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長青李喚兒
秦長青李喚兒 連載中

秦長青李喚兒

來源:外網 作者:穿越大唐秦長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穿越大唐秦長青 都市言情

主角是秦長青李喚兒的書名叫《穿越大唐秦長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佚名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貞觀四年。長安城外,秦家莊。晨光出現,秦長青就以起床,來到秦府院子里的老榕樹下,提氣跨步,打了一套規範的拳。這是秦長青上輩子一直以來的習慣!...展開

《秦長青李喚兒》章節試讀:

大唐有神棍。
李淳風認第二,沒有人敢認第一。
在玄學來講,李世民是相信他的,滿朝文武也是相信李淳風的。
別以為李淳風只會忽悠,人家可是有真本事的人。
沒點真本事,是不可能在欽天監做官的。
在欽天監,你不光要會忽悠,你還得精通術數,天文曆法。
當雨點子落下來之後,李淳風的臉瞬間就綠了,簡直比嗶了狗還嗶了狗。
漸漸地的,李淳風有點站不穩了:「這個吧……陛下放心,雨不會下的太大的。」
咔嚓!
幾道閃電措不及防,徹底在天空炸響。
雨點子越來越大,越來越急驟。
「這個……那啥,陛下,不會持續太長時間的。」
李淳風在努力的彌補自己在語言上的缺失。
李世民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或許吧。」
然而,一炷香之後,雨勢依舊不減。
老李怒了,氣呼呼的離開了欽天監。
李淳風一臉懵逼。
老天爺,你這就有點不對勁兒了,你幹嘛非要和我過不去啊?
李世民急匆匆的回到紫宸殿,他也慌了。
如果真像秦長青說的那樣,這是一場洪澇災害,那雨勢絕對不會在短時間內停下來。
糧價飛漲,整個長安城都會陷入一片危機。
到時候,老李又會成為五姓七望口誅筆伐的目標。
要說這五姓七望,似乎他們的存在就是給老李填堵的。
今天心情不好,咱們噁心老李吧。
今天吃東西壞了肚子,咱們噁心老李吧。
呀,今天淘到一本古書,心情不錯,咱們繼續噁心老李吧。
總是,在五姓七望的眼裡,老李就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一時不找個借口,找個機會噁心一下老李,他們渾身都不自在。
可偏偏,雖然貴為大唐天子,老李愣是拿他們沒招。
急匆匆的走了,老李又急匆匆的回來,目光再次鎖定了李淳風。
李淳風此時已經澆成了落湯雞,看到老李去而復返,心理慌得一批!
「李愛卿,你不是說這天氣就像是朕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嗎?」
「陛下。」
這也就是李淳風,換成別人估計早都腿一軟跪在地上求饒了,「這天氣,也像是陛下的心情,時不時的也會變幻莫測一下。」
李世民臉上寫滿了布滿,「李愛卿,朕要你好好推演一下,這場雨大概會下多久!」
在古代,一些閑出屁的鳥人,都會一門心思的看星星數星星,然後還真就從自然現象裏面研究出來很多有規律性的東西。
就好像算卦的,命中率最高的,能達到80%以上。
但是吧,史料記載,貞觀四年這場雨,是有惡鬼為禍人間,這個惡鬼指的就是給老李幹掉的李建成和李元吉。
當然了,這都是五姓七望杜撰出來的,不足為信。
李淳風也算是豁出去了,這一次拿出來真本事,仔細的掐算了一下,很篤定的回答,「陛下,臣推斷,這場雨要……」
正準備說七天左右,李淳風突然閉嘴了,不能說七天,絕對不能說七天。
嗯,要說的在長一點,既然下的時間長,就不能說一直下,要說斷斷續續的下。
打定了主意,李淳風篤定的對着老李一施禮,「陛下,臣推斷,這場雨斷斷續續的,會一直下下去!」
「朕,讓你推斷的是具體的日期。」
「陛下,您知道的,凡事講究一個定數的,定數裏面就存在變數……」
李淳風這次學的聰明了,你問我的,我就不說具體的時。
不然,太容易打臉。
老李狠狠一甩袖子,咬牙切齒的離開了欽天監,你他媽的說了等於沒說,還是朕的賢婿靠譜,朕去問問賢婿。
秦家莊。
防洪的工作做得非常好。
秦長青站在窗前,滿意的露出來笑容。
歷史,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正常記載的東西很多都是假的,但你要是看一個人的黑料,絕逼都是真的。
就好像今年的大暴雨,一直下到了十月末。
你以為十月末就結束了嗎?別鬧了,十月初,河東道發生地震,震源就在李世民的老家晉陽。
地震發生之後,大唐正式迎來一個小冰河期。
這一年是老李最糟心的一年,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了。
眼下,秦長青囤積了大量的糧食,要做的就是發一筆小財,但你放心,絕對不是國難財。
李煥兒憂心忡忡的站在秦長青的身邊,「夫君,朝廷正在用兵,可現在出現暴雨,這仗還能打下去了嗎」
「能,而且一準能打贏。」
秦長青笑了笑,「今年是大災之年,咱們不好過,異族更不好過。他們除了牛羊牲畜,可沒有大唐積攢的那麼多錢糧。
而且,暴雨襲來,突厥人絕對想不到,大唐會在這個時候用兵,天時地利人和,都在大唐這邊,很容易就能打贏的。」
「但願吧。」
李煥兒在心裏默默的幫着老李祈禱,希望老李能打一個漂亮的打勝仗。
「夫人,你知不知道,在長安城,有什麼人能在豪門、貴婦的圈子裡,一呼百應的?」
「一呼百應?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出現一個稀罕的物件,有沒有一個人用過了,就能引領一個時尚,讓京城的貴婦、豪門小姐們都趨之若鶩?」
「……」
李煥兒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果是女人用的物件,那只有長孫四娘了。」
「為何」
「長孫四娘是皇后娘娘的堂姐,她和皇后娘娘一起做生意。幾乎壟斷了上等的胭脂水粉類的生意。」
「那完蛋了,咱們接觸不到長孫四娘那樣的人物,要不然……」
「很賺錢嗎?」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的錢最好賺,一種是女人,一種是孩子。」
「咱娘的一個朋友,和長孫四娘的關係不錯,說不準能幫忙撮合撮合,但是得有像樣的東西,能打動長孫四娘。」
一聽說賺錢,李煥兒來了精神,她是最清楚的,她當爹缺錢,她娘也缺錢,內庫里的錢都是長孫皇后一點點兒積攢的。
可時不時的,還會被房玄齡、杜如晦打打牙祭,美名其曰,國家沒錢了,皇后娘娘你先贊助點,等國家有錢了就還給你。
可老李登基四年,長孫皇后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那點錢,每次拿出去都石沉大海音信全無。
秦長青賺錢的本事,李煥兒親眼看見的,簡直就像是大風刮來的一樣,這要是讓母親入股,將來母親的生活質量,也一定能提升很多。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秦長青李喚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