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連載中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來源:外網 作者:戰北寒蕭令月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戰北寒蕭令月 玄幻魔法

簡介:蕭令月,北秦國又蠢又壞的蕭家大小姐,痴戀翊王,設計逼他娶她為妃,卻在大婚花轎中慘死,血染長街! 再睜眼,現代醫毒世家傳人穿越而來。 人人辱她、欺她、譏諷她,連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 很好,她這輩子還沒受過這種委屈,索性頂着污名,撲倒戰神夫君,扔下一紙休書跑路。 北秦國萬人敬仰、戰無不勝的翊王爺滿身怒火:「來人,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抓住她!」 五年後,她搖身一變,披着馬甲重回京城,正準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誰知轉頭就落到了前夫手裡。 隔天,王府就傳來消息,翊王爺抱着枕頭站在卧室門外哄王妃:「乖,讓本王進去睡吧。」 「找你的側妃去!」 翊王勃然色變,「什麼側妃?除了王妃之外,本王不近女色!」展開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章節試讀:

[]

第5章

女子咬咬嘴唇,快速給男人上好葯,然後將他輕輕放在一旁。

她忽然跪下來,給蕭令月磕了個頭:「我剛剛說了謊,他不是我的貼身侍衛,而是我認定的未來夫君!」

蕭令月並不驚訝。

看她對男子那在意的樣子,就知道他們關係不簡單。

「我雖是南陽侯府的嫡女,卻從小不受重視,背着不詳的名聲,被父親棄養在鄉下,多虧傅郎照顧我,我才能平安長大。我本想和他相伴終生,卻不料父親突然召我回京,我才知道我原來有婚約在身」

女子咬緊嘴唇,眼淚直流。

「我不願嫁給旁人,便帶着傅郎一起回京,希望得到父親認可。但沒想到,家中姨娘狠毒,也不願我嫁入高門,竟半路派人截殺我們,害得傅郎重傷。」

蕭令月挑眉,「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

「我想求姑娘放過我們,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們的事。」

「你想跟他遠走高飛?」蕭令月淡淡道,「私奔可不是好名聲。」

「可若是不走,我和傅郎只怕都要性命不保了!」

女子慘笑道,「我父親寵妾滅妻,姨娘又心腸狠毒,家中還有庶妹虎視眈眈,我自認不是她們的對手,也不願與她們爭鬥,只求能跟傅郎平安一生,白頭到老。」

蕭令月聞言,心中一動。

她這次回京,一是為了給北北尋葯治病,二是為了探望她留在京城的另一個孩子。

畢竟是親生骨肉,五年不見,她心裏也十分惦念。

可是,京城是天子腳下,更是戰北寒的地盤。

「蕭令月」這個身份已經是個死人了,她不能頂着這個身份進京,給自己和北北帶來危險。

所以,她還缺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你真的願意放棄身份,隱姓埋名,只求跟他私奔?」蕭令月指了指旁邊地上的男人。

「是的,我願意!」女子毫不猶豫地點頭。

蕭令月看着她眼中的堅定之色,忽然一笑:「好,我可以幫你,但是有條件。」

女子詫異看着她。

「我可以代替你回到南陽侯府,替你應付你家那些虎狼親戚,但是從今往後,你就不再是沈家的千金小姐,只是一個普通平民,你也願意嗎?」

女子臉色微微發白,隨即咬牙道:「我願意!」

南陽侯府從小遺棄她,唯一疼她的生母也早早病逝,她早就不把那當成自己家了。

「可是,我們長相不同,你要怎麼替代我?」女子撩開臉旁的頭髮,露出一塊巴掌大的猙獰胎記。

正是因為這塊胎記,她才被人扣上了克父克母的不詳罪名。

「我會易容,你不必擔心。」

蕭令月仔細看了看她的面容五官,對那塊胎記也並不在意。

「從今往後,只要你不自爆身份,我保證沈家的人不會再來煩你了,你可以自由地過你想過的生活。」

一句自由的生活,觸動了女子的心弦。

她不禁流淚滿面,連連磕頭,「謝謝姑娘!」

「你我各取所需,不必如此。」蕭令月攔住了她。

隨後,女子迫不及待地將代表身份的玉佩和信件交給她,吃力地攙扶起男子,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蕭令月看着他們兩人相伴着走遠了,眸光悠悠地划過旁邊的草叢:「看夠了嗎?」

草叢裡安安靜靜,「」

「再不出來,草叢裡的毒蛇可就要咬你了。」蕭令月幽幽地說。

「嗚哇!有蛇」

一個奶呼呼的小男孩驚嚇地跳起來,頂着滿頭的草屑,渾身髒兮兮的。

「噗嗤。」蕭令月忍不住笑了。

「你嚇唬我?」小男孩氣鼓鼓地轉頭看她。

蕭令月猛然一愣。

小男孩穿着一身華貴卻髒兮兮的墨色錦袍,看起來約莫四五歲,五官俊秀立體,眼睛又大又圓,緊緊抿着唇,似怒非怒,傲嬌得可愛。

這個面容,簡直就是戰北寒的縮小版!

與北北更是一模一樣。

蕭令月瞬間知道了他的身份,心下一軟。

這是她當年被迫留下的另一個孩子,北北的雙生兄弟。

他長大了

「你這麼看着我做什麼?」

小男孩狐疑地看着她,摸摸臉蛋,很得意地說,「難道是小爺長得太帥,把你迷倒了?」

「噗嗤。」蕭令月剛升起的心酸一下子全沒了。

她忍俊不禁地彎下腰,戳了下他的小臉蛋,「誰教你這麼說話的?小小年紀,就知道迷倒女孩子了?」

「我說的是事實,難道我不帥、不好看嗎?」小男孩仰着頭,眨巴眨巴大眼睛。

帥是沒看出來,賣萌倒是渾然天成。

蕭令月笑得眉眼都彎了,「好吧,帥氣的小少爺,你一個人在這荒郊野外做什麼?怎麼沒人跟着你?」

「因為我離家出走了!」小男孩理直氣壯地說。

「為什麼?你爹爹對你不好嗎?」蕭令月蹙眉。

「你怎麼知道我爹爹?」小男孩出乎意料的敏銳,不解地看着她。

「我猜的。」蕭令月眨眼。

「撒謊。」小男孩不客氣地戳穿她。

蕭令月:「」

小東西還挺難纏。

這時候,另一道奶聲奶氣的軟糯聲音傳來,「娘親,你在跟誰說話?咳咳」

蕭令月和小男孩同時轉頭,就看到一個身穿白色錦袍、披着厚厚毛絨披風的小男孩從馬車裡鑽出來,皺着小眉頭望着這邊。

小男孩臉上戴着一張小巧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張臉,約莫也是四五歲的年紀。

「北北,你怎麼下車了?」蕭令月頓時擔心,朝他走過去,隨即又想起留在原地的另一個孩子,停下招招手。

小男孩想了想,跟着她走過去,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北北。

「娘親,抱。」北北朝蕭令月伸出手。

蕭令月伸手將他抱起來,摸摸他的小臉,「冷不冷?」

「不冷。」北北軟軟的搖頭,眼眸一轉,涼涼地落在小男孩身上,「娘親,他是誰?」

小男孩被他冷淡的眼神一掃,下意識站直了,後背毛毛的。

嗚,有點可怕是怎麼回事

明明他看起來那麼軟。

蕭令月一時不知道怎麼解釋,只好含糊道:「他是娘親偶遇到的孩子,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