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請叫我原告
請叫我原告 連載中

請叫我原告

來源:google 作者:庸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凡 庸仙 都市小說

太可笑了,深夜回家自己的車位又被霸佔,打電話叫挪車囂張鄰居不但不挪車還滿嘴噴糞,更直呼「人是要有感情的,我占你車位占不得啊!我又不是天天占!你就不能自己先找個地方停嗎!!」更過分的是第二天對方扎爆了他的輪胎??天氣好晾被子,樓上的熊孩子居然倒下一杯奶茶,找上門討個說法樓上家長不但不道歉還拒不承認開口就問你有什麼證據,拿不出來就報警騷擾??野外尿急上個露天廁所被女子撞見,對方不但沒避開還直接上來要求買新衣放鞭炮並封一萬塊紅包??好吧,惡人總是要被毒打的為什麼就不能是你呢?害,曾經有一個機會擺在你面前你不好好珍惜,直到吃牢飯才追悔莫及展開

《請叫我原告》章節試讀:

春江市。

結束了一天的忙碌,葉凡開着心愛的小摩托回家。

城市的夜景很美,沿着江邊那淡淡的月影倒映。

偶爾還見一對小情侶挽着手,在路燈下依偎。

想想,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也有二十二年了。

說來也丟重生者的臉,這一世依舊是一條狗至今碌碌無為。

背不了小說,唱不了歌,也不會做生意,更沒有什麼特殊技能,唯一就是這一世因為有前世的基礎成了別人家的孩子考了個不錯的學校,在大學期間兼職買了一套房,還有一輛小摩托車,僅此而已。

「歡迎回家。」

見到小區的物業幫忙打開了停車場匝道。

「謝謝。」

葉凡對小區物業工作人員道了聲謝,隨後便開進了地下停車場。

在這個世界摩托車屬於機動車,與四輪汽車一樣只能停在規劃好的機動車停車位內。

針對於燃油摩托車,車位類別有整個車位和半個車位。

考慮到自己也不可能一輩子騎着摩托車,如今家裡有父母未來或許有妻兒自然也要買個小汽車,於是就買了整個車位。

無論是現在停摩托車還是將來停小汽車都可以。

9棟A-0013號,私家車位江A·81881,請勿佔用。

葉凡到自己的車位停下。

「嗯?又被佔了?」

赫然發現,自己的車位上停着一輛白色的小汽車。

對方也是慣犯了,時常會蹭自己的車位,不過也都是白天像這麼晚沒把車子挪走的還是頭一次。

葉凡繞着車轉了一圈,發現對方依舊沒留下號碼。

如果是平常白天,他出去吃個午飯或者去某個商城市場也勉強能湊合。

可如今已經是夜晚十點半,先不說市場、商城關門,就說開門他今天上班累了一天也不可能為了將就別人而過去。

停車熄火。

葉凡撓了撓腦袋。

這人沒留電話就很頭疼。

本着少些麻煩的原則,他往B區方向走去。

停車場都是正常大小的車位,只不過有些車位被一分為二,售賣給摩托車車主。

如果還有無主尚未被打上私家車位牌子的摩托車車位他也就先停着,累了一天剛從公司回來實在沒精力去折騰,明天再找物業問一下這一輛白色車的號碼。

他本人也算一個很好說話的人,我不在的時候你借用可以但你得留個方式,或者我回來的時候你得離開。

畢竟這是他花了20萬塊買的私人車位。

如果對方實在是難以溝通,那回頭自己裝個地鎖也行。

很不巧。

逛了一圈過去了二十分鐘發現整個一層停車場沒摩托車車位了,就算有無主的也被一部分臨時車給停掉。

地下還有個二層停車場,他不想下去了。

先不說別的,就說這是花錢買的私人車位每個月都交該交的管理費,他憑什麼的替別人承擔錯誤?

憑什麼因為別人佔了他的車位自己就得跑到地下二層去找無主摩托車位?

特別是這地下二層還不好走,摩托車位得走挺長時間才能到電梯口。

說真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他給對方行方便,你停了也就停了,如果一層有車位他也就先挨過這一個晚上再說。

結果現在已經在一層這裡已經停滿了,自己也折騰到了快十一點,實在是不想折騰也沒有理由折騰。

很快葉凡聯繫了物業。

對方速度很快,短短兩分鐘就找到了車輛登記號碼。

葉凡打了過去。

對面似乎火氣很大。

一副罵罵咧咧的樣子掛斷了電話。

葉凡此時也憋着火。

你特么占我車位回頭還罵我,這是什麼道理?

但好在對方還是下來了。

而葉凡也決定,明天就裝地鎖。

給你行方便結果好傢夥,他自己還被罵,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爹還慣着你!

深夜23:25。

「那位女士,你是移車的嗎?」

距離電話聯繫過去了將近三十分鐘,只見到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婦女穿着拖鞋慢悠悠的走來,葉凡對着詢問道。

然而對方只顧一邊看着手機一邊慢悠悠的走着,彷彿將他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請問那位正在走過來的女士你是不是移車的?聽不到人問話嗎?!」

葉凡在極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再度詢問。

現在已經十一點半,如果是平時他這個點都睡下了!

這人簡直是磨嘰他媽給磨嘰開門磨嘰到家!

「是啊!!」

彷彿兩軍交戰對面一開口就是河東獅吼。

「這位女士,那你能不能稍微動作快一點?」

葉凡沒有想到對方態度那麼差,但現在已經十一點半了他也沒精力跟對方對線,今天把車挪走明天他就裝地鎖!

讓你停!

「催催催催!你不知道現在是大半夜啊!!」

女人很不耐煩的吼道,膽子小點的,估計都要被這大嗓門給嚇破膽。

「既然你都知道大半夜那你占我的車位幹什麼?」

葉凡覺得莫名其妙。

好像是自己要求她施捨自己一點地方停車似的,你特么搞清楚你佔了我的車位,這世界不是嗓門大就有理!

「做人是要有感情的,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大度有感情一點!!」

女人走到他面前,聲音分貝依舊很高。

「不是,你這什麼道理,你佔了我的車位你還要我有感情我大度?」

離離原上譜,葉凡正感覺離了個大譜。

這特么是什麼道理?

是不是在這種不講理的女人的認知里,無論她做了什麼別人都要理解她寬容她,不然就是別人不夠大度?

可問題是,誰特么知道你是誰啊?

臉皮比城牆還厚!

他真長見識了。

「我占你車位占不得啊!我又不是天天占!你就不能自己找個地方停啊?沒人情的東西!!」

女人潑婦感十足。

「哇,你這話真是好有道理,那我住你家房子是不是也可以,畢竟我又不是天天住!」

葉凡被氣笑了。

他沒人情!

自己有時候學校不回來,幾乎全都是這車在霸佔他的車位。

本着自己還能將就得開給別人行方便的原則,他都沒要求過對方挪車。

結果好心當成了驢肝肺,幫了這麼個貨色。

真是惡人橫行天下,好人寸步難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