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 連載中

秦薇淺封九辭

來源:外網 作者:秦薇淺封九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薇淺封九辭 都市言情

薇淺絕望的癱坐在地上,稚氣未脫的小臉一片煞白,顫抖着小手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袖子,顫着聲音央求:「媽,求求你別把我交出去!」尖酸刻薄的婦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你不陪黃總,你姐姐出國留學的學費誰來交?」「可我也是你的女兒,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怎麼能為了姐姐,將我賣給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秦薇淺委屈。胡美鳳冷笑:「婉兒才是我的親生女兒,你只不過是路邊撿回來的野種,養着你就是為了賺嫁妝給你姐姐補貼家用。」「齊子衡那個窮光蛋能有多少錢?只要能讓婉兒出國留學,別說是讓你賣身展開

《秦薇淺封九辭》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下午兩點,出租屋外響起猛烈的拍門聲。

秦薇淺絕望的癱坐在地上,稚氣未脫的小臉一片煞白,顫抖着小手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袖子,顫着聲音央求:「媽,求求你別把我交出去!」

尖酸刻薄的婦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你不陪黃總,你姐姐出國留學的學費誰來交?」

「可我也是你的女兒,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怎麼能為了姐姐,將我賣給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秦薇淺委屈。

胡美鳳冷笑:「婉兒才是我的親生女兒,你只不過是路邊撿回來的野種,養着你就是為了賺嫁妝給你姐姐補貼家用。」

「齊子衡那個窮光蛋能有多少錢?只要能讓婉兒出國留學,別說是讓你賣身了,就是讓你賣腎,你也得賣!」

秦薇淺渾然一震,巨大的信息量讓她不敢相信這都是真的,可想到這些年胡美鳳對她的所作所為,無盡的絕望讓秦薇淺心頭唯一殘存的希望毀滅。

秦薇淺緊咬着貝齒:「從今日起,我們恩斷義絕。」

她腳步虛浮的走向大門。

總統套房裡,閃着一縷微弱的光線。

秦薇淺纖細的手指緊抓着被單,緊張的微微發白……一秒記住http://

清冷的氣息湧入鼻息,黑暗中,高大的身影籠罩住她嬌小的身軀,男人與生俱來的強大威壓讓秦薇淺害怕得喘不過氣來。

「她讓你來的?」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忽然從頭頂傳來。

秦薇淺僵着身子,顫抖的說:「是。」

男人輕笑,好聽到極致的聲音卻說出兩個無比傷人的字:「真臟!」

他漆黑的眼眸在黑夜中凌厲無情,嘴角勾勒起的弧度毫不掩飾對女孩的憤怒,像一隻被激怒的兇猛野獸,掌心冰涼的溫度讓秦薇淺陷入無盡深淵……

晶瑩的淚水從眼角滑落,秦薇淺絕望的閉上眼睛……

也不知過了多久,男人才從她身上離開。

秦薇淺沒等他從浴室出來,換上衣服匆匆走掉。

剛走出酒店,一道尖銳的怒罵聲就從身後傳來,秦薇淺回頭就挨了疾步走來的胡美鳳一巴掌。

「你這個小賤人居然敢逃跑!」胡美鳳聲音尖銳。

秦薇淺捂着生疼的臉,忍無可忍:「我都按照你說的去做了,你還想怎樣?」

「黃總說你根本不在酒店,他等了四個小時都生氣了,你趕緊給我上去陪他,否則我打斷你的腿!」胡美鳳指着秦薇淺的鼻子命令。

秦薇淺震驚:「不可能,我剛才明明已經……」

「明明什麼?黃總到現在都沒見過你人,你還想騙我已經去見了他不成!」話音一頓,胡美鳳的眼神忽然變得兇狠起來……

她兩步衝上前扒開秦薇淺的領口,鮮紅刺眼的痕迹布滿她的肩膀,胡美鳳氣得渾身發顫:「好你個小浪貨,居然敢背着我跟野男人暗度陳倉,不要臉!」

胡美鳳氣得面部扭曲,一個結實的巴掌狠狠打在秦薇淺臉上:「你姐姐沒錢留學,你就給我出去賣!什麼時候賺夠五十萬你再出來!」

胡美鳳怒氣沖沖將秦薇淺帶回的秦家。

秦婉兒冷臉將秦薇淺鎖在房間,對胡美鳳說;「媽,秦薇淺敢做出這種事,我出國的學費怎麼辦?」

胡美鳳也被這個小賤人氣得牙痒痒的,看到秦婉兒委屈的快要哭了的小臉,說:「婉兒放心,五十萬而已,我這就聯繫醫生幫秦薇淺做處,女膜修復手術,媽媽不會讓你委屈的。」

「媽真好。」秦婉兒欣喜的靠在胡美鳳胸口,委屈的說:「可我聽說國外留學要花好多錢,五十萬隻是一次性的費用,我怕想見你都沒錢回來……」

「那就讓秦薇淺坐台,賺的錢都打到你卡上。」胡美鳳下定決心,絕對不能讓那個小蕩婦毀了她寶貝女兒的前程。

秦婉兒得逞一笑,只要秦薇淺坐了台,這輩子她都不可能翻身,永遠只能站在骯髒的泥潭裡仰望高高在上的她!

秦婉兒心情大好,正商量着要去哪慶祝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母女兩的談話。

數十名黑衣男子將秦家團團圍住,緊接着,一名穿着體面的青年男子在眾多保鏢的保護下疾步走來。

屋內的胡美鳳和秦婉兒被這麼大的陣仗嚇到了,惶恐的問:「你們找誰?」

青年男子禮貌的掃了一眼兩人,說:「請問,昨晚在聖豪酒店797號房過夜的是秦小姐嗎?」

聖豪酒店就是黃總昨晚住的酒店,不過他的房間是767!

胡美鳳下意識看了秦婉兒一眼,對青年男子說:「你們找錯人了。」

陳琦將一本學生證遞上去:「這是昨晚遺留在我家總裁包房的學生證,總裁昨晚喝多了,認錯了人,不小心……」他點到為止。

秦婉兒沒想到秦薇淺隨便一睡就是個大總裁,側在腿邊的拳頭微微攥緊,露出一抹牽強的假笑。

她接過學生證,翻開,發現上面的信息不全也沒有貼照片,說:「東西是我的,但你們總裁是?」

「封九辭。」陳琦語氣充滿敬佩。

秦婉兒愣住了,驚愕的問:「帝業集團的總裁封九辭?」

「是的,總裁從不欠別人人情,昨晚的事,他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還請秦小姐安心等待。」

說完,陳琦帶着一眾保鏢走了。

秦婉兒踉蹌的癱坐在沙發上,單薄的身子微微發顫。

胡美鳳見女兒臉色難看,不解的問:「什麼帝業集團?我怎麼沒聽說過?秦薇淺昨晚睡的野男人很厲害嗎?」

帝業集團的掌權人,豈是厲害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秦婉兒嫉妒的發狂:「封九辭是第一豪門封家的長子,十九歲創立帝業集團,用了短短五年的時間將雲城打造成商業帝都!」

聽剛才那人的語氣應該是秦薇淺進錯了房間,封九辭要補償她,那秦薇淺豈不是要飛黃騰達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秦薇淺有那個機會!

秦婉兒激動的抓住胡美鳳:「媽,絕對不能讓封家的人知道秦薇淺的存在,必須把她除掉!」

《秦薇淺封九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