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秦九月江清野
秦九月江清野 連載中

秦九月江清野

來源:外網 作者:首輔大人的傲嬌夫人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首輔大人的傲嬌夫人

【種田+萌娃+甜寵+虐渣】二十二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人嫌狗憎的惡毒小農女,外帶一活死人丈夫和四個性格迥異的崽兒!擼起袖子加油干!老娘先帶你們賺他一個億。上山能撿兔子,下河能抓貴魚,種田經商一把好手!養的崽崽們白白胖胖,送他們學文習武,用正道的光掰正小反派。後來——新皇登基:我是我娘養大的。少年將軍:我也是我娘養大的。異國公主:我是九月姐姐撿回來的。逍遙醫聖:老夫也是九月徒兒撿回來的。當朝首輔:我......上京眾人大驚失色:首輔大人難道也是秦氏養大,抑或撿來的?當朝首輔:介紹一下,秦九月,我夫人。展開

《秦九月江清野》章節試讀:

刺啦――

「沒想到這鳥不拉屎的窮山溝里還有這樣的極品,嘖嘖嘖。」

「你趕緊的,我去外面守着,一炷香……半柱香後就到我了。」

「不準欺負娘,娘,嗚嗚嗚……」

兩道粗噶的聲音緊跟着一道淺淺的小奶音在耳邊微微響起。

是誰在說話?

她還沒死嗎?

不應該啊,她不是被雷劈死了嗎?

靈魂阿飄還參加了自己的追悼會,不過追悼會上來的都是自己暗殺名單的家屬。

看着他們踩碎了她的黑白照,踢翻了香爐,笑着唱跳起來。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

那歌詞,她還記得很清楚呢!

然而,還沒等她摸清狀況,就感覺到有雙手在她頸間游曳,秦九月驀地睜開眼睛。

面前一張長滿麻子的肥豬臉撅着油膩的大嘴唇逐漸放大。

四目相對,豬頭男愣了下。

雙手被捆綁着,秦九月迅速高抬腿,膝蓋頂上男人腿間,一聲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後,男人曲俯在地上,痛苦的打滾。

同伴聽到聲音,闖進來,「怎麼了?」

秦九月雙腳落地,雙手被反綁在身後,琉璃杏眸眯起來,身上激漾起戾氣,朝着男人走過去。

男人隨手抓起一塊磚頭,虎視眈眈的瞪着秦九月。

「小賤/人,老子弄死你――」

他舉磚朝着秦九月的腦門扔去。

秦九月抬腳將磚頭踹回,重重擊打在男人太陽穴上,男人踉蹌了兩步,臉上有濃稠的血流下,死盯着秦九月的眼睛翻了白,直直往後倒下。

秦九月快速解開繩結,活動一下酸疼的手腕。

環顧四周,最後目光膠着在兩個孩子身上,三歲半大的小女娃濕漉漉的大眼睛,稚嫩的小奶音怯生生的道,「娘……」

瞬間,秦九月腦海中湧上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媽耶!

她穿越了。

從二十五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了一個惡貫滿盈,村口大黃狗見了都躲着跑的同名小毒婦!

而眼前髒的像小乞丐似的小女娃娃就是原主所嫁之人的小女兒,旁邊嘴巴被破布堵住,澄澈的眼睛裏充滿了憤懣的男娃兒是三兒子。

娘仨人之所以落在拍花子手裡,是因為原主的手帕交說賣個孩子有一兩銀子,能買肉。

身為一年多沒嘗過肉沫子的秦九月,自然就動心了。

趁着今兒家裡沒人在,偷偷摸摸把兩個孩子偷出來賣。

萬萬沒想到她自己也被拍花子盯上了。

一時沒注意被拍花子一板磚打死,未來的秦九月就穿過來了。

秦九月不能接受這個打擊。

她,好不容易在二十五歲攢夠了九位數養老錢的未來富婆,哪成想成了家徒四壁,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大窮鬼!

人這輩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

不是人死了錢沒花了,而是人又活了錢卻沒了。

還在悲憤中的秦九月聽到,小丫頭怯生生的看着自己,聲音如蚊蚋。

「娘,不賣寶寶好不好?寶寶……快快長大,扛麻袋賺錢給阿娘買肉肉吃……」

秦九月走過去。

小傢伙嚇得向後縮了縮小身子,唯恐又要被打了,晶瑩剔透的淚珠子啪嗒啪嗒落下,砸在她自己黑不拉幾的小虎頭鞋上。

秦九月嘆了口氣。

給兩個小孩子解開綁住手腳的繩索,得到自由的小男孩迅速拿出嘴裏的破布,一把將沒任何防備的秦九月推的一趔趄。

「壞婆娘,你走開!」

他護住旁邊的妹妹小妹,兩人一同手忙腳亂的爬起來。

秦九月皺皺眉頭,站起來和坐着差不了多高啊。

兩個小短腿。

她隨手拎起江小姝的後衣領,憑藉著記憶中的路線打算先回原主的家,畢竟初來乍到這個鳥不拉屎的窮溝溝,最起碼先找個安身的地方。

看着小妹被拎起來,江清天急忙倒騰的小短腿跟上去。

這個惡婆娘。

她到底又想做什麼?

江清天眼睛紅紅的,緊緊的捏着小拳頭。

哼!

等他長大了,他一定要把這個毒婦打死!

到了家門口。

秦九月腳步頓住,抬眸看。

這是一處農家最常見的四合院。

堂屋是老大家住,東屋是老二家住,南屋住着老三家,秦九月的婆母宋秀蓮帶著兒子媳婦孫子們住在北屋。

宋秀蓮是江老頭子的續弦,三個兒子是頭一個媳婦留下的。

秦九月進去北屋。

土炕中間,坐着不良於行的二寶,江清曠。

去年夏天在河邊和同村孩子打鬧,被推進河裡摔斷了腿,之後便心灰意冷,抑鬱寡歡。

「三寶,小妹,你們過來。」他看了秦九月一眼,目光里閃過陰森森的恨意,兩個小傢伙趕緊邁着小短腿跑過去,「二哥哥。」

秦九月看向炕上另外一人。

江謹言,原主的相公。

八歲考取了童生,被夫子稱讚前途無量,幾年前因戰亂被抓了壯丁,直到兩年前身負重傷,帶着四個孩子回來後,成了半死人。

男人的面色蒼白,唇瓣泛起一層皮,病態的虛弱卻沒能讓男人精緻立體的五官黯然失色,天庭飽滿,劍眉入鬢,鼻樑高挺,唇稜角分明,下頜線如同斧劈刀削一般的硬朗。

倒是個長得不錯的。

「九月,你帶着三寶和小妹去哪兒了?可讓我好找!」宋秀蓮哽咽的聲音比人先一步到達,隨後踉踉蹌蹌跑進來。

老大跟着宋秀蓮進來,作為大哥立刻將弟妹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紅着眼眶問道,「毒婦,你是不是要把三寶和小妹給賣了?你喪盡天良,你天打雷劈,你不得好死――」

《秦九月江清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