你留下來………」管雨晴聲音到後來越來越小,也不知道秦堪聽見沒有,無助的緊緊握住秦堪的手。

秦堪用了用力沒有抽出自己的手,輕聲嘆了一口氣,在管雨晴水蒙蒙的眸子前敗下陣來。

看着大有你不就下車我不鬆手架勢的管雨晴,秦堪也跟着管雨晴上了樓。只是那深邃的目光中,有着一絲化不開的憂愁。

腦海中又響起恆秋晏的聲音,「她不愛你,她愛的是你的錢!如果不是因為我不給她錢,她又怎麼會和我分手!她愛的是錢!」

秦堪有些煩躁,那種煩悶就像是內心有一團火,那團火在他的身體中流竄,幾乎要將他燃燒殆盡。

目光複雜的看向管雨晴,和你續約到底是一個正確還是錯誤的決定啊?

夜色慢慢散去,青色的天空掛着幾顆殘星,秦堪站在陽台上,點燃一根煙,坐在凳子上看着煙一圈一圈的燃燒。

看了眼時間還早,便拿出手機看關於收購藝爭公司的相關事宜。

如今秦氏集團的珠寶設計已經走向正軌,那麼收購一家珠寶設計公司併入秦世集團是勢在必行。

差不多不出十日便能拿下這個案子,公司收購後,自然要有秦世集團自己的品牌文化,想着設計共通,秦堪直接將室內設計的工作吩咐楊助理安排東方黎,讓設計部在五天內做出一個大致的圖樣交給他審核。

安排好室內設計工作後,天已經大亮了,秦堪剛進卧室便看見揉着額頭的管雨晴。

管雨晴宿醉之後頭疼的厲害,就只對着秦堪哼哼了兩聲。

見管雨晴頭疼的厲害,秦堪皺了皺眉,「今天你不用去公司了。」

管雨晴聽此,立刻逞強道,「秦堪,我不疼了,我已經好了!」

「不用,你今天不用去了。」秦堪穿上襯衫一邊系著扣子一邊說道,「今天在家把我的東西打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