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金歸來:周少寵她上癮
千金歸來:周少寵她上癮 連載中

千金歸來:周少寵她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不二良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政延 現代言情 蘇芷苒

19歲的蘇芷苒第一次遇見周政延,便信了一見鍾情她愛他,便視他為掌中寶;他卻視而不見,一次次地剜她的心,即使結婚了他也不曾珍惜她……終於,一紙離婚協議擺在他面前,他笑了,可不知心為何會有撕裂般地劇痛原來,他也離不開她,也一直愛着她,只是不敢承認罷了!^0^敬請收看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吧展開

《千金歸來:周少寵她上癮》章節試讀:

周宅內,燈火闌珊,觥籌交錯,大理石鋪滿的整棟樓里,四處金碧輝煌,各界名流集聚一堂。

貴賓席上正坐着周政延奶奶、周父周母等和蘇母等人。

其餘賓客分散各處。

周奶奶兩鬢斑白的頭髮被她一絲不亂地梳向腦後,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清晰明了,她那白凈的鴨蛋形臉上雖已堆上了一些細碎的皺紋, 雖然人已年過七十,但還可以讓人聯想到她當年的美貌,雍容華貴盡顯。

周政延手裡捧着一捧玫瑰,十分引人注目。

一輛賓利停在門外。

車門被緩緩打開,一雙鑲滿珠寶的細高跟襯得修長白皙的小腿愈發白嫩。

蘇芷苒穿着一身黑色禮服、小小的鵝蛋臉面容白皙。

她好似會下蠱般,一到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會聚集在她身上。

蘇芷苒是那種長相特別驚艷的那種,混在人群中還以為是哪個大明星!

她柳葉眉下是長長的睫毛映襯着桃花眼十分嫵媚動人,小而挺的鼻子下是紅潤的嘴唇像兩片帶露的花瓣。

香肩半露,胸前一顆色澤純正的祖母綠寶石散發著幽幽的光暈,長長的同色寶石耳墜隨着輕移的蓮步緩緩而動,更將肌膚襯得猶如凝脂一般。

弧形優美的抹胸更讓纖腰盈盈似經不住一握,高綰地黑色髮髻與勝似黑天使的禮服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線。

長裙下擺處細細的褶皺隨着來人的腳步輕輕波動,在暈黃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來的仙子。

就在眾人皆感嘆為人間尤物時,一曲悠揚婉轉的鋼琴聲響起……

鋼琴的音色是單純而豐富的,柔如冬日陽光,盈盈亮亮,溫暖平靜。 清冷如鋼珠撒向冰面,粒粒分明,顆顆透骨。 烈如咆哮的深海,盪人肺腑、撼人心魄!

鋼琴演奏完畢,身穿燕尾服的男子捧着一捧玫瑰緩緩向璀璨奪目的女人走去。

蘇芷苒看到周政延捧着花束向自己走來,頓時厭惡之感湧上心頭。

一旁的周奶奶看到這一幕笑得合不攏嘴,而周母則一臉恨鐵不成鋼之態。

蘇芷苒忍住內心的厭惡感,淡然地看着他。

「不好意思,周先生,我想我們已經說清楚了,我們已經合離了 ,你這樣做有點不合情理。」

她深邃的眸子凝視着他,現場靜得掉根針都能聽得見。

就在現場一度尷尬時,一位身穿白色禮服的女人打破氣氛。

女人身穿一身白色抹胸包臀長裙,她跑到蘇周之間將周的玫瑰奪入手中。

眾人一片嘩然。

「你這個女人未免太不識趣了,這花你不要我要。」眼前女人低頭看着紅艷似火的玫瑰白皙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林玉桐,你活膩了是嗎?」周政延一把奪過她手中的玫瑰,全然不顧眾人的眼光。

林玉桐是林氏集團的長公主,從小就在蜜罐里長大,家中所有人都寵着她,所以導致她恃寵而驕。

周氏集團與林氏集團兩家是密切的商業合作夥伴,只是林氏集團這幾年逐漸在商業龍頭地位上有下滑趨勢。

「政延哥,我是在幫你啊!」

愚蠢至極!!!蘇芷苒覺得這個林玉桐簡直就是不想想後果的那種。

林玉桐見在眾人面前自己失了面子,看一旁的蘇芷苒毫無波瀾,越想越生氣,便使勁推了蘇芷苒肩一把。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

「你竟敢打我 ,你知道我是誰嗎?」林玉桐一臉難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女人。

眼前女人總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看着她,在林玉桐眼裡這種女人就是裝。

「知道啊,不過你又算個什麼東西,敢推我!」蘇芷苒戲謔地看着捂着臉的林玉桐,像是看小丑一般看她。

「胡鬧,還想鬧到什麼時候?」周奶奶氣得從座椅上站起來。

一旁周母連忙扶着勸她別動氣。

林嚴連忙跑到林玉桐邊將自己女兒拉走。

「還嫌不夠丟臉啊,我這臉都被你丟到不知往哪放了!」

林嚴怒斥自家女兒後還不忘向周家賠禮道歉。

「周阿姨,是我沒有管好我女兒,我代她向您賠罪啦,請您見諒!」

林嚴賠笑道。

「算了算了,小孩子家帶回去好好管教就是了!」周奶奶一臉不悅地看着這對父女倆。

「蘇小賤人,你給我等着,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林玉桐心想。

之後恨恨地和父親離場。

周政延伸手打算牽着芷苒的手 ,卻被她迴避了。

蘇芷苒走到周奶奶旁邊,溫柔地對她笑了笑道「奶奶,我公司有點事情,就不陪您了,我下次再來陪您啊!」

「苒苒,阿延不懂事,你別再生他氣啦!」周奶奶語氣中帶着一絲懇求和強烈地殷切期望。

「奶奶,這些事情我們會做主的,您別擔心啊!」

她說完便轉身離去,周政延便跟了過去。

大廳內看戲的總比前來慶祝的多。

角落裡,一個身穿紅色禮服的女人舉起酒杯輕搖了搖將紅酒往嘴中送。

她饒有興趣地看着眼前發生的事情,而這一切都是自己給蘇芷苒準備的開胃菜,好戲還在後頭!!!

蘇芷苒上了車後安排司機往家方向駛去。

一路上,蘇芷苒總覺得心神不定,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

車原來還往正常方向行駛,但在轉彎處時一輛小車正好駛來,兩輛車相撞。

「砰——」

一聲巨響下,車頭被撞壓變形,司機當場死亡,蘇芷苒也受了重傷昏迷不醒。

另外一輛車上了兩個大漢,一個大漢從車上拿了一瓶汽油往早已殘破不堪的賓利上潑去。

周政延趕來時正好與兩個大漢相撞,他命隨身的保鏢去解決這兩個人,自己連忙將蘇芷苒解救出來。

被碰撞後的賓利多處嚴重損失,引擎蓋冒煙,車身零部件散落一地 ,在駕駛座上的司機早已沒了生命跡象 。

周政延看到蘇芷苒額頭上被撞了個口子,發梢上沾滿了鮮血,失血過多再襯上本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整個人更加蒼白無力。

她身上局部有淤青,

大腿上也破了皮,殷紅的鮮血順着大腿流落地面,十分可怖。

「你不要有事,苒苒,我還沒有贖我犯下的錯!」周政延用幾近哀嚎的聲音嘴角發顫朝女人訴說。

蘇芷苒依舊沒有任何醒的趨勢,呼吸很是微弱。

他抱起女人,女人身上黑色禮服與血液交織,在顏色的掩蓋下遮住了紅色的血,但裙擺處依舊有血流淌不止!

他將蘇芷苒抱入車中,火速抵達醫院。

蘇芷苒此刻好似是掉進一個黑洞,她聽見有人呼喊她,喊她不要睡,他帶她逃出黑洞,那個聲音帶着溫柔卻急促,可恍惚間自己又掉入了另一個黑洞無法自拔……