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似海
情深似海 連載中

情深似海

來源:google 作者:顧輕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容 葉天晴 現代言情

一次意外,顧輕輕睡了自己的頂頭上司薄少庭,本以為第二天之後,就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展開

《情深似海》章節試讀:

但還沒走幾步,顧以承的聲音,便又從她腦後響起:「輕輕,爸馬上過生日了,他們希望你回去吃飯。」

顧輕輕停了停腳步,卻沒有回頭,也沒有回應他半句。

但,顧爸爸生日,她還是回去了顧家大宅吃晚飯。

顧輕輕到家時,顧以承的車正好開進院子,穩穩的在她跟前停下,而後,副駕座的車門率先打開,一個穿着香奈兒高定款禮服,隨意披肩波浪卷的時髦女子從里走出來。

她身材高挑,完全是看不出已經懷了四個月的孕婦。

這個女人,正是顧以承的未婚妻,關小菁。

她見着顧輕輕,便熱情的走過去挽着她胳膊:「輕輕,你也回來了啊,走,咱進去,伯父伯母見着你,肯定很高興。」

「是嗎?」顧輕輕的態度,不冷不熱,不留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而後徑直先走進屋裡。

關小菁在身後看着顧輕輕的背影,隱隱的咬了咬牙,但在顧以承停好車走出來後,她已經恢復了正常。

顧輕輕的養父母顧博宏跟餘珍,對顧輕輕一直都挺好,顧以承有的她都有,可以這麼說,對她這個養女比對顧以承那個親兒子還要好。所以,顧輕輕一直不敢回顧家見這兩位老人家的原因,其實也是怕面對他們。

畢竟,自己對顧以承產生了那樣怪異的感情。

這會兒,誰都沒提。

顧輕輕回到顧家,顧博宏跟餘珍都很是高興,兩人幾乎都是圍繞着她,噓寒問暖。

餘珍更是激動的紅了眼,抓着顧輕輕的手,哽咽道:「在外面住的習慣嗎?你的房間我每天都讓傭人給你打掃,就等着你回來住呢。回家吧,不要鬧了。」

顧博宏雖然不大愛說這些煽情的話,但眼睛也是一直充滿期待的看着顧輕輕,就等着她表態。

聽着這些話,顧輕輕心裏不是沒感覺的。

只是……

「爸媽,我在外面,過得挺好的。您們就不要擔心我了。」她將情緒掩蓋得很好,說完後,便將禮物盒遞給顧博宏,「爸,生日快樂。」

「好,長大了。」顧博宏接過,把顧輕輕的禮物就像是寶貝似的捧在手心裏。

之後,關小菁也送了顧博宏禮物。緊接着,就是一家人陸續進飯廳吃晚飯。

以前都是顧輕輕跟顧以承坐一塊吃飯來着,但今晚上,顧輕輕坐在她養母餘珍身邊,顧博宏坐主位,顧以承和關小菁坐一塊。

難得一家人聚在一起,顧博宏高興,開了一瓶茅台,讓顧輕輕也喝一口。

酒過三巡,顧博宏酒勁上來了,紅着臉突然饒有興緻的問了一句顧輕輕:「你哥都馬上要結婚了,你什麼時候啊。在外面有沒有交到男朋友,如果覺得合適,就帶回家給我跟你媽瞅瞅。輕輕啊,年紀不小了。是時候要為自己打算了。你可甭提什麼現在女人都應該靠自己這些鬼話,都是放屁。就拿你媽來說吧,你看,她嫁給了我,不是過得很好嗎。」

隨着顧博宏的話一出,飯桌的氣氛明顯變得不對勁了。

顧以承停下了筷子,關小菁轉過頭注意他的態度,而顧輕輕則是裝着沒聽到似的,低着頭一個勁扒飯。

她早猜到今晚上回來會有話聽,所以,並不意外。

也知道,她爸媽故意跟自己說這番話,是不想她再去騷擾顧以承,免得攪和了他跟關小菁的感情。

而她,無話可說也不認為自己需要解釋什麼。

索性就當什麼都聽不到,趕緊吃完趕緊走人。

「我就跟你說別喝了吧,你看你一喝多就開始胡說八道。張嫂,去給老爺倒杯水。」餘珍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勁,趕緊開口說話緩和下。

而後,她又對顧輕輕說:「你爸不是什麼意思,只是吧,他的出發點也是好的,女孩子卻是應該要有個歸宿。」

顧輕輕已經吃完了飯,安靜的將碗慢慢的放下,扭過腦袋,沖餘珍擠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媽,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着想。可我現在過得真挺好的。您們就不要擔心我了。我吃飽了,您們慢慢吃。我還有點兒事,就先走了。」

說完,她便拉開椅子起身走出飯廳。

也不顧餘珍跟顧博宏在身後叫她。

匆匆的走出顧家大宅,走了一段路後,顧輕輕繃緊的心弦,這才徹底舒展了開來,點開軟件叫了車,回到雲海市的市中心,經過一個燒烤攤,便讓司機在這裡放下自己。

進去燒烤攤,顧輕輕率先給葉天晴打了個電話讓她過來,但葉天晴這會兒在陪着她男朋友陳浩逛街,也懶得打擾他們約會,隨便聊了幾句就趕緊掛了電話。

放下手機後,她看着眼前自己剛點好的烤串,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看來,今晚上只有自己了。

明天不用上班,壓抑了這麼久,她決定,是時候放飛一下自己。

所以,顧輕輕讓老闆上了一打啤酒,自斟自飲。

與此同時。

薄少庭剛跟幾個哥們在郊區打完了高爾夫球。

開車回去的路上,宋宇澤給他發微信說,擼串去。

薄少庭薄唇無語的微微一抽,但還是回了他兩個字:「定位。」

薄少庭按着宋宇澤發的定位驅車來到燒烤攤,停好車後,走進燒烤攤。清冷的眸子一轉,就看到角落那,有一桌特別顯眼。

宋宇澤騎着他最心愛的機車姍姍來遲,走進燒烤攤,從後拍了拍薄少庭肩膀,而後順着他的目光,也看過去,頓時大吃一驚:「卧槽,這妞可以啊。」

一個人點了一大桌燒烤,喝了十幾瓶啤酒還不倒。

絕對是女漢子中的戰鬥機啊。

他在心裏佩服了一番後,倏的,又覺得不對勁,狐疑的重新看向薄少庭:「我說你該不會是看上那妞了吧?」

半餉後,薄少庭方才回過神,幽幽的轉頭,瞥了一眼他。

宋宇澤邪氣的呵呵一笑,「也是,誰都知道咱們薄大總裁痴情專一。」

兩人找了位置坐下後,薄少庭才清冷的開聲,疑似解釋:「她就是LK最近開除的設計師。」

「哪個?」宋宇澤頓時聽得一陣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