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長青李喚兒
秦長青李喚兒 連載中

秦長青李喚兒

來源:外網 作者:穿越大唐秦長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穿越大唐秦長青 都市言情

主角是秦長青李喚兒的書名叫《穿越大唐秦長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佚名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貞觀四年。長安城外,秦家莊。晨光出現,秦長青就以起床,來到秦府院子里的老榕樹下,提氣跨步,打了一套規範的拳。這是秦長青上輩子一直以來的習慣!...展開

《秦長青李喚兒》章節試讀:

「這麼說吧,玄武門是歷史上最完美的反殺。
我仔細的研究過,當時的秦王並不想造反。
真的想造反,不會只帶着幾個人就進皇宮。
別的不說,就說大將軍李君獻,手裡掌管的六萬羽林衛,只要秦王殿下支應一聲,還輪得到李元吉差點幹掉他?」
「皇帝即位四年,國泰民安,百姓能吃飽能穿暖,這就是一個好皇帝。相反,我從來不認為李建成是個當皇帝的料子……」
水燒開了,李煥兒悉心的泡茶,和茶湯不同,秦長青這裡的茶水,初嘗帶着一點苦澀,仔細回味後,卻又帶着一點甘甜。
「好茶!」
老李對着秦長青一陣叫好。
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長青,一臉期待:你在說說玄武門,朕確實沒打算造反的,都是被逼的。
「所以,要說玄武門,我覺得吧,別管他皇位來的對不對。要看就看當皇帝的作為,官吏清正廉明,朝廷輕徭薄賦,國泰民安,這就是好皇帝。」
「現在世人皆黑李世民,可百年、千年之後呢?所有人都會記得,歷史上出現了一位聖君,出現了一位天可汗,誰特馬的會管玄武門的事情?」
「我就是不為官,我要是在朝廷做官,皇帝問我這件事,我就會和他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黑去吧。歷史,不會忘記每一位明君,尤其是萬人敬仰的天可汗陛下!」
「夫君,說得好!」
李煥兒給秦長青到了一杯茶,眼睛裏全都是小星星,這下父皇不會怪罪了。
「賢婿,你的意思是,百姓在乎的只是一日三餐,這類看得到摸得着的東西。誰給了他們想要的生活,那他就是明君,千古一帝?」
聽到秦長青的話,李世民突然像是開竅了。
「那對唄。從三皇五帝至今,有幾個皇位來的正經的?哪個不是被人噴被人罵?」
嗯!
老李對這個女婿是越來越滿意了,雖然都是市井之眼,都是大白話,可說出來的道理卻不同尋常。
從秦長青的口中,算是知道了,百姓不在乎你怎麼得的皇位,在乎的是如何去勤政愛民。
老李是一個勤奮好學的主兒,但凡是對自己有用的,都會納為己有。
不管是對人還是對知識,別的不說,滿朝的文武,一大半都是從對手那裡搜刮來的。
小小的年紀,雖然是地主出身,但在能力方面,絕對堪稱大用。
在想想其他的幾個駙馬爺,老李頓時覺得,自己眼睛瞎了,還是汝南公主這個女兒慧眼識人。
世人皆不懂我李世民,只有這個女婿懂我啊!嗯,一定要帶着觀音婢來這裡見見這個女婿。
「賢婿,想當官嗎?我認識幾個牛人,可以讓他們舉薦你一下!」
「當官?免了!」
秦長青急忙擺擺手,「媳婦孩子熱炕頭他不香嗎?」
「你就一點當官的意願都沒有嗎?」
老李一臉奇怪的看着秦長青,「我聽說,民間流傳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岳父大人啊,我感覺你充其量也就是認識京城的小官,我過去了也是給人跑腿。我在秦家莊則不同。」
李煥兒和李君獻一臉懵逼,堂堂天子居然被一個屁民給嫌棄了。
「有何不同?」
老李則不同,依舊一臉期待的看着秦長青,希望秦長青能給他更多驚喜。
「以後你就知道了。到了午時了,你們一定也餓了。
今日岳父大人第一次登門,小婿就親自下廚,露一手廚藝。
也讓您放個心,煥兒在秦家莊餓不着、苦不着。就連鳳兒,平時都不讓她做事情的。」
嗯。老李滿意的點點頭。
鳳兒打下手,秦長青親自下廚,秦府裏面的廚娘,寸步不離,生怕錯過了學習的機會。
自打廚娘在秦長青這裡學習了一年,平日里回到婆家,婆家人都對她高看一眼。
家裡有個大事小情的,都會請廚娘去幫忙燒菜,臨走的時候,還會有一份賞錢。
標準的四菜一湯,糖醋鯉魚、火爆牛肉、清炒了兩盤綠菜,還有一碗湯。
一個酒罈子被鳳兒端了過來,每人倒了一碗酒。
老李抿了一口,這和平日里喝的酒不同,很烈很辛辣,一口下去,順着喉嚨就是一條火線。
酒,似乎喝的有點多。
老李開始擼胳膊往袖子的,有意無意的開始說皇帝要遠征突厥,李君獻也開始旁敲側擊,把話語權一點點的引到秦長青的身上。
李煥兒是知道的,秦長青沒事的時候,喜歡收藏書籍,尤其是兵書。
「父親,相公對軍事也略懂一二呢。」
為了讓老李更加看好秦長青,李煥兒也藉著機會開口了。
「賢婿,我有一個朋友,在兵部任職,最近經常聽他說關於遠征突厥的事情。」
「打唄,大唐戰神李靖出征,閉着眼睛都能打贏。就是吧……」
開始的話老李十分喜歡聽,可後面的話,明顯讓老李一愣神。
「就是什麼?」
「就是……會犧牲很多大唐將士的。」
「打仗,沒有不死人的,突厥是大唐的恥辱,這一戰必須要打!」
老李端起碗,一口將碗里的酒喝下,隨後攥起拳頭,狠狠一敲桌子。
武德九年,頡利可汗一路南下,打到了家門口。
老李不得已之下,和頡利可汗簽訂了辱國條約。
自打那一天開始,老李就發誓,一定要突厥血債血償。
為了這一天,老李足足等了四年,在這四年的時間裏,仇恨一天比一天加劇。
現在,老李連續好幾個日夜沒睡好覺,和滿朝的文武,不斷的推演局勢,最終敲定了一個十分完美的進攻方案。
雖然說,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可老李從來沒覺得,設計好的方案有什麼紕漏。
畢竟,大唐戰神李靖,至今未嘗一敗。
「長青,打仗的確是會死人的,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李君獻笑了笑,「古往今來,都是這樣的。」
「大集團軍作戰,衛國公李靖的確是在世第一人,我不是說作戰方案出現紕漏,我是想問,既然預知了突厥人戰敗後的逃亡路線,為何不在開戰之前,秘密的先引一隻奇兵,就卡在突厥人敗退時的必經之路上呢?」
李世民和李君獻相互對望一眼,彼此的眼中僅限驚駭的神色!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秦長青李喚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