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傾世醫妃狠絕色
傾世醫妃狠絕色 連載中

傾世醫妃狠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白韻 皇帝 穿越重生

22世紀華國最高學府醫藥學博士,天才少女,一朝穿越,成了晉朝相國府紈絝草包嫡女陸思菀爹地不疼,娘親不愛,惡毒妹妹使勁陷害,穿越重生,決不能再像原主這麼廢物窩囊!設計陷害?不好意思,不虐哭你算輕的!想打勞資?什麼東西,卸你狗腿子一條胳膊讓手術刀見見血!把我毀屍滅跡?呵,你們完蛋了!欺我者,千刀萬剮,辱我者,滿門皆誅!然而打怪升級,暴爽虐渣之路總會出現那麼點意外她那個滿心滿意都是白月光的侯爺相公,啊不,前夫,撕毀和離書開始對她緊追不捨是怎麼回事?蕭昱:「夫人,玩夠了該回家了」展開

《傾世醫妃狠絕色》章節試讀:

第2章 渣男聽她們的意思,自己根本沒有生孩子,她之所以覺得疼,是因為她之前卡在井中所致。
至於那什麼看見肩膀,看見頭之類的,是皇帝拖着她往外拔時旁邊的人喊的,是她自己會錯意了。
聽自家王妃說她失憶了,記不起從前的事情,田嬤嬤和妙琴又哭起了來。
自家王妃居然失憶了,肯定是之前墜井後卡在井裡憋太久了,又驚嚇過度所致。
這還了得?
田嬤嬤和妙琴一個嚷嚷着要去找王爺,一個嚷嚷着要去傳太醫。
累極了的白韻一沒有吭聲,直接睡著了,魏王府卻被搞得雞飛狗跳。
皇帝本來打算好好收拾魏王一頓的,聽奴才們稟報,說魏王妃驚嚇過度失憶了,便打算拎着魏王去玉蘭院瞧瞧。
我不想去,四哥您行行好,別讓我去了,我不想看見白夕顏那個死丫頭。」
魏王望着皇帝,一臉哀求道:她去打個水喝都能把自己掉到井裡,若真掉進去淹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她居然卡在井口下不去,害我又成了全天下的笑柄,現在誰不知道我娶了個胖王妃?」
胡說八道,魏王妃只是長得稍稍圓潤了一些,為何在你眼裡就胖了?」
皇帝氣的臉色都變了。
這臭小子怎麼一點兒眼力勁兒都沒有?
我不管,反正我就不去。」
魏王撇撇嘴說道。
皇帝聞言二話不說,直接把他從床上拎下來了。
四哥,您怎麼可以這樣?」
渾身光溜溜的魏王羞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連忙抓起衣裳遮羞。
十息之內給朕滾出來,不然朕就把你掛到宮門口那棵樹上去讓人瞧個夠。」
皇帝說完之後拂袖而去。
魏王嚇得趕緊穿衣裳,唯恐遲了片刻,他家四哥可是言出必行的,不敢挑戰。
一刻鐘之後,皇帝帶着魏王到了玉蘭院,進了白韻一住的寢殿。
皇帝示意魏王守在自家王妃身邊,魏王卻一臉嫌棄的搖了搖頭。
皇帝的臉色有些難看,他踹了魏王一腳後,站到了床邊,看着躺在床上的白韻一,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
大炎王朝真是世風日下啊,白家這小丫頭明明看着就不錯,自家弟弟是眼瞎了嗎?
就看不上這丫頭,成天嚷嚷,說這丫頭太胖了,嫌棄的不得了。
他瞧着還不錯啊,這丫頭其實不算胖,最多就是有些圓潤罷了。
皇帝正想着,卻不料白韻一因為屋內刺目的光芒打擾了美夢,一下子醒了過來,兩人頓時四目相對。
看着眼前不斷放大的俊臉,白韻一忍不住呆了呆。
哪裡來的大帥哥!
不僅帥,而且酷,白韻一上輩子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型男!
這男人五官硬朗宛如刀刻一般,身姿挺拔、氣宇軒昂,眸中雖然泛着清冷的光芒,但這樣的男人給女人的第一感覺便是……能為人擋住一切風浪,在他身邊很安全。
不錯不錯,以她的眼光,這樣的男人可以給滿分了。
皇帝從來沒有被一個女人這樣看過,心中升起了一絲不自在。
他可是皇帝,誰敢直視他的目光?
誰敢用這種色眯眯」的眼神看着他?
魏王妃這個小胖丫頭怕真的腦子壞了,不然怎麼敢這般肆無忌憚盯着他猛看?
從前這丫頭可是正眼也不敢看他的,只會對着魏王犯花痴。
皇帝心中有些尷尬,正想說些什麼,魏王卻擠了過來,直接把皇帝擋在身後了。
裝,你就使勁的裝吧,還驚嚇過度失憶了?
白夕顏,你真當本王是三歲小孩,被嚇大的?
瞧你看着本王時那副要流口水的色胚樣兒,和過去一模一樣。」
魏王說完之後,轉過頭望着身後的皇帝,笑道:四哥,我早就說了,她沒事兒,就是想引起我注意,故意裝的。」
魏王現在把自家王妃恨得牙痒痒的,他方才和自家側妃辦正事」辦到了一半,突然被自家皇兄從床上給拎了起來。
自己以後要是雄風不振,都是自家皇兄害的!
不,是白夕顏這個死丫頭害的,如果不是她跳井嚇唬人,皇兄能來魏王府找他麻煩嗎?
還把他從床上光溜溜的拎了下來,簡直丟死人了。
更何況……今兒個可是長生道長給他算的良辰吉日,只要他和側妃好好親熱一番,一定能生下一位小世子的。
白夕顏這丫頭肯定是嫉妒他要和別人生孩子了,故意跳井嚇唬人,結果自己長得太胖卡在井口了,上不來也下不去,鬧得京城人盡皆知,把他的臉都丟光了。
白韻一之前從那個田嬤嬤那兒得知,自己現在名叫白夕顏」,是魏王的正妃。
這長得比女人還美的小白臉肯定就是魏王了。
可這個二百五從哪裡看見她方才流口水了?
她哪裡色胚了?
這也太不要臉了吧,簡直自大到沒救。
即便她真的臉紅心跳流口水,那也是因為剛剛那個大帥哥,那個被魏王叫做四哥」的男人。
她還沒有眼瞎,怎麼可能喜歡魏王這種看起來有點娘炮的男人?
皇帝見魏王態度奇差,正想說些什麼,卻見魏王抬起手就要往他家王妃臉上招呼,連忙伸手拉住了。
四哥您別攔着我,女人嘛,不聽話就得揍,這死丫頭和我命里犯沖,娶了她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這次我一定要好好揍她一頓,皇兄您別攔着。」
魏王大聲說道。
只可惜皇帝自幼習武,力氣很大,魏王根本掙脫不開,所以即便他很想揍自家王妃,也無能為力。
看着眼前這一幕,白韻一氣的渾身發抖。
她可以肯定,如果不是這位四哥」阻止的話,魏王絕對會打她一頓。
家暴男真的很恐怖,絕對不能容忍,絕對不能原諒。
死丫頭,你敢瞪着本王?
反了是吧?」
魏王見自家這位膽小軟弱又聽話的王妃居然敢瞪着他,氣的臉都綠了。
從前這死丫頭那可是打不還口罵不還手的,他說什麼她做什麼,從不敢反抗,今兒個居然敢瞪他?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傾世醫妃狠絕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