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棄婿
棄婿 連載中

棄婿

來源:google 作者:柳清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暮雲 柳清妍 現代言情

四年前,林暮雲被趕出豪門成了林家棄少受盡冷嘲熱諷,嘗盡人情冷暖機緣巧合下,他入贅柳家當了最被人看不起的贅婿所有人都罵他窩囊廢,老婆也被處處刁難四年後,林家風雲變幻,所有人都來求他回去!可此時的林暮雲,早已站在了巔峰之上,俯瞰眾生展開

《棄婿》章節試讀:

「三少爺,您就跟我們回去吧!蘇家的千金,人長的漂亮,性格也好,和她結婚,您算是撿着寶了!」

「呵呵,這寶怎麼沒留給我哥去撿?這麼好的事,我不配享受吧?」

「三少爺,畢竟是家族安排,您別為難我啊……」

「首先,我結婚了,我很愛我老婆,不可能去和那個姓蘇的女人聯姻,第二,四年前你們趕我出來的時候,我和你們林家,就恩斷義絕了,我巴結不起你們,也希望你們能離我遠點。」林暮雲一臉寒霜的說道,說完,便擺擺手,向著遠處走去。

和他說話的,則是林家的管家宋玉羅,穿着一身筆挺的西裝,滿臉難堪,看到林暮雲的表現,他心裏暗嘆一口氣,當年那事,家族做的太絕了,也難怪三少爺這麼厭煩。

看着林暮雲遠去的背影,宋玉羅揉了揉眉心,心裏暗想,聯姻迫在眉睫,如果勸不動三少爺,家族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想到這裡,宋玉羅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幫我準備些東西……」

四年前,因為爭奪林家財產的事,林暮雲被親戚們聯手趕出了林家,三年前,在他最窮困潦倒的時候,被柳家老爺子救下,後來又在老爺子的極力攛掇下,和柳清妍結了婚。

準確的說,應該是入贅到了柳家。

這個舉動,讓整個柳家都一片嘩然,誰都沒有想到,金陵城赫赫有名的柳清妍,居然會嫁給這麼個廢物。

老爺子活着的時候,倒也沒人敢說什麼,但在結婚半年後,柳老爺子在一場車禍里喪生,整個柳家,便開始針對柳清妍一家,致使柳清妍一家在家族裡的地位直線下降。

算起來,應該是林暮雲連累了柳清妍,對於這點,林暮雲倒是心知肚明,所以平日里丈母娘的苛責嘲諷,他也都是一笑而過,並沒放在心上。

「叮鈴鈴……」

就在這時,林暮雲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起來一看,是老婆柳清妍打來的。

「老婆……」

「你到哪了?禮物準備好了么?」

「準備好了,你放心吧。」

柳清妍沉默了一下,才接著說道:「今天表妹訂婚,他們可能又會說我們一些亂七八糟的,你別放在心上。」

林暮雲笑了一聲,說道:「你別放在心上才對,我不會在意這些的……」

「嗯,我在門口等你……」說完之後,柳清妍掛斷了電話。

林暮雲呼了口氣,打車前往柳家大院。

下了車,林暮雲便看到一身水藍色連衣裙,畫著淡妝,清麗無比的柳清妍,俏生生的站在門前,等候自己。

看到林暮雲到來,柳清妍連忙迎了上來,低聲道:「趕快進去吧,其他人都開始送禮了,爸媽也早就進去了。」

林暮雲點點頭,正要從口袋裡掏出禮物,便被柳清妍拉進了院子。

剛進院子,林暮雲便發現有些不對勁,那些親戚看着他和柳清妍的目光,都帶着一種看笑話的意味。

林暮雲並未在意,這兩年來,他早已習慣了這種眼神。

柳清妍心裏暗嘆一聲,默默的鬆開了拉着林暮雲的手,低着頭往前走。

還沒走到正房,便遠遠的聽到了有人痛呼。

柳清妍心裏一急,連忙向前跑去,林暮雲也跟在後面。

剛跑到正房,柳清妍便聽到了裏面傳來柳奶奶憤怒的罵聲:「廢物,你們這一家子都是廢物!老的沒一個管用,小的更是純粹的廢物,尤其是你那個女婿林暮雲,正事不做,混吃等死,留你們在柳家有什麼用!」

媽媽跪在地上,奶奶正一腳把她踹翻在地。

媽媽身體微微搖晃,顯然已經跪了有一陣了,臉上還帶着淺淺的巴掌印,明顯是挨了奶奶一耳光。

她們婆媳一向都不對付,在柳老爺子死了之後,更是變本加厲。

「媽……」柳清妍連忙撲了過去,扶着媽媽,一起跪在了奶奶前面,「奶奶,我媽又做錯什麼了,你要這樣打她!」

柳奶奶一臉鄙夷的看着柳清妍,突然抓起桌子上的一個禮品盒,朝着她的臉上扔了過去。

「你還有臉問做錯了什麼,你們知道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小影今天訂婚,男方也是金陵有頭有臉的家族,你們就送這種東西!讓別的家族看笑話!丟我們柳家的人!」

柳清妍撿起禮品盒,打開之後,發現裏面是一條精緻的白金項鏈,售價足有五萬多塊一條。

要知道,她從來都沒有戴過這麼貴的項鏈,平日里,無論是她自己還是媽媽,都捨不得給她買這麼貴的首飾。

但即便如此,奶奶還是覺得這禮物太廉價,太丟柳家的人!

她竟然能偏心至此!

柳清妍心裏一陣憋屈,而就在此時,她餘光突然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爸爸。

她馬上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爸爸,希望他能開口替自己母女倆求情。

可是柳明厚看了看她倆,往前走了兩步,又縮到了人群里,眼神躲閃,不敢直視柳清妍。

林暮雲看到這一幕,不禁暗自搖頭,這個岳父大人,就是純粹的一個媽寶男,懦弱,沒脾氣,還沒本事。

每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岳父絕對是頭一個躲起來的,要實在躲不了,就是要麼站在一邊束手無策,要麼事後拉着丈母娘下跪道歉卻根本就是於事無補。

柳清妍的心也是漸漸的涼了下去,連爸爸都保護不了她們母女,這家裡還有誰能夠護住她們?

「奶奶,我們家裡也沒多少積蓄,這條項鏈已經是很奢侈的首飾了,您還想怎麼樣!」柳清妍憤怒的說道。

媽媽連忙拉了她一把,低聲說道:「你怎麼能這麼跟奶奶說話,快給奶奶道歉。」

果然,柳奶奶一聽這話,頓時氣的臉色漲紅,順手抓起茶杯,向著兩人砸了過來。

柳清妍一個轉身,抱住了媽媽,打算用後背接住茶杯。

砰!

茶杯落在地上,摔成了粉碎,料想中的疼痛,並沒有襲來。

柳清妍轉回頭去,才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自己身前。

林暮雲彷彿感受不到後背傳來的滾燙和痛楚,只是微笑着說道:「你沒事吧?」

柳清妍搖了搖頭,心裏一陣溫暖。

林暮雲伸手把柳清妍拉了起來,開口道:「看樣子,他們並不歡迎我們,要不我們回去吧?」

柳清妍心裏一陣動搖,看到林暮雲背後**一大片,心裏想着剛才那可是一杯開水潑過來的,他全接下了,他疼不疼?

而就在這時,林暮雲卻聽到丈母娘徐鳳在一邊斥責道:「走什麼走!你也趕緊跪下給奶奶道歉,要不是清妍嫁給你,我們家怎麼會到這種地步!」

林暮雲心裏無奈,也沒搭理丈母娘,只是看着柳清妍,等她給個答覆。

而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聲音,「王少爺來了,帶了不少東西來的。」

柳奶奶這才冷哼一聲,站起身來,開口說道:「先饒你們一回,趕緊給我站起來迎接客人,小影呢?她出來了么?」

「奶奶,我在呢!」表妹柳夢影連忙從偏房走了出來,她畫著濃妝,穿着一身低胸的禮服,整個人透露着淡淡的媚意。

柳奶奶露出笑臉迎了過去,路過柳清妍的時候,才冷道:「王家是金陵的大家族,看看小影選人的眼光,再看看你,白瞎你長了一張好臉,卻嫁給了林暮雲這麼個廢物,看見你們就來氣,給我站遠點。」

柳清妍咬着下唇不答話,丈母娘徐鳳一臉嫌棄的看了林暮雲一眼,轉身走到了角落裡站着。

柳夢影帶着一種驕傲的色彩,和柳奶奶一起向外迎去。

「保時捷帕梅拉,瑪莎拉蒂,寶馬X6,這可都是百萬的豪車啊……」

「王少好帥啊,看起來好斯文。」

眾人都迎到了院門前,王易豐剛下車,柳夢影就親切的迎了上去,甜膩的開口道:「豐哥,你來啦……」

柳清妍眼裡閃過一絲失落,心裏酸楚無比。

柳家在金陵,只能算是三等家族,從事裝潢生意,財產也就幾千萬而已,但王家是二等家族,資產數億,控制着金陵很多的酒店業務。

柳夢影嫁給王易豐的話,王家很多酒店的裝潢,就可以交給柳家,對於柳家來說,資產還能再往上漲漲。

對於柳家的小輩們來說,他們平時開的車也都是幾十萬左右,在他們眼裡,百萬的車,確實已經算是豪車了。

王易豐一邊在眾人的迎接下往院子里走,一邊說道:「我和小影訂婚,家裡帶來了一些禮物,柳奶奶請笑納,都是些不值錢的玩意兒,柳奶奶別嫌棄就好。」

「不會不會……」柳奶奶笑的嘴都合不攏,而那些小輩們,已經着急的湊了上去,想要知道王家送來了什麼貴重禮品。

「翠閣軒的綠水心翡翠吊墜,我記得這吊墜要賣二十多萬的吧?」

「還有古奇限量版的手包,十個……」

「蒂芙尼的首飾五套,腕錶五塊……」

「……」

「加起來也得有上百萬了吧……真不愧是王家,這才叫豪門啊,一百萬的禮物,還說都是不值錢的小玩意兒。」

小輩們連連驚呼,聽着這些話,柳奶奶臉上的笑意更加濃厚了。

而柳夢影則是拉着王易豐,直奔柳清妍而來。

走到柳清妍旁邊,柳夢影才開口道:「豐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表姐,柳清妍。」

王易豐眼裡閃過一絲驚艷,點頭道:「清妍小姐你好,以後我們就是親戚了,大家多來往。」

柳清妍點點頭,勉強笑了笑。

柳夢影笑道:「表姐,我們倆關係一直都最好了,這次我訂婚,你不會小氣吧?」

柳清妍猶豫不決,她拿的禮物,只是價值萬把塊的玉鐲子而已,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算是很貴重的禮物了,可在這種場合下,她的禮物就顯得極其廉價。

「表姐,我開玩笑的,畢竟你的錢,還得養活表姐夫呢,哈哈哈。」柳夢影笑着調侃道。

柳清妍又是一陣難堪。

王易豐皺了下眉頭,開口道:「你表姐夫沒工作么?還需要清妍小姐養着?」

柳夢影不屑的看了林暮雲一眼,解釋道:「要是在家打掃衛生做飯洗碗也算工作的話……」

眾人都哈哈大笑,柳清妍尷尬無比,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王易豐點點頭,若有所思,說道:「我家酒店正好還有個大堂經理的職位空缺,林先生要是不嫌棄的話,可以去試試,工資每個月一萬,外加提成,你看如何?」

林暮雲沉默不語。

柳夢影驕傲的催促道:「表姐夫,別說我不照顧你,豐哥酒店裡的職位很稀缺的。」

林暮雲搖搖頭說道:「不是很感興趣。」

柳夢影暗自鄙夷,這種男人自己沒啥本事,卻還偏偏假裝傲氣,真是一輩子都不會有出息的樣。

而就在此時,外面又有人叫道:「又來車了!好多豪車!」

王易豐一愣,看了柳夢影一眼,他家裡的車隊早就到了,禮物也都放下了,這新來的,又是誰?

柳夢影卻是會錯了意,開口道:「豐哥,就是訂婚而已,還這麼隆重,派兩趟車隊來送禮。」

柳奶奶笑着誇讚道:「王少爺你太客氣了,小影跟了你,算是找到了好歸宿。」

王易豐乾笑了兩聲,也沒好意思說破。

片刻後,一輛勞斯萊斯穩穩的停在院門口,一身黑西裝的中年男人,從車裡走了下來。

而在他身後,則是法拉利、蘭博基尼、奔馳amg-g63幾輛豪車。

這些車,最低的價格都在200萬以上,打頭的勞斯萊斯,更是近千萬元的售價,相比這些車而言,王易豐的保時捷,只能算是垃圾而已。

車門依次打開,後面幾輛豪車裏面,也都是黑西裝的男人,只是他們下車之後,便站在了車門邊上,不再走動。

林暮雲看到這一幕之後,悄悄的皺了皺眉,沒想到這人,竟然又追到了這裡!

來人自然是林家的管家宋玉羅,下了車之後,才揮手讓人把車裡的禮物都搬出來,而他自己,則是邁步走進了柳家。

周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禮物流水價搬進院子,很快就在院子里堆起了一座小山。

而且,根本不用打開禮品盒,就知道裏面的東西必然是價值不菲。

光是禮品盒上面包裝的紙,用的就是金箔點銀絲,哪怕是這些金箔紙都融掉,也足以賣個大幾萬的。

宋玉羅走進來之後,不着痕迹的看了林暮雲一眼,但看到林暮雲皺眉搖頭之後,便又收回了目光。

「老太太,聽聞你孫女小影今天訂婚,我代表燕京林家,前來給老太太送點禮物。」

「燕京林家?」老太太難以置信的重複了一句。

柳家不過是金陵的三等家族,而燕京卻是實打實的燕京一等家族,這中間的差距,簡直是天上地下。

林家,怎麼會看得上自己這種不入流的家族?

難道是為了王少爺而來的?

想到這裡,柳老太太滿含激動的低聲向王易豐問道:「王少爺……您居然和林家的關係這麼好?」

王易豐心裏疑惑,自己根本不認識林家這種頂級家族的任何人,可是柳老太太看起來也不認識,難道是自己父親結識的?

在場的這些人,也只有自己家族才有可能和林家搭上關係。

王易豐心中篤定,便在柳老太太耳邊低語:「我父親和林家關係還算不錯。」

柳老太太驚喜不已,沒想到王家與林家居然還有交情,小影嫁給他以後,說不定柳家也能藉此飛黃騰達。

柳夢影則是一臉崇拜的看着王易豐,心想豐哥不愧是人中龍鳳,自己要一步登天了!

宋玉羅並不知道兩人的悄聲低語,開口笑道:「老太太別愣着了,趕快讓人拆禮物吧。」

眾小輩就等着這句話,一聽這話,連忙撲了過去,開始分拆禮品盒。

「百達翡麗的手錶,這一塊就價值百萬吧?」

「這是什麼鑽石!這麼大,這麼漂亮!」

「格拉芙!我只在網上見到過介紹,沒想到能見到實物,這個品牌只做高端定製的。」

「還有梵克雅寶!這些禮物,怕是得過千萬價值了吧?」

柳夢影見到那塊百達翡麗的手錶,心花怒放、眼都看直了。

她忍不住對王易豐懇求道:「豐哥,這塊手錶能給我嗎?」

王易豐大手一揮道:「你既然這麼喜歡,那就戴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